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自由贸易是普世价值!神圣不可侵犯!
    “自由贸易是全世界的共同利益所在!是全世界的共识!是普世价值,谁敢违反就是与世界为敌!”

    这是范巴斯滕侯爵在会议上率先提出来的口号,并且,瞬间成为在场众人的共识。本来嘛!大家的生意做得好好的,南中的船、荷兰人的船,运输着大家各自的货物,彼此相安无事的共同发财。

    哪怕你是哈布斯堡家的火药挨着法兰西商人购买的刀枪盔甲,在船上,双方的采购商人仍旧是和睦相处,并且能够互通有无。甚至可以互相拆借一下货物,方便各自回去交差。

    也不仅如此,西班牙帝国军队的采购官,同样可以和奥斯曼帝国的贵族一起喝茶吃肉,甚至一起享用来自北非的女奴。

    在这个体系和制度下,欧洲打得如火如荼的战争双方,信奉新教的以德意志诸侯和丹麦、瑞典、法国(法国是信罗马公教,也就是国内所熟悉的天主教的,但是为了称霸欧洲才和新教国家站在了一起)一方,以及支持他们的荷兰、英国、俄国;同意信奉罗马公教的哈布斯堡家族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德意志罗马公教诸侯和西班牙的另一方,以及支持他们的罗马教廷和波兰,都能做的共同发财,为了将战争进行下去,达成默契。

    如果是信仰上帝的人彼此之间还好沟通一些,那么,信仰上帝和信仰安拉之间的人,也能够一起招募倭国雇佣兵,让他们在自己的战场上为自己的利益打生打死。更为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只要价钱合适,信仰上帝的人不介意把手头的倭国雇佣兵转卖给奥斯曼帝国的使者,让他用这些矮子去屠杀阿尔巴尼亚山区同样信仰上帝的民族。

    “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来自于公爵大人建立的这一整套贸易系统!来自于这个稳定的秩序和安全!如果英格兰的逆贼们推出了这样一条与全世界为敌的制度,那么,我们不妨把他们作为全世界的敌人!”

    如今,这些阿尔比昂海盗的后代,居然要砸烂了咱们吃饭喝酒吃肉的这口锅,这还了得?真是生可啃熟不可啃!

    在巴斯滕的带领下,天竺的土邦主、阿拉伯的酋长、苏丹,奥斯曼的贵族,西班牙的伯爵,葡萄牙国王的特使,法兰西的代表,纷纷在会议上义愤填膺的发言,抨击英格兰的乱党们这种倒行逆施的行为。

    潜台词则是,“你们都自己把自己国家的贸易给垄断了,老子们这些专门做国际贸易的吃谁去?我们上哪去挣那么大把大把黄澄澄白花花的硬币去?!”

    李守汉居高临下,借着灯火的阴影遮挡着脸上的冷笑,打量着在眼前表演的这些人。“果然,资本的无耻,古往今来都是一个德行!”

    “闹吧!越闹得大越好!”在李守汉的右手第一桌,正是李沛霖。他作为隆盛行的前任大掌柜,自然有此荣耀。在他看来,如今的南粤军,早已掌握了这个地球上贸易体系的话语权。

    “我们可以做到要买什么,什么就必须降价。要卖什么,什么的价钱就由我们来定!支付的货币是我们铸造的,运输这些货物的船只是我们的,停泊的港口是我们的!”李沛霖的话,恰好也是在场南粤军商贸财税系统官员的心声。

    以纺织业为例,如今,天竺的战争虽然打得依旧惨烈,瘸狼帖木儿的子孙手中的弯刀砍向同样信仰安拉的天竺地方苏丹的脖子。信仰湿婆大神的土邦主,手上的火铳朝着莫卧儿帝国的士兵开火。可是,就在这连绵不断的战争之中,一块块的土地从种植小麦变成了种植棉花。不用地主们下命令,那些卑微的农民就很主动的改种棉花。因为,这些在高种姓的贵族武士老爷们看来属于会说话的牲口的农民,脑子也拥有同样多的脑细胞。他们很清楚,任凭是哪股势力打到自己家里来,都会保护棉田的。这些白色的长绒棉,不仅仅是可以换取粮食,向老爷们交租的农作物,更是可以保护全家老小平安的守护神。

    而且,多年的经营下来,无声无息间,南粤军已经在天竺占据了方圆数千里的土地,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到了棉花收获季节,便是一片白茫茫的,仿佛置身于北国的雪野冰川之上。这些土地,要么是来自于苏丹和土邦主的割让,用于抵扣军火货款,要么是战败的王公们在下台逃亡之前,用手中已经不那么好使的印玺在地契上盖好朱砂,给自己在南中的寓公生涯加上一点保障,换一点养老金、安家费。

    棉花,在南亚次大陆上,已经是成为了上至苏丹王公,下至低等贱民的护身符、保护伞。大量的优质长绒棉被运到海边,装船运走。换来的,则是一船船的稻米,一船船的刀枪火药。

    同样的丰收景象,也出现在奥斯曼帝国治下的埃及,在肥沃的尼罗河三角洲上,

    在科普律鲁算端的大力推广下,素来便有棉花之国美誉的埃及地区,更是成为了长绒棉的种植园。虽然没有印度次大陆上那么壮观的景象,但是,那些在这块被称为“米斯尔”的土地上生活的酋长们,在科普律鲁大人的威胁利诱之下,纷纷将自己家的农田变成一块块的棉花地。用那些上等的长绒棉变成一柄柄呲铁钢刀,变成上好的盔甲,变成精良的火铳。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些棉花,在科普律鲁大人手中,还可以变成一支令人闻风丧胆的残暴军队出来。

    科普律鲁大人招募倭国雇佣兵的费用,也是从棉花的价款当中支出的。

    一船一船的长绒棉沿着尼罗河进入地中海,再用马车转到进入红海,转入印度洋,通过西奈半岛接驳南粤军的大船,换回了成千上万如狼似虎的倭国雇佣兵,成为科普律鲁家族手中震慑四方的长刀利刃。

    这种用工业品剪刀差的手段,帮助南粤军控制了已知农业世界的大部分产棉区,杜绝了别人通过发展纺织业进而发家致富的道路。“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仿佛鱼群般往来穿梭于非洲、印度的船队,满载着上等棉花运到南中各个港口,用这些雪白的植物纤维,来填满成千上万台似乎生长着一个无底洞般胃口的果下马纺织机的血盆大口。

    是人就要穿衣,这是文明社会的共识,哪怕是黑非洲的那些黑人,也要在腰间围上两块色彩鲜艳的棉布来遮羞。这些运载着棉花到南中各地的船只,自然回程的时候,船舱里满载着各色的棉布。从白色的本色布,到各种颜色的染色布,各色花样的花布,林林总总,堆满了船舱。

    如果不是考虑的安全防火的需要,这些商人们会把火药兵器和布匹丝绸放在一起运输,尽量的节约空间。

    同棉布丝绸等纺织品一样,火药火器刀枪盔甲,同样是南中各个工场出口的大头。

    玉米秫秸炭化,代替了柳木炭,从倭国运来的大批硫磺,在德川将军的治下,更是俯拾可得的废物,再加上硝化田等设施所生产出来的高质量硝,将南中所出产的火药生产成本降低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就算是加上利润,卖给那些欧洲土鳖们的采购商,他们加上运费、自己的良心利润,运回欧洲,也比他们自己制造的要合算不少。而且,质量绝对过得硬!

    靠着棉花的原材料出口,棉布丝绸等纺织品的进口,以及各式军火物资的采购,这些商人们靠着这几项大宗贸易,以及茶叶、香料、瓷器,药品等商品的贸易,一个个过得堪比王侯。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放债给各个国家的国王,或者是通过联姻、抵债等形式,获得采邑和爵位头衔。

    如今,这些英格兰海盗居然要破坏已经运行的很好的贸易体系,这不是和咱们大家伙过意不去是什么?绝对不能容忍!

    于是,大厅里七嘴八舌的叫骂声,各种语言交织在一起。

    “取消同英格兰蛮子的一切贸易!”

    “支持查理一世剿灭叛贼!”

    “请求公爵殿下发放私掠许可证,我们大家可以在海上拦截一切挂着英格兰旗帜的船只!就像他们在加勒比等地干的那些无耻勾当一样!”

    这个时候的英格兰王国旗帜,还是1606年4月12日制定的国旗,是由英格兰的圣乔治十字旗和苏格兰的圣安德鲁旗交叉合并而成,和我们熟悉的米字旗有点不一样,没有红色的斜杠(所谓的圣帕特里克十字)。爱尔兰的圣帕特里克的白地红色“x“型十字旗,最早是爱尔兰菲茨诺德家族的旗帜;1801年,爱尔兰与大不列颠联合组成王国后,这面旗帜又与大不列颠国旗重叠,最后形成了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这面构图奇特的“米字旗”。

    李沛霖和几个水师的军官循声望去,果然,发出这个建议的人正是西班牙帝国在南中的贸易代表。想来是当年显赫一时的西班牙帝国无数次的被英格兰所豢养的那些海盗,那些拿着英国女王颁发的私掠许可证的“海上骑士”们打劫了来自美洲的金银财货,又因为这些海盗的加入,才损失了规模庞大的无敌舰队。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当然要好好的利用,也算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

    众人喧嚣吵闹了一阵,也觉得这种做法没有什么结果,便渐渐的收住了声音,将目光投向了坐在高座上的李守汉。所谓的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大家便是有一千条主意,公爵殿下他老人家不发话,那也是白搭。

    “殿下!”在渐渐沉寂下来的殿堂之内,突然有人说话,显得十分突兀。众人定睛望去,却见是一位身穿三品袍服冠冕的年轻人。从五官相貌上看,也与南粤军官员将领并无二致,而且,不像倭国使者那样,头上的发髻样式与中原迥异。他也是挽起发髻,以金簪别顶。如果是陌生人,定然认为此人是梁国公李守汉麾下官员,甚至有人会从此人的年龄相貌上揣测,他也许是梁国公府的子弟。

    但是,大家都清楚,这位是琉球国主的儿子,人称尚公子的便是。他是作为琉球在南粤军的全权特使存在的角色。

    “琉球上下,君臣百姓,无不视中华上国为父母之邦,视殿下为重生父母。只要殿下有所指示,琉球上下,定然马首是瞻。鄙国虽国小贫弱,然便是一滴水一粒米一颗菜也不会给予那英格兰人!”

    我的天!这是要对英格兰人进行封锁,禁止进入琉球港口补给停泊的节奏吗?!

    “鄙处上下,亦是如此!只要主公一句令下,鄙处上下军民人等,定然让那英格兰船,不得一处港口而入,不得一滴水一根菜的补给!”说话的这位,却与尚公子截然不同的相貌了。虽然也身着袍服,做中原样式打扮。但是,他那黝黑的皮肤,扁平宽大的鼻子,厚厚的嘴唇,都无声的说明着他的身份。

    此人是去年归附的天竺一处地方的官员。

    此处名号为迈索尔,李守汉在这里设立了一个总督军务的官职,调配了一万余人的水陆军队在此驻扎。

    当然,也是为了维护当地的治安,保证这里的维贾亚纳加尔王国领土与主权完整,不受周围的回教政权的欺凌侵略。

    这维贾亚纳加尔王国,说起来有些拗口,但是,如果提到他的另外一个名字,熟悉明史和郑和下西洋历史的朋友就会恍然大悟。他在中国古籍史料之中,被称为古里国。三宝太监郑和下西洋,永乐三年、五年郑和两次抵达古里,并且,宣德年间最后一次下西洋时,郑和便是在古里国病故享年62岁。

    “其国去中国十万余里,民物咸若,熙嗥同风,刻石于兹,永示万世。”这是当年郑和在古里立的碑,可惜在18世纪被英国毛子作为路基给埋了。不然的话,按照他们的法律标准“谁先发现谁拥有产权”原则,这块石碑也就是印度在面对印度洋的这一大块土地自古以来便是我中国领土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铁证!就像永宁寺碑记一样!

    永乐三年、五年、七年,古里(维贾亚纳加尔)国王三次遣使到中国朝贡,贡献了贡献宝石、金腰带、珊瑚珠、胡椒、木香等;其中的金腰带是国王令匠人用五十两黄金抽细丝编成片,镶嵌多色宝石、珍珠造成的一条宝带。

    除了这些之外,檀香木、棉花、胡椒、蔗糖、黄金更是古里国的丰富物产。特别是棉花、胡椒、蔗糖等物,在南粤军将目光投向了印度之后,就令他们垂涎三尺的存在。这里的金矿在印度首屈一指。农作物品种很多,有水稻、小麦等,其中咖啡产量居各邦之首。这里的棉花,更是处于印度主要棉花产区的范围内。

    在支持葡萄牙复国军争取民族独立的过程中,葡萄牙人,除了很有节操的将西班牙人在美洲的殖民地统统打包卖给了李守汉之外,更是将果阿、古里、迈索尔等自己所拥有的土地尽数卖给了梁国公。

    中国明代的马欢在《瀛涯胜览》中描述沿海渔民生活非常悲惨。种姓制度十分严格,萨蒂制度盛行。晚期毗湿奴教派一克里希纳教在南印度的发展与维贾亚纳加尔君主的提倡有关。维贾亚纳加尔王国使南印度几个重要的地方语言区在政治上统一起来达两个世纪以上,成为南印度历史上的黄金时代。它是印度教抵御伊斯兰教政治和宗教文化势力向南印度扩张的最后堡垒。维贾亚纳加尔王国是印度洋海上贸易大国,与东南亚、中国、地中海沿岸各国有着密切贸易关系。大宗出口商品有印度细棉布、细罗纱、印染纺织品、靛蓝、胡椒、蔗糖,输入主要是黄金、战马、中国丝绸。葡萄牙海上贸易的兴盛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与维贾亚纳加尔的贸易关系。

    但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也就是因为这块土地的富庶,地理位置的重要,这里便成为无数人觊觎的目标。(南粤军众将:妈的你在那里影射谁呢?我们可不是那种人!侵略和抢掠是红毛夷人还有信了安拉的瘸狼帖木儿的子孙们干的活!)

    维贾亚纳加尔王国是印度南部的一个印度教国家,16世纪以来就遭到周边大批穆斯林国家的围攻,1565年的塔利科战役中,穆斯林四国联军击溃维贾亚纳加尔军队,拉马?拉亚被俘杀,维贾亚纳加尔城遭洗劫,印度教徒被屠杀,辉煌的文化艺术中心化为废墟。此后,坦焦尔、马杜赖、迈索尔等地的纳亚克省长纷纷独立,王国陷于瓦解。

    也就是在辽东方向大战方酣,洪督师在沈阳上演臣节重如山乎的大戏的时候,南粤军为了确保自己的棉花产地不收到莫卧儿帝国的骚扰,免得这一重要原料来源被这群信了安拉,忘了自己的祖宗到底是谁的家伙控制之后,被他们予取予求。便出兵同莫卧儿帝国军队大战一场。保住了迈索尔等处不被莫卧儿帝国吞并。

    于是,迈索尔等地的省长、土邦主们纷纷哭泣着到顺化等处来求见,“我们本来就是天朝藩属,今日终于得见父母之邦的旗帜!”

    于是,迈索尔成为了古里总督的驻节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