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 自古以来与万国来朝
    南京,已经是弘光元年的正月了。

    登州官绅反水,或者说按照清军的说法,“归顺”、“反正”。这个消息被快船送到南京后,在南京城暗中掀起一阵波澜。很多人都期待着这个消息,能够再次让李守汉吐血晕厥过去。

    “此人长子已遭天谴,此番登莱之地士民起事反正。看来山东已无此人的立足之地,我辈正好可以借清军兵马,剪除之!”一些人在各自的诗酒茶会上暗自揣测分析着。

    但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李守汉非但没有像上次李华宇阵亡消息传来时那样吐血,反而精神抖擞的投入到了朱由崧的登基大典筹备当中,为这位弘光皇帝的正式继位、改元等事务,和马士英忙得不亦说乎。

    你说他是强打精神?可是,坊间有消息传说,最近媚香楼的老板娘李贞丽最近有些身体不适,打发人在南京城中各处的蜜饯铺子里找杏干等物来过口。那李贞丽是什么人,南京城里没有人不知道。为了巴结这位李姑娘,许多商家不惜重金,打发伙计四处采办这些酸甜的干鲜果品,供奉到李姑娘面前。而国公府的七夫人傲蕾一兰,更是带着数十名蛮族妇人住到了媚香楼,为的便是照顾她。

    “狗贼!竟然荒淫到了如此地步!”望着那些长身玉立,腰背挺直,远远望去便如一株株白杨般爽朗的索伦女子在媚香楼出入,欢声笑语的照顾着李贞丽的起居饮食。不由得许多人在秦淮河的船上暗自咒骂着李守汉的荒淫无耻。

    可是,无论如何,任凭你如何骂,却也不曾骂掉了咱们这位梁国公的一根头发丝儿。所谓的千夫所指无病而死,在他这里似乎无效。他正精神百倍的同朱由崧、马士英一道商讨着登基大典的诸多细节之处。

    “陛下的登基大典,一定要办的风光隆重,远迈前朝。方才能够提振军心士气,彰显出国朝中兴气象来。”

    和内阁首辅大学士马士英一道,同弘光皇帝朱由崧君前奏对,李守汉开口便给登基大典定了调子。

    风光隆重,这倒好办,只要大把的银元铺下去,自然会把登基大典办得风光隆重。只要你梁国公肯垫支钱粮给内府,礼部和司礼监肯定能把这个事办得风光无限,就和春晚一样。

    可是,要做到远迈前朝,这四个字可就难了。不要说太祖、成祖两位皇帝的功业,搞出永乐盛世来,便是在仁宗皇帝朱高炽和宣宗皇帝朱瞻基手中打造出的仁宣之治,在如今的明朝廷看来,都是遥不可及高不可攀之事。本来嘛!江山只剩下了半壁,黄河以北,一直到江汉之间的晋陕河南湖广等地归了逼死了崇祯皇帝,打下了北京城的流贼大顺军李自成部,而满洲八旗兵马,更是盘踞京师,占据着北直隶与京畿、山东等处。另外一个流贼头目张献忠,则是在成都府正式建号开国称帝,号称自己是大西国皇帝,年号大顺。

    在这种四面有敌,风雨飘摇之间,如何能够打造出远迈前朝的气氛来?

    朱由崧和马士英君臣二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李守汉。

    “陛下以为,若是万国来朝,便如当年永乐年间,成祖在世时那般迹象如何?”

    “万国来朝?!”

    不用朱由崧表态,马士英率先的惊喜欢叫一声。这可是只有当年永乐盛世仁宣之治时才有的景象啊!如果能够在弘光元年便有这般景象,对于宣布弘光朝廷的正统合法性,无疑是件大好事。

    当真若是能够像永乐年间三宝太监下西洋那样,带来了大批的西洋各国国王使者之类的,又有谁能够说这弘光皇帝不是真命天子?自己这个内阁首辅大学士不称职?

    不但马大学生是这样想,就连弘光皇帝朱由崧也是这般想。只要朕坐在金銮殿上,正式登基改元,再有四夷宾服,万国来朝之举,又有谁能够说朕得国不正?

    “爱卿,如此说,莫非你已经胸有成竹?”朱由崧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一旁坐在绣墩上的马士英也恨不得一口把李守汉吞下去。

    “大将军,万方来朝,自然是一时盛世之举。只是,按照历年来的旧制,各种接待,教习礼仪,随班朝拜,赏赐等事,也是件件都要办。诸事繁杂,消耗不小,还是请大将军早早的交代下来。学生也好令有司筹备一二。”马士英倒是从具体的操作层面考虑这些问题。这些藩属国来朝拜天子,进贡各方土产,自然要接待,要安排人教习礼仪,安排通事官翻译。然后还要给赏赐,这些事,不是简单的有钱粮就可以解决的了。

    “老马所言甚是妥当,正是!大将军,能够有哪些藩属能来,来的是什么人物,有多少随员前来,几时能到,这些,还是要早早的筹划起来才好。”朱由崧也是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了。

    李守汉心中暗自笑得肚子都要疼了!

    那些所谓的海外番邦,如今都要看他梁国公的脸色行事,要靠老李家一手把持的东西方贸易最重要的一段来吃饭。如果他们胆敢不给李守汉面子,不消得南粤军的水师和陆师出动,只要在贸易体系内放出一句话去,“某人某地的货色、贸易,暂时取消了。停止了。”不用南粤军自己动手,当地的老百姓和附近的政权就会把这个不长眼的家伙生吞活剥了。老子让你来南京朝拜大明天子,那是给足了你天大的面子,证明你在南粤军眼里是有地位的重量级人物!

    “爱卿,大抵都有那些海外藩属可以来,能够来多少人,咱们也是要心中有数,也好令有司筹备起来。”朱由崧眼里冒着小星星,热切的看着李守汉。毕竟这个大典是他人生的最高峰了。“如果缓不济急,那此事便可以休了。”

    “陛下,马首辅,请恕某家擅自僭越之罪。当日陛下入南京城监国之际,某家便开始筹划此事。令水师传下命令,敕令海外各国派遣使者到京来朝拜我大明新天子。如今陆陆续续的到了不少。”

    “噢!都有哪些国度的?在我大明朝贡过几次?国主品级如何?!”朱由崧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感砸得晕了头了,如同喝了七八瓶贵州茅酒一般醺醺然,飘飘然。

    “陛下,除了已经附逆的权知朝鲜国事李家之外,日本国主派遣其手下松平老中信纲,带领使团前来。琉球国尚家世子带领使团前来。什么缅甸、暹罗等国,各自有使团前来。”

    日本,琉球,缅甸,暹罗,这是朱由崧和马士英比较熟悉的国度。特别是日本,当年神宗皇帝在位时,所谓的三大征之一,就是在朝鲜与日本关白丰臣秀吉大战多年。丧师数十万,耗费饷银数以百万计,这才保住了朝鲜这个藩国。如今,朝鲜已经附逆多年,据说还派遣了兵马随同清军入关。而当年的敌国日本,却派遣了使团前来朝拜,这顿时让朱由崧和马士英有一种世事无常沧海桑田的感觉,而咱们的弘光皇帝,更是有一种强爷胜祖的豪气在胸中升起。

    “万历皇爷在世时,为了对付丰臣秀吉,尚且要动用内府银钱来开支东征军饷。到了朕,只要朕手下的大将军发一道命令,这些倭人便忙不迭的跑来朝见朕!”

    “除了上述四家之外,更有天竺、天方等处数十个国主、酋长或是本人亲自到了,或是派遣世子、大臣前来。如葡萄牙、西班牙、法兰西、荷兰等国,同样是派遣了大臣前来朝拜。”

    李守汉懒得记那些印度大陆上的乱七八糟的土邦名称,就把这些三哥们和从阿拉伯半岛来的酋长们一起打包告诉了朱由崧。更加悲催的,则是原先南洋诸岛上的许多国度。经过了李家两代人几十年的不懈努力,在第六天大魔王郑森和吴六奇的扫荡下,早已不知去向,消失在了南海的波涛浪花当中。

    “另外,好叫陛下和首辅大人欢喜,日前有快船送来急报。有木骨都束酋长搭乘海船往南京来朝拜天子,献上麒麟等瑞兽。另外,奥斯曼国算端船队,也到了广州,想来这几日便要抵达南京。”

    木骨都束是哪里,朱由崧和马士英不清楚,不过,献上麒麟这个事,二人却是脑海中有印象的。这麒麟可不是孔夫子著写春秋里提到的“孔子西狩获麟,遂不作春秋”的那种麒麟。(西狩获麟,讲的是当年鲁哀公领着他的大臣们围猎选择的地点是嘉祥的南部山区,通过轰赶野兽,突然惊扰了一只神兽,也就是麒麟。这只神兽被惊扰之后仓皇逃窜,鲁哀公和他的大臣们见到一只从来没见过的神兽,感到非常的好奇,于是在后面拼命的追赶。其中孙叔氏之车子鉏商的马跑得较快,车子鉏商在后面对麒麟射了一箭,麒麟中箭后继续向西奔跑。根据战马奔跑的速度测算应该是很长一段距离,这段距离就是嘉祥到巨野这段距离。最终麒麟因为负伤在今嘉祥卧龙山西部被车子鉏商一班人马围住捕获,发现是一只从来没见过的母兽,等鲁哀公等人赶到的时候大家围在一起讨论,也不能确定这个神兽到底叫什么名字。后来请来了大师鉴定。其看到麒麟负伤惊魂未定的样子心中万分悲痛,此乃麟也,天下第一仁兽,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仁者爱天下所有的生命,悲怜之情难以言表,就建议鲁哀公将麒麟带回去疗伤。不想麒麟因惊吓过度不吃不喝很快就死了,葬在今巨野县麒麟镇。)

    而是当年三宝太监郑和下西洋,木骨都束国王向成祖永乐爷献上的那头麒麟!

    日本国纳贡、朝拜,已经让朱由崧和马士英喜出望外了,如今又有远在万里绝域之外的木骨都束国主派人进贡麒麟!这岂不是说,永乐皇祖当年开创的永乐盛世,又有苗头在我们手中重现了?日后史书上描写朕这一朝时,会不会称为“弘光中兴”呢?就像当年光武中兴一样?

    “大将军,这奥斯曼国,却是何处所在?”马士英努力使自己保持住一朝首辅大学士的风度,尽量保持头脑清醒冷静。免得落下笑柄,被李守汉暗中嘲笑。

    “首辅大人,这奥斯曼,与我中原天朝吗,当真可以说是自古以来的交情了!”李守汉接过了朱由崧身边太监很有眼色的递过来的茶水,大喇喇的喝了一口,将茶杯放在了一边。

    “奥斯曼远在西域万里之外,如何能与我天朝自古以来?”马士英搜索枯肠,却如何也想不起来这奥斯曼国与中原天朝的关系。

    “首辅大人,可知道嘉靖年间,赵士祯所仿制的那批鲁密铳,原版就是鲁密国所进贡之物。这鲁密国,便是奥斯曼的属国。只不过,这些番邦国度与我天朝制度不同,往往是秦来降秦楚来降楚,哪有什么忠义节操!”

    “这鲁密国是奥斯曼的属国,可是,这奥斯曼又是起源于何处?他们的祖先乃是当年隋唐时的突厥人!被我天朝大军李卫公李靖等人一路追奔逐北,逃至万里之外,逐步修养生息。到了国朝之初,元驸马帖木儿崛起河中,他们又被帖木儿击败。奥斯曼国苏丹巴耶塞特一世被俘,囚禁于铁笼之中。奥斯曼皇室的所有嫔妃眷属全都成了俘虏,苏丹新娶的塞尔维亚公主德丝皮娜脱光衣服侍候帖木儿饮宴,比起当年徽钦二帝青衣小帽伺候金人更加的屈辱。不过,狂风不终朝暴雨不终夕。帖木儿兵势虽强,却不识天下大势。竟然妄图东归,兵锋犯我大明。彼时,正是我大明成祖永乐皇爷在位,兵马强劲冠绝一时。此人若是东进,势必是身死国灭的下场。可是,此人的命运倒也是好得很。东进途中,身染重病死去。死后,子孙争夺大位内讧,生前所创造的一番惊天动地事业顷刻间化为齑粉。这才给了奥斯曼恢复中兴的机会。”

    在西方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帖木儿帝国缔造者,瘸狼帖木儿,在明代的史料记载当中被称作“元驸马。”这是因为他曾经是是西察合台汗国的驸马爷,后来篡权开创帝国。明史中曾经有这样的记载,元驸马帖木儿即位撒马儿罕,又遣其子沙哈鲁据哈烈。古洪武时,撒马儿罕及别失八里咸朝贡,哈烈道远不至。二十五年遣官诏谕其王,赐文绮、彩币,犹不至。二十八年遣给事中傅安、郭骥等携士卒千五百人往,为撒马儿罕所留,不得达。三十年又遣北平按察使陈德文等往,亦久不还。

    所以说,自古以来。

    “这奥斯曼国祖上曾为我隋唐两代册封,后来又被元驸马帖木儿击败,称臣。臣僚之属下,岂非我天朝之属下附庸?如今,虽然帖木儿已亡,然上下尊卑不可废。故而遣使进贡。”

    李守汉将这一套自古以来的来龙去脉讲完,听得朱由崧与马士英君臣二人目瞪口呆。原来,不要脸还能到如此地步!大将军,朕不曾想到你竟然到了如此无耻之境地!

    “如此盛举,日后斑斑史书上当可记载一笔。大明统一万方,天子文武圣神,以仁义礼乐君师亿兆,故凡华夏蛮貊,罔不尊亲。际天极地,举修职贡。自生民以来,未有如今日之盛者。”

    李守汉倒是不知道眼前这君臣二人在内心之中由衷的发出如此赞美,只管在那里发出一阵阵的称颂。

    “好便是好。只是,如此众多的外藩前来朝拜入贡,这个,这个,赏赐的问题,依照我大明的惯例,厚往薄来,该当如何赏赐,这笔赏赐钱粮如何筹备,从哪里出,要早早的有个章程才是。如今,不比永乐皇祖在世时,到处军饷开支浩繁,再添上这么一笔开支,朕,担心府库支撑不住。”朱由崧终于忍不住了,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担忧。

    史载:永乐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满剌加国王拜里迷苏剌率其妻子及陪臣五百四十余人入朝。初,上(明成祖)闻知,念其轻去乡土,跋涉海道以来,即遣官往劳,复命有司供张会同馆。是日,奉表入见,并献方物。上御奉天门宴劳之,别宴王妃及陪臣等。仍命光禄寺日给牲宰上尊,命礼部赐王金绣龙衣二袭,麒麟衣一袭,及金银器皿、帷幔裀褥。赐王妃及其子侄、陪臣、傔从文绮、纱罗、袭衣有差。”满剌加是个小国,其使团便有五百四十余人,如果如李守汉所说的这么规模如此庞大的,规格如此之高的联合朝贡使团一起到了南京,不把朕彻底吃垮了啊?!

    朱由崧和马士英君臣二人都将目光再一次的投向了李守汉。

    反正这些人是您大将军找来的,该如何赏赐打发这些人,也该您拿个主意出来。至于说那些赏赐,最好也该有你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