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 今时不同往日 小人嘴脸
    枪杆上的红缨一时去不掉,于是在枪杆上缠上了一道黑纱;兵丁和军官们的肩膀上,也是挂上了一块白布。八??一中文网w≈ww.81.南粤军上下,全军为大少帅丧戴孝。黎慕华闻听噩耗之后,更是哭得死去活来。

    如果不是李守汉的一句:“华宇没了,华宇的弟弟和儿子还在。”只怕黎慕华还要继续哭上几天几夜。听到了老爷这么说,黎慕华也只能是止住了悲声,开始为儿子操持后事,照顾李华宇的儿子。

    有道是有钱好办事,南粤军手中有钱有粮,又有弘光皇帝的旨意,李华宇的丧事自然不用多加赘述,肯定是无比风光。

    自家的事情好说。可是,南粤军同朝廷、同江南各部明军的关系,却变得微妙起来了。

    在南粤军的兵丁和中下级军官们看来,大少帅的阵亡,和江北不停传来的坏消息,都是那些朝廷恩养了多年的官员士绅、没良心的读书人一手造成的。还有,大少帅夫人和咱们在山东的那些兄弟,之所以步步后退,也是因为那些无耻官军,平日里吃着咱们的粮饷,拿着咱们的刀枪,穿着咱们的甲胄,关节时候上却又纷纷北面降敌,调转枪口来同咱们作对。

    有这样的看法和情绪,种种势头开始在南粤军内部当中滋生。

    “把江南江北各部官军全数缴械,打散了建制补充到各镇、各警备旅当中充当辅兵杂役!”这是一种,主张把明军全部解决掉。

    “照我说,把那些满口仁义道德净干些没廉耻的事儿,不懂得忠孝的读书人和官儿都杀了,全换成咱们南中的人,这样主公办事就省心多了!也没有人敢和他捣乱了!”这是另一种,主张清洗江南官场和读书人。

    “费那个话呢!要我说,咱们就等着哪天主公来的时候,全军一起,一拥而上,把主公护送着进南京皇宫,让主公名正言顺的坐到龙椅上,领着咱们打鞑子,给大少帅报仇,平定天下!到时候咱们也都是开国有功之臣!”这是李沛霆一系的忠实追随者,一心要做新朝廷的开国功臣。

    “嗨!照我说,咱就不该趟中原的这趟浑水!咱们把赣南、湖广偏沅、福建几个口子守住了,安安稳稳的在南中过咱们的日子,不比什么都强?!”这是以李大公子为代表的南中本土派的意见。

    但是,不管是哪一派的意见,有两个事是他们所有人都不能回避的。第一,不管是什么战略,是李守汉黄袍加身,还是大肆清洗江南官场,或是全军进行战略收缩,都是要李守汉拍板定案的事,没有他点头允准,一兵一卒,一条船一匹马,一粒米一个铜板都不能动。第二个事,就是李华宇的仇,大少帅死了,江北又是大少夫人领着廖冬至、范晓增等人苦苦支撑。应对着清军的步步紧逼和遍地的叛军和附逆贼子。这件事不处理好了,大家怎么回南中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好日子?

    南粤军上下人等都在等候着主公的态度。

    在焦急和愤懑的情绪之中等待,本来就容易情绪偏激,再加上每天在城内外各处往来巡哨,难免会看到那些趾高气扬的官员士绅。看着这些一无是处的家伙们骑马坐轿的在自己眼前招摇过市,这些头脑想法都很简单的士兵和基层军官们肯定是内心不舒服。既然我心里不舒服,那么,你从我眼前过的时候,少不得要给你找点麻烦。

    于是乎,南粤军和官绅学子们的各种冲突也是日渐增加。各种指责、告状、哭诉自己委屈的文书、题本、奏疏,雪片一样飞到了弘光皇帝朱由崧和辅大学士马士英的案头。

    对此,朱由崧和马士英都是一个态度,不准!态度好一点的是留中不,差一点的就是驳回、申斥。理由也是很简单,江北山东一带初逢大变,梁国公已经是五内如焚,尔等还要用此等鸡毛蒜皮的事去麻烦他不成?

    这话说的倒也是实情。可是,正是像主席说过的,“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有人对主席的这个态度一直予以曲解、歪曲,但是,你要看当时的环境和形势,别的不说了,看看这个文章的出处吧!《和中央社、扫荡报、新民报三记者的谈话》(一九三九年九月十六日),《选集》第二卷第五八零页。主席这话是对中央社等国民政府官方媒体说的,当时又正值国共合作抗日期间,这敌人所指的是谁,自然不言而喻了),别人要的就是你的不高兴、不舒服。你的不高兴,恰好正是我等的欢庆之时。

    侯方域就是这个群体之中最欢快的一员。

    他脚步轻快的从马车上跳下来。要是在往常,他肯定是先把马车停得远远的,让随身仆人往媚香楼方向窥探一番,看看李守汉的卫队是否在媚香楼左近。谁都知道,媚香楼的老板娘李贞丽实际上就是梁国公的外宅。他老人家时不时的会来探访一下这位美而有侠气的老板娘。坊间那些心理比较阴暗的八卦者们,甚至在私下里悄悄流传着,梁国公已经将李贞丽与李香君这对美人母女尽数收入房中,纳为私宠。这个传说,虽然有些荒诞,但是却也是有根有据。别忘了,咱们的梁国公可是曾经干过夺人妻女的勾当,也算是有前科的。

    对于这个流言,侯方域自然是心知不是那么回事。可是,作为一个男人,心里总是有点酸溜溜的。所以,他会时不常的到媚香楼来看看李香君,唯恐自己的这枚香扇坠儿变成了李守汉口中的美食。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

    在整个南京城中,白幡如雪,灵棚遍地的时候,侯方域却是一身光鲜,打扮的颇为齐整。令周围走过的五城兵马司和金陵府的兵丁衙役们不由得为之侧目。这厮,虽然看上去就是官宦人家子弟,但是,在圣旨明言禁止娱乐,哀悼数日的情形下,他却是如此招摇过市,来到这秦淮河边,明摆着是来生事的!这些衙役兵丁都是多年的滑头鬼油子,深知什么人能随意践踏,什么人不能招惹,什么人必须敬而远之。但是,对于这位侯公子,他们却乐于见到他如此招摇得往媚香楼去,让他碰一鼻子灰,好好的吃上一顿拳头脚尖,却也是件喜闻乐见的事。

    侯公子却不管不顾,只管从马车上跳下来,也不要仆人搀扶,只顾在众人瞩目之下,很享受的向着媚香楼的大门脚步轻盈的走去。

    在媚香楼外担任义务门岗的几个青衣短打汉子,见侯方域昂挺胸的走过来,登时将警惕性提高到了最高等级。上面早就有话给这些漕帮帮众,“这媚香楼里就算是进去一个耗子都得是母的!除了国公爷和他老人家的护卫之外,但凡是进去一个不三不四的货色,你们就给老子当心点!”

    盐漕两帮上下谁都知道,咱们的米饭班主是谁?衣食父母是谁?这些江湖汉子虽然不会把什么“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之类的话挂在嘴边上。可是,他们却很清楚,“国公爷给咱饭吃,给咱铜钿用,就好比是咱们的父亲。这媚香楼里的李姑娘就好像是咱们的娘!有人过来在你老娘面前不三不四的,怎么办?打就是了!”

    但是,当几个漕帮汉子脸上狞笑着朝着这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围拢过去,准备用拳头短棍对他进行一番触及灵魂的教育时,背后的楼上传来了一声亚赛出谷黄莺般的欢叫声。

    却是李香君在楼上看到了侯方域的到来,娇羞满面的朝着自己的情郎招手打招呼。

    “怎么,挡住本公子的去路,却是为何?”见李香君朝自己打了招呼之后迅疾消失,侯方域知道她一定是吩咐身边伺候的丫鬟婆子去迎接自己去了,顿时心中笃定了不少,虽然心中仍旧有些忐忑,但是,面上却安静了不少。

    “此地,此地,闲杂人等不等出入!”一名青衣汉子稍微停顿了一下。

    “胡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本公子身为大明读书人,有功名在身,四海之内,便是皇宫锦苑,只要本公子来日科甲及第,一样去得!这里又如何去不得!闪开!”侯方域眼睛已经看到了李香君的随身侍女出现在了楼门口,便是越的有了倚仗,挥动着手中用来装13的折扇,在挡住了他去路的两名青衣汉子肩头敲打着。

    换做往日,便是杀了他,侯方域也未必有这个胆子敢在媚香楼门前如此放肆。虽然说起来他也算是李守汉的便宜女婿,可是,谁让这位梁国公在女人方面的名声堪比魏武帝?好歹魏武帝也只是“汝妻子吾养之”,这位梁国公可是把别人的老婆和女儿都变成了自己的二位姨太太的!

    而且,如今,江北、山东等处,南粤军的兵马在丢失了山东省城济南、曲阜、邹县、兖州、德州等处之后,在腹背受敌的情形之下,更是左支右绌,步步后退。山东大部已经尽数变成了清军的天下。中原各部明军,更是在洪经略额的招抚引诱之下,纷纷表现出了不稳的情形。

    有鉴于此,忧国忧民的东林诸君子们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于是,以诗酒为体,时政为实的诸多时事会便在南京各处府邸、书院、寺庙当中纷纷出笼。

    侯公子今天来,就是要接李香君前往钱大人和几位下江才子一道联袂起的诗酒之会的。

    李香君的贴身侍女唯墨迈着小碎步一路轻盈的跑到大门口的时候,几个青衣汉子已经将侯方域和他的书童围在了当中,准备很好的教训一下这个狂妄的小白脸。

    他们不管你是什么功名在身的读书人,在这些人看来,只要上头交待的话,咱们就只管去执行,天塌下来有上头挺着。

    “几位大哥,不要误会!这位公子是,”唯墨一时情急,却不好说侯方域和李香君之间的关系。说是相好?还是说情郎?抑或说他是李香君的恩客?似乎都有些不太妥当。

    为的漕帮帮众却认得唯墨,“墨姑娘,你说这个狂徒是李姑娘的什么人?”

    “他是姑娘的诗文之友。约好了来同姑娘诗书唱和的。”唯墨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较体面的名头和理由。

    李贞丽今天却是恰好不在家中,接了傲蕾一兰的书信,到大将军府去劝慰李守汉去了。如果她今天在家中,唯墨的下场就是只有一个,被狠狠的打一顿,然后撵出去。任凭她在这乱世之中自生自灭。因为李贞丽之前早就交待过下面的仆人,任何人不得给小姐传递书信,更不能让侯方域这厮踏进媚香楼半步!

    而唯墨这些奴才们,更是欺负在门前的这些漕帮帮众是新来的,不认识侯方域,不知道他和李家之间的那段恩怨往事。所以才敢放心大胆的编瞎话!

    如果侯方域是个识相的,便顺水推舟,就坡下驴,同这几个守卫打个哈哈,掏出点钱来打赏一下,便可以昂挺胸而入。可是,侯大公子是什么人?那是多年来名彻天下,到处为人逢迎的人。也就是装逼已经成了他的一种习惯。此时见那几名漕帮帮众萌生怯意,此时不装逼,更待何时装?

    “好叫尔等得知,本公子姓侯名方域,表字朝宗。河南归德府人士!本公子家中自祖父以来便是东林一脉。如今在江南,更是与冒辟疆、陈贞慧、方以智等江南诸才子相知甚深。与此间的香君姑娘更是两情相悦,早订鸳盟。若是有人向尔等问起,便告知他,香君姑娘被侯某,请去参加我复社众人的诗酒雅集去了!”

    呵斥完几个漕帮帮众,侯公子将袍袖一甩,端的是玉树临风潇洒至极。加之旁边的几个漕帮帮众在他这一大通大帽子丢下来,有些唯唯诺诺不知所措的映照对比之下,更是显得咱们的侯大公子如宝似玉人中龙凤。

    侯方域却也更是得意,在几个漕帮帮众的惊愕眼神之中,他找到了失去多时的自信和骄傲,仿佛又回到了父亲是督师大人,父亲的旧部是平贼将军左良玉,到处为人所敬仰、逢迎,手中有大把钱财可供挥霍的时候。

    他站在媚香楼门前,很是得意的享受着众人的眼神,再度将湘妃竹的折扇展开,缓缓的在腰腹之间扇动了两下。“唯墨姑娘,请回去帮助香君梳妆,更衣。学生也好迎请香君姑娘前往雅集,饮酒赋诗赏花。”

    看唯墨转身进了媚香楼,侯方域又换了一副面孔。

    他要把见到横的张不开嘴,见到怂的迈不开腿的特长挥到极限!如今眼前这几个刚刚从外地码头调进南京城的漕帮帮众,便是他最好的欺凌对象!借着李香君在楼上更衣梳妆之际,咱们的侯大公子、侯大才子要好好的申斥一番这群狐假虎威、为虎作伥的草民、江湖游民。

    “尔等在这金陵城之中,天子脚下,如此擅作威褔,不要说,也是倚仗着背后有人撑腰,才敢在天子脚下,文人荟萃之地如此胆大妄为。行此不法之事!”

    “尔等不要说自己是冤枉的。本公子在南京多时,这里的门道比尔等清楚得很!若是没有朝中权贵为尔等在背后做靠山,尔等又怎么敢在这里造次!怎么敢在这读书人众多的地方如此任意放肆!”

    “本公子今日有些闲暇,便借尔等之口将本公子的一番良苦用心,逆耳忠言告诫与你们背后的靠山。”侯方域自己觉得,这番街头怒斥恶仆,警示权奸的戏码已经演得差不多了,紧要的东西要早些出来了。

    “尔等早早回去,告诉尔等背后的那位朝中高官权贵,让他早日改弦更张礼贤下士遵从教化。以免得到了那一日身死国灭,后悔晚矣!”

    “如今,清军席卷山东、河南诸多州府,中原之地眼见得便是不保!自古以来,得中原者得天下,故而有中原逐鹿之说。此等国家大事,谅尔等也是不懂的!不过倒也是无妨!尔等只管回去告诉他,如今江北之战局,便是他昨日之恶音,方才有此之恶果。正是因为不遵从圣人教化不礼贤下士,所以才有丧子之祸,所以才有山东、河南等处丧师失地之败!”

    “你们回去,将本公子的话转告他,望他为了大明江山社稷,能够悬崖勒马。早日幡然悔悟,改弦易张礼贤下士遵从圣人教化,那么三代之治就在眼前!倘若仍旧是执迷不悟,到了那一日,不要说大明的列祖列宗不能饶过他,江南的千万生灵百姓不能饶过他,读书人的如椽大笔,也会在青史上为他留下斑斑骂名!”

    见楼上人影闪动,侯方域知道,李香君已经梳妆已毕,可以随他前往那诗酒雅集了。

    “你同他们说些什么?”在马车上,李香君眨着一双美目,问自己的情郎。

    “没事,跟他们讲些圣人大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