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二十四章 一夕三惊(续)
    阿济格确实是败了。八一中文网??w≥w≈w≤.=81.

    起初多铎还不敢相信,大哥英亲王会败得如此之惨,如此之快。直到天亮时分,渐渐的有消息一波一波的前锋哨骑将前方的情形不断带回,他才强迫自己相信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是不是到了该退回辽东的时候了?”多铎脑子里这个念头像魔鬼的咒语一样不停的诱惑着他。退回辽东,靠着这年余来在京畿各处、宣大地区劫掠搜刮来的钱粮绸缎,可以好好的过上几年好日子。在关外静观关内的情形变化。

    但是,理智却又告诉他,不能有这样的念头,如果在兵败的情形下退回关外,只怕第一拨反水的就是那位平西王吴三桂。他会率领大军在清军阵营里大杀四方,然后,拎着他多铎的人头、阿济格的人头去见他的干娘、舅舅和外公。痛哭流涕的向他们请罪。

    “孩儿一时糊涂,误入歧途,今日迷途知返,杀贼自赎。”等等,多铎都能想象得到吴三桂和那些降将们会说些什么。

    “传本大将军军令下去!各营各旗各镇,立刻构筑工事,准备接应英亲王部下北上!”

    多铎倒也称得上临危不乱,当即便传下命令,令各部开始构筑工事,挖掘壕堑,准备以深沟高垒来接应大哥阿济格北上。就算是要撤回京师,也要先打好眼前这一仗,把李华宇的追击兵马击退才可以!

    于是,顺德府知府便又有了一个苦差事。为大军构筑工事提供民夫和木材、石头、草袋子、竹筐等物。

    “没有木头?本王不管!你便是把顺德府内的房屋都拆了,也要把修工事的木头给本王找出来!”

    于是,顺德府境内变成了一个喧嚣吵嚷的大工地。无数的房屋被拆掉,先拆庙宇祠堂,然后是各处民宅,如果不是为了要收拢天下士子之心和照顾山西商人的情绪,只怕文庙和关帝庙也都不能幸免。

    当然,也有在这当中幸免的宅院,那是因为这些宅院的主人们向清军将领们塞钱了。白花花的黄澄澄的金银送到眼前,不管是八旗满洲还是新附军,立刻都变了嘴脸。鞭梢所指便偏了许多,直接奔着那些穷鬼的房屋去了。

    这点,倒是一脉相承。著名的天津宜兴埠大火,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鉴于北仓、灰堆外围据点的孤立,轻易就被解放军摧毁,他为宜兴埠据点之团担心。又以他的基本第一五七师留北平不得归还建制,感到主阵地兵力不够用,以为北站和西营门双方都要受攻,再无能顾到宜兴埠据点,就撤回那个第一五一师派出的加强团,作军的预备部队。他怕原来阵地为解放军所利用,作为进攻北站的根据,令该团撤出时加以破坏。原指的是工事而言,哪知该团长竟然是纵火焚村,给千数家人民造成严重灾难。不过,这个过程中,宜兴埠的房屋也不是全数都烧光了的,也有十几户保存了下来。这些房屋的主人无一例外的给塞钱了。

    中午时分,开始有66续续的兵马惊魂未定的从南面大道上络绎而来,见这里壁垒森严,军伍严整,倒是给这些败兵们吃了一颗定心丸。见到多铎的平南大将军帅旗和织金龙纛在顺德城头上,那些将领军官们不由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豫亲王大军到了,咱们就不用愁了!”

    但是,这些败兵却也不能入城,只能是按照多铎的将令,绕过顺德府城,到城北驻扎,领取军粮草料,整顿兵马,救治伤病。

    到了夕阳西下时分,阿济格的帅旗出现在了顺德城外。

    “十五弟!想不到哥哥还能与你相见!”

    阿济格虽然不知道什么叫执手相看泪眼,但是,从南粤军那密集的炮火和疯狂的进攻下能挣扎出性命来,让他看到多铎时却也是泪眼婆娑了。他誓,如果见到阿巴泰之后,再也不冷嘲热讽这个七哥了。这位七哥当初能够逃出生天着实不容易!

    “大哥,一路上辛苦了!”多铎一面同阿济格寒暄着,一面在阿济格身后的将领行列里寻找,“怎么没看到曹振彦那个奴才?莫非?”多铎的心猛地向下一沉。曹振彦是他和二哥多尔衮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人,也是他们给包夜奴才们树立的一个榜样,难道说曹振彦死于乱军之中了?多铎有些不敢想了。

    “曹振彦这个奴才不错!如果不是他带着那些抬枪兵在后面拼死阻击,殿后,只怕南粤军那些疯狗已经冲杀到了这顺德府了!”

    几杯热喝下去,让阿济格的精神安稳了许多。他顾不得胡须上许多的奶汁,只管拉着多铎的手,打算一股脑的把前方的军情告诉他,但是,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不过,既然刚刚多铎问起了曹振彦,阿济格便从曹振彦这里找到了口子。

    “曹振彦这个奴才,当真是卖力气!也不枉你和老十四两个人对他的一番苦心提拔栽培!头一天晚上如果不是他带着人巡营查夜,只怕不知道有多少南粤军的蛮子悄悄的从前沿的缝隙当中钻进来!还好被他现了!一顿排枪打过去,打得这些南蛮抱头鼠窜!”

    “天亮之后,南蛮大举进攻。这些狗日的南蛮,冒着咱们的炮子箭雨,不惧生死的猛冲过来,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咱们前沿各部一触即溃,几万人潮水也似的一路败退下来。要不是曹振彦这厮,连续在平地上布设了四道大阵,抬枪连环轰打,虎枪兵和刀盾兵在两翼护卫。这样就算是败退下来,也是损失不大,建制不失。这才给抢来了我整顿兵马缓缓后退的时间!”

    “别的奴才将领在南蛮子的炮火和冰雹子一样的震天雷面前只恨得爹妈少生了两条腿,唯独这个奴才,带着本部人马硬生生的将李华宇的追兵拦阻了下来。也当真是对得起你和老十四了!这个奴才真是你们争脸了!”

    “等回到了京城,本王一定在摄政王面前力保,给他争一个贝勒的爵位,不,以他的功劳,一个王爷都挡不住!”

    阿济格有些情绪激动,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听了大哥阿济格天上一脚地上一脚的把前方的战局演变零零碎碎的说了半天,多铎努力的将一个个零散的信息碎片拼接到一处,试图拼出一个完整的轮廓出来。

    他给阿济格面前的大铜碗里倒上满满的一碗热奶茶,“大哥,前线的工事我也看过,都是按照当初在塔山的样式和标准修筑的。深沟高垒,碉堡鹿砦,炮位枪眼、屯兵洞交通壕,无一不完备。往日里我军依托这些壕堑工事,同南蛮反复争夺,互有胜败。如何却在一夜之间便被南蛮攻破?”

    多铎的问话让阿济格一时语塞,前敌到底是如何被南粤军突破,他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接战之后不久,前沿就崩溃了。大队的溃败兵马像潮水一样蜂拥而来,把一道道的壕沟堑壕碉堡都变成了波峰浪谷之中的垃圾,败兵们把工事阵地变成了垃圾,将原有阵地上的守备兵马也冲散了建制,变成了同样的溃败兵马,新的败兵加入,将人潮变得越庞大,人潮席卷着垃圾向下一道工事涌去。

    他将视线投向身后的将领们,那些惊魂初定的将领们却是眼神飘忽,有意无意的躲避着阿济格的视线。阿济格的视线来回扫了几遍,也不曾有人站出来说话,气得这位英亲王有些要了。终于,有人站出来张着胆子说话了。

    “禀平南大将军,定南大将军当时不在前敌,对一线的事情不是很清楚也是有的。奴才倒是有点见解,在这儿和主子禀告一声。”

    阿济格放眼望去,虽然此人一口一个奴才主子的,但却不是旗下人,乃是新附军的而一名副将,叫秦子冕的便是。若是换了别的时候,胆敢乱了身份,阿济格轻则军棍,重则斩。可是,今天却顾不得那么多了。

    “秦子冕,你个狗奴才,本王记得你是在第二道阵地上,你应该是比较清楚的。不妨给平南大将军讲讲你的所见所闻。”

    秦子冕抖擞精神,清了清嗓子,开始给多铎和阿济格以及在场的几十位副将以上、甲喇章京以上的将领们讲述评说当日的战况。

    “其实,那些南蛮的战法也没有什么别的稀奇之处。仍旧是以炮火开路,令那些东蕃兵蛮兵为前锋向我大清兵马猛扑。不过,与往日不同的是,此番的炮火轰击,不但炮火猛烈,射击精准,持续时间长,更为要命的事,所有的炮弹几乎都落到了我大清第一道防线两位总兵阵地的结合部。”

    在炮火准备之后,便是东蕃兵隆重登场了。与以往的战术不同,他们不再与清兵展开逐道战壕的争夺,而是不断的向清军阵地的纵深猛扑。撕开一道道口子后,不停的向阵地纵深突击,不给清军投入预备队在战壕里同他们肉搏的机会和时间。

    “钻隙深入,牛刀子穿心?”多铎听了秦子冕对前敌上南粤军战术的描述,不由得让他后背一阵凉。如果是面对南粤军的炮火,他可以用深沟高垒来应对,面对南粤军的火铳刺刀,他可以用弯曲的壕沟,善于肉搏的精锐来对付,那么,南粤军不再与他进行逐道壕沟逐个阵地的争夺,而是集中炮火突破一点后,以善于肉搏,精于火器的精兵为刀锋,拼命的往他的军阵内部杀来,他又该如何应对?

    集中炮火猛攻一点,以精锐为先锋钻隙直入,这样的战术,其实在我们的历史上并不少见。在193o年的中原大战,以蒋介石为的中央军,面对着冯玉祥西北军的深沟高垒,和装备着手榴弹、花机关,善于以大刀片开展肉搏战的士兵,除了以高官和金钱收买西北军将领之外,在战场上便采取以炮火猛攻一点,不再与西北军展开阵地战、肉搏战,那样的话太吃亏,黄埔系军队和其他中央军部队在这些方面同西北军比都没有优势。他们采取了钻隙深入战术,按照蒋校长的话,部队像一把把锥子一样,拼命的钻进去。很快,陈诚、上官云相等人便在郑州会师,冯玉祥宣布下野读书去了。

    类似的战术,1948年的中秋节被许和尚在济南用在了蒋校长的好学生王耀武身上。

    面对着济南城的坚固防御体系,许和尚放弃了正常的逐层推进,先占据外城,然后攻击内城的传统战术,而是采取牛刀子战术,集中兵力和火力,东西并举,数把尖刀冲开血路,向守军的心脏凶狠地剜下去。许世友给攻城各部队提出的要求是:不能摆困难,不能找借口,各自解决自己当面的问题,任何时候都不能停止攻击!

    先夺取济南外围的茂岭山和砚池山,跟着夺取商埠区,将解放军的炮火直接推进到了济南的城墙下。

    济南老城分内外两城,内城套在外城里,无论内城还是外城都有高大坚固的城墙。王耀武认为,攻击商埠的作战已使共军遭受严重伤亡,至少需要三至四天的准备和恢复才可能再次动攻击。

    华东野战军攻城部队确实极度疲劳,减员来不及补充,伤员还没有全被抬下去,弹药和其他攻城作战器材也消耗严重。按照一般的作战规律,虽然不至于需要休整多日,但两天还是需要的。按照王耀武和杜聿明的设计,就是要依托济南坚固的城墙工事,吸引华东野战军于坚城之下,给予大量杀伤后,外围的国民党部队同济南城的部队里应外合,来一个中心开花,全歼或者是重创华东野战军于济南城下。

    (嗯?中心开花?这个词怎么这么熟悉呢?好像当初孟良崮上的张帅哥就是死在了这四个字下面。)

    可是,七十四军的家人王耀武没想到的事,他遇到了一个不按照套路打仗的许和尚。

    许世友命令:持续攻击!即刻攻击!决不给王耀武喘息的时间!

    在许世友的牛刀子战术面前,济南城那两道由大石块和大方砖砌成,墙高8米、厚1o米的城墙,以城门楼为火力支撑点,城墙顶部设有母堡和子堡,城墙中部设有三层火力射点,城墙内外均设有铁丝网的防御体系变成了纸老虎。

    牛刀子战术的结果,给济南城增加了“英雄山”和“解放阁”两处地名,在解放军的序列里多了“济南第一团”、“济南第二团”两个英雄团队。

    这样的战术,号称是具有黄埔精神的精锐嫡系都受不了,扛不住。被南粤军提前了三四百年用在了带有浓厚封建部族军队色彩的清军头上,阿济格不败才怪!

    秦子冕却不管着多铎脸上的神情变化不定,只管着自己将前敌生的事娓娓道来。

    “当真不知道蛮子哪里来的那么大劲头,东蕃兵冲破一道阵地,后面的南蛮兵和明军就扑过来接收,然后向两翼扩张,把咱们的兵挤出去,在大平原上像撵兔子赶牲口一样的撵下来。”

    “往常那些明军,打仗的时候缩手缩脚畏畏尾的。这次也像是吃了壮阳a药和大力丸一样,疯了似的往上冲,根本不顾忌人马的伤亡和是不是疲劳!”

    秦子冕作为一个降了清军的前明军将领,自然不知道为何自己的那些前同僚们如此卖力。原因也很简单。

    “大人从登莱调了一万屯田兵来!作为此战的补充!哪个部队打得好,伤亡再大也不要怕!大人都给你补充!还有一条,哪个部队打得好,原先的番号就可以去掉了,什么这个镇哪个镇的额,都不要了!就地改编成警备旅,所有的军饷兵员装备待遇,一律按照大人的本部兵马来!”

    范晓增在明军各镇各营的总兵副将参将游击面前打点起参谋长的官威,昂然自得的把李华宇的安排向这些杂牌部队将领们说明后,这些将领们的眼睛里立刻冒出了狼一样的绿光。

    这种眼神,范晓增当初在塔山时从那些辽东关宁军将领的眼睛里看到过。这种眼神,多铎也在归降了清军,得知自己只要卖力气为大清皇帝打仗就可以领到足额军饷并且可以编入八旗的明军降将眼睛里看到过。

    何况,不仅仅是兵员和军饷,从此成为大人的本部人马,甲杖器械服装粮草自然不在话下,便是升官财也是简单得很!

    这就是这些归属李华宇指挥的明军将领为什么如此拼命的原因。

    多铎听完了秦子冕讲了前敌关于南粤军的种种,半晌没有说出话来。倒是秦子冕颇为有眼力见儿:“大将军,奴才讲完了,您看还有什么吩咐?”

    “嗯,很好!你这奴才是归哪个旗下的?”

    多铎这才想起问秦子冕的出身来历,打算奖赏他一下。旁边却有人带着点嫉妒恨的情绪:“禀主子,秦大人是汉人,不是咱们旗人。”说话的却是一个八旗蒙古的梅勒章京。

    “不在旗?那本王就收你入本王的镶白旗满洲。你手下的兵马,也编入本王旗下!”多铎眼睛眨也不眨一下的,便赏了这秦子冕一个天大的恩典。

    秦子冕便在同僚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里,从一个后娘养的降将,摇身一变成了平南大将军旗下的奴才。顿时有着几分如在云端的感觉。

    要知道,直到道光年间,旗汉之间的界限还是十分严格。旗人的种种特权让许多的汉官羡慕的垂涎三尺。也正是因为这些特权,让八旗亲贵们更加的重视旗人与汉人之间的界限。“奴才”二字,在清朝,不但不是贬义词,相反的额,却是一种身份和政治地位的象征。如果一个汉官乱用“奴才”这个称谓的话,后果是很严重的。乾隆年间这么玩最轻都是被下旨斥责,搞不好会丢官的。

    秦子冕今天也就是运气好,多铎因为前线兵败,顾及不到他这个称呼上的错,所以才让他捡了一个大便宜。

    不过,天上没有白白掉下来的馅饼。

    “大哥,你这几天辛苦了。不过,曹振彦那边眼下生死不明,咱们不能不救他。不然的话,会让下面人寒心的。我看,不如便让秦子冕这个奴才带人上去接应他一下,让他撤下来才好。”

    多铎轻飘飘的几句话,让秦子冕差点没有拉了一裤子!娘的!老子好不容易才逃下来,你让老子又去前面送死?去接应你们那个奴才曹振彦?

    有心不去,但是又没有那个胆子。正在犹豫间,突然有人急匆匆的闯进来:“禀豫亲王主子、英亲王主子!曹觉罗回来了!”

    这个消息顿时让大堂上的气氛变得异常的紧张诡异起来了。曹振彦作为清军的殿后,后卫部队,他回来了,这说明什么?最有可能的一个情况就是,他的部队被南粤军打败了,他也只能只身逃回来了!

    多铎被这个消息弄得眼前一个劲的直冒金星,耳中一阵嗡嗡作响,不用手摸他已经感觉到了脑门上青筋凸起。脑海之中那个魔鬼般充满诱惑的念头又不断的冒了出来,“回京师吧!回辽东吧!中原不是我们该呆的地方!”但是他却顾不得这么多了,他强自镇定的挥挥手,“请曹觉罗进来!”

    曹振彦的归来却不是兵败和他本部全军覆没。他脸上的气色甚至比阿济格还好些,丝毫没有兵败逃回的颓败情绪,相反的,倒是有几分兴致勃勃精神十足的样子。但是,他带来了一个比兵败更加令人惊愕的消息。

    “主子,南蛮不知为何,停止了追击我军的动作,不但全线停止追击,而且,似乎有后撤之迹象!”曹振彦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喜滋滋的向多铎禀告这最新的战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