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七章 阿巴泰的盟军
    济南。原先的德王府,后来的临清侯府、山东、登莱总督府,如今成了饶余贝勒阿巴泰的驻节所在地。

    府门外一直到东西两座辕门处,每隔数步都有盔明甲亮的八旗兵丁站岗,手执刀枪背弓荷箭。一双双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每个试图进入辕门和府门的各色官员人等。

    辕门外,这些官员将领士绅的轿子马匹车辆,随行人等,都被驱赶到这里,拥挤在广场上的一角。

    一辆装饰的十分华丽富贵的马车碾着烧灰青石板铺就的道路,包着橡胶轮胎的车轮,行走在上面也只是发出阵阵的沙沙声,并不像别的轿车碾压过道路路面时那种辘辘声响。

    “快快!快搬开!”带队的牛录章京远远的看到了马车车扇上的玻璃眼子反射的阳光,便立刻吆喝着,手下的兵丁手忙脚乱的将拦在道路当中的拒马枪架搬开,好让马车通过。“快点,别误了王先生的事!”

    在辕门外手捧着手本履历等候着阿巴泰接见的官员士绅们见状,立刻蜂拥而至。纷纷在马车前跪倒叩头请安,口中报着自己的姓名、官衔、科甲、履历等等,希望能够就此搭上眼前这位大人物的线,进而平步青云。

    马车的绸布帘子掀起,车夫很是手脚麻利的将一张条凳摆在了车辕旁边供自己的主子垫脚。王珂从车内被两个随身小厮搀扶着站在了车辕上。

    “李章京,这些位大人先生们都是?”

    “回王先生的话。”带队当值的牛录章京是八旗满洲镶白旗下的一名包衣,因为在作战时不顾性命,立了几次功劳,被抬旗了不说,如今也是一个甲喇衔的牛录章京了。虽然王珂在阿巴泰面前没有什么官职差使,论起来也只是阿巴泰门下的一个包衣。但是,此时的山东谁都知道,阿巴泰是以王珂为谋士。此人在阿巴泰面前说话,比曹振彦在多尔衮面前说话还要有分量!所以,这位李章京毕恭毕敬的向眼前这位二主子回话。

    “这些位大人先生都是来求见贝勒爷主子的。都在这里等候。”

    “你这该死的东西!不知道咱们主子一向是礼贤下士,尊师重道的吗?这样的天气,你让这些大人先生们就这样在空地上被风吹,在这里挨冻?!被主子爷知道了,小心你的这身狗皮!”

    李章京也不敢反驳,只能是唯唯诺诺的认错,不断的点头,嘴里一个劲的认错。

    “还不快去把门房打扫一下,准备茶水点心,请先生们到里面等候?!”

    王珂的这一番做作,顿时让在辕门外被冷风吹了一早上的官绅们感激涕零。于是乎,圆领纱帽衣冠禽兽的他们呼啦啦在马褂皮袍的王珂面前跪倒了一地。“先生如此厚爱我等,贝勒如此礼贤下士,我等当以粉身碎骨以报万一”

    口中感恩戴德的拜年话说个不断,手里的手本履历便塞到了王珂手中,至于说里面有没有夹杂着米票、汇票、田契、房契小丫鬟的卖身契之类的,就不得而知了。

    同这些人在门房里客气了几句,王珂便起身来见自己的主子阿巴泰。

    “外面那些东西是怎么回事?”

    原本清新雅致的花厅内,用玻璃制成的明瓦上满是油污,大概是阿巴泰哪天喝酒喝得高兴了,汤汁油水茶汤之类的洒了上去。地面上更是鱼刺骨头丢的满地都是。

    见王珂进来,阿巴泰放下手中的兰陵美酒酒坛,乜着眼睛看着自己这个心腹得意奴才。

    “是一群来投效主子的。打算在主子这里谋个出身前程。”王珂对门外自己的那些同类们也是一脸的不屑,大概出于同行是冤家的缘故,不想自己被抢了买卖。

    “这事倒是好办得很。京城里来了旨意,只要是肯为大清出力的,一律按才录用。如果手里再有兵马,那就更好办了!”不要看在府门外兵马密布刀枪如林的一副兵多将广人强马壮的样子,其实,眼下的阿巴泰就是一个空心大佬倌。手下的嫡系八旗兵马不过二千余人,真正的八旗满洲也不过数百人。眼下山东的主力部队是章陵虎和吴奉先两个人的部队,在山东地面上各自占据了二十几个州县,已经是形成了听调不听宣的半割据局面。

    眼下的阿巴泰急需要扩充更多的深明大义识时务的俊杰到手下来,这样才能对章陵虎、吴奉先这样的军头们形成压力,让他妈的这些有奶就是娘的货色里从此老老实实的。

    “主子,眼下外面的情形,盗贼蜂起,狼烟遍地,虽然说对我大清不是很有利,但是对外面的那些人来说,更是惶惶不可终日。”王珂作为替阿巴泰掌管军机要务和情报暗线的人,先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外面那些人怕什么?”阿巴泰嘴里咬着一只新鲜出炉的扒鸡,嘴里含含糊糊的问王珂。

    “贝勒爷给我们做主啊,盗寇谢迁勾结刁民造反,所到之处现在是一片腥风血雨,惨不忍睹。仅仅在高邑淄博,就杀绝了世代贤良之家数百家,而且是家家灭门,男丁以所谓的通虏罪杀头,女人先奸后杀。最惨的是孙之獬,浑身被插满猪鬃,谓之植发。”

    王珂故意学着外面那些衣冠众人的腔调,用着一口地道的方言来模仿着这群识得天下大势的世代贤良之家的口气来为阿巴泰讲述着谢迁的所作所为。

    “谢迁自起事作乱后,先后攻克淄川、博山、高邑等地,大小数十座城镇沦入贼手。像孙之獬这样忠于大清的乡绅贤达不知道死在他手上多少。谢迁还狂妄的放话,说贝勒爷您是逆贼李华宇的手下败将,侥幸从龙虎营手下逃脱,不过那不过是上天给个机会让他抓您。等要是抓到您,也要给您植发。另外他还诈称李华宇未死,巨舟千艘正乘风破浪而来,引得那些刁民各个兴高采烈,都说大清国吃枣药丸。”

    “现在又有南粤军残部廖冬至、鹿玛红那个寡妇和流贼余党伍兴所部在沂蒙山青岛口一带遥相呼应,狼狈为奸。地处江南的李守汉又以船舶运载军械粮饷不停的通过海路支援他们,谢迁这样的土寇,势必会更加猖獗。”

    阿巴泰将手里的鸡骨头狠狠的丢到一旁,“我又何尝不知道!可是,王先生你看!如今咱们的兵马就这么多,我就是向京城里摄政王要援兵,他也没有兵马派给山东!说不定,还会下一道旨意狠狠的叱责本贝勒一顿!现在大清的主力都去打河南陕西的李自成了,哪有余力对付山东的这些土寇?!”

    “主子,如果京城里能够派来大队兵马,那样就算是平定了山东,主子的本事也显不出什么来。说不定,忙活辛苦了半晌,白白替别人做了嫁衣。”王珂冷笑着向阿巴泰进言。为别人做嫁衣这话,阿巴泰听不懂,不过,白白的忙活,最后便宜了别人这个意思他却是听明白了。

    “王先生,您的意思是?”

    “如果,我们不要朝廷从京城里或者是从别的地方调派援兵给山东,只要朝廷给个旨意,发些告身文书,就能够把谢迁这些土寇剿灭,朝廷会答应吗?!”

    “这个自然!不用花费一文钱一粒米的军饷。不用损耗一兵一卒,这样的好事要是他老十四都不肯,除非是他脑子里都是大粪!那样的话,他也就别做这个摄政王了!”

    “来来来!王先生,你就是我的诸葛亮!快请坐!来人,给先生泡茶!记得泡李华宇最喜欢的那个,那个。。。。。”阿巴泰虽然素来以勇猛著称,但是脑袋里也不全是肌肉,他猛地醒悟过来,想必是王珂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就等着他的态度。想明白了这点,急忙请王珂落座,吆喝着命人给王珂泡茶。

    “阳羡春茶。”

    “对!就按照先生说得办!”

    茶罢搁盏,王珂这才悠闲自得的向早已快要按捺不住的阿巴泰开了口。

    “主子,办法就在外面那些人身上。还有,主子,你可还记得当初李华宇那厮是如何让主子兵败含恨而去的?”

    王珂提到了当年不堪回首的耻辱往事,顿时让阿巴泰觉得自己背上被黄太吉赏赐的那些鞭痕又跳动了几下。“这如何能忘记!本贝勒定然要刨了他李华宇的坟,然后把死尸拉出来鞭尸!最后挫骨扬灰!才能消除本贝勒心中之恨!”

    “主子,这个办法,就是用他李华宇的招数来对付谢迁这群打着他旗号的土寇。这难道不是最好的出气、解恨的办法吗?”王珂依旧是一副满面春风笑容可掬的神情,语调里充满了让人信任的温暖之感。这也是他作为一个合格神棍的必备素质,要是都长得凶神恶煞一般,让人一看就害怕,怎么去骗人?怎么能够让人心甘情愿的把钱掏出来交香火钱?

    “当初主子纵横齐鲁,打得李华宇手足无措,那为甚一夜之间李华宇就有如神助?那是因为他找到了最好的助力!用李自成、罗汝才二人部下的流贼来对付王爷!这些人能打能拼能跑,吃得苦耐得寒忍得饥。主子当日的战术,恰好也是他们的战术。所以,主子才不幸受挫。”

    “除了这些流贼,李华宇更是号召齐鲁各地的各色武装起来和主子为难。这样一来,我们所到之地,到处挨打,到处都是给南蛮通风报信,对我们坚壁清野的屯堡圩寨!”

    “对对!当年这群狗贼就是这般对付咱们的!”

    “主子!如今咱们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主子可知道,这山东地面上除了外面那些官绅可以利用之外,还有什么人可以为主子所用?”王珂的眼睛里闪烁着迷幻的光芒,让阿巴泰有些不知所措了。

    阿巴泰不知道,但是不厚道的作者却知道。在山东地面上,能够和官绅的力量相匹敌的另外一股势力,就是各种的秘密教门。俗称邪教、会道门的便是!这些人正是王珂的同类。

    追根溯源,山东或者是整个中国的各种邪教,大多数可以和著名的白莲教扯上关系。而白莲教,又能够追溯到祆教的影子。

    说起祆教,大家会觉得很陌生,但是,说他另外两个名字,大家一定会恍然大悟。拜火教、明教,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吧?被佛教称为“邪教”的火祆教传入中国很早,“火祆之名闻中国,自北魏南梁始,其始谓之天神,晋宋以前无闻也。”因后人经常将其与摩尼、大秦混为一谈,及宋以后因“食菜事魔”的摩尼教(明教)兴盛,对这些邪教便常以“魔”称之,这时的秘密教门势力还不算强大,而后“元入中原,以蒙古人统治中国,因为一时声势浩大,所以汉人的民族意识潜伏着,一等到盛极而衰的时候,汉人就乘机而起。白莲教就是以邪教的组织向蒙古人实行民族革命的。”

    乐城人韩山童,自称宋徽宗后裔,宣言:弥勒下世,明王出生。所带白莲教徒着红巾,被称为红巾军,进行反蒙复宋的活动。弥勒便是白莲教里的守护佛,是从弥陀净土宗发展来的。白莲教红巾军势力日益扩大,朱元璋乘机利用取得天下。他当然知道白莲教的厉害,建立明王朝后,在明律上严禁白莲教:“妄称弥勒佛,白莲社,明尊教,白云宗等会,一应左道异端之术……为首绞监候……”这样白莲教便成为朝廷禁止的邪教了。

    到了明朝万历年间,白莲教首苏州人王森自称闻香教主,发展教会,遍布于山东、山西、河南、陕西、四川等地。后王森被捕,他的儿子王好贤和巨鹿的徐鸿儒商议谋反,约定在熹宗的天启二年中秋起事。后来因为事情败漏,徐鸿儒就首先发难,自称为中兴福烈帝,仍然以红巾为标识,接连攻陷山东的郓、邹、滕、峄等县。徐鸿儒此次叛乱,前后历时七个月方才平定,徐被捕获并在北京受刑,白莲教就此告一段落。

    经过一番改头换面,成了什么白莲教、罗教、黄天道、红阳教、大乘教、斋教等等,到了清朝前期,又变成了混元教、收元教、西大乘教、天理教等等。(周星驰的武状元苏乞儿里,那群和丐帮作对造反的就是天理教。)到晚清的青莲教所衍化的灯花教起事,到、先天道初露头角,再到斋教、金丹道、混元教、在理教的反洋教斗争,而后的金钟罩、大刀会、义和拳,在各地更是频繁出现。明清统治者对这些秘密教门的定性都是邪教,教徒则被称为“教匪”。

    因为局势动荡,天下大乱,又给了王珂这些邪教头子们发展、扩充的好机会。他们纷纷出洞,宣称“红阳大劫,三世末日”等等。蛊惑人心,加入他们的教门。小目标就是骗财骗色,大目标则是集聚实力。

    一时间,山东境内,各色教门像雨后的毒蘑菇一样纷纷冒出了头。什么一炷香、八卦教、离卦教、圣贤道、九宫道、皈依道,他们各自有地盘,开设坛口。规模大信徒多的,甚至拥有武装力量。什么济宁的、巨野的圣贤道、邹平的一心天道龙华圣教会、济南的中央道及正中慈善会、泰安的先天道等200多种。许多地方甚至流传“无道不成村”之说。一直到抗日战争时期,这些教门在鬼子手下也是各种为虎作伥干尽了坏事。

    这些教门和乡绅们一道控制着大片的乡村。他们也是应当感谢已经不在人世的李华宇,当年他如果像李守汉在南中、在两广等地推行的村官制度,政权一直到村里那样,也不会将基层政权拱手让那些乡绅贤达和这些神棍控制。

    被王珂一番关说,阿巴泰立刻找到了自己的盟军所在。立刻身着全套贝勒衣冠,到二门迎接那些在门房里等候他接见的各地官员士绅。当场便宣布,一律按才录用,只要大家能够在平定各地乱贼、为大清平定天下的过程之中出力,朝廷定然会论功行赏的。

    阿巴泰的这个举动,顿时感动的在场官绅无不是感激涕零,热泪盈眶。“朝廷如此顺天应人,敬天法明,尊师重儒,我等敢不效犬马之劳?”当即便表示要为朝廷为饶余贝勒平定山东各地乱贼,斩谢迁、廖冬至、伍兴、鹿玛红等人首级献于贝勒驾前!

    在王珂的特意引荐介绍下,阿巴泰对于号称拥众二十万的临清柳林团代表曾传贤更是好好的笼络了一番,对于他们兄弟三人为朝廷立下的赫赫战功大加赞赏,当即便表示要上奏朝廷,为他们的大哥曾传生请一个二品官员的头衔,外加一个礼部员外郎的官职,令他好生为朝廷效力。只要好好的为朝廷效力,总督巡抚搜不是事!

    两日后,以王珂名义写的数十封书信被人快马送往各地的教门头子手中。

    阿巴泰凭空多了数十万的兵马。多了无数的盟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