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 远方的蝴蝶翅膀
    手中擎着日本使团所进贡的,刀锋锐利,刀身装饰华丽的倭刀,眼前看着天竺、天方王公们所进贡的那些天方骏马,更有那些腰身妖娆如灵蛇般的胡姬,不由得令朱由崧有些头晕目眩之感。

    “陛下,木骨都束所献之麒麟,目前正在城外调教,待得数日之后便可进城面圣。”

    “诶!朕的大将军,这外面的事,交给你和老马两个,朕有什么不放心的?!凡事只管去做!朕有些乏了,你们先退下吧!”朱由崧这个有名的贪酒好色的皇帝,见到了这么多的新奇物件,又是美女又是名马的,未免有些见猎心喜食指大动,急于上马驰骋一番。故而做出了一副“我醉欲眠君且去”的样子。

    如果朱由崧和马士英知道这些外藩使臣到南京来的真正原因和目的,只怕鼻子会被气歪了。

    自从五镇迎龙,以李守汉为首的军队武臣勋贵们把朱由崧从淮安接进了南京城,成为大明监国的那一刻起,李守汉便在暗中操作,为这位弘光天子的正统合法地位殚精竭虑。

    今天所说的这个万国来朝的方案,便是其中之一。为了这个方案,李守汉至少筹划了半年多,令各处商社敕令当地王公到南京来。

    日本的老中松平信纲,原本的最主要任务,是奉了将军的命令和天皇的诏旨,到广州来给梁国公问安,同时,将奉令在日本招募的二万雇佣兵,同荷兰人、英格兰人,还有李守汉的五公子李华宸进行交割。

    这两万雇佣兵当中,有八千人是由李华宸奏请父帅同意,由日本征夷大将军幕府代为在日本招募的。因为,咱们这位五公子在摩洛哥、李家口、木骨都束等地攻城略地,软硬兼施,进展的很是顺利。几年下来,已经拥有大小城池数十座,地方万里。但是,地盘大了,手下的官吏、兵马就越发的显得捉襟见肘了。李华宸一边请父帅拨给官员和学堂的毕业生到来任事,一边招募土人当兵。但是,当地的土人比起那些倭人志愿兵来,性价比可就差得多了。

    于是,李华宸命人装载了几头麒麟、花福禄、长角灵牛等等瑞兽,送到广州来,想让父母亲开怀一笑之余能够尽快的拨给兵马或是发下招募倭国志愿兵的批文。(所谓的麒麟,花福禄,其实就是东非大草原上常见的长颈鹿、斑马和角马等动物。)当然,除了这些之外,另外送了几船舱的砂金象牙宝石等贵重之物,东非北非这一带,盛产黄金宝石等物。

    金银象牙宝石,自然被李守汉列入内府账目当中,至于说那些瑞兽,则是被送到了南京城献宝。

    作为对儿子一番孝心的鼓励,李守汉拨给了老五李华宸一千官员毕业生,从村长到县一级政权一应俱全。同时,准了他在倭国招募二万人马。可是,接到了这个批文的德川家幕府也是惆怅的很。倒不是找不到那些愿意去海外打拼,用自己一条烂命给家人博个丰衣足食的日子的浪人。而是因为,几家都在倭国招募炮灰,哦不,是雇佣兵。荷兰人、英格兰人、还有奥斯曼人,都觉得倭国雇佣兵的性价比实在是太好了。

    “请上国大人暂时体谅一时,先带走已经招募完成的这八千人,余下的兵马,我们在一年内一定送到五公子帐下。”松平信纲在日本,也是仅仅比天皇陛下、天皇陛下生的那个儿子,还有德川将军三位地位低一些,平日里任凭看谁,都是仰面而视的。但是,在李华宸的使臣面前,去也得低声下气的解释。

    如今,日本国内局势是有史以来的太平盛世。各处大名都收起了那套战场厮杀成为天下人的雄心壮志,一门心思的在自己的藩属之内搞钱。原本在城乡各地横行的浪人野库崽们,顿时成了香饽饽。这些不安定因素被成批成批的招募成为雇佣兵,整船整船的运走。原本令大名们头疼的家伙,转眼间成了侨汇收入的稳定来源。这一个惊喜转变,让德川将军和大名们做梦都要笑醒了。越是这样,越不敢得罪最大的雇佣兵雇主,梁国公府。

    对于松平信纲的歉意,李守汉倒是很大度。“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回去之后好生给老五把他要的兵丁补齐也就是了。”之所以对松平信纲态度如此宽仁,李守汉除了让他代表日本出席弘光皇帝的登基大典进行朝贺之外,另有一番用意。

    “松平老中,你这次招募的另外一万二千雇佣兵中有六千人马是为荷兰人招募的,为的是在英格兰支持王室平定内乱,消灭权臣。本公说得是也不是?”

    李守汉的话说得云淡风轻,但是,听得松平信纲却是满耳都是雷鸣电闪。谁都知道,当日英格兰人在珠江口与南粤军一场大战,梁国公更是命人写了文章给英王查理,大事叱责。如今,自己却给荷兰人在日本招募兵马用来支持英格兰王室,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何况,为了这几千人,自己还耽误了他儿子的事,这位梁国公大人,可是有名的护犊子的!想到了这里,松平老中信纲大人饶是在日本也是跺跺脚三岛乱颤的人物,也不由得双膝一软,险些就跪地请罪了。

    “其实,本公今日找你们来,便是要讨论一下如何在这四海之内匡扶王道,讨伐不臣的。”李守汉的话,在最关键的时刻,挽救了松平信纲。

    灯火之下,松平信纲看到,金发碧眼的荷兰人、法兰西人、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头上缠着厚厚头巾,插着金碧辉煌的羽毛头饰,高鼻深目的天竺人、天方人,还有几个浑身黑得仿佛锅底一般,正如同水浒传里对李逵的描述相仿的几个来自木骨都束等地的黑人。

    “见过国公爷!”在李沛霖的高声赞礼下,这群来自几乎整个欧亚非大陆的人们,很是标准的向李守汉行了大礼。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李沛霖没有教导好他们的礼仪规矩,这些人向李守汉行得可是三跪九叩大礼。这分明是参见皇帝的礼仪。

    以范巴斯滕为首的欧罗巴人,以松平信纲为代表的几个东亚国度的使者,都是心中惴惴不安。最近这几年,南粤军梁国公府的势力随着水师和商船队的航线迅速发展,从李家口到满剌加,贯通东西方商路航线上,到处都是南粤军的据点、海关,水师锚地。可以说,如果没有从东方来的粮食火药军器物资的支援,欧洲的战争就打不下去了。没有了这些物资,以范巴斯滕为首的这些商人们,也就没钱可赚了。从这一角度来说,南粤军这样一个强势力量进驻商路各处要点,对于商人们来说,是件极好的事。当然,前提是你得交税。

    “松平,本公知道你那六千兵马是代荷兰人招募的,给英格兰王室讨伐叛臣所用。巴斯滕,额,本公该称呼你伯爵还是侯爵了?”对于巴斯滕,李守汉打了个哈哈。这个长袖善舞左右逢源的家伙,利用欧洲的战火,给自己赚取了数不清的财富,更是拥有了好几个帝国的爵位和采邑封地。“这些人马是你招募的吧?”

    范巴斯滕心中一百万头南美羊驼奔驰而过。“你奶奶个腿的!要不是当初温斯坦莱那个家伙来广州,和你签订了猪茶贸易合同,走得时候,四条船上一艘船装满了茶叶,一艘船装满了丝绸,一艘船装满了瓷器,最后一艘船装满了军火。挤得那些船员都快只能站着睡觉了!要是没有这些物资财物的接济,议会军那些家伙,怎么可能在马斯顿荒原会战当中击败王军?!”

    作为天然支持王室势力的范巴斯滕伯爵,对于英格兰王室军队在马斯顿荒原会战当中的失败,始终是耿耿于怀。

    在埃吉山战役后,英格兰议会军中涌现出了一批年轻的将领,克伦威尔就是其中佼佼者。在克伦威尔的组织下,诺福克、萨福克、剑桥、埃塞克斯和赫里福德等东部五郡,组成“东部联盟”,共同对付王军。随后,林肯郡和亨廷顿郡也加入该联盟。并且建立了一支以自耕农和手工业者组成,纪律严明,英勇善战的东部联盟军,拥有一万多精锐。议会军在北部、西部和西南部屡遭败绩的时候,东部联盟军却于1643年5~10月在林肯郡的格兰瑟姆、盖恩斯伯勒和温斯比连战皆捷。

    在和苏格兰人达成协议之后,议会军的战略形势更是大大的有利。双方开始针对英格兰北部重镇约克城进行争夺。投入了数万兵力。也就在剑拔弩张的时刻,温斯坦莱的船队赶回了英格兰,将议会军急需的军火物资运回。同时,大批的茶叶、丝绸、瓷器的到来,更是提振了士气,缓解了议会军的财政困难。一时间,议会军大营之中已经是一片跃跃欲试之声。

    温斯坦莱运回来的盔甲刀枪火药等物,自然是为议会军中主力部队的克伦威尔所指挥的几千骑兵所先得。一夜之间,克伦威尔将手下那些原本被王军贵族们嗤笑为乡巴佬的铁骑兵,打造成了真正的铁骑兵。人人顶盔掼甲,个个刀枪犀利。

    更换升级了装备后的克伦威尔部下骑兵,士饱马腾求战欲望高涨。作为议会军的左翼,这支3000人马的骑兵率先出击,居高临下的冲下马斯顿荒原。在龙骑兵、苏格兰骑兵的配合下,共约4000余人向王党军的右翼发起攻击。克伦威尔一马当先冲在前面,尽管受到了王党部队的勇敢抵抗,但在议会军其他将领的声援下很快地击溃了荒原上的王党右翼部队第一、第二线骑兵,鲁伯特落荒而逃。一个半小时后,国会军左翼取得胜利。这是一次惨烈的短兵相接的肉搏战,战斗中,克伦威尔的颈部被一颗子弹穿透,并从眼睛旁边穿过,使他的眼睛处于半失明状态,可是他仍旧坚持在战场上战斗。骑兵的攻击虽然得手了,但其他方面的议会军却败得一塌糊涂、伤亡过半。中路步兵和右翼骑兵遭到王军步兵和骑兵的猛烈反击,步步后退,处境危急。

    费尔法克斯爵士率领攻击王党左翼的骑兵几乎全军覆灭,因为他率领的骑兵在迅速取得胜利时,跟进的部队由于荒原上的荆棘和坎坷的阻碍,不能及时支援,反而被王党军又击垮了。而中军也被王党部队击垮,几位将领无力再组织部队进行第二次战斗,甚至放弃了战斗。议会军的苏格兰步兵则在王党军的围攻下坚守阵地战斗。

    克伦威尔毫不迟疑地从战场右翼穿过中部王党军的后方,突向左翼战场去挽救苏格兰的战友。有三个营的步兵也随着克伦威尔的骑兵重新投入战斗。王党部队正在追击议会军败兵的两个将军,见克伦威尔的军队出现在左翼的战场上,便马上率王党骑兵来迎战。两军相遇在议会军将领费尔法克斯的骑兵刚刚被击败的地方,但他们遇到的却是克伦威尔。

    约晚上10点会战结束。王党部队被迅速地击溃。克伦威尔挥得胜之师马不停蹄地与苏格兰步兵一同向王党的步兵冲杀过去。王党军的一个仅次于鲁珀特亲王的将领战死,大部分王党军在夜色中逃散、撤走。王军投入1.5万人(骑兵7000人),死亡3000多人,被俘1600余人。这一战,王军可谓是损失惨重。

    大战之后,对于王军和议会军来说,双方都需要整顿兵马,准备再次大战。借助着马斯顿荒原会战大胜的声势,克伦威尔等独!立派军官,向把持军事指挥权的长老派将领曼彻斯特等人发难。最终,议会被迫决定改组军队。下院首先通过《自抑法》,规定议会议员不得担任军职。于是,埃塞克斯、曼彻斯特等人被迫交出军权。紧接着,下院又通过了《新模范军法案》,规定建立一支人数为22万的新模范军,其中骑兵约占1/3;确定从国家预算中每月拨出45万镑,以用于军需;任命托马斯?费尔法克斯为总司令,统一指挥全军;全军实行统一的军服,统一的纪律,统一的编制;为保证足够的兵员,决定实行强迫募兵的原则等。这两项法案随后获得了上院的批准。作为议员的克伦威尔本应辞去军职,但应总司令托马斯?费尔法克斯的坚决要求,议会同意任命他为副总司令兼骑兵司令。从此,克伦威尔一身二任,在军队中代表议会,在议会中代表军队。以他为首的独立派掌握了军队的实权。

    但是,组建军队要钱,而且是大量的钱。统一的军服、旗帜、装备,军饷,占据军队三分之一的骑兵更是花钱大户。战马的采购,饲养,平日里的消耗维护,每一处每一个环节都是要大把的银钱投入进去。粗粗的计算一下,每月没有十万镑的金钱根本支撑不下来。钱从哪里来?要知道,议会和王室撕破脸皮,不就是因为税收问题吗?!

    于是,关于税收的问题,再次摆到了议会面前。古今中外的官绅都一样,都不愿意损失自己的利益。从他们身上拿出哪怕多一个铜板出来,他们也是肉疼得很。当然了,会干的不如会吆喝的,多年来,把持了话语权的西方媒体和他们的国内吹鼓手们,已经把西方官僚贵族有钱人打造成了大公无私的圣人形象。什么公主打探照灯,驸马当敢死队的段子层出不穷,反过头来,对我们牺牲在立国之战当中的烈士各种冷嘲热讽。

    在温斯坦莱的建议下,克伦威尔作为议员,向议会提出了通过《航海条例》的建议。条例规定,只有英国或其殖民地所拥有、制造的船只可以运装英国殖民地的货物。政府指定某些殖民地产品只准许贩运到英国本土或其他英国殖民地,包括如烟草、糖、棉花、靛青、毛皮等。其他国家的制造产品,必须经由英国本土,而不能直接运销殖民地,限制殖民地生产与英国本土竞争的产品,如纺织品等。否则,就要课以重税。其目的,就是要垄断和控制英格兰地区的贸易,通过贸易体系的利润来获得军费。

    同议会这边整顿兵马,理顺指挥体系如出一辙,王室也在大肆整编军队。几次战役当中,倭国志愿兵都展示出了优良的性价比。当然,他们的劫掠屠杀也是如火如荼的。但是,这并不能遮挡王室对他们的喜爱!反正杀的事那些乱党,烧的抢的也都是那些乱党!

    咱们的范巴斯滕伯爵殿下,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帮助他英格兰王室的朋友们在日本招募至少一万五千名雇佣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