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朝堂上的争吵。
    眼下的清国,虽然没有后世子孙为了集中权力而设立的南书房、军机处等皇帝私人的秘书顾问机构,更没有接受明朝的内阁制度,但是,他们的军国大政却也有一个强力而有效的机构在运转,将统治者的意志传达到全军,并且坚定不移的去落实。?八一中文网???w1w1w1.?8?18z?w?.?c?o

    这个机构,就是眼下位于皇家东苑内的洪庆宫。

    现在,这里是大清摄政王府。

    如今,这座位于位于东城南池子大街路东胡同内的王府,在历史的烟云之中早已失去了当年最高权力中心的风采。多尔衮死后,他生前的爵位封号待遇尽数被剥夺,这座建筑也于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改建成喇嘛庙,俗称玛噶喇庙,专门供奉大黑天神。

    大黑天(梵语:ahaka1a,藏语:gonpo)又意译为大黑、大时、大黑神或大黑天神等,或者直接音译为摩诃迦罗、莫诃哥罗、玛哈嘎拉等名称。藏传佛教认为大黑天是毗卢遮那佛(梵语:vairogzhe,或称为大日如来)降魔时呈现出的忿怒相。十三世纪开始,蒙古人开始把大黑天当作军神,八思巴造了一尊给忽必烈亲自开光,保佑蒙古打败南宋。元亡后,带回漠北,直到林丹汗时代。之后到了皇太极手中,置实胜寺供养。

    摄政睿亲王府改成了玛哈噶喇庙,倒也是恰如其分。

    如果没有多尔衮入关之后采取的各种措施,只怕八旗也只是进关大肆劫掠一番,顶多是像历史上的金国一样,在淮河以北建立政权。

    今天,正值议事之日。北京城内有资格参加摄政王府议事的八旗王爷贝勒,大臣将领,纷纷在摄政王府门前集合鱼贯而入。

    却不想,在王府的二门内,赫然树立着豫亲王多铎的织金龙纛,院子里更是站立在数百名镶白旗满洲的白甲兵。这些从前线归来的精锐士卒,看得这些大臣勋贵们内心不由得有些忐忑了。

    范文程索尼等人内心之中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在下面暗中联络串联,事机不密,走漏了风声,为多尔衮所查知。所以,多尔衮调多铎回京,相助他在京城之中大开杀戒。

    “难道,今天这里就是我们的左金吾卫衙门了?”

    范文程内心之中闪过了无数个在历史上出现的血腥政变场面,不知道为何,他总是想到了唐文宗时代的宦官与大臣之间大肆屠戮的甘露之变。

    公元835年(唐大和九年),27岁的唐文宗不甘为宦官控制,和李训、郑注策划诛杀宦官。夺回皇帝丧失的权力。11月21日,唐文宗御临紫宸殿。百官列班站定后,左金吾卫大将军韩约不按规定报告平安,奏称:“左金吾衙门后院的石榴树上,昨晚现有甘露降临,这是祥瑞的征兆,昨晚我已通过守卫宫门的宦官向皇上报告。”于是,行舞蹈礼,再次下拜称贺,宰相也率领百官向唐文宗祝贺。李训、舒元舆乘机劝唐文宗亲自前往观看,以便承受上天赐予的祥瑞。唐文宗企图以观露为名,将宦官头目仇士良骗至禁卫军的后院欲斩杀,被仇士良觉,双方激烈战斗,结果李训、王涯、贾餗、舒元舆、王璠、郭行余、罗立言、李孝本、韩约等朝廷重要官员被宦官杀死,其家人也受到牵连而灭门,在这次事变后受株连被杀的一千多人。史称“甘露之变”。

    但是,会议开始后,这些心怀鬼胎的人们才勉强将一块石头放回到了肚子里。多铎回北京,却不是相助摄政王二哥动政变的,而是回来催要粮草补给的。

    原本按照计划,是曹振彦带人回京催办粮草军饷火药。但是,多铎的一个幕僚却给多铎提了一个不同的建议:“王爷,此事不妥。曹觉罗固然是战功赫赫,众人瞩目,但是他回京要面对的人,那个不是身份显贵?凭他的身份,压住汉官和一般的奴才倒是没啥问题,但是若是对付一些八旗的老资格,恐怕就力有不逮。所以,学生斗胆建议王爷亲自回京,以免曹觉罗难以完成使命。”

    多铎这人虽然有个荒唐王爷的说法,但是脑子却是相当的聪明,可谓是一点就通。否则,也不会在黄太吉那么严厉刻薄的皇帝面前,能够保全自己,同时保全自己的强大雄厚实力了。经过一番权衡之后,他决定还是自己亲自回京。另外,为了保险起见,没有安排庞大的护送队伍,而是尽量轻装简从仅带着千余名精锐骑兵前往。

    将军务向阿济格、曹振彦等人进行了移交之后,多铎便起身。

    一路无话,多铎从前线一路狂奔来到京城,结果在入城的时候却接到多尔衮的指示,让他先去洪庆宫的摄政王府一叙。

    等见到了多尔衮,多铎却愣住了,按说此时的多尔衮,也算是标准的权倾天下,可是,在他脸上却看不到任何威严或者欣喜。眼光所过之处,不是苍白的虎须头,就是满脸的倦容,还有潜藏在面容背后深深的忧虑。

    而且多尔衮似乎半点客套的意思都没有,甚至没等多铎请安,就急冲冲的问:“十五弟,前线情形如何?“

    多铎见多尔衮如此急迫,也就没有再顾得礼数周全,叹了口气说:”二哥,不瞒你,情形不好,打了几次仗,都是以败仗结束,咱们败的非常惨。“

    多尔衮连忙问具体的情况,多铎惨然道:“原本以来李华宇小儿不过是纨绔子弟,靠着父辈余荫才有了今日,必然不善用兵,我身边有两白旗精锐,加上打败过李华梅的曹振彦,还有陈板大新制的火器抬枪,就算打不赢,也输不了。结果。。。唉!”

    多铎长叹了一声,好半天后才接着说:“他妈了个巴子的南蛮子不按套路出牌,火器对射我们倒是赚了便宜,可是人家牙一咬心一横,上了刺刀直接硬撞,结果我们的奴才就顶不住了,让人追得四散奔逃。而且我还得给奴才们说句公道话,他们真是好样的。关键时刻,曹振彦拼死组织方阵反击,后来又组织人防守壕堑,郭定北虽然后来怯阵逃跑,但是在此之前,他一路拼杀,也确实为我们争取了时间。要不然的话,只怕二哥你就再也见不着我了。”

    “后来我们从被俘的南蛮口中得知,李家这位大公子,从来就是以冒着炮火铅弹白刃突击闻名。此人在李家的地位,便是以刺刀突击,率领数千蛮兵,硬是冒着郑芝龙的密集炮火连续夺下了他三座炮台,逼得郑芝龙不得不弃城逃走!二哥您想想看,有这样的疯子统帅,下面又怎么会不疯狂?!”

    “李家的这些子女,硬是一个个都是扎手的很!”听完了弟弟多铎对李华宇的描述,又想起了当年在塔山时同李华梅那一次次惊心动魄的血战,多尔衮犹自感觉自己后背一阵阵冒出冷汗。

    多尔衮又问了一些细节,算是把整场战斗了解的差不多了。听完了多铎的叙述,他的眉毛几乎拧在了了一起,炮火比塔山时还要密集,排枪射击,手榴弹,刺刀突击,诸多战术层出不穷,衔接紧密。这个李华宇,果然不好对付!不过不管有多不好对付,总得继续对付,所以多尔衮安慰多铎道:“十五弟你也不必太难过,胜败兵家常事,野战咱们打不过,大不了就用奇兵偷袭李华宇的粮道,到时候没有粮秣,我看李华宇怎么打。”

    多铎听了这话却笑了起来,只不过笑得比哭都难看,他苦笑着说:“我的好二哥哎,你怎么这么天真,你当我没干过啊?干了,没用。这小子也不知道从哪找的民工,在运河修了一道长墙,上面还有兵丁防守。咱的人去了,挨了一通火铳狼狈而逃。我要是但凡有点办法,我回来干嘛?这次我回来,就是转告你曹振彦这个奴才的计谋。他认为,南蛮悍勇不畏死,白刃肉搏强悍无比,唯有结硬寨打呆仗连环布阵连绵不绝的挥火力才可抵消南蛮武勇。我军野战打不赢李华宇,唯一有一线生机的办法,就是结硬寨打呆仗,用阵地消耗的办法拖垮李华宇。曹振彦认为,李华宇远道而来,补给艰难,并且后方不稳,只要我们能坚持半年,肯定能赢。”

    结果多铎说完这些话,轮到多尔衮苦笑了,他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多铎的肩膀说:“兄弟,还等半年?只怕是现在北京城里的人,连三天都不想让你我兄弟活了。”

    多铎一听霍然而起,他眼露凶光,瞪着多尔衮厉声喝道:“二哥,谁想造反,兄弟我立刻带人插了他。”

    多尔衮苦笑了一下说:“杀?你杀得过来吗?这些人有过去的两黄旗、正蓝旗,现在的正红两白,有投降的汉官,有买卖商人,还有这满京城的百姓。别说你杀不完,就算是能杀完,我们杀完了怎么办?难道等李守汉再来一个偷袭盛京,我们再等佛库伦女神施法救我们?”

    一番话说的多铎沉默不语,多尔衮又说:“兄弟,你也看到了,你二哥我最近是形容憔悴,日子比当初在死胖子身边还难过。但是,再难过,这日子也得过,李守汉也得打。明日朝会,想必一心想让你我兄弟死的人会一起跳出来,到时候你得好好跟二哥我配合一下,打一打他们的嚣张气焰,至少让他们不反对继续打下去。当然了,就算是不能达成也没关系,要准备的粮草火药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你回去的时候顺便押送一下就好了。”

    今日的议事,便在君臣主子奴才各怀心腹事的氛围当中开始了。

    多尔衮指了指坐在自己下的多铎,“大将军昨日抵达京城,为的便是前线的粮草军饷军器火药等事前来。今日之事,朕便是召集尔等来一道商议一下,如何筹措南征所需之粮饷军器。”

    索尼偷眼看了一下站在身旁不远处的陈板大,这个眼下多尔衮面前的红人,依旧是那个德行,仿佛刚刚从工场里赶来一样,身上还带着煤烟炭火味道。

    原来还是为了钱粮之事而来!

    范文程、宁完我、索尼等人顿时一颗心放回了远处,开始有板有眼的同多铎算起了前线数十万大军一天所要消耗的军饷粮草,陈板大则是在那低着头,口中念念有词,想来也是在计算军器火药的消耗。

    “启禀摄政王,平南大将军豫亲王多铎部下、征西大将军英亲王阿济格部下两部合计近五十万兵丁,骡马牲畜不在其中,大计约为二十万上下。随军夫役约有二十万人。这么庞大的数目,奴才们实在是罗掘无方了。”

    索尼作为户部官员,率先站出来叫苦。

    “现在各处刁民实在太多,缴税不愿意用南中银元,交税一般用跑马崇祯。对于我大军所需的小麦高粱豆子等人马需要之物,更是百般拖延抵赖,实在不行采用稻米掺沙子。这些刁民,当真是要像当年元太祖一样,先杀他们一个人头滚滚血流成河,然后再行征税。到那个时候,他们才会老老实实的!”索尼建议要使出当年铁木真的手段,在辖区内严厉打击。

    多尔衮听了这话,恨不得把索尼一把掐死,然后生着嚼碎了吃下肚子去,你个狗日的死胖子余孽!你给本王挖坑是不是?!我敢保证本王只要稍微一吐口,你丫的立刻会对所有人说我多尔衮要杀尽不用银元缴税的人,到时候天底下老老少少都得恨我入骨。

    不过,好在多尔衮也是有备而来。当即以一个严厉的眼神制止准备作的多铎然后命一名笔帖式取来了一份文书。

    “这是神机营右翼兵都统鳌拜与岢岚兵备道王弘祚联名上奏的题本。此二人在大同相遇,王弘祚以兵备道之身份,为鳌拜所部筹划军饷供应,一应无缺。此人在大同多年,颇有筹饷之心得。他向鳌拜建议,在大同等处恢复万历旧制度,以行税制。”

    “他在题本之中向本王建议,行万历间法例,前明苛细巧取,尽芟除之,以为一代程式。并且说,民不苦正供而苦杂派,法不立则吏不畏,吏不畏则民不安。闾阎菽帛之输,朝廷悉知之,则可以艰难成节俭。版籍赋税之事,小民悉知之,则可以烛照绝侵渔。”

    “本王已经下旨,令他火赶赴京城,到户部任郎中之职。专司收税筹饷之职。同时,他与鳌拜二人所奏请,恢复万历年间税收钱粮制度之事,本王也一应照准。自即日起推行。”

    历史上,这位来自云南永昌的王弘祚从顺治二年起,便在清朝户部任职,一直担任着为清军筹措粮饷的差使。为清军镇压关内各地的抗清势力提供了雄厚的物质基础。历经顺治、康熙两朝,一直做到了太子太保衔、户部尚书职位。到了康熙年间,更是配合康熙干掉了鳌拜一系。

    这是题外话,咱们按下不表。

    范文程们也没有想到多尔衮会有这么一手,调一个降官进京主持税制变更,征缴钱粮之事。而且,令他们气愤的是,居然出身镶黄旗满洲的鳌拜向多尔衮提议进行。这个狗贼,当真是变节投诚了不成?!但是,像税制改革,征收钱粮这样的事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见到成效的。他们自然不用着急。

    眼下,他们有一桩立竿见影的筹饷措施要得到多尔衮的准许。

    “主子,如今我大清饷源便是那几处,可是各处的军饷开支却是庞大浩繁。以奴才愚见,当以开源为上策。日前有南中商人递来禀帖,要求继续大量采购红蓝花,表示愿意以银元或其他货物付账。奴才以为,为了大清的财政,建议抽调一部分人力去采摘红蓝花。”

    范文程有意没有用摄政王这个多尔衮的官方头衔,而是用了“主子”这个听起来十分亲热的称呼,用来拉近与多尔衮之间的距离。

    但是,他刚刚提到了红蓝花,不等多尔衮说话,一旁原本低头算账的陈板大却第一个跳了出来疾言厉色的反对!

    “几位大人,你们就不要再坑大清了!”

    “老百姓都说好了伤疤忘了疼,我们的伤疤还没好利索,你们就把疼痛忘记了?几年前,红蓝花把大清坑的多惨你们忘了吗?施琅和吴三桂两个明狗那么猖狂,也只是暂时夺取了高炉,砸毁了工场。可是我们转眼就恢复过来了。但是这一个红蓝花,让辽阳烟火断绝,恍如鬼域一般!我辛苦培养的徒弟工匠,他们没有被施琅的大军掠走,却让南蛮子用一句承诺骗走,让我们几乎工场无可用之工匠,军中无可用之利器。我是一个粗人,不懂什么军国大事,我就知道,没有工匠和利器,我们就是待宰羔羊。”

    范文程仍然是那份云淡风轻的气度,同陈板大一副急赤白脸的神情比较起来,显得异常有风度:“陈大人,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我问你,我们卖红蓝花的时候,大家伙是去给你当徒弟的多,还是到我的衙门找活的多?怎么得,说不出来了吧,那肯定是愿意挖红蓝花的多。这东西来钱快,不费力,甚至连点烟火都没有,这么好的生意谁不愿意干?”

    “”知道这叫啥不?这叫用脚投票,是个人就知道好赖,谁都愿意往好地方走。你看看跟我干,一天大米吃到饱,隔三差五有咸鱼酸菜酱大骨头,一天也就挖个四五个时辰,天不黑就收工。再看看跟着你,一天烟熏火燎跟小鬼一样,满身臭汗一身灰,自己遭罪不说,烧煤那烟火还熏的四邻不得安生。大家伙都说,挨着陈板大的工场住,起码少活十年。为啥呢,看不到天空啊!身在穹顶之下,不见天日,如何能够保全性命?!陈板大啊,你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四邻的性命着想,都该关了工场来挖红蓝花。对了,我还听说一件事,你那有个工匠不是带着老婆去南中了,结果走的时候才怀孕,到了南中孩子才出生,就得了该死的病了。你说说你陈板大,你遭了多大的孽啊。你要是不关了高炉,还得有多少孩子死于非命,你就不怕遭报应啊?

    陈板大被范文程这套高论气得眼睛都要努出来了:“范大人!摄政王驾前,你不要胡说八道,什么少活十年,人的寿数自有天定,就算没有我开设工场,又有几个人能够寿活百岁?你说什么孕妇生了孩子就死了,这事我怎么没听说!?再说了,她人都到南中了,怎么死了怪我?”

    陈板大转过头来,正好看到了索尼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口的站着,便上前一把握住了索尼的手:“索大人,您也是经历过当时盛京乱象的人。当时街市上有民谣说,握虎牙刀的不如握割花刀的,铸造大炮的不如倒腾米票的!我大清若是重现当日乱象,如何能够平定海内,一统天下?!”索尼面对着陈板大这种技术人员直截了当提出来的问题,却也只能是打个哈哈,想办法回避过去。

    “何况,范大人。当初南蛮停了与我大清的贸易,盛京粮价一日数变时,不知道范大人是用种红蓝花卖的银元买粮食呢,还是从我这里抢麦子呢?”

    陈板大的话,就像是如来神掌一样,让范文程等主张开展红蓝花贸易的人脸上被打得噼里啪啦的。却又不敢作。因为,当初主张开展红蓝花贸易的人,如今正在宝座上坐着。

    “嘿嘿!陈板大这个奴才倒也是个妙人。谁说他这个工匠头子只会冶铁铸剑,这骂起人来也是好样的。”多尔衮和弟弟多铎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都看到了对陈板大的赞许。

    几派人马的不同意见,作为当家人的多尔衮,自然要表态。

    “如今之计,便是要南北罢兵。大明承认我大清对淮北之地的治理。同时,开通贸易往来。既然眼下南中商人有这样的需求,不妨我们便试着走走。不过,范文程宁完我,眼下正是交兵之际,没那么多的人手,你们便组织些闲人试着办理一下。至于说索尼方才所奏之事,各处刁民抗拒天威。朕这里也有个题本,你们不妨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