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币穷匕现(下)
    西风烈。

    吹得江面上的大小船只风帆鼓起。

    南京城外,五马渡口附近的江面上,数艘大船,鼓起风帆,逆着西风向长江上游而去。江畔,数十名前来送行的人望着在风中艰难前行吃水颇深的这些船只,不由得五内之中,有感而发。

    “朝宗本为浊世佳公子,平素以诗酒风流自命。不想在此世道颠覆,圣人之道即将倾覆之际,毅然绝然投袂而起,足见吾道不孤!”

    “正是!圣人布道千年,国朝养士二百余年,此时正是用人之际。但凡有心肝者,又如何能够忍看圣人恸哭于九泉而坐视不管?”

    “仲达欺孤与操同,岂能长世抚提封。瑶图章间换君知否,班特浮江自化龙。”有人吟哦起宋代曾极的《五马渡》。五马渡位于幕府山北麓,幕府山自古以来就享有江山共景、六朝祥土之美誉,明清时代的金陵四十八景中,仅幕府山周边就占了六景(幕府登高、达摩古洞、永济江流、化龙丽地、嘉善闻经、燕矶夕照),其中的“化龙丽地”,指的就是“五马浮渡化为龙”之处。西晋永嘉元年,也就是公元307年,司马氏的五个王,在上元门到燕子矶这一带渡过长江,据称是琅琊王、彭城王、西阳王、汝南王、南顿王这五位王。后来有个歌谣,叫“五马浮渡化为龙”。在十年后,公元317年,琅琊王司马睿称帝,建立东晋。所以,后来这里被称为“五马渡”。

    曾极这首《五马渡》诗中之意,此时此景,倒是十分相配。

    鸡鸣寺之会,复社和江南集团募集了数百万两银子,数十万石粮草,交给侯方域溯江而上,请左良玉自九江出动大军,到南京规劝梁国公李守汉与马士英马首辅暂且停止这病商害民的兑换银钱,改发新钱的举动。

    船舱之中的侯方域,脑海中也在分析此行的利害成败。他随身携带的拜盒之中,除了江南名流士绅的拜帖之外,更有一份数百人联名的求援信,额,万民书?当然,比起这些厚厚的书信之外,更有说服力,更加能够让左良玉看了之后义愤填膺,热血沸腾的,当属那叠厚厚的银票和粮票。以及船舱之中随行携带的各色珍宝礼物。当然,在底仓之中,少不得要携带些火药刀枪之类的,作为压舱之物。

    可笑的是,复社和江南众人,一面要搬请左良玉来对付李守汉和马士英的新政,可是,他们筹集的军饷,却是一张张由隆盛行开出的面值为五百一千银元不等的票据!

    (呵呵,你一方面要反对别人的金融政策,为了保证自己的财产,甚至不惜集资来找雇佣兵来。别拍砖,左良玉这种军队,说他是雇佣兵都是抬举他了。好歹雇佣兵收了雇主的钱,一定会把事情办好。可是左良玉这种军队,收了钱粮也未必能够办得成。相反的,会把雇主祸害得差不多。但是,你拿的钱,或者是银票,却是别人开出来的。这种仗,有得打赢的可能吗?再者说,你一边说别人的金融政策病商害民,一边却又拿着别人的支付工具,因为他方便快捷,信誉度好。这不就是和那种小区里不能有基站,因为基站有辐射,但是手机和信号网络要满格,要网速快得和闪电一样嘛!)

    除了这些名流士绅的书信、筹措的军饷之外,同侯方域一道西进九江“效申包胥秦庭之哭”的,还有十几位江南士绅的代表。大家已经商议好,如果左良玉不肯出兵到江南拯救百万生灵的话,他们就在他的行辕大堂上一起放声大哭。准备用这些无赖手段,逼迫这位宁南侯出动传说之中的数十万貔貅大军。

    不过,同在船舱里高谈阔论的江南士绅代表们不同,侯方域到底是有一个当过督师的老子,对于军中态势要比他们清楚得多。“只怕我那位世叔早就盼着我们去求他发九江之兵到江南呢!”侯方域冷笑一声,将手中的书信折起,放到火盆上任凭火焰将那几张纸变成灰烬。

    船舱板壁上,挂着一幅地图,吸引了侯方域的目光。

    他用别人难以察觉的神情紧张的在地图上搜索着襄樊、洛阳、德安、荆州、承天、汉江、小孤山、开封、杞县、商丘等河南、湖广地方上的一个个地名。商丘家乡留守的家人写来的书信,里面明白告诉他,李自成大军已经开始缓缓南下,向西集结。不但脱离了与南粤军的接触,更是拉开了同清军至少两三天的路程。

    “闯贼这是要退回豫西山区的老巢,背靠湖广的襄阳、武昌等处,倚仗山形地势,背靠着湖广的鱼米之乡负隅顽抗了!”

    侯方域知道,自从撤出了北京之后,李自成便派遣麾下有名的悍将罗虎率领震山营一众悍贼精锐,往德安四府而来,将这块汉江流域的鱼米之乡钱粮重地牢牢的控制在手。并且,罗虎还隔着长江对九江地面的左良玉虎视眈眈。

    “我那位世叔,北面有罗虎这个曾经打得他望风而逃的悍贼在,东面又有南贼的小孤山水师大营,南面更是南贼的赣南之地。一日三惊都不足以说出他内心的惊恐忧惧。只怕,他比任何人都想有一个可以堂而皇之从九江危城脱困的理由!”

    侯方域在心中发出一阵阵冷笑。

    作为候恂侯大督师的大公子,他自然对父亲的文章奏疏了如指掌。

    “寇患积十五年而始大,非可一朝图也。由秦入豫,一败汪乔年,再败傅宗龙,而天下之强兵劲马皆为贼有矣。贼骑数万为一队,飘忽若风雨,过无坚城,因资于兵。官军但尾其后问所向而已,卒或及之,马隤士饥。甚且以赐剑之灵,不能使闭城之县令出门一见,运一束刍,馈一斛米。此其所以往往挫衄也。今贼氛告迫,全豫已陷其七八,藩王告救,望若云霓。然自他日言之,中原为天下腹心;自今日言之,乃糜破之区耳。自藩王言之,维城固重;自天下安危大计言之,则维城当不急于社稷。臣为诸道统帅,身任平贼,岂可言舍汴不援?但臣所统七镇,合之不过数万之卒,而四镇尚未到也。冯河而前,无论轻身非长子之义,亦使群贼望之测其虚实,玩易朝廷矣。……故为今计,苟有确见,莫若以河南委之。令保定抚臣杨进、山东抚臣王永吉北护河;凤阳抚臣马士英、淮徐抚臣史可法南遏贼冲;而以秦督孙传庭塞潼关;臣率左良玉固荆襄。凡此所以断其奔逸之路也。臣乡自贼中来者皆言百万,今且以人五十万、马十万计,人日食一升,马日食三升,则是所至之处日得八千钟粟也。中原赤地千里,望绝人烟,自兹以往,安所致此哉。目今兵强无过良玉。良玉为臣旧部,每对臣使涕泣,有报效之心。三过臣里,皆向臣父叩头,不敢扰及草木。私恩如此,岂肯负国?但从前督、抚驾驭乖方,兼之兵多食寡,调遣为难。”

    号称百万的流贼要吃粮,要喂马。同样的,左良玉的平贼镇,这段时间,到处强拉壮丁,裹挟良民,溃散于湖广、赣北赣西各地的小股明军、被农民军赶出老巢的地方团练,各处的山匪、杆子、马贼,更是如蚁附膻一般纷纷投到左大帅的麾下。短短年余间,平贼镇又扩充到了号称数十万兵马的地步!

    如此庞大的一支军队,人吃马嚼,军中的各种开销,将领们为了维持自己花天酒地的奢侈腐化生活,自然要大肆搜刮。可是,区区的九江府,又有多少油水可供这些人挥霍?

    “左昆山,你家公子爷不但给你送来了钱粮,更是给你送来了一枚摆脱困境的钥匙!”侯方域在心中冷笑着。

    作为对左良玉有着提携知遇之恩的候恂长子,侯方域在内心之中,自然视左良玉这个陪酒军汉出身的宁南侯如佣仆厮养一般,尽管说左良玉眼下是他们的救命稻草,但是,在他心目中,左良玉还是个身份低微的奴仆!

    可是,即使是左良玉这几十万人马沿江东下,又能给局面带来什么影响和变数呢?整个的战略态势,还是会在伍兴的《平清策》分析规划之内!他的行动,不过是整个交响乐当中的一个小小变奏曲罢了!

    就在李守汉看到伍兴的平清策的同时,鹿玛红也同样收到伍兴快马送来的一份。她看过之后,命人抄录了一份送给参谋处,让参谋处的人仔细研究。

    她自己,则又看了一遍,不过看着看着,她感觉有些困倦了,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不过也难怪,这些日子,她承受着失去丈夫的痛苦和战局剧变的压力,这些事情纵然是身经百战的李守汉都吐血,何况她一个东番部族出身的少妇?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听见有人唤她起来,等她朦朦胧胧的睁开眼,原来是身边的女兵叫她起床,因为参谋处已经拟定好了作战计划,请她去审阅。

    拖着疲惫的身躯,鹿玛红强打精神来到了参谋处的办公房间。鹿玛红所在的是一座地方豪绅的宅院,被南粤军征用。将五间花厅打通,经过简单的改造,就成了参谋处的办公地。

    屋里陈设很简单,中间一个大沙盘,墙壁上悬挂着地图,沙盘周围一圈桌椅。见鹿玛红到了,范晓增和全体参谋处成员起立向鹿玛红行礼。

    鹿玛红微笑着跟众人寒暄了一下,一番客套之后,范晓增才说:“李夫人,昨日您送来的平清策,对我们帮助很大。通过这篇文章,参谋处基本统一了意见,那就是我们要做两手准备,既要准备短期内争取胜利,也要做好持久战的打算。因此,参谋处初步决定,由李夫人您,带领骠骑兵,左武威的炮兵队,东番步兵团去沂蒙山与伍兴镇抚使会合,迎接廖冬至大人的部队北上。我们参谋处的成员,带领剩下的部队去登州和许元嵩旅长会合。只要登州等处田庄、海口在我们手中,山东迟早还是我南粤军掌中之物!不知道夫人您意下如何?”

    鹿玛红却摇了摇头说:“范参谋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去沂蒙山的路线只有少量作乱的官绅乱民,相对安全,就算是我只带着少量护卫,也可以轻松抵达。反而是去登州,后面有曹振彦的人马穷追不舍,前面有章陵虎和吴奉先的叛贼精锐拦截。并且登州音信断绝,一旦登州已经失陷,没有精兵,何以杀出重围?所以范参谋去登州我不反对,但是,左武威的炮兵队和东番步兵团由你带走。我有图哈鄂奎护卫,足以带着物资和剩下的人员安全抵达临沂。”

    范小增见鹿玛红不同意,也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夫人,说实话吧,现在山东局面纷乱,反水叛贼蜂起,州县纷纷附逆。参谋处对于速胜实在没有把握,因此,让更多的人去沂蒙山长期坚持,才是万全之策。至于登莱,多一些人,少一些人区别不算很大,反正只要是守住登州,无非征召各处田庄之中的屯田兵,守住登州、威海卫等处要点,把握住海口,等侯海上来的援军而已。就算我们一个人不去,许元嵩许旅长同样也可以完成任务。因此,我才希望夫人带着更多的人马去沂蒙山。”

    见范晓增表明了立场,鹿玛红也亮出了自己的观点:“范参谋,我也实话说了,我夫君的仇,我能早报一天,我就不会晚报一天。虽然速胜难,但是我们不能因为难就不去争取。打仗我帮不上多少忙,让我去沂蒙山我没意见。但是,去登州准备重整旗鼓再战的方针,我不会放弃。如果范参谋不认同,那可以在这里解除我的指挥权。”

    话说到这份上,范晓增只能无奈的点点头,这不是他第一次妥协,相信也不是最后一次。他还能说什么呢?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李华宇鹿玛红这对夫妻,丈夫妻子都是一路货色,虽然一个是自大不凡,一个是固执己见,但是归根到底,就是不听劝。

    范晓增只是一个参谋,他只能根据他们夫妻的要求制定作战计划,而不是由他决策。最终,范晓增又跟参谋处的人商量了一番,决定执行鹿玛红的命令,让图哈护卫鹿玛红和杂牌部队去临沂,不过范晓增坚持把全军多数物资让鹿玛红带走。理由是除了作战需要,还需要一些物资去收买民心。对于这点,鹿玛红倒是没有再坚持,于是作战计划确定,范晓增接手了东番步兵团炮兵团等精锐部队的指挥权,目标:登州!

    但是,又一个问题摆在了范晓增面前,今时不同往日,去登州的路不再是坦途,而是有章陵虎和吴奉先的精锐部队把守,想要突破需要时间。这个时间,需要一支英勇顽强的部队去争取。可是,谁都知道这事九死一生,无论派谁去,都让参谋处很为难。不是怕谁会抗命,而是现在手头的部队都是百战精锐,折损了谁都心疼。

    最终范晓增决定召开指挥员扩大会议,会上指挥员进行了激烈的争执,谁也不想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让别人认为自己贪生怕死。不过最终,范晓增还是决定把这个任务交给台湾步兵一团,因为这支部队战功卓越,英勇顽强,最关键的是,有丰富的跟曹振彦作战的经验,并且数次击败过曹振彦,清军对其及其忌惮。

    范晓增点将过后,宣布其他部队要抽调人马对台湾第一步兵团进行补充,武器火药也要尽量做到充足。台湾步兵团领命后立刻去准备,几天后,范小增又视察了一下台湾步兵团的防线。只见短短的几天,壕沟胸墙拒马就已经初具规模,各种火炮有序分布,火铳兵也在抓紧时间训练。范晓增每到一地,士兵们都会肃立敬礼,就宛如接下来进行的只是普通的演习。范晓增巡视了一番,满意的准备离开,就在他准备告辞离去的时候,却突然听见阵地上传来了阵阵歌声。

    “你可知福摩萨,不是我真姓。我离开你太久了,母亲。可是他们掠去的是我的肉体,我依然保管我华夏的灵魂。千百年阻隔割不断血脉相连,我们是诸葛的后裔宛陵侯远方的子孙。母亲啊,母亲,我已回来,母亲,母亲。”

    这首歌,从东蕃兵时代就一直在传唱,算是台湾步兵团的团歌,也是和白布包头,刺刀突击一样,算得上是台湾步兵的标志之一。这歌声范晓增并不是第一次听到,但是这次,却不知为何风沙如此之大。范小增几次尝试止住泪水,却最终不能如愿。最后,他只能流着泪对第一步兵团的将士们说:弟兄们,不到最后不能放弃,我范晓增一定会派其他弟兄来支援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