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 一夕三惊(上)
    慢慢夜幕降临,连绵数十里的清军行军大队开始安营。八一中?文?w1w8w?.88111.营地中,渐渐的星星点点灯火亮起,最后汇成一片通明的灯海。加上多铎的行辕设置于顺德府中,令这座千年古城也是一片喧嚣挠嚷灯火通明,从空中望下去,便如顺德府南北两端数十里出现一条巨大的火龙一般。

    顺德这里已经是毗邻战场,距离阿济格、曹振彦与李华宇血肉相持的战场不过二三百里之遥,严格来讲已经算是战场边缘。熟读三国演义,擅长切断别人粮道后路的清军自然是不敢怠慢大意,唯恐南粤军给自己来个长途奔袭,一把火将这些粮食辎重烧掉。

    连绵数十里的清军营盘随着夜幕降临,早己是戒备森严,各旗各营巡视的兵丁不断,巡哨的梆子声口令喝叫声不断响起。除此之外,各帐周边安静无声,只有帐前星星点点的灯笼火把出暗淡的光伴随着那些骡马毛驴骆驼偶尔出的嘶鸣声和打响鼻的声音。。

    位于顺德府城外的粮草辎重堆积场这里更是戒备的重中之重。各营也安排了大批的守夜人员,安插在地面的一排排木杆上,挂着层层的灯笼,在寒风中不时抖动,也照亮了周边的地界。为了防止南粤军可能的奇袭偷营,除了这些守夜兵马与灯笼火把外。围着辎重营地的三面地面上,还撒满了密密层层的铁蒺藜,各要紧地带,也布上了满是尖利长枪的拒马。

    这个时代想要偷营其实很不容易,夜盲症多不说,冷兵器时代的旌鼓旗号更失去了作用。小股精锐兵马偷袭还好,大股军队偷袭,敌我双方难以识别辨认,那就是纯属添乱。

    以“夜老虎团”著称的红三十军二百六十五团,为了能够在夜战当中做到辨识敌我,同时在敌军阵营当中制造更多更大的混乱,采取了很多针对性的训练。比如说,蒙上眼睛用手掌的触感去辨识军帽、服装,通过一些细节分辨敌我。

    所以夜袭是件很有技术含量的事,不是什么部队都能把夜战这个战术玩得好的,弄得不好,杀敌一千,自损三千的事也是有的。明军如果想夜袭清军的辎重营地固然极难,同样的道理,如果此时要多铎带领一支人马想要偷袭数百里外的南粤军阵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就在辎重营地的几间民房内,几个看守护卫辎重的低级官员凑在了一起,围着火盆弄了几个小菜喝点小酒,一者打时间,解乏解闷儿,二者也是为了挡挡这冬夜里的寒气。

    这几个人里面,身份极杂。文武皆有不说,更是旗人汉人都有。

    于得水是武将,此时的官职是汉军镶红旗一等阿达哈哈番,负责带着自己的部下监押护卫五十辆辎重车。

    甘应魁是汉军正蓝旗的,品级也是和于得水差不多。

    同他二人对面盘腿坐在炕桌边上的事靳应选,此人却是个汉官。虽然也是操着一口辽东话,但是却不是旗人。乃是工部街道厅派到豫亲王军中,到军前效力的差使。也就是工部派到战场上帮助修桥补路修建堡垒城池的送死倒霉鬼一个。

    (这三个人的名字虽然都不是什么显赫的大人物,但是,却都有自己的声名显赫的儿子。别人是拼爹,他们三个却可以在阎王老子面前拼一下儿子了。猜猜看,他们的儿子都是谁?)

    于得水和靳应选二人,虽然说一个是文官一个是旗下武官,一个是旗人一个是汉人,但是却彼此对坐很是和气。大概是和靳应选也是辽东出身有关系。一点都看不出日后他们的儿子是死对头的征兆。

    “此番南下,摄政王也是下了血本。京畿各处兵马,直至山西、宣府、大同等地兵马,一并动员。更是命人往蒙古各札萨克处征调蒙古骑兵。准备随后出征。看来,是要一战而定江北了。”靳应选到底是文官,他只看到了自己这一方的兵马众多,实力雄厚,却不曾看到车马如云之后的危机。

    这些粮草辎重,就是多尔衮的最后一把本钱,压在了赌桌上。赢了,他就可以翻本儿,输了,那就只能是认输,或者是耍光棍儿把老婆孩子身上的肉割下来押上去。

    “南蛮李华宇部虎踞齐鲁多年,实力不容小觑,且又有其父在江南、在南中本部为其筹措粮草军饷器械,补给源源不断。况军纪严苛,士卒用命,器械精良,炮火犀利。乃是我大清起兵以来最为强悍之敌。我也不敢奢望能够一战而定江北,只要能够一战而定河北。之后,以黄河为界,南北两家议和罢兵,开设边市就好了。”于得水往嘴里啁了一口烧刀子,让酒精的烧灼感来掩盖右腿的那处伤痕不住的颤抖。那是在塔山时,李华梅留给他的纪念。如果不是几个同袍见机得快,将他从战壕里抢出来,只怕那枚在他面前炸开的震天雷就不会只在他腿上留下这个伤疤了。那些呼啸而来的南粤军水师6营会将他剁成肉酱!

    作为一个参加过塔山战役的低级军官,虽然在战后也升官赐爵,但是,于得水每次想起那些想起来一片漫天满地的血红色时,还是不由得会双腿打颤浑身战抖。

    “老于说的这话有道理。”汉军正蓝旗的甘应魁对于得水的话表示赞同。“我大清以铁骑见长,南粤军则以步兵称雄。再加上行伍精熟,军纪森严,我军与南粤军以深沟高垒对战,实在不是什么号办法。可是,除了眼下依托深沟高垒对战,我老甘还真没有什么法子!”

    甘应魁是正蓝旗汉军,他倒是不曾打过塔山之战,不过,他作为一个两蓝旗出身的家伙,从南粤军中反水出来投到朝廷麾下的吴标,曾经很好的教他如何做人过。

    那支眼下已经不复存在的模范旅,不过是从南粤军之中叛逃出来的旁支,却是打遍了八旗满洲、蒙古、汉军各部,野外作战,无论是步兵对战,马队冲击,还是步骑兵混合,都是未曾一败的队伍。这样的旁系军队尚且如此强悍,李华宇所部,可是正儿八经的南粤军嫡系兵马,况且,李华宇此人的身份想必与老主子豪格相仿,梁国公李守汉势必会多方扶植,相助其立功。这样的兵马,除了依托壕堑堡垒与其对耗,甘应魁却也想不出别的什么办法来。

    “咱老甘要是能够有诸葛亮的本事,早就去面见豫亲王主子,也给自己弄个红带子了!”甘应魁为自己解嘲。曹振彦的觉罗身份,早已是让所有的汉军旗眼红不已,暗自将他设为自己的偶像与目标。

    “可是,若是如此与明军对耗。梁国公钱粮丰足自然是耗得起,我大清却是耗不起啊!”靳应选是个文官,看问题的角度自然是与身为武将的于得水、甘应魁二人不同。他关心的是清军的粮草军饷能否支持清军在河北三府与南粤军、大顺军的对峙。

    “据我所知,这次我军携带的粮草辎重,乃是摄政王在京畿、在宣大三府罗掘俱穷方才筹集而来。如今京城之中的甲仗各局场,虽然在陈板大大人的督导掌控下全力生产打造甲仗,奈何,若是采办原料不及,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我在工部,有这个便利能够接触到前明各部衙门的文书档案,里面颇多对梁国公本部地区的描述,但凡是那些去过这位国公爷本部的官员,无不是啧啧赞美。或是上书朝廷要求增加梁国公供奉朝廷的钱粮数额,或是要求朝廷收回梁国公南中之地,将其改为中原州府。奈何,明廷暗弱,不敢得罪这位手中握有数十万重兵,且有无数商业利益与朝中大佬的国公爷。”

    “老靳,你说的这么热闹,我们两个是粗人,上阵厮杀的事还懂得些,这些钱粮赋税之事,我们却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

    于得水往靳应选的杯子里满了一杯酒,而甘应魁则是给靳应选碗里夹了一筷子菜,“来!老靳,慢慢说!”

    “这中原之地,二十余年来,天灾不断,水旱蝗灾不停,崇祯以来,更是流寇肆虐各处。加上我大清兵马屡次入关伐之。江北各地,早已是残破不堪,荒野千里。这样的土地,如何会有粮食物产?反观那梁国公所属的南中,虽然也有灾害,但是却较之中原各地胜过百倍。加之水利设施完备,粮食连年丰收据前明文书档案里记载,便如秦之关中、蜀地两处天府之国,如果当真长期对耗下去,我大清仅有河北之地,如何耗得过梁国公?若是想要战而胜之,非出奇兵、用奇计不可!”

    “这关中和蜀地是怎么回事?你给咱们讲讲!”

    靳应选很是得意的摸摸嘴唇上的胡须,正要给眼前这两个老粗儿说说关于都江堰、郑国渠两处水利工程是如何将干旱少雨的关中平原变成八百里秦川的粮仓,都江堰是如何将水灾不断的蜀地变成眼下的成都锦绣平原的故事。忽然听到外面的官道上隐约传来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像是有一队骑兵连夜狂奔而来。

    此时已经是夜晚初更时分,天色早已黑透,像一口巨大的铁锅,笼罩着天地之间。如此骤然而来的马蹄声,顿时让神经无不绷得紧紧的于得水、甘应魁等人顿时紧张起来。

    二人也不多说话,立刻从土炕上一跃而起,左手一把抢过自己的头盔扣在头上,右手将长刀紧握在手,口中一叠连声的命随军的家奴包衣取甲胄来,令手下兵士备战!

    “防备南蛮偷袭我军!”

    这早就是整个清军上下深入骨髓的一点意识,唯恐南粤军派遣骑兵来骚扰,把自己这份来之不易的粮草补给一把火烧掉。

    当于得水和甘应魁们像是一头张开了浑身尖刺的豪猪、刺猬一样,等候着敌军来犯之际,那一队骑兵却派人前来取联络。

    “我们是英亲王手下的!奉了主子的命令,往京城去有紧急军情禀告!听闻说豫亲王主子在,我们便来奏报!”

    原来是自己人!一场虚惊后,一切恢复正常。

    有人带着护卫信使的军官进城去见豫亲王多铎,有人护卫着那信使换了马匹继续往京城去呈报军情,而护卫那使者的镶白旗满洲牛录,却正好是于得水的熟人,没有多铎的命令,他的部队不可以进城驻扎,便在城外暂时停留下来。于是,便在于得水的邀请之下,到这三间瓦屋里来躲避寒风,喝几杯小酒。

    几杯酒下肚,那个矮壮结实的牛录章京脸上被冻得灰白的脸色渐渐的恢复了几分血色。

    “我说老纳兰,前面到底出了什么紧急军情,让你们这般赶路?怕不是六百里加急的程度了吧?”于得水给纳兰牛录的碗里盛了一碗热汤,让他喝几口暖和一下。

    “还能有什么紧急军情?!车马店!咱们原来和南蛮反复争夺的车马店等处据点,这次全丢了!”纳兰牛录脸色的惊恐之色,虽然有酒精遮挡,但是也是很明显的暴露无遗。

    果然如此!于得水、甘应魁、靳应选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惧之色。

    “车马店等处要塞,那可是曹觉罗一手打造的,沟壑壕堑纵横,又有无数炮位屯兵洞,如何能够这般简单的便丢失了?”

    “正是如此!前几日军报上不是还说动夜袭,连续夺了南蛮六处营寨吗?如何局面变得如此?”

    “丢了车马店,只要我大清兵马主力不失便是无妨!咱们这次南下,带了不少陈板大大人精心打造的锹镐等物,都是一色用上好熟铁仿照南蛮器械打造而成!用来挖掘壕堑再是合适不过了!”

    于得水、甘应魁、靳应选都从自己的角度,或是安慰,或是质疑,或是担心的表达了各自的态度。

    “唉!一言难尽啊!你等如何知道,往常我们与南蛮子对战,倒也是摸出了一点规律。他的大炮轰击之时,我等便将兵丁撤回到二线的堡垒、屯兵洞之中躲避炮火。等到他的火炮打过几轮之后,炮筒打得烫手,炮队阵地上硝烟弥漫,再也无法看得清楚我军阵地,步队准备要起冲锋之时,我们便将兵马从二线阵地前进到一线壕堑之中,或是架枪,或是架炮,等候南蛮之兵马前来。”

    “南蛮精于铳刺结阵搏战,我大清兵马虽然长于刀枪利斧弓箭,可是,与之肉搏往往却是吃亏得紧。为了化解南蛮的结阵搏战之术,曹觉罗向英亲王主子请示,在阵前挖掘了无数曲里拐弯的壕堑,宽不过一人有余,每隔数步便有一处转折,令南蛮无法结队而战。这样一来,便不得不与我大清兵马单打独斗了!”

    “可是,那一日,南蛮的炮火异常的犀利!几轮炮火之后,炮声渐渐稀疏下来,大家原本以为这南蛮三板斧的第一斧子就此过去了。正要集结兵马,准备顺着壕沟往一线阵地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南蛮的炮火突然回头!打得大家措不及防!这些南蛮子的炮手,当真是邪门得很!从我们这边透过战场看他们的炮队阵地都已经是被硝烟所笼罩,无法分辨清楚哪里是炮队,哪里是南蛮的其他部队。可是,南蛮的炮弹却仍然能够从硝烟里飞出来,跟他娘的长了眼睛一样,专门往咱们的集结兵马队伍里砸!狗日的南蛮子,一定是又用了什么新的妖法邪术!”

    “咱们镶白旗满洲的一位大萨满,当时看了从南蛮那边飞过来的炮弹时,就很坚决的认定,这一定是南蛮释了什么妖法!说不定便是将鬼魂附着在炮弹之上,令这些怨鬼充当炮弹的眼睛。不然,炮弹不会像长了眼睛的往咱们的队伍里砸!”

    纳兰这话一出口,顿时吓得于得水、甘应魁、靳应选三人不由得后背一阵凉,隐约觉得脖颈里似乎有一阵阵寒气袭来,似乎是有人在吹气,但是有不敢回头去看。

    (啪!一记耳光打来,打得不厚道的作者东倒西歪的。扶起眼镜定睛一看,却是起点的编辑。“平日里你胡说八道也就算啦!我现在就问你,你这狗屁东西写得到底是玄幻修仙还是历史架空?怎么冤魂厉鬼都出来了?”)

    其实,这哪里是什么妖法邪术,完全是新的技术投入使用后,在清军的文化认知层面无法得到解释而产生的怪论。就像是第一次亚片战争期间,清朝官员认为英军士兵的膝盖不能弯曲,英军的炮火精确射击是采取了某种邪术,而在广州城头上摆满了马桶和妇女用过的姨妈巾,希望借助这些污秽之物来破解邪术一样。可惜的是,在英国佬的炮弹面前,那些破解邪术的法宝被炸得漫天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