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齐鲁风云(二)
    “壮大不退而十人同退,则壮大可杀十人。若分得拨什库不退而部属同退,则杀全部壮大。牛录章京不退而牛录同退,则杀全部分得拨什库、壮大等官。甲喇章京不退而一甲喇同退,则杀牛录以下全体官员!一甲喇同退则杀甲喇章京以下全体官员!各人家财充公!家眷一律为奴!新近投顺各军各营各镇,一律参照执行!哪一镇作战不力,临阵退缩,斩杀全部军官,兵卒编入其他营镇!军官家眷财物,一律充公为奴!”

    曹振彦再次祭起了连坐法这个利器。用最残忍的军纪,最严苛的刑罚,将军心士气激励起来。

    新附军为前导,八旗各旗为后队,一波波的继续向着平原镇发起了攻击。刚才的执行军纪,已经将那些还不曾完全剃头的前明军部队吓破了胆。原来,这世上还有军纪这种东西!并不是大家一起退下来就法不责众了!原来,真的杀人啊?!真的是会死得很惨的!原来,不光是自己死,就连老婆孩子家里的银子,都要因为自己的作战不力而受到牵连。

    这还能说什么?!拼死向前吧!

    这么一来,台湾步兵团的压力骤然增大了数倍不止!

    其实对于曹振彦的举动,台湾步兵团也是猜了个七八分的。只是,猜出来也没啥用,步兵团兵力太少,根本无力发动强有力的袭击,只能在原有的阵地上,进行修修补补。

    不过多数将士倒是很想得开,他们的军官在休息的时候都跟他们说了:“弟兄们,人死算啥,无非是灵魂去找祖先去。咱们这辈子,已经算是赚了,咱们在主公来台湾之前,谁知道以后还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现在就算是死了,也比咱们的父辈强多了。见了祖宗,咱们可以很骄傲的告诉他们,因为咱们的努力,咱们的家人和后代,会过上祖宗们梦里一直都想要的日子!”

    惨烈的厮杀从早晨一直持续到下午,台湾步兵团几次攻破了盾车防线,又几次被推了回来。

    盾车的周围,到处都是台湾兵和清军的尸体,如果只是看数量,明显东番兵占据了优势。可惜的是,东番兵无力改变的是清军越来越多,盾车防线越来越稳固的事实。被摧毁的盾车,已经在平原镇阵地周围、前沿,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近,到处都是冒着青烟的火头,随着跳动的火苗,台湾兵们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仍旧穿着大明服色的官兵们,正在盾车残骸后面紧张的挖掘着工事,修筑炮位,赶运弹药。

    “识相的赶快把刀枪丢出来投降!不然,等咱们一会冲进去,想投降都来不及!”几个新附军军官躲在盾车后面大声叫嚣着。在他们的身后,数以千计的随军民夫正在填平沟壑,拆除那些鹿砦、地堡之类的防御工事。为之后的进攻打开道路。

    反过来看台湾步兵团这边,情势就非常的严重了。能够拿起刀枪来战斗的,全团已经不足千人。火铳倒是还有不少,可是,弹药却不多了,“省着打,顶多打两三天的。”这是卫碌统计出的数字。至于说近战利器手榴弹,全团搜干刮净也不过五六百枚了。

    就在台湾步兵团考虑再来一次冲击夺取盾车防线还是收缩防守的时候,突然从他们平原镇的东面,也就是南粤军的后方奔来一队骑兵。

    这些人都身着清军样式的甲胄服装,不但头顶着避雷针样式的头盔,而且从五官面相上很容易的辨认出,他们是地道的满洲人,几个为首的大概是跑得热了,更是摘下了头上的铁盔,露出了金钱鼠尾发辫。

    避雷针头盔,正黄旗满洲或是镶黄旗满洲,夹杂着几个正蓝旗满洲的盔甲样式,典型的满洲人相貌,标准的金钱鼠尾发辫,这让正在准备发起新攻势的新附军们有些胆怯了。新来的奴才看到了标准的满洲主子,自然是不敢造次。

    这一队骑兵他们策马在南粤军阵地的周围和清军之间往来奔走,一看就是图谋不轨。面对这样的局面,台湾步兵团彻底绝望了,本来顶住前面已经很吃力了,如今后面再来这么一下,看来,今天真的是自己见祖先的日子了?

    在清军的阵地后方,在数十名将领众星捧月般簇拥着的曹振彦、曹尔玉父子,也是对这支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八旗满洲骑兵很是诧异。

    别的不说,单就是打着两黄旗的旗号,身着两黄旗的甲胄服色,这一点就让曹家父子感到一阵阵的两腿发软。

    别看现在曹振彦也是贝勒爵位,可是,说到底,他就是多尔衮门下的一个包衣奴才,见到了正儿八经的两黄旗兵马,从内心深处他是心虚的!

    “这些家伙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是从地里冒出来的?!”

    询问了几个负责后路警戒巡哨任务的将领,都没有得到有八旗满洲兵马从京师方向前来的情况,不由得让曹振彦父子很是惊诧!

    同样惊诧的,也包括台湾步兵团。

    这些骑兵在阵前往来驰突,很是炫耀了一番自己的精熟马术,有意无意的,将清军的队形压缩了不少,拉开了与台湾步兵团的距离。

    “这些家伙想干什么?”诸葛豹和卫碌有些吃不透来的这队骑兵到底要干什么,说他们是敌人,却是不曾向己方阵地发射过一箭,反而是将清军的进攻准备队形进行压缩。可是,说他们是自己人,却打死诸葛豹和卫碌也不会相信。眼前的这数百骑兵,分明就是再标准不过的八旗满洲骑兵了!

    很快,更加令人惊喜的情况出现了!只见这些来路不明的两黄旗满洲骑兵在清军阵地上往来驰突,炫耀马术,炫耀胯下膘肥体壮毛色油亮的战马,跟各部清军打了一番招呼后,这才慢吞吞的从胸口甲胄之中掏出几个烟花。

    接着,几道烟花升空而起。

    随着烟花在半空中炸响,清军的盾车方阵如同一堵移动的城墙一样压了过来,眼见就要把台湾步兵团彻底吞没。

    面临气势汹汹杀来的清军,台湾步兵团的士兵神色反而舒缓了起来,他们纷纷站了起来,又唱起了那首熟悉的歌,就宛如唱歌给父母听的小朋友一般。

    但是,炮声很没眼色的打断了他们的歌声,随着炮声的轰鸣,人的断肢,各种器械的碎片到处飞舞。不过,渐渐的,台湾步兵们觉着有点不对劲,这剧本是不是错了,为啥清军那面开炮,轰的全是他们自家人?还有,炮弹的方向似乎也不对,好像是从咱们阵地的后方发射过来的。

    难道是没瞄准好?不过很快就有眼尖的人发现了原因,他们兴奋的喊:“是我们的骠骑兵,是左武威的炮队,范参谋派人来救我们!”

    果然,随着炮弹不断在清军阵地上溅起一圈圈血肉组成的涟漪,方才那数百骑兵,立刻将手中的两黄旗满洲兵马旗帜收起,取而代之的却是南粤军的红黑两色战旗!

    “老子是图哈!”

    “老子是鄂奎!傻豹子,开门,让老子进去!”

    随着鄂奎的破锣嗓子在阵前叫嚷着诸葛豹的外号,顿时阵地上一片欢腾,一扫刚才准备就义的悲壮。说实在的,谁都想在生与死之间选择生,无非是很多时候没得选而已。随着事态的明了,台湾兵们也开始用观战的心态看着面前的清军。因为他们知道,既然左武威的大炮到位了,那剩下的,就是先观赏炮神同志是如何教育这些清军做人了。

    而左武威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密集的炮子如同狂风暴雨扫荡着清军,很快就把他们打的如同老鼠一样逃窜。倒不是说曹振彦的军队不行,而是原本没有考虑对手会有强大的炮兵增援,所以采用了密集队型,希望用人潮来淹没台湾兵们的抵抗。而今,这种密集队形成了最好的靶子。可是,如果分散,就很容易部队一哄而散。那样的话,就要被曹振彦曹贝勒拿来整肃军纪!可是如果再不分散,会被炮火全数拍在这儿,短短的片刻之间,带兵的将领们做出了决定,撤!

    看火候差不多了,这个时候不冲出去,趁你病要你命,那台湾步兵团的军官都可以去死了!不等诸葛豹和卫碌下令,步兵团的军官们已经齐声喝令,“全军上刺刀,向援军方向突击!”

    随着一声令下,千余步兵齐刷刷的将已经看不出本身颜色的白布包在头上,端起了这些天几乎拼弯了的刺刀,然后伴随着爆炸性爆发的喊杀声,一往无前的冲向援军增援的方向。

    这样一来,清军就悲剧了。

    有曹振彦连坐法的军纪在,清军各部自然进行了激烈的抵抗。但是很可惜,他们原本用于进攻的工事,如果用来防御的话,就是一道单薄得不像话的防线,哪里扛得住台湾兵的决死突击?

    更何况,那个该死的左武威也没给他们机会,每每他们有集结的动向的时候,炮弹就会跟打好招呼一样如约而至。甚至是为虎作伥一般,紧跟着台湾兵的进攻势头,台湾兵团的旗帜出现在那里,那里就成为左武威指挥的炮兵重点照顾的对象!

    比炮兵更可恶的是南蛮子的骠骑兵,这帮来自辽东的混蛋,非常善于渗透阵地见缝插针。在本来就已经慌乱异常的清军队形当中左右冲突,大队人马就制造谣言和混乱,令那些清军士兵更加的人心惶惶。之后,趁乱将清军队形打乱,分割包围,消灭。对于小股清军,这些深谙清军战术的前八强满洲官兵,便是驱赶着他们,去冲击清军大队人马。让清军的后卫变成南粤军的前锋!

    歼灭了外围的清军后,左武威又下令炮兵对赶来支援的清军进行阻拦性射击,同时骠骑兵袭扰其侧翼。

    双方又激战了了一番,不过,曹振彦最终还是接受了包围台湾步兵团一部清军被全歼的事实,而面对已经会师的南粤军,继续进攻无疑是危险了。

    所以,曹振彦在日落之前下令停止进攻,全军转入修筑工事防守,台湾步兵团围攻战,到此彻底失败。

    气急败坏的曹振彦差点吐血倒地,他无论如何想不明白,南粤军怎么这么快就杀回来了,沿途大大小小城镇,大多数已经是被反水的章陵虎和吴奉先们,或者是那些官绅组织的民团私兵控制,如果大队人马过来,势必要经过连番血战,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难道他们当真会飞不成?

    最终,在三股力量打击下,被夹在三者之间的清军被全歼。其实不止曹振彦有这个疑问,台湾步兵团同样有这个疑问。

    会师之后,诸葛豹和卫碌等人连忙对增援部队进行了感谢,不过,增援部队里有他们熟悉的面孔,比如左武威,但是也有不太熟悉的面孔。比如增援的骠骑兵,真正为首的就不是图哈鄂奎等人,甚至带队的人也不是所谓鞑子的辽东出身,而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经过左武威的引见,台湾步兵团的人才知道这个年轻人叫许泰安,是许元嵩的堂侄,后来因为许元嵩的举荐进入南中的军校学习。后来又在许元嵩手下工作,这次,许元嵩因为大家都懂的原因,把支援的任务交给了他。

    不过,许元嵩倒是没有给他什么精锐部队,而是把山东农庄的一些两黄旗有作战经验的老弱骑兵给了他,为了能够让他指挥灵便,同时也是给嗷嗷请战的图哈、鄂奎二人一个面子,让这两个家伙充任了这支山寨骠骑兵的正副统领。二人除了指挥骠骑兵之外,更是要负责与台湾步兵团联络,确认身份,免得被友军误伤。

    另外,还跟他交代了一个可以顺利通过章陵虎和吴奉先所部防区的办法,正是靠着这个办法,许泰安才带着一帮作战能力一般的候补骑兵轻易的通过了叛军的防区。

    至于说是啥办法,说起来一钱不值。这些日子许元嵩可没闲着,一直拿着户口本和叛军将领的名册分析,最后,他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原来许多叛军将领的家属都住在登州。(某公知:许元嵩,你个不要脸的家伙,明明是早有预谋,说什么突然发现。许元嵩:你有意见?)虽然章陵虎造反成功了,但是军心还不够稳定,对胜利的信心也不够足,而且他们中的军官都是有钱人,有钱人当时最喜欢住在哪?除了济南,不就是登莱。。。

    发现这个事情后,许元嵩就下令在城外挖了几个大坑,然后请这些人过来参观。当然,可能是军纪不严的关系,明明是要请的,但是这些人到了地方的时候,身上脸上却都带了点彩。许元嵩可能也是眼睛不太好,愣是没看见。他微笑着跟这些人打招呼,然后热情的介绍坑有多深,还善意的告诉他们这些坑能埋多少人。

    许元嵩却一直保持着微笑,按理说许元嵩的形象挺好的,面白微黄,身材高挑,再加上一身书生便装,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这都是让人羡慕的好容貌。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副好皮囊之下,是能左右开弓的好力量和黑到底的心眼。而参观大坑的人里面,有很多人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许元嵩越是微笑,他们越是心惊胆战。也许是许元嵩的热情感动了他们,这些人不分男女老少均是嚎啕大哭,声泪俱下,甚至有人跪地求饶,还有一些人声嘶力竭表示自己一定效忠皇军,额,错了,是效忠梁国公和大明,绝对跟那些反贼没有任何关系。等自己一回去,就把这些叛贼开出祠堂,从此不再是自家的子孙。

    终于,许元嵩似乎看够了他们的表演,他说话了:“各位,何必这样,我只是约你们看个坑,你们这么激动干嘛。当然了,坑不能白看,我还有点事要求你们。你们都跟那些叛军是亲戚,别的事做不到,但是写封信劝劝他们改邪归正我相信总是可以的。当然了,这事靠自愿,我绝不强求。”

    不强求?众人互相望了一眼,你妹,信你我们都得进坑里。于是在场所有人都充分发挥了他们的才智,什么骂人劝降,大义劝降,亲情劝降,甚至还有威胁劝降。有些人把今天的盛况绘声绘色的写了出来,告诉自己那些充任叛军军官的亲属子侄,你们快投降吧,要不然早晚你们也得来体验这个这个大坑。

    等他们都写完了,许元嵩满意的把书信分类收好交给许泰安,然后神秘的交给他一个大纸包。许泰安不解,就问这是什么?许元嵩答道:“五叔给你的东西还能没用?这是隆盛行发行的临时兑换票,只要拿着这些兑换票,就能到隆盛行兑换银元。你把这些书信和兑换票同时交给叛军军官,让他们自己选。是要钱和保护亲戚家人的性命,还是没钱加上这帮人进万人坑。”

    许泰安会意的一笑说:“五叔,那当然是选要钱加上家里人的命。不过五叔,万一这帮犊子拿了钱不办事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