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闭门密谋
    索尼府邸坐落在丰宜园玉皇庙街,这里原来是明朝宗室唐王一脉在京的藩府,是一个极清静的去处。??八一?中文w8w?w?.?881?z?w1.多尔衮带领清军进了北京,这处宅院便随着分赏给有功之臣的大势,以摄政王的名义赐给了索尼。

    索尼听闻门上人通报,范文程与宁完我二人来访,急忙赶到府邸大门迎接。而此时,宁完我的绿呢大轿正好在索尼府前落轿。

    “去!把宁大人的轿子、范大人的轿子都锁了。轿夫到门房里安排喝酒吃肉。咱们府里难得有贵客到。须得好好接待!”

    索尼这话说的不错。进关之后,他的日子便不如在盛京时好过。

    虽然是被加封了二等昂邦章京得爵位,管理六部之事。但是摄政王多尔衮却解除了索尼启心郎的职位,让他距离决策层远了许多。

    原本当日在三官庙一道歃血为盟的谭泰、巩阿岱、锡翰等人,见多尔衮的势力权力越来越大,纷纷都背盟依附于多尔衮,只有索尼坚持不依附他。这也就是索尼渐渐的离开了权力核心的最主要原因。哪个最高统治者愿意重用这样的人?

    三位黄太吉时代的重要大臣,在索尼的书房之中落座。

    既然说是书房,那么,多宝格上自然要摆设几件秦砖汉瓦,周鼎商彝。书架上,更是罗列着几部不同版本的二十二史之中的《食货志》、《货殖列传》和资治通鉴。不过,最引人注目的,也是最能体现主人身份的,却是桌案上罗列堆积的几串铜钱。

    “索大人在辽东时便有度支干才的美名,如今入关之后,更有了用武之地。”范文程指着书架上的货殖列传、桌面上的铜钱,故意的往索尼的痛处撒盐。

    “范大人取笑了。咱们做奴才的,不过是替主子分忧罢了!”

    索尼苦笑了一下,算是回应范文程的调侃。

    清军入关后,短暂的行了一段时间的崇祯通宝,不过区别是在于通宝上面加注了满文字样。多尔衮亲自接收了甲仗铸钱等局之后,便废除了清军版崇祯通宝的铸造与行,改为铸造顺治通宝,并在清军占领区内作为军饷、军费行使用。

    可是,多尔衮亲自制定铜六铅四比例的顺治通宝,在品相质地无不甩过他几条街的南中通宝面前,被打得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往往是前脚兵丁们用刀把子强行推销使用,要求商家接受,后脚商家便想办法把顺治通宝作为税赋上交。这些还算是有良心的商家,比较遵纪守法的。那些心眼比较灵活的商家,干脆就把顺治通宝大量收购,然后将通宝熔炼了之后,铸造成铜器出售,一进一出,可以获得几十倍的利润。就连那些铅,也不会浪费,转手便会卖给清军收购军工材料的采办人员,让他们拿回去制造铅弹使用。

    “不光是不好用。咱们那些打了多年交道的山西相与们,也是明里暗里的抵制。底下的奴才们上报的情形,同样的一碗面条,用顺治通宝一个价钱,用南中通宝是一个价钱,用跑马崇祯,又是另外一个价钱!”索尼有些郁闷了。

    实际上顺治通宝的成色还是不错的,含铜量跟南中通宝一样,大体上都是铜六铅四的比例。但是卖相远不如南中通宝。南中通宝用上好的黄铜加锡之后颜色显得更加明亮,瞅着金灿灿的。更重要的是,南粤军行的南中通宝属于是机制铜钱,冲压制成的铜钱绝对比铸造的要好看得多。

    “如今,新近光复的各处州府,官绅们上交钱粮赋税,大多数都是交这些跑马崇祯!”

    索尼从桌面上捡起一枚颜色灰暗的铜钱,递给了范文程、宁完我二人观看。“啂。就是这玩意!跑马崇祯!按照铜四铅六的比例铸造而成,轻轻用手一掰就断为两截。”

    平心而论,顺治通宝同南中通宝的差距就在于品相。那些目不识丁,吃够了跑马崇祯和各种私铸的“沙壳子”等私钱苦头的老百姓,自然坚信眼见为实的视觉效果。

    同样是清朝皇帝行的铜钱,十全老人弘历按照史无前例的铜八铅二的变态比例铸造的乾隆通宝,品相还不如他那个五姓家奴的子孙宣统按照铜六铅四比例机制的铜钱。不过,这位自恋狂皇帝却也抵挡不住经济金融规律,他铸造的这些变态钱,都被民间商人收集起来拿去铸造铜器了。

    如今多尔衮面对的局面也是如此。铸造行的大量顺治通宝,被官绅商人们或是熔炼了铸造铜器售牟取暴利,或是将通宝同南中商人兑换成银元,他们私下里的话倒也实在:“谁知道哪天国公爷的大军打了过来?通宝这东西既是罪证,携带起来又十分沉重。哪里比得上国公爷的银元来得便当?!”

    至于说交税,交钱粮,那就是跑马崇祯的最大战场了!假设遇到了八旗官员亲自来收税,或者是遇到了那些还比较尽忠王事的清廉官员,那么,各种各样的劣质银子,散碎银子就派上了用场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打死都不用币值高、市场欢迎、购买力强的南中通宝和银元缴纳税赋钱粮!

    “那,我们为什么不改弦更张,不征收银钱,只征收实物呢?粮食,草料,柴炭,豆料。一律征收实物以供应军需!”

    宁完我听完了索尼的诉苦,也是皱着眉头,想了好久,才说出了这么一个看似既笨拙又十分消耗人力的办法。

    “征收实物?”索尼又是一脸吃了大便的神情。“你宁大人以为下面的官员将领们没打过这个主意?一样没办法!”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是千百年来官绅阶层保护自己利益的不二法门。除了这一招之外,他们还有另外一招,就是故意把经念歪了,让政策法规在执行过程中走样。

    比如说,清军的一些官员将领要求他们缴纳实物来满足军需,能够抵制的,他们就采取各种手段软磨硬泡。如果实在是遇到了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生瓜蛋子,他们就用另外一种手段来保证自己的利益。

    将用来缴纳军粮的南中稻米之中掺杂大量沙子,反正是宁死不交小麦。小麦,按照南中商人给出的收购价格,一斤麦子换两斤稻米。官绅们从南中商人手里买来稻米,掺杂上砂子石子用来压分量。一斤麦子换来的稻米除了上交实物之外,还可以有一斤多盈余。至于说棉花,更是一斤一两都没有!想做棉衣,做棉甲,办不到。

    三个人你来我往的,借着讲述眼下大清国面临的财政金融上的困难,试图摸清楚对方的底细。终于,宁完我有些按捺不住了。

    “索大人,其实,以下官看来,眼前的困难境地,未必不是我大清的一点机会在!”

    这话,顿时有石破天惊之感!不由得让索尼眼睛瞪圆了盯着宁完我、范文程二人。

    “二位大人的意思,眼下我大清财政困难,饷源补给不足,反而是我大清的机会?身为人臣,如何有这般言语?莫非,是我大清兵马在前线一败涂地,才是我大清的福分不成?如何如此急于卖国?!”如果不是碍于大臣之间要互相留下些体面,只怕索尼当场就要作,将二人赶出自己的书房了。

    见索尼如此急赤白脸的呵斥自己,宁范二人相视一笑,非但没有作,反而昂然朗声问道:“索尼大人,请问,你所谓的国是哪一国?”

    “正是,你说的这国,是你的吗?”

    范文程的话锋如刀,顿时让索尼一时语塞,明明知道这两个人的话说得不对,但是一时又想不到该如何反驳。

    “自然是大清国!”索尼自己都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没什么底气。

    “那眼下你说得这大清国,是谁的大清国?”范文程敲钉转角的反问了一句。

    “自然是我大清顺治皇帝的大清!”

    “哈哈哈哈!”宁完我一阵狂笑,笑得索尼有些惶惑,不知道自己哪里说得不对了。

    “索大人,既然你说眼下这大清国是顺治皇帝陛下的大清国,那下官便问问你。请问皇帝的母亲现在在谁的房里?皇帝的嫂子又在谁的床上?杀皇帝哥哥的凶手又官居何职?”

    宁完我的这几句问话,顿时让索尼更是一时无语。作为一个汉化程度很高的满洲人,他无法解释清楚,在满洲人和蒙古人当中被认为天经地义的收继婚制度,与汉族礼法文化之间的冲突。

    在蒙古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赫哲族、藏族、满族等中国北方和中亚的游牧民族中,收继婚是常见习俗。哈萨克人公开说马死后皮归主人,兄死后妻子归弟。《史记匈奴列传》有着这样的记载:“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皆取其妻妻之。”刘邦死后冒顿写信给吕后求婚。吕后大怒,想杀使臣并兵征讨。大臣季布借白登之围的例子指出攻打匈奴的风险后,她改写信婉拒,冒顿于是以两国习俗不同给自己下台阶。后来汉朝嫁乌孙的细君公主、解忧公主和嫁匈奴的王昭君,在原任丈夫死后都按照习俗改嫁了继位的前王之子(细君公主再嫁的是其孙)。汉成帝时王昭君远嫁匈奴呼韩邪单于,呼韩邪死后按匈奴婚俗她须转嫁给庶子为妻。当时汉朝法律已经明文禁止收继婚但制约不了胡地。“昭君上书求归,成帝勒令从胡俗”,昭君无奈只好遵命。虽然王昭君的要求符合汉人的习俗,但是汉成帝为了避免汉匈两国产生摩擦,宁可牺牲王昭君的个人意愿。

    可是,这样的事,在中原汉文化地区,却是犯法的。《明律集解附例户婚》:“兄亡收嫂,弟亡收妇者,各绞。”

    可是,皇帝自然不必执行这样的制度了。历史上隋炀帝在其父隋文帝死的当天便收继了其庶母——姿貌无双的宣华夫人,唐太宗也收继了弟弟李元吉的妃子杨氏,唐高宗李治更是收继了父亲唐太宗的才人武则天,封昭仪。(哦,好像最近几年这段故事被不停的搬上了银幕,让无数人都在垂涎皇帝如何马上震的同时,忽略了这种事情的不合礼法之处。)到了唐玄宗时期,这种事情就更是不能为广大人民群众所接受了。李三郎和他儿媳妇之间缠绵千古的那长恨歌,实际上就是白居易的骂街之作。

    索尼嗫喏着将隋唐的例子列举了出来,作为多尔衮收了豪格福晋的法理依据,可是,顿时又遭到了宁完我的嘲讽。

    “隋炀帝收了父亲的宣华夫人,不过十余年,大隋朝廷便轰然倒塌。李世民弑兄弟于前庭,囚父皇于后宫,如果不是有贞观之治一床锦被盖了,也是一个暴虐之君。至于说高宗李治,收了武则天入宫,结果呢?唐宗室几乎被这女人屠戮一空!更是宗庙社稷都改了姓氏!至于说李三郎,如果不是他悖德宠信杨氏一门,又何来安史之乱?!”

    论起读书,丢书袋的本事,别看范文程和宁完我只是个秀才的底子,比起他们来,索尼的本事就差得更多了。

    范文程脸上罩上了一层寒霜:“索尼大人,你跟我们讲忠奸辨善恶,自己却服侍权臣,亲睦奸党,有何资格与我等卖国不卖国?你早就把良心卖给多尔衮,这大清国早就是权臣的江山,我就算是明码标价,又能如何?这好歹还是替豪格主子报仇呢!?”

    “你们好到哪去?就算是李守汉杀了多尔衮,他岂能放过皇帝,到时候还不如侍奉多尔衮,至少皇帝还能有性命在!还能在宝座上!”索尼也是不甘示弱,立刻反唇相讥。

    这样一来,双方的底细立刻便暴露了出来!

    一个是要干掉权臣多尔衮一伙,夺回权力。一个则是把保全顺治皇帝的性命和皇帝名号作为最低标准。这无疑是找到了最好的同盟军,两下里虽然不像是失散了多年的同志找到了组织那样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却也是十分的欢喜。

    彼此之间如今没有了防范之心,自然是开诚布公了。

    “梁国公身负雄才大略,又有万里江山,岂会无故杀幼子妇人?且多尔衮手握重兵,财雄势大,纵然身死,梁国公也需要有人为其统筹辽东大局。我等不才,愿意为皇上之臂膀,保皇帝周全,实现梁国公宏愿。实不相瞒,吾等前几日得晋商消息,隆盛行林文丙掌柜已经许下承诺,一旦多尔衮愿意罢兵,亦或者其身体有恙,隆盛行愿意恢复贸易,重新践行当初与先皇签订的条约。”

    “如此说来,那岂不是自太祖高皇帝以来,我大清两代皇帝数十年的心血愿望便要达成了?”乍一听到这样的条件,索尼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能够得到明王朝的正式册封、承认他们对辽东的统治合法,并且在边境地带开放边市贸易,是老奴与黄太吉父子二人在位时几十年的目标。如今,只要多尔衮一系兵败,黄太吉一系便能够乘机夺回权力,之后更是可以借着册封、边市的东风巩固权力地位,将多尔衮一系彻底打压下去。这样的好消息如何不令身为两黄旗之中为数不多忠于黄太吉的索尼索大人激动?

    索尼却也不多说话,只管从座位上站立起来,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推金山倒玉柱般跪倒在地,很是郑重的向范文程、宁完我二人行了大礼。

    他这样的礼数、举止,倒是吓了范文程、宁完我二人一大跳。

    “索尼大人,何事竟然行如此大礼?”

    “实不相瞒。索尼原本见二位大人在新朝,在摄政王面前红极一时,心中颇为鄙视二位先生。以为二位先生是那趋炎附势贪图富贵的奸佞小人。现在看来,二位先生便是像那搜孤救孤里的程婴与公孙杵臼一样,都是一腔热血的忠义之士!救孤固然艰险,但是却是一刀之苦,远不如立孤要忍辱负重。想那程婴当年,不但献出了自己的独生子,更要承受世人的百般羞辱与骂名。这份坚忍之心,索尼却在二位先生身上看到了!为了先皇大业不惜忍辱负重,屈身于贼子权奸之下,为的便是有朝一日能够立孤!两位先生如此忠义,索尼怎能不以礼相待?方才这个头,是索尼谨代表两黄旗全体将士向二位先生致谢!”

    不愧是能够历经清朝进关初期诸多政治风浪而屹立不倒的老油条!索尼这番举动,将范文程、宁完我二人彻底给架起来了。二人心中不住的咒骂:“谁说这些满洲鞑子憨直质朴的?!索尼这厮,恁般奸猾!”

    他们却不知道,这还只是索尼这个同鳌拜共事多年而毫未损,反而成了小麻子祖岳父的人的手段。要是让他的三儿子索额图出来,只怕范文程与宁完我二人连一点骨头渣都剩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