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 万人坑(上)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了快一个月,感觉这些姑娘被自己洗脑,额,呸,是教育的差不多了,伍兴宣布:开学时宣布的考试开始,各回各家的村,限期十天,把本村最大的官绅资料报回来。八一中文w≠w≈w≥.≠8=1≤z≥w≥.=c≤o≥要做到有人证有物证,至于所需要的钱财人马,一律找何凤山索要。同时对何凤山下令,秦法学堂掌握的守望队一律进入警戒状态,同时向驻守临沂的警备九旅去作战文书,以沂蒙镇守使的名义通知他们,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准备出动。

    几个在龙虎营时期就加入了秦法学堂的老人,不由得摩拳擦掌,“只要砸开几个响窑,刀枪器械粮食马匹金银布匹都有了不说,以后四乡八镇的百姓咱们也就动员起来了!”

    十天后,兵马集结动员完毕,派往各处村镇的学生们也6续的回来汇报,看着学生们带来的地契借据人证等等,伍兴笑的几乎合不拢嘴。

    伍兴心想,大爷的,有了这些证据在手,就能痛痛快快的砸响窑了。然后,就可以顺利的把干部派下去,解决地盘钱粮的问题。再然后,伍兴心中浮现出了李守汉和李华宇的名字,他在心里咬牙道:再然后,就是如何将你们这对狼子野心的父子,赶出中原了。

    但是伍兴还没得意多久,却突然现一件事,那就是平时表现优异的班长宋巧梅居然没回来。按说这姑娘平时那可是干啥都出色,识字快,干活麻利,收拾调皮的学生也有一套。难道出了什么事。。。伍兴想到这,连忙对何凤山说:“何凤山,带人去趟宋家庄,看看宋巧梅怎么还没回来?”

    两天后,何凤山带着宋巧梅回来了,但是,形象却狼狈异常。两人都是跑丢了鞋,刮坏了衣服,头没梳脸没洗,感觉跟逃荒的难民差不多。而且刚刚见到伍兴,何凤山就大喊:“先生,不得了了,宋家庄的宋钦华带领本地乡绅造反了!”

    伍兴闻言也是大惊,他连忙询问情况。何凤山宋巧梅也顾不得整理,就这样蓬头垢面的开始讲述事情经过。原来宋钦华此人是宋家庄本地最大的乡绅,字胡星,举人功名,平日里结交官府,与各处豪绅往来密切,包揽词讼,把持政务。谋得了财雄势大,一呼百应的势力。本地山下的平地好地,几乎全是他们家的产业。要是从宗祠家谱来论,宋巧梅还是他的长辈,这位宋老爷得管叫宋巧梅一声姑奶奶。只不过,族亲难敌利益。当年宋巧梅的父亲管他借债,苦苦哀求希望看在宗亲份上少要点利息,结果被严词拒绝。于是打算抵押给利息要得少些的邻庄地主,结果被宋老爷以宋家的土地不能押给外姓人为由,强行拦阻。最终九出十三归一分利钱不能少。因为无力还利息,最终自家仅有的三亩平地给了宋钦华。

    有着这样的侄孙子,宋巧梅回家之后的情形便是可想而知了。

    可是,她前脚斗志昂扬的回到了村里,刚刚在家里坐定,还不曾找到工作的突破口,村里便有宋老爷的话流传开来。

    “宋老七家的大丫头不守妇道,在外面抛头露面的乱跑乱动,给咱们宋家脸上抹黑,她最好是在家里老老实实的躲着。别让本老爷看见她!看见她或者听说她在村子里乱说乱动,老爷我就开祠堂,当着全族老少爷们儿的面,执行族规,浸她的猪笼!把她沉塘!”

    宋巧梅被这一番话吓得魂不附体,不管怎么说,她也只是一个女孩子,于是她只好老实的住在家里。直到后来何凤山派人从沂水县城到村里来接她,她才跟着何凤山派来的人一起逃出宋家庄。她后来才知道,他们前脚刚走,她父亲宋老七就被宋钦华以纵容女儿外出抛头露面,有伤风化,玷辱宋家门风为由,开了祠堂乱棍打死。

    接着宋钦华更是联络了周围的十几家豪绅地主,举旗叛乱,攻下了沂水县城。声称要为李总督清理门户,诛杀赃官伍兴,废除苛政恶法。宋巧梅何凤山逃到临沂的时候,他已经以沂水县城为基地,同周围的各种武装势力联络,组织了两万余人的兵力,同时,周围的费县、蒙阴、兰山等地,也有豪绅起兵作乱,隐隐然对临沂形成了包围之势。

    一时间,这块横跨兖州府、青州府的土地上,黑云滚滚,各路叛匪蚁聚蜂拥。矛头直奔临沂城内的伍兴和警备九旅。

    在济南坐镇的鹿玛红,在得到了伍兴来的军情通报后,问得第一句话便是:“眼下各路叛匪有多少人马?伍大人在临沂地面上能够支撑多久?”

    “禀夫人,眼下青州府、兖州府各地各路叛匪旗号庞杂,为数众多。千人以上规模的大约有五六十股,粗粗的算下来,应该在十万上下。虽然人数众多,但是装备和战斗力差,伍大人的意思,是夫人需要他坚持多久?”

    “伍大人的意思,他打算以临沂城为诱饵,将原本盘踞在各处圩寨之中的叛匪吸引到临沂城下,与其野战。争取一战而定鲁南!”

    “好!”鹿玛红也不多说话,命人起草了一份文书,在文书上盖好了总督关防大印。

    “只要伍先生在临沂坚守半个月,将各路叛匪吸引在临沂城下,我就能完成各路兵马调动部署,将其包围聚歼!为了便于事权统一,这是以总督大人名义下的军令,青州府、兖州府各路人马,悉数归伍先生调动。兵马钱粮器械支取一应事务俱归先生!”

    信使带着鹿玛红给伍兴的授权书在各路叛匪对临沂城的包围圈形成之前赶回,将这份至关重要的文件交到了青州、兖州军政官员们的面前,借以明确了平叛的指挥权。

    “鹿夫人一定是读过三国志的!”听完了信使转述的鹿玛红的话,不由得伍兴拍案叫好。

    三国志和眼前的平乱战事之间有什么关系?伍兴这话让何凤山、宋巧梅等人很费解。事后,几个人找了一本三国志通俗演义来翻阅,却只看到了《许褚裸衣斗马曹操抹书间韩遂》一回书中这样描写:“众将皆问曰:“初贼据潼关,渭北道缺,丞相不从河东击冯翊,而反守潼关,迁延日久,而后北渡,立营固守,何也?”操曰:“初贼守潼关,若吾初到,便取河东,贼必以各寨分守诸渡口,则河西不可渡矣。吾故盛兵皆聚于潼关前,使贼尽南守,而河西不准备。故徐晃、朱灵得渡也。吾然后引兵北渡,连车树栅为甬道,筑冰城,欲贼知吾弱,以骄其心,使不准备。吾乃巧用反间,畜士卒之力,一旦击破之。正所谓‘疾雷不及掩耳’。兵之变化,固非一道也。”众将又请问曰:“丞相每闻贼加兵添众,则有喜色,何也?”操曰:“关中边远,若群贼各依险阻,征之非一二年不可平复;今皆来聚一处,其众虽多,人心不一,易于离间,一举可灭,吾故喜也。”众将拜曰:“丞相神谋,众不及也!”操曰:“亦赖汝众文武之力。”遂重赏诸军。留夏侯渊屯兵长安。所得降兵,分拨各部。”

    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决战结束了,“遂、等走凉州,杨秋奔安定,关中平。”这场大决战,关中诸将的武装力量基本损失殆尽,从此结束了关中军阀割据的局面,关中各郡进入了朝廷直接掌控的范围。顺便提一下,马腾由于受马叛乱的牵连,在曹操回到京城后,全家被杀;马由于陷父于死地,从此而声名狼藉。

    这一仗之后,曹操便有了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的地位,如汉相萧何故事。自此威震中外。

    “真是搞不懂,先生说鹿夫人一定看过三国志,可是这里面的事,和咱们眼下的战事到底有什么关系?”何凤山等人还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鹿玛红倒也未必是真的读过什么三国志,这套战术打法,却是她和李华宇在台湾对付那些不服王化的土人摸索出来的一套行之有效的战术。不怕你集中起来攻城略地,就担心你分散到各处寨子里负隅顽抗,凭险固守。那样的话,消耗的时间和兵力精力人力物力财力都大得多了。

    话说,这样的战术,一直到建国后,在西南、在中南,在乌斯藏等地,用来剿匪平叛,对付叛匪主力都是这么做的。将叛匪主力想办法集中起来,然后再投入部队将叛匪主力予以消灭,之后以小分队对叛匪残余分子进行追缴,配合以地方基层政权建设,群众动,土改等一整套手段,将数百年都未曾根治的匪患一鼓荡平。

    受自身地位的局限,何凤山们也只能是懵懂着按照伍兴的部署去操办守城和准备出城反击的事宜。倒是几个老人不住的给他们鼓劲打气:“小子们,好好的干。这一仗打完,咱们这青州府、兖州府就彻底太平了!到时候,钱粮制度,你们的差使,田庄,还有地里的庄稼品种,夯不浪荡的这些事都会一股脑的解决掉!”这些老人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来,不过,以他们从龙虎营时期就跟着罗虎王龙在山东各地转战的经验,他们很敏锐的判断出,这一战,将会决定这两府的政治走向,甚至会改变这里的农业种植品种!

    风声一天天的紧了起来,临沂城周围开始有叛匪的小股队伍出现,窥视城池,远远地查看城上的防御设施,侦查城内的兵力。随着这些小股游兵散勇的出现,渐渐的,数以千百计的大队人马也渐渐的出现在了城外。

    临沂通往费县、兰城、蒙阴等处的几条官道上,络绎不绝的行走着衣着杂乱,旗帜不一,兵器更是五花八门的大股队伍。

    在一面大旗下,宋钦华宋胡星老爷,踌躇满志的骑在一匹枣红马上,被数十名身着甲胄手执刀枪的保镖簇拥着,倒也是威风八面。

    背上披着一件锦缎制成的披风,头上戴着暖帽,腰间挂着一口宝剑。表字胡星的宋老爷倒也是一副儒将风范,只可惜,头用刨花油梳理的油光可鉴,能够滑得倒苍蝇,身上脸上更是一阵阵香气扑鼻,那是他擦了香粉的缘故。

    马镫较之常人使用的尺寸调高了不少,几乎就在马鞍子下面一点。这是因为这位宋老爷天生异相,上身长,然而两条腿极短。所以,这样的一副扮相、长相,在马上尽管是做出一脸的庄严肃正,周围的人竭力捧场,但是给人的感觉总是一副沐猴而冠的德行。

    在喧嚣吵嚷叫骂声中,宋胡星和他的同伴们将几万叛匪主力带到了临沂城下,准备开始对这座城池做最后的攻击。

    “打下了临沂,咱们就给济南府的而李夫人写信,说说咱们的委屈。告诉李夫人,咱们不是反对她和李大人,更不敢反国公爷。咱们是被伍兴那厮逼得没办法了!”

    在城外作为临时指挥部的关帝庙内,宋胡星很是正式的对手下人说着自己的打算。对于这种见好就收的打法,这些豪绅们也是纷纷点头称是。如果不是李华宇的主力在河南和阿济格、曹振彦等人对峙,双方围绕着车马店等村镇反复争夺,牵制了大批山东兵马,只怕再有十个胆子,伍兴把这些官绅的老婆女儿姨太太都一起睡了,这些人也不敢起来打着反抗伍兴暴政的旗号作乱!

    “终于来了,等你们好久了”

    放下手中的单筒望远镜,伍兴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蜂拥而来的叛匪看起来声势浩大,不过多是被田主、族长裹挟来的乌合之众,内心里不过是想趁乱到城里抢点老爷们看不上的破烂,什么铁锅、衣服之类的,回家过日子用。论起战斗力来,那可是十分的抱歉的,伍兴相信依靠着秦法学堂控制的几千守望队,警备九旅的兵力不但可以守住城池,而且还可以击溃敌人。

    “这份功劳,还是不劳少夫人的大驾了!”

    伍兴很清楚,临沂的战事,关乎他和秦法系能否在鲁南立足。

    伍兴带着警备九旅旅长匡海山、何凤山等人在城关上巡视,检查备战情况。城池早己作好了作战的准备,城墙上满是三伍成群的兵丁。从甲胄服色上看,有守望队的兵,也有警备九旅的士卒。

    虽然守望队士兵身上的甲胄不如警备旅士兵的精良,但是,伍兴多方苦心搜集来的兵器,却丝毫不比警备旅的来的差。一样的南中制造的上好刀剑火铳,距离城墙垛口十余步的草棚内,更是堆积着大桶大桶的火药。

    在寒风之中,守望队与警备旅的士兵,在各自分段负责守卫的城墙上,坚定肃立,任凭着城外的叛匪叫骂喧哗。这些守城的警备旅与守望队战士,却是一片沉静,他们眼中虽然露出兴奋的神情,却仍然在寒风中肃立将身躯挺得笔直。

    次日,太阳刚刚在地平线上冒出头来,天地间便是一片人头攒动而成的波浪。

    城头上响起尖锐的哨声,人们在城墙上往来奔跑,进入自己的位置。

    在喧嚣杂乱的声浪之中,叛匪的队伍进入了伍兴等人的视线之内。

    所谓的兵过一万,无边无垠。从城头上看过去,这些叛匪杂乱无比的队伍倒也是气势不凡,人马似乎能从城下一直铺到天地尽头。人喊马嘶声中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身处其间。看那密密层层的各色头巾,在隆冬的阳光下杂乱斑斓。

    千里镜中,一杆斗大的“宋”字大旗在寒风之中飘动。旗下,正是宋胡星等人策马而立。与城头上的伍兴等人一样,宋胡星也是手中擎着一具单筒望远镜往城头的方向观察动静。

    已经是十一月下旬的天气,天气极为寒冷。一阵阵刺骨的寒风迎面而来,吹得旗脚簌簌作响。不过,城上城下的两拨人,情形却是大不相同。

    城头上的伍兴与匡海山、何凤山等人,都是久历疆场之人,早就打熬出一副好筋骨。对于这种天气,他们仍是坦然无事的样子。

    城下的宋胡星等人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平日里养尊处优的他们,如何受得了这么寒冷的天气?平日里如果有这么冷的天气,早就是狐裘暖阁的伺候了,何时曾经在这种天气里到这城墙下来过?几阵寒风吹过,几个为之人早已冻得受不了了!

    宋胡星还好些,作为公推的领,他要努力做出一副以身作则的样子来。可是其他的那些头目们却是一个个缩颈藏头的,双手尽量拢入袖内,鼻尖都是被寒风吹得通红,口中喷出的尽是浓浓的白气。不住的吆喝自家的奴才赶快把手炉弄来!

    宋胡星咬了咬牙,“把咱们的大炮推去城墙下,开炮,轰!步队准备爬城!”

    他昨天接到密报,鹿玛红的增援军队已经在路上了,三五日内肯定到临沂。如果不在这个时间内解决了伍兴等人,那后果就严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