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二章 马鹞子王辅臣
    方向已经确定,就该商量具体的战术了。可能是山寨南粤军习惯了,而今,大顺也学起南粤军的样子,每当进行战役策划的时候,就摆起一个大大的沙盘,在沙盘上指点江山。不过,对参谋部大顺没有采纳,因为在大顺的将军们看来,既然已经有幕僚团,搞什么参谋部?所以,大顺没有参谋先开口说话的习惯。第一个开口说话的,是李岩。

    李岩用木棍点了点两个点说:“陛下,现在我军分为两大块,一块由高一功将军带领,在陕北拖住吴三桂等人。眼下奴酋伪英亲王阿济格与吴三桂合流,又有大股蒙古鞑子骑兵助战,榆林等地前明余孽纷纷反水,高将军兵马不多,也只能借助深沟大川利用地形地势与阿济格吴三桂等人周旋。但是毕竟势单力薄,顶不住二贼兵马的猖狂进攻是早晚的问题,所以,关键我我们河南湖北方向。襄樊一带有小虎子在那坐镇,可以说万无一失,所以,也无需考虑。需要考虑的,一个是洛阳,一个是鲁山宝丰一带。”

    牛金星向李岩一拱手道:“李丞相,你说考虑洛阳我懂,洛阳市古都重镇,粮草所在,且沟通陕西河南,咽喉要道。可这宝丰鲁山不过僻远小邑,为何要与洛阳并列?”

    李岩微笑着解释道:“陛下和诸位臣工请看,宝丰鲁山虽然小,但是却是沟通襄樊与河南的交通要道,且无坚城可依凭,虽有些许山峦,却不高险,可谓易攻难守。且交通便利,乃是进出豫西伏牛、桐柏等处大山的要道,便于大军通行。鞑子人多势众,火炮颇多,不寻此易攻难守大军易行之地下手,难道与我等在洛阳耗人命不成?”

    “而且,还有一个因素不得不考虑。这些年,曹振彦数败南粤军,可以说是威震天下,官职也是一路提升,甚至有传言多尔衮想封他为王爵。不管真假,东虏内部必然不服。所以我料必然有人在其内部煽风点火,求与我速战,分曹振彦之功。因此我的意见是,陛下亲统大军在宝丰鲁山与东虏决战,敌军远道而来,又寻速胜,我等只需精心布置,必可破敌。“

    李岩说完,群臣纷纷表示赞同,刘宗敏首先扯着大嗓门表态:”林泉,还得说你们读书人弯弯肠子多,我老刘没说的,你一句话,让我怎么打我就怎么打。“

    牛金星也嬉笑着附和道:“林泉,我也没别的,军需粮草我想办法。”说完,牛金星对李自成说:“陛下,我看大家都对林泉很认可,这次就照林泉的法子来如何?”

    李自成不知为何,眉毛皱了一下,这个细节被牛金星敏锐的发现,但是他佯装不觉。不过转瞬李自成就舒展了眉头,笑着说:”林泉果然是我大顺栋梁,朕同意。不过,有一件事你们不要拦着,朕要亲统马队,来他个十荡十决,好好出口恶气。“

    这话可把大顺群臣吓得不轻,开什么玩笑?以前是以前,那时候让明贼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李自成亲自上阵也就算了,现在还这么玩,万一出了什么事,谁负责?所以也没用谁组织,一起异口同声的反对,场面一时非常混乱。在这一片混乱之中,李岩却没有着急反对,而是等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的有点累了,才悠然的出班说:”陛下,您的神威勇武,天下皆知,若是您统领马队,自然是战无不胜。只是臣下有一员小将出了一个主意,我觉着还不错,陛下可先看一下,然后再定夺也不迟。“

    李自成点点头,命人把李岩的奏折呈上,一开始李自成有点漫不经心,后来越看越入神,最终李自成把奏折放下问李岩:”林泉,这个李进宝是何人?“

    李岩施礼回道:”李进宝本为王龙部下,后来悔过为我部训练骑兵。其人机敏好学,又好与当初京营归我大顺之人交往,算是深得真传。此次我有意与东虏一战,他很是积极,带着骑兵炮兵反复演练战术,臣亲自观看,认为非常可行,就是不知陛下如何看?“

    李自成默默的把奏折放下,叹了口气说:”看来朕真的老了,江山代有才人出,未来是年轻人的了。“李岩一笑道:”陛下何必自谦,若无陛下慧眼视人,他李进宝也不过是乡间无赖。既然陛下同意了,那我就让他统领马队,替陛下十荡十决!“

    在李自成农民军的发展过程中,除了他的;老八队基本盘嫡系能够做到始终不离不弃之外,其余的各营各家农民军队伍当中,今天打着曹操的旗号,明天到张献忠麾下吃粮领饷,后天也许被明军打散了之后摇身一变成了左良玉的家丁内营也不算新鲜。这种事情,在大顺军将领看来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这也就是刘宗敏、袁宗第、高一功、李过等人不大看得起曾经中途离开李自成的郝摇旗原因。

    如今这个李进宝从王龙麾下投奔到李岩这里,却是正好相反,算得上是弃暗投明,说明了大顺要比曹营强得多。

    在御营亲军的引领之下,外号马鹞子的李进宝被带到了李自成面前。对于这个李进宝,李自成却也见过几次。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是作为罗汝才外甥王龙部下的偏裨将领出现的。对他,李自成也只能说是有点印象。但是,印象不是十分深刻罢了。

    仔细的端详了一下眼前的李进宝,李自成对眼前这个身高七尺,面色白皙,两道卧蚕眉的李进宝顿时大生好感。也不光是因为李进宝生就了一副貌似吕布的相貌,更多的原因是因为罗虎曾经多次在李自成面前推荐、夸奖过李进宝此人。

    “你便是李进宝?”

    “回皇上的话,微臣不敢。微臣原本姓王,后被李姓家人收为养子,故而才姓李了。”李进宝也是聪明至极之人,他清楚得很,如今在大顺军中,李姓算是国姓。他一个新来乍到之人,如果大喇喇的说自己姓李,日后少不得要招来无数的麻烦。索性便在这个时候恢复本来姓氏便是。

    这记马屁正好拍到了李自成的心坎上。

    “你既然有孝心要恢复本来姓氏,那朕便赐你恢复本姓。可有名字?”

    “微臣那时年纪小,只知道姓王,却没有名字。”

    “这个,。。。。。”事情进展到这个环节,一般来说,作为君主的李自成,就要赏赐一个名字给这位王将军。可是,文化水平不算很高的李自成,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合适的名字了。

    “皇上。以臣看来,王将军既有十荡十决之勇,又有弃暗投明之忠,正是我大顺开国之辅弼良臣,不如便请陛下赐名为辅臣如何?”

    李岩很好的给李自成搭了一个下台阶。

    “辅臣,王辅臣。很好!来人!到朕的随行战马当中,取两匹骏马来赐给王将军为坐骑!让他阵前冲杀之时有个脚力!”

    白袍、红马,双层甲胄,马槊,长刀硬弓。在李自成面前,王辅臣便如戏台上、话本里的吕布一般雄壮威武,不由得令刘宗敏以下大顺文武群臣齐声喝彩。

    “好!”

    “不愧是罗虎将军看好的人物!”

    “林泉果然好眼光!”

    众口一词的称赞了一番王辅臣的威武雄壮之后,李自成下旨,封王辅臣为果毅将军,这几日便在驾前听召,整顿兵马,待兵马齐备后便率军前往宝山鲁丰一带,准备迎击清军的大队人马。王辅臣下去自行检点兵马请领器械不提。

    翌日。

    早朝,群臣像往常一样行礼见驾,李自成却匆匆的应付了一下之后,又把目光投向了一份奏折。这份奏折来自洛阳,是守将给李自成的战斗奏报,在奏报里,守将写道:东虏来势汹汹且火器精良,其主帅更是口出狂言,言不管金城汤池,列炮数百,只管猛轰,无不可破之城。然洛阳军民皆感念陛下当日救助之恩,宁死城上,不死城下。故东虏虽炮子如雨,曾轰塌城墙数十丈,然守城军民以身躯背负砖石,或投以击贼,或填充缺口,箭矢弹丸如雨,军民伤亡颇多,往往尸骸与砖石齐落填于缺口,虏贼终不能破城。臣为陛下臣子,当为陛下尽忠,然洛阳凶险,臣难料明日,唯望陛下速派援军,不使洛阳化为睢阳。

    李自成紧锁眉头反复的看了几遍奏折,然后让人把奏折交给群臣传阅,等主要的大臣都看过了,李自成说:“各位爱卿,根据奏报,东虏凭借重炮,猛攻洛阳,幸亏洛阳军民拼死抗敌,才保得洛阳周全。林泉,你说此次东虏攻打洛阳,到底是疑兵还是主力精锐?”

    李岩微微思索了一下笑道:“陛下何必戏耍我,凡攻坚城,必然是先清理外围,然后才徐徐图之。这次东虏虽然攻势凶猛,但是却一反常规,我看这恰恰证明我们的判断是准确的。而且今日我刚刚听闻一件喜事,先贺喜陛下了。”

    李自成摇摇头道:“林泉莫要取笑我,我有何喜事?”

    李岩道:“陛下,山东发生大事了。听闻山东有南粤军驻淄川的守望队队长名曰谢迁,因东奴在山东各处州县推行剃发令,不从者动辄斩首抄家,又有圈地投献等恶政,引起民情汹汹。谢迁已经在高邑举事,杀了当地土豪张圣鹄,围攻淄川县,诛杀首先倡议剃发易服之汉奸孙之獬满门,以猪鬃插入其人全身,号称为其植发,其家中妇女不分老弱贵贱,尽数为将士所辱。又声称李华宇未死,号召山东各地军民驱逐鞑虏,恢复中国,支持新政,杀尽附逆。虽然山高路远,消息难免有所夸大,但是李华宇曾经把辽贼杀的落花流水,我料定辽贼必然会优先解决山东的叛乱。所以洛阳的攻势,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东虏的重点,必然还是鲁山宝丰。”

    山东在清军的整个战略态势上,属于左翼、东线。又是与南粤军兵马直接对垒的所在,这里海岸线绵长,港口众多,且又有鲁南山地的千山万壑,一旦淄川等地的义军与鲁南的南粤军兵马遥相呼应,或者是被谢迁冲到了海边,从海上获得了南粤军的补给支持,那么一来,清军的东线便有崩溃之虞。

    “所以,多尔衮的主要精力势必被山东牵制。在我大顺这边,洛阳、宝丰一线,不过是以偏师佯动牵制我军罢了!”

    李岩的分析,入情入理,有理有据。在李自成刘宗敏李过这些打了一辈子仗的大顺君臣看来,完全合乎逻辑。有了这样的好机会,刘宗敏不由得搓着满是老茧的大手,“直娘贼的!趁他病要他的命!咱们就先把他鞑子的西路偏师干掉!收复山西、陕西!把鞑子赶到长城外面去啃沙子!再和梁国公一道干掉多尔衮再说!”

    在场的大顺将领对汝侯刘宗敏的倡议纷纷附和,更有张鼐、王四儿等一群年轻将领纷纷请战,愿意为王先驱,干掉曹振彦这一路人马,也为我大顺出出这口从山海关一直到河南憋屈的恶气。

    李自成闻言却叹了口气道:“各位爱卿,或许朕真不适合当天子,你们告诉我,天子当安坐垂拱,但是朕始终觉着,若不能亲往前敌,了敌若指掌,则决心实在难下。朕已经决定了,我要亲自带老营去趟鲁山宝丰,一切等朕弄明白了在做决断。”

    群臣闻言连忙反对,而李自成则固执己见,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王辅臣说话了:“臣赞同陛下。陛下,有一句话是这么说,自古无有坐致中兴,天下自古马上取。臣以为,陛下就是当年的汉高祖,而东虏就是项羽,纵然一时凶狂,也终归要在垓下魂飞魄散。臣不才,愿做追杀项羽的一小卒,为陛下奉上东虏首级。”

    众口一词,虽然表达方式不同,但是都反对李自成亲自出马。虽然,到第一线亲自观察地形、敌情是李自成多年养成的良好习惯,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他不再是老八队的闯将,闯营的闯王,而是大顺朝廷的永昌天子!可谓是一身而系天下之重。

    (在真实的历史上,他的这个轻骑简从到第一线勘察地形观察敌情的习惯,也就便宜了打算在几个溃散的“流贼”身上发笔洋财的程九百等人。如果不是这样的习惯,以一军统帅一个皇帝的身份,外出至少有数百人随行护卫。区区的程九百几个乡下地痞无赖,吓死他们也不敢来发洋财。)

    “陛下,臣有一事启奏。”半天不曾开口的牛金星,整理了一下袍服,手捧笏板出班行礼跪拜。

    “牛先生,有话请讲便是。”

    “陛下,臣以为,方才丞相所言甚是。如今东虏与南军有血海深仇,想那李守汉为报杀子大仇,早已摩拳擦掌厉兵秣马。臣愚见,尝闻兵法有云远交近攻,敌已明,友未定,引友杀敌等语。敌人之敌人便是我之盟友。何况,我大顺与南军向来交好,私下里商贸往来不断,粮草军械道路相见。”

    “牛先生,咱们和南军的关系,大家都清楚得紧,您就不要从唐尧虞舜那个年代说起了。只管说您的。”急脾气的刘宗敏对于牛金星这种四平八稳的行事风格很是不满。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头。

    “方才丞相已经说了,南军要在山东等地寻鞑子的晦气,我大顺军马在西线出击。这样一来,我军与南军便是盟军关系。为了使这种关系更加巩固,同时,以安梁国公之心。臣以为,陛下不妨降下一道圣旨,明发天下。敕封梁国公李守汉为梁王,世袭罔替,听调不听宣。总领江南、四川、两广、闽浙、南中等地便是。”

    牛金星的这一招,不可谓不毒辣。天下的明眼人谁都知道,虽然李守汉眼下是大明朝廷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但是,说到底和大明朝廷不是一路人。大明朝廷上的许多人甚至视李守汉为汉室江山的曹操,无不是欲去之而后快。而南粤军之中,也对朝中文武对南粤军的军政制度指手画脚的行为早就怨气冲天。只不过,碍于眼下江北的战局,大敌当前,不好撕破脸皮。

    如果大顺朝廷的这道敕封李守汉为梁王的旨意一旦明发天下,那么,这块遮盖在南粤军和大明官僚两大集团之间的遮羞布,就被彻底的扯下来了。用一句俗话说,黄泥巴落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如果这一招能够起到作用,无疑,对大顺军的帮助是巨大的。李守汉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会下大力气来对山东、河南等处的清军作战。这对大顺军来说可谓求之不得。

    “陛下,臣以为牛先生此举不妥。非但无用,反而会得罪了梁国公,断了我军粮草军械来源。”李岩对牛金星笑了笑,将他的建议否定了。

    他的理由很简单,以李守汉的实力、地位,他怎么会接受大顺的册封?要知道,此时的大顺,从哪个方面来说比他的实力地位强?兵马、地盘、钱粮、还是合法地位?

    “陛下,若是想让梁国公能够接受我大顺的册封,就必须靠我们自己。用我们在西路战场上的胜利,来显示出我们的实力。这才有可能让他在陛下面前俯首称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