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七十章 潼关(三)
    “潼关东南是麒麟山,山塬是城墙,城墙是山塬,脚下就是深沟,又布局森严。就算过了这五里的官道,不论兵马还是辎重,怕也很难绕过城墙到潼关的南面去。这兵马不能摆开,攻城还是无济于事。现在本大将军问尔等,哪一营愿意头敌?哪一营为二敌?”

    多铎的声音在众人头顶上回荡,但是却没有人敢抬头请缨。所谓的头敌、二敌,是这个时代的军事术语,就是第一波次发起进攻的部队和第二波次进攻的部队。可是,这些将领们都不是瞎子,对面大顺军阵地上,那密密麻麻的炮垒、碉堡,如同蜘蛛网一样纵横交错的壕沟,用人工硬生生削成的一丈有余,常人无法越过的峭壁,哪一件是好对付的?头敌?那就是用命和人头去拼!去给后面的部队趟开一条血路来。

    “怎么?没有人愿意?平日里你们在本王面前如何炫耀的?”多铎有些愠怒了,虽然声音不大,但是谁都听得出来,这位豫亲王,动了真火了。

    “回王爷的话!奴才孙得功愿为头敌!”正白旗的行列里,孙得功昂然站立起来,向多铎的帅案打钎施礼。

    “好!到底是我两白旗的子弟兵!果然没有给你主子丢人!”见身为梅勒章京的孙得功率先请战,又是出自自己的两白旗部下,多铎顿时转怒为喜。

    孙得功此人,既是正白旗旗下人,又曾经是镶白旗旗下。这和他的出身有关。他是辽东时期投降的那批人。在明为广宁巡抚王化贞中军游击,王化贞倚得功为心腹股肱,努尔哈赤围西平堡,刘渠等赴援,令得功从。渠等战死,孙得功潜纳款於努尔哈赤,还言师已薄城,城人惊溃。王化贞走入关,得功与进、绍贞、国志等,率士民出城东三里望昌冈,具乘舆,设鼓乐,执旗张盖,迎努尔哈赤入驻巡抚署,士民皆夹道俯伏呼万岁。这是天启三年也就是努尔哈赤天命七年正月里的事情。从这个时期起,他就是隶属于镶白旗旗下的奴才了,一直到黄太吉编制成汉军旗,他才从镶白旗转隶到了正白旗汉军旗下。但是,仍旧属于多尔衮兄弟旗下的奴才。

    说起他来,大家不是很熟悉,除了他在广宁之战中成功扮演了卧底的角色,坑死了熊廷弼和王化贞两位督抚大员,将辽西的数千里土地、数十万百姓和几百万石粮食无数的财帛拱手送给了努尔哈赤外,他在历史上所留下的痕迹并不重。但是,他的二儿子,相信很多读者都认识。就是韦爵爷的结拜兄弟之一,在清史上被称为河西四汉将的孙思克。

    某包衣的这部小说里,孙思克是云南副将,因为不是吴三桂的嫡系被排挤出来。其实,两个字,扯淡。在康熙二年的时候,孙思克就已经是甘肃总兵,康熙五年时,又以在定羌庙击败准备迁徙到大草滩游牧的厄鲁特蒙古部、在扁都口西水关到嘉峪关一带修筑边墙,使得厄鲁特蒙古在边境放牧的部落尽皆迁走。后来,孙思克又巡视南山各处险隘,分兵固守,并约束军纪、选拔将才、裁撤冗卒、核实粮饷等功劳,被山陕总督卢崇峻奏知朝廷,加孙思克为右都督。试问,此时便是总兵、右都督的官职在身,又有满洲世职在,又怎么会跑到云南去做什么副将?!

    孙思克除了大家熟悉的在平定三藩之乱时的战功之外,在平定西北少数民族叛乱,比如说蒙古准噶尔部的噶尔丹等人更是立下了赫赫战功。昭莫多一战,杀得噶尔丹大败而逃,追杀三十余里。连噶尔丹的妻子阿奴都在此战之中阵亡。

    “雪花如血扑战袍,夺取黄河为马槽。灭我名王兮虏我使歌,我欲走兮无骆驼。呜呼,黄河以北奈若何!呜呼,北斗以南奈若何!”这是准噶尔部的一名善弹筝笳的老乐工被俘后,在康熙所举行的庆功宴上演唱的一首悲壮凄凉的歌,从歌词中可以看出:噶尔丹率领的准噶尔部在占领漠北喀尔喀三部后试图向南扩张、饮马黄河的狂妄之心,也反映出在昭莫多之战重创下噶尔丹精锐丧尽、处于穷途末路的可悲境地。如果不是有这样的功劳,他的儿子孙承运,也不会官至散秩大臣,袭爵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娶了康熙的女儿和硕悫靖公主,成为清朝历史上唯一一个汉族血统的额驸了。

    (好像又扯远了,再说下去,估计又该有人骂作者是清粉了。还是掉回头来说潼关的战事吧!)

    “孙得功,你现在是梅勒章京的官职,本王现在晋升你为正白旗汉军固山额真!眼前这一战,不管你是不是能冲开流贼的防线,进了关中之后,你家都可以在关中挑选上好土地,圈五十里!里面的田地、房屋、林木、水塘、牛马、百姓,都是你家的!算是本王给你的赏!”

    这样的赏赐不可谓不厚。只因为孙得功先站出来请战,多铎便加封他的官职,而且,不论战果如何,进了关中都可以圈占土地,这样的好处,顿时让在场的人们眼睛都红了。

    “大将军!王爷!主子厚赐,奴才不敢受!奴才只请王爷恩准,令奴才随父亲一道去!”站在多铎身边,充当护卫的孙思克,抢步上前,跪在父亲身边向多铎请求随孙得功一道去。

    此时的孙思克,正是一名年方弱冠的少年,一身合适的甲胄在身,显得整个人十分的精神。

    “好!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本大将军当年比你现在还要小,也随着太祖皇帝上战场了!”拍着肩膀,夸奖了孙思克几句,多铎转过身来巡视了一下众人,眼神里满是鄙夷不屑,“看看人家父子!再看看你们!”

    “回王爷话!属下愿意率所部人马追随孙大人父子一道去!”

    “属下愿意去!”

    两名总兵几乎是同时跳起来向多铎请战。

    “曹振彦!”

    “奴才在!”

    “你本部的一万抬枪兵、乌真超哈营的炮队本王通通交给你指挥,你来给孙得功父子压住阵脚!”

    双方动员了数十万人马,顺清两家的潼关战事,就在远望沟长达二十多里的防线上拉开帷幕。从空中看去,整个远望沟都被弥漫的烟雾笼罩,透过烟雾,若隐若现是下方如蚁的人海。

    人海从塬上倾泻下沟,如洪水似要弥漫上塬,但他们被塬坡间各处防线劳劳挡住,汹涌的潮水被坚固的堤坝消弭。

    就在远望沟这边闯军猛烈进攻,顺军顽强抵抗的同时,两千多清军骑兵从金陡关前出,一者尝试可否窥探,甚至攻打潼关的东北两面,二者也是牵制一下顺军防御的兵力和火力。

    控制了牛头原的清军,以乌真超哈营的重炮为主要火力对金陡关和东城门一线进行轰击。

    在乌真超哈营的重炮火力掩护压制下,从金陡关到东城门的这五里路的天险对于清军来说却是如履平地。

    孙得功孙思克父子领着两千多八旗满洲骑兵策马行走在这管道上,轰隆隆蹄声如雷。在骑兵队伍背后,便是两位总兵的兵马,为数也在一万多人以上。

    在牛头原上,曹振彦的帅旗和织金龙纛便在炮队营阵地上飘扬。炮队放列的阵地后面,一万抬枪兵列队整齐,气象森严。他们随时准备出击,只要孙家父子和那两位总兵的兵马与顺军交上手,曹振彦便会以重炮和抬枪轰击顺军兵马、营垒。便是曹振彦本人,也是将帅旗和抬枪兵一道前移。

    虽然说是头敌,但是,毕竟是八旗自己人,孙家父子所担负的任务,其实是督战和预备队。主要的兵力还是哪两位总兵的兵马。不过,多铎也对这二人许下了重诺,升官发财,封妻荫子都在其中了。

    孙思克父子率领着两千多八旗骑兵奔驰在官道上,轰隆隆的蹄声在山间回荡,震得人的耳中隆隆作响,仿佛不停的有雷声在耳边炸响。骑兵一直冲到远望沟前,才停止了脚步。这里,就是清军的进攻前出发阵地。过了沟不远就是麒麟山,因为城墙与东门楼就建在山上,完全在顺军的炮火射程之内,所以,顺军在远望沟的东口并没有设置防线工事,只是放了几个前哨。

    孙思克勒住马头,示意身后的甲喇章京传令下去,骑兵停止前进,等候后面的那两位总兵的队伍上来。借着这个空档,孙得功与孙思克父子二人,开始仔细观察眼前的大顺军阵地。潼关的城墙顺着山形地势蜿蜒而去,正面便是潼关的东门,迎恩门。这座城门便修建在在麒麟山上,城头上悬挂着巫山伯马世耀的帅旗,城上密密麻麻满是大顺军的旗帜,马面上更是罗列着无数的火炮和守城器械物资,远远的望去,这座潼关居高临下如龙蟠虎踞一般。黄土坡下不远就是黄河,浊浪滔滔向东而去。

    “果然是天险之地!”孙得功也是征战多年,看到了眼前的景象,不由得也是有些犹豫胆怯,但是,此时已经容不得他胆怯后退。见两位总兵已经率队前来,却也不多说话,只管一挥手,命令开始进攻。

    总兵手中令旗摇动,一名游击率领自己的奇兵营从阵型当中奔出,直奔远望沟而去,游击的进攻路线,大抵便是顺着管道冲出远望沟,然后再冲上塬面沟顶。逐步夺取那里的大顺军工事。

    紧随其后的是一名参将,二人的进攻方向各有不同,一个是以迎恩门和以迎恩门为核心的周遭一群箭楼、碉堡、炮垒等,而那个参将,他的兵马则是准备沿着麒麟山下沟边缓坡小道,看能不能绕到潼关的南门去。

    在塬上观察着进攻情形的孙思克,天寒地冻的天气里,握着单筒望远镜的手里仍旧满是汗水。在羊毛手套里滑溜溜的好不难受。镜筒里,那游击和参将的认旗在人群奔跑起伏的浪潮中十分显眼、醒目。

    “但愿他们能得手!”孙思克到底年轻,战场经验历练还不够,双手合十的祝祷着进攻顺利。

    “哼!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李贼也不简单啊!”孙得功对于二儿子的青涩幼稚想法表示出了不屑。以他这一年多同李自成大顺军打交道的经验来看,大顺军可不像入关劫掠时遇到的明军那样豆腐渣一样好对付。“你等着瞧,这两营人,只怕要扔进去了!”不过,这话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对儿子说,却不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公之于众。

    仿佛是要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就在那游击和参将各自领人马出了沟口,准备分兵各自去进攻的时候,塬上那些土坡上的壕沟当中,突然有人吹起了一声尖锐的唢呐,直冲云端。

    随着这一声响,壕沟当中顿时冒出了无数的人头和旗帜!

    就听山上哔啵作响,黑烟火苗乱舞,无数点燃的草捆被顺军士兵从壕沟里抛出来,沿着山坡滚下来。壕沟里不时传出大顺军士兵的叫骂声:“天气冷!先给你们这群鞑子烤烤火,暖和暖和!”

    山路本来就狭窄,两营人马又密集猬集一处,这许多的火团从山坡上丢下来,滚进人群当中,顿时队形大乱,官兵们开始在烟雾火光之中乱窜乱叫。

    火光就是最好的灯塔!除了用廉价的麦草来充当杀伤清军的武器之外,麦草还有一项功能。那就是为部署在山坡上的火炮指引目标。

    早已测算好了各种射击距离的大顺军火炮,被炮手们调整好炮口角度炮身高度,通过量天尺测量好距离,装填手们狠狠的将药包和实心炮弹塞进了炮筒之中。

    “开火!”

    “开火!”

    山坡的十几座炮垒,开始向沟口火光中的清军队伍发射炮弹。

    炮队居高临下,在火药的推动力和高度优势双重作用下,杀伤力效果可想而知。十几发六磅炮弹和大佛郎机发射的十磅重炮弹,就像是泥石流一样倾泻在混乱嘈杂的清军队伍当中。几枚炮弹砸在了山坡上,炸起了无数的土块尘土,在烟雾当中显得更加混乱。

    炮声隆隆,烟雾尘土弥漫,让孙思克父子无法观察到沟口的情形,只能隐约听到己方人马的惨叫声哀鸣声不断传来,想来是不停的有己方人马被炮弹击中,被烈火烧伤。山高、炮狠,风大,只要人马被炮弹击中,被烈火烧到,那就是皮焦肉烂、筋断骨折、断手断脚的下场。

    烈火炮声不断,隐约有几个身影出现在了远望沟的沟口,浑身冒烟,几处棉甲上还有残余的火星。却是两营人马的败兵逃回来了。那总兵还不曾开口说话,孙思克咬着牙发了狠:“豫亲王的军令是什么?连坐法!一人退,便杀全甲!这些人都退了回来,该杀谁?”

    这话一出口,原本打算为自己部下求求情的那位丘总兵,顿时面如土色,浑身颤抖,连忙躲在一边不敢再开口。

    “你!带人过去,这些怕死鬼,都给本固山额真砍了!以正军法!”孙得功也是一脸的狠辣之色。

    被孙得功点到的那名牛录章京,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当下便领着二百余人冲到沟口,挥动刀枪砍瓜切菜一般将这几十个惊魂未定的溃败官兵就地正法。

    另有一队民夫,按照少主子孙思克的命令,将军中携带的防守器械——拒马摆在了沟口,只留下了可供一辆大车出入的通道。通道两侧,则是八旗满洲兵丁凶光必现的手执刀枪把守在侧。

    “那一个敢退一步!这就是榜样!”策马从塬上冲下来的孙思克,眼睛里杀气腾腾,指着拒马上悬挂着的几十颗血肉模糊的人头,呵斥着远处沟中犹豫不决不敢前进又不能后退的败兵们。

    后退,是督战队的刀枪火铳,是死定了,而且死了之后白死没有抚恤。向前,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就算是死了,也还有一份抚恤在。这些官兵们有些犹豫了,到底是翻身杀回去还是冲到沟口把拒马推开逃跑?就像是以前在明军时那样?

    “前进者生!后退者杀!”

    孙思克很好的把握了时机,命人大声吼出了口号。于是乎,这些败兵,也只能乱哄哄的调过头去,一门心思的挥舞着刀枪向塬上、山坡上的顺军阵地扑去。

    在进攻队伍后面布设拒马,只要队伍一前进,后面立刻布设拒马,切断部队的后退道路,表示有进无退,有死无生。这是孙思克强烈个人风格的战术,在昭莫多一战当中,便是这样对付噶尔丹百战余生历经数百里败退溃逃而始终追随在他身边的核心精锐,打得这位韦爵爷的结拜兄弟精锐尽丧。

    (嗯?怎么好像两边都是韦爵爷的把兄弟?这事有点混乱啊!把兄弟之间干起来了?弄得和校长的中原大战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