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和气生财
    “林大掌柜的,最近听说梁国公在江南江北各地推行新政,收拾了很多读书人,不知道可有此事?”

    谈完了军国和个人财大事,宁完我的书房室内一片亲切友好的气氛。?八一中文网w8w8w8.?8?1?z1w8.1c?o?就在这亲切友好的气氛当中,忽然间范文程似乎是不经意间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正在那里夸赞着宁府的点心、茶具无不精美讲究的林文丙,被范文程突然间这么一问,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但是看到宁完我也是双眼全神贯注的盯着他,不由得内心翻了几个个儿:“这两个当了汉奸的不第秀才问这个干什么?难道想在这个事情上做什么文章?”

    其实,林文丙这是有些多虑了。眼前这两位清国重臣,倒是没有从林文丙这里套取情报信息的打算,只不过是在内心深处对清国的前景不是很看好,为自己的将来要早作打算而已。因为他们或是执掌机密,或是参与对南中的贸易活动,对南中与清国之间的实力差距比较了解,又是多年参与料理军国事务,深知实力二字在战争中的重要性,不像那些只知道抱着一本朱子集注来混功名的明国降官那样,整日里梦呓说什么以仁义治天下。

    归根结底的目的其实是关心一旦清国与明朝议和成功,南北罢兵之后,李守汉推行的新政会不会在清国领地内执行,会不会打击到他们这些人的利益。

    林文丙抿了一口茶,打了个哈哈笑道:“确有此事。不过呢,处理这些人,却是为了诸位的财路。”

    “为了我们的财路?”范文与宁完我两人饶是多年的官场老人,也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不由得为之一愣,连忙问缘故。

    “两位先生都是经世之才,自然不是那些禄蠹书虫可以同日而语。我且请问范先生一句,当年黄太吉在位时,为何多次派兵入关劫掠?为的不就是钱粮物资人口?如果贵国要是钱粮丰足的话,又何必如此?如果粮饷充足,又何必在辽西与洪承畴、祖大寿等人长期对峙?”

    林文丙有一句话是当年李沛霆对他讲的,如果辽东反贼们钱粮丰足能够满足自己的话,至少努尔哈赤不会起兵造反作乱,而是只会像播州杨应龙的祖先那样,在辽东当他的土皇帝。

    “二位都清楚,大军作战,表面上是打得是兵马器械。实际上打得便是钱粮二字!有钱,兵士们便有军饷,身上的甲胄,手里的刀枪,一干应用器械便是无不精良!有粮,就可以士饱马腾,士气高涨。没有钱粮,这一切都做不到。便是诸葛亮孙武吴起一起到此,也无回天之力。”

    宁完我与范文程听了林文丙这几句话,顿时有醍醐灌顶拨云见日之感。果然如此!为何南粤军与明军各部截然不同?为何该部战力如此强悍?摄政王部下那些参与过塔山之战的将领每每提起塔山之战时,个个都是心有余悸。“头上是不停气的火箭飞过,火炮对着你的脑门砸炮弹,火铳、震天雷不停的望你身上招呼。那些端着铳刺的蛮子兵,就好像打不死杀不完一样,一个波次一个波次的向上冲!往日里见了咱们望风而逃的那些关宁军,也像是吃了春药一样没玩没了的!”

    这完全是建立在雄厚的物质基础和严格的军纪上的!

    “在下虽然不曾出任过官职,但是借行商之便,却也是走过大江南北各地州府。如果在下和小号同事们计算得不错的话,敝号东家的这套新政,只要能够在江南江北各地推行半年,便可见到绝大成效!”

    “林大掌柜,试问成效会有多大?”宁完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在商便言商。如果是到夏粮征收时江南江北各地所收的钱粮税赋不能过千万元的话,二位便可以抉了林某这双眼珠子去!这还不算进出口的关税等等!”

    仅仅夏粮税收便可以过以千万银元计算的规模,这话一从林文丙的口中说出来,登时便差点吓得范文程从椅子上出溜下去。这倒不是他胆小怕事。因为他在黄太吉身边执掌机密多年,深知这么大一笔银子会带来什么效果。因为了解,所以才会害怕。否则也不会有无知者无畏这话了。

    就是那时候林文丙说的这个数字只能有四成落实,可是,四百万元的军费,对于清国来说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了。他范文程不敢去想这么大一笔钱会采购多少军器物资,提供多少粮饷。

    “朝廷和老百姓一样,手里有了钱,肯定是要添置各种用具器物的。如今南北交兵,几十万人马在河南、山东、湖广一线对峙。这要消耗多少物资?别的不说,马上天气就要热了,光是给前线将士换夏装,便是一笔好大的银子!”

    千里来龙,结穴在此!两个清国重臣都是走一步看六步的人,听风辨色都是好手。听林文丙提到了夏装二字,立刻便想到了红蓝花。

    果然,林文丙随即便提到了红蓝花的贸易活动。

    “如今南北交战,这价钱自然不好算。不过,根据万历四十三年何士晋编写的工部厂库须知统计的价钱,红花四两银子一斤,茜草则是一钱银子一斤,一律以库平足色纹银计算。时移世易,如今我们不妨便以以每斤4块银元的价格收购红花,茜草也是一块半银元十斤的价钱收购。二位以为如何?”

    二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睛里看到了银子闪耀的青色光芒。

    (大家不要觉得不厚道的作者是在胡乱定价,一斤红蓝花四块银元的价格是根据万历四十三年何士晋编写的工部厂库须知统计的价钱来的,当时购买红蓝花的价格就是四两银子一斤,茜草则是一钱银子一斤。本书的所有物价都是经过反复查证之后才敢写的,某些脑残爽文中那种给锭银子当土块、卖个丝袜几十亿美元的脑残情节是不会在本书中出现的。)

    “要不是陈板大和塔山系一众人等他们野心勃勃穷兵黩武大搞军备冒犯上国,也不会南北交兵,让大家没法财。”

    “正是!所谓大化而化谓之圣。时代变了,和平和展才是时代主流,穷兵黩武不得人心。要安全,就该偃武修文,大家和气生财才是硬道理!”

    “范大人说得不错。别的人我不知道,可是,当初贵国送到山东的两黄旗那批人,现在过得是什么日子?为的是个叫图哈的。眼下已经是我家李大人麾下的马队营统带,余下的那些人也是个个吃的是油穿得是绸。所谓兵强马壮才有立足之地,这种说法已经不适合眼下的世道了。”林文丙的笑容在灯光下显得十分可爱,但是具有强烈的暗示和诱惑力。如果他的表情神态让宣武门南堂的耶稣会教士看到,会毫不犹豫的惊呼一声,“恶魔!”

    可惜的是,两位清国重臣都是读圣贤书的。对于这些西洋来的怪力乱神自然是敬谢不敏了。他们脑海中还只管一个劲的回荡着恶魔那充满诱惑力的话语:“两位想想看,到底是每日里出没炮火硝烟在刀剑中讨生活的日子好,还是那段南北通商的日子好?”

    一朝天子一朝臣。范宁二人作为黄太吉面前的重臣,自然现在在多尔衮面前有些江河日下的感觉。又听林文丙说起当初南北通商时的那段好时光,顿时心中一阵不胜唏嘘。

    如今又有这样一个机会在眼前,怎么能够不令他二人心动?

    “只可惜我二人手中能力有限,对上国助力不大。否则,我二人定然会为上国出一份力。如今,我二人最多往东江米巷派人送些鸡鸭肉食,蔬菜水果之类的。有兵丁无赖在那一带滋扰生事时命人严加惩处。”

    “两位大人不必过于谦虚了。如今清国上下的银钱米粮度支大权在你们手中,你们说话,多尔衮也得要思忖一番。只要你们能够在朝堂议事时表明态度,不管成败,我家主公的为人你们是清楚的,他老人家必有回报,而且是厚报。别的,林某不敢说,至少,这红蓝花代理权,林某可以在这里拍着胸脯说,就交给两位一份了!”

    价码已经开出来,而且价码出了范文程、宁完我二人的意料。

    “此事我二人自然是要效劳的。至于说红蓝花贸易之事,原本我二人在辽东时便管过此事,也不算是生疏。多了不敢说,十万斤、二十万斤还是可以的。”

    宁完我也是拍着胸脯的开出了自己的价码。我们两个人每人十万或是二十万的份额。

    “两位大人果然是干国忠良!这样,今日来得匆忙,不曾携带有汇票。不如这样,林某便在宁先生这里借笔墨一用。写一张凭据,到时请二位先生命稳妥之人到东江米巷办理交割便是。要银元还是要货色,都可以商议。”

    “要货色!”

    两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异口同声的回答。

    范文程宁完我两个人的算盘打得很精,也很清楚。从那些八旗王爷贝勒蒙古王爷手里收购红蓝花,用银元给他们货款,他们也要到隆盛行去采办各种需用之物。倒不如和隆盛行约定好,用银元计价,之后再用这些银元从隆盛行采办货色,用这些货色给那些王爷贝勒们冲抵货价。这样一进一出,他们可以赚到两笔钱。

    林文丙便在宁完我书房内笔走龙蛇挥挥洒洒的写了两张凭据,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盖上随身携带的名章,又在凭据上画了自己的记认花押。之后,将两份文书递给了范文程与宁完我二人。

    “两位大人,请收好。这是十万斤份额的。如果不够,可以命人和管事的襄理提前打招呼。”

    林文丙用一张凭据便换了二十万斤红蓝花和范文程、宁完我两人的里通外国。

    表面上看,范文程与宁完我二人以及整个辽东反贼集团算是占了大便宜。

    历史上,南明乞和使团也只带了三十万两银绢而已。左懋第、陈洪范、马绍愉北上议和的时候,也只是带了三十万两而已,其中还有不少是绢。所以,范文程和宁完我两个人手中的一纸凭据便是四十万银元,这在现在的清国当真是一笔级巨款了!有这笔银子,不但范文程与宁完我二人能够大赚特赚,那些八旗王爷贝勒将领官员,也能跟着分润不少。对于困扰清军的物资短缺问题也能够有所缓解。

    可是,当真是如此吗?

    且不说采集运输这么大数量的红蓝花要占用多少人力,会在无形之中削弱多少清军的战争潜力。单单就在清军高层当中造成的负面影响就是巨大的。

    不要以为这么做很是匪夷所思。事实上,比这更加令人瞠目结舌的事还有。

    自毛熊家分家单过之后,乌克兰从毛熊家的战略武库继承了13o枚ss-19和46枚ss-24型导弹,其境内共有约17o个核弹射井,成为世界第三大核储备国。核武器数量位居世界第三,排在美国和俄罗斯之后。

    但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压力下,1992年5月23日,俄、乌、哈、白四国外长与美国务卿在葡萄牙的里斯本签署议定书,乌、哈、白三国的所有核武器将在7年内销毁,届时,俄罗斯将成为独联体内惟一的有核国家。

    乌克兰宣布自己单过之后,表示要遵循有关削减核武器的国际条约,销毁国内的核武器。就销毁其境内的战略核武器问题提出条件,认为这些战略核武器是乌克兰的财产,如果要转移或销毁,各国都应提供一定的保障,其中就包括所有核国家承诺不对乌克兰使用核武器,并在有效利用拆除的核武器方面向乌提供帮助。

    同时,五大流氓都宣布对乌克兰提供核保护。

    2oo1年1o月3o日乌克兰军方把该国最后一枚洲际弹道导弹射井摧毁,这标志着乌克兰已经成为一个无核国家。不光是把手里的核武器销毁了,更是把几十万军队也裁减得差不多了。

    于是,一旦与旁边的大哥生纠纷之后,过继来的儿子立刻就回到了大哥家去了。许多人都在那里感叹,要是二毛家里还有那么多的射井和几十万6军在,给一个胆子他也不该把克里米亚弄回去。现在可倒好了,保尔的后代和彼得留拉的后代们在先辈们的战场上继续先辈们未尽的事业。

    话说到这里,不厚道的作者现,这种自己解除自己武装,拔掉自己的爪牙羽翼的傻逼,不光是二毛家有,我天朝也有。君不见,某个在九江大堤上大雷霆的领导,在任期间除了制造几千万工人下岗的壮观景象之外,更是要求军队要忍耐,不断的削减军费。武器装备不能更新,技术研断档。结果呢?南斯拉夫的几声巨响,是白头鹰给这位好干部最好的奖赏。

    一纸协议便毁灭了当时世界第三核武大国。所以,范文程和宁完我二人为了手中的二十万银元的购销代理合同而成为南粤军的助力,绝对不是意外的。

    “梁国公他老人家给咱们这么多的好处,将来南北议和之后,我们少不得要在他老人家面前好好的感谢一番。”

    “正是如此!不知道到那时,他老人家可有什么打算?若是有用得着我范文程的地方,还要请林大掌柜只管吩咐。”

    范文程隐约的透露了自己的一些小想法。如果将来李守汉有登基自立的想法,他会在清国这边鼎力相助。

    “正是如此!到那时,老人家若是有什么吩咐,我二人自当尽心尽力。但不知为何在现在这个时候他老人家在上国内部如此大动干戈的推行新政?”

    林文丙道:“两位久居辽东,自然清楚当年黄太吉和老憨两代人为何不停的兴兵作战,所为何故?说到底,不就是大明贸易制度非常不合理,你我之间做买卖,要种种许可。而这种种许可的维护者是谁,难道不是梁国公要收拾的那些人吗?前者黄太吉议和,反对的人都是谁,支持的人都是谁,想必二位也是心知肚明。若是梁国公将来收拾他们,相信两位也会拍手称快。更何况梁国公处理的都是十恶不赦之人,有些人抢夺他人财物妻女,梁国公只是把抢夺之物归还原主,如此天理正义,有何可虑?”

    听完林文丙的话,小妾被多铎公然抢到了豫亲王府里的范文程顿时有种公道在我的感觉,他连忙附和说:“林大掌柜所言在理,那些抢夺他人财物妻女之人,确实该千刀万剐,只是不知道将来辽东,是否也会如此办理?”话一出口,范文程便觉失言。坊间有秘闻流传,好像那位梁国公自己,也曾经干过霸占他人妻女的勾当。这么说话,岂不是当着和尚骂贼秃?

    宁完我倒是没有小妾被抢的范文程那种义愤,他冷静的说:“林大掌柜的,翻案之人固然该千刀万剐,但是读书人也当有体面。这钱粮制度是祖宗传下来的,我等安身立命的根本,一概废除似乎有所不妥。”

    林文丙看着两人的表现,心里暗自鄙视,两个王八蛋,心里全是自己的小九九,不过他转念一想,若是眼前的范文程真的像他祖宗那样都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人,主公要什么时候才能一统天下?想到这,他笑着说:“两位的担忧都很有道理,不过却也是多虑。先说范老爷的事,这事我可以作保,一定能如君所愿。至于说宁老爷的事情,我先给您算个账。比方我,我现在一个月收入十块银元,不交税,但是后来有个新职务,一百块银元,缴税二十,再有新工作,一千块银元,缴税四百。宁老爷您说,您更喜欢干哪个?”

    宁完好连忙回答:“那当然是一千银元的,就算交了税,还剩下六百啊。”

    林文丙一笑说:“既然宁老爷算得清这个账,那不就得了,你缴税越多,说明您赚的越多。而且,李公子也不要求所有的行业都交足了税。”

    这话话音刚落,宁完我范文程两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立刻瞪着红的眼睛,如同饿狼一样盯着林文丙问:“林先生,此话怎讲?”

    林文丙道:“大公子最近一直忧烦小麦不足,辽东特产缺货,所以有个想法,准备将来若是结束战争,可以不收小麦和红蓝花的关税和增值税,只收一次特产税。小麦实行粮食易货,一斤小麦换六斤大米,红蓝花实行代理收购。至于说这代理者嘛。。。”说着这,林文丙拉了一个长音说:“那就要看谁更质优价廉了。”

    宁完我和范文程互望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的说:“林老板,我们多年的老关系,还能有谁比我们更加质优价廉。这样好了,我跟您保证,不管别人出什么价,我们都比他低一成。”

    林文丙见两人如此表现,暗道钱的力量果然能让最聪敏的人智昏,看来还得加把火,于是,林文丙说:“两位大人,其实价钱的事情好商量,只不过大公子有个担忧,希望两位大人帮忙。”

    两人连忙说:“大公子有何担忧,我等愿意为大公子分忧。”林文丙看火候差不多了,就说:“其实也没什么,大公子希望天下太平,可却总有人穷兵黩武。大公子的意思,是希望两位能劝诫多尔衮王爷止戈为武,大家一起财,你们看如何?”

    听到这个,两人略微犹豫了一下,但是最终,他们眼中的红色取代了理智,在他们自己都不知不觉的过程中,他们向林文丙承诺,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解除辽东武装集团的武装。

    “李大人说得不错,当今的世道,早就是和气生财了。打仗,打什么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