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 潼关(四)
    “禀贝勒爷!闯贼在麒麟山的火炮阵地开火了!”

    牛头原上,乌真超哈营的两名梅勒章京喜滋滋的向坐在织金龙纛下,好整以暇,气定神闲的正在喝茶的曹振彦曹贝勒禀告观察到的军情。

    “说!”

    “到目前为止,奴才们已经发现了闯贼的炮垒四十六座,红衣八磅炮约十五门,红衣六磅炮二十门,余者为大佛郎机。城头上应该还有十余门重炮,但是尚未开火,奴才们不敢妄言。”

    负责指挥乌真超哈营火炮的曹振彦,满意的哼了一声,将手中的细瓷茶杯放下,“一个游兵营、一个奇兵营,孙得功下的饵料果然不小,马世耀不咬钩那才是奇怪了呢!”

    “那,奴才们下一步该如何?下面的奴才禀报,远望沟那边,伤亡惨重。这两三千人只怕撑不了多久!”

    曹振彦抬起了眼睛,看看眼前这两个梅勒章京。

    “孔佩雷,乌林达,你们两个是不是昨天晚上的酒还没有醒过来?”曹振彦在多铎面前是奴才,可是,在这两个梅勒章京面前,那可就是顶天的主子了!乌林达是八旗满洲旗下的奴才,而这个孔佩雷,虽然听上去是个汉名,但是,却绝非我华夏苗裔。

    此人是个不折不扣的葡萄牙人,虽然一样留着金钱鼠尾的辫子,但是,却仍旧一眼便能看出来。他的葡萄牙名字叫佩雷拉,原本是当年在澳门的葡萄牙炮手。

    当年随统领公沙的西劳,副统领鲁未略。还有科德略、罗德里格等军官,四百名士兵,作为雇佣军为大明朝廷效力,作为教习,在孙元化手下培训炮手。

    孔有德之乱后,很多人战死。不过大明朝廷对他们不错,统领公沙的西劳追赠为参将,副统领鲁未略赠游击,铳师拂朗亚兰达赠守备,傔伴方斯谷、额弘略等则各赠把总职,余者也有赏下银两。

    而佩雷拉运气也不知道好还是不好,他没有死于孔有德的叛乱,而是被俘虏了,他和其他被俘的葡萄牙军官士兵,连带着残部男女1300多人,还有精锐的炮队、工匠、火器手一起被孔有德带到当时的后金。

    佩雷拉作为军中教习,因为操弄的一手好炮,又善于利用象限仪、量天尺、矩度等测量工具,而被黄太吉很重视。问了他的官职后,当即便封他为牛录章京,专门训练炮手。以后更是一路升官,现在己经是八旗汉军正红旗的三等梅勒章京,管理乌真超哈营。

    更有一个私下里的身份。也正因为他有一手精良的炮术,为了笼络他,也许是为了把他牢牢的抓在手里,按照此时的习惯,他被王爷孔有德收做了干儿子。虽然两个人的年纪相仿。更取了一个汉名,叫孔佩雷。将他那个又臭又长的葡萄牙名字丢回了葡萄牙去了。

    葡萄牙人的名字之长,那是全世界公认的。就连他们自己也经常拿来自嘲。据说葡国国内流传着这么一个笑话,从前一位国王外出打猎迷路森林,只好去某农夫家投宿,听见敲门,农夫问道是谁,国王答:“我是唐?若热?多明戈斯?保罗?巴戈多罗?阿纳斯塔西奥?孔塞桑?皮涅里多罗……”还没等他说完,屋子里传来惊恐的声音:“快走吧,这么小的屋子哪里住得下这么多人。”

    不过,从这一点上来看,清朝确实要比明朝明白,知道有舍才有得。同样是招募雇佣军,大明对葡萄牙人来了一句:“怎么,让尔等帮天朝打仗,尔等还好意思要钱?”同样是招募雇佣兵,清朝对上海的常胜军洋枪队又是一个什么态度?军饷是当时最丰厚的,而且,攻下一座城市后,按照大家都默认的规矩大肆抢劫几天不说,城里面太平军府库里面的财物,都归洋枪队所有。这也让华尔从一个上海滩上的外国流浪汉,迅速成为一个能随手便捐出一万银子给美国政府用于平定南方战乱的费用。最后,更是以副将官衔归化,加入了中国国籍,并且在死后身着清朝官员袍服下葬。

    华尔此人,算得上拿人钱财替人出力的最佳典范,应该能评得上雇佣兵业界的十大良心人物之类的榜单了。比起几十年后的另外一个美国雇佣兵头目陈纳德来,可是强的太多了。最起码,他没有把用中国经费武装起来的洋枪队,转过头来变成了美国陆军的某个部队。而这位被吹捧到了天上,号称用五百架轰炸机就能把日本炸到海底的陈纳德,可是转眼间就把宋三小姐花大价钱雇佣的飞虎队,用中国人民的血汗钱购买的飞机,用中国人民用来耕作捐献出来的大片良田土地建设的机场,摇身一变的就成了美国空军航空队的了。

    “既然已经发现了闯贼的火炮所在,那就是你的用武之地到了。给本贝勒一一测定位置,用咱们的神威大将军炮,还有南蛮的火炮,一门一门的给本贝勒敲掉!”

    曹振彦的眼里满是凶光和杀气!

    孔佩雷与乌林达二人不敢怠慢,各自领命而去。

    “奴才们,抓紧时间吃饭,喝水,解手!一会大炮一响,咱们就全员备战!闯贼的那些小炮被咱们的大炮干掉,前锋的兵马就会冲上去同他们列阵厮杀!到那时,就是咱们抬枪显威风的时候了!”

    抬枪兵的一名甲喇章京,也是曹振彦的奴才曹荣,腰间别着两柄短火铳,从肩头到腰间的两条牛皮弹带上,满是子药药筒,腰间更是挂着两个子药盒子,里面都是上等铅弹;一面大声吆喝激励士气,一面在队列里检查各兵丁的准备情形,不时的粗鲁的咧着大嘴笑骂几句,用拳头在兵丁和军官的肩膀上捶上一拳。他也早就惦记上了抬枪兵左翼梅勒章京的位置,曹振彦也向他做出过许诺,这一战打好了,便向豫亲王、摄政王上奏,保举他升任左翼的梅勒章京。

    “流贼左翼山头有火炮炮位十四处,大佛郎机八门,疑似八磅炮、六磅炮六门!”

    “流贼右翼山头设有火炮炮位二十处,疑似八磅炮、六磅炮十门,大佛郎机十门!”

    清军炮队的观测手,,都是孔佩雷这些葡萄牙人和孔有德带来的登州叛军炮队培训出来的,业务技艺水平颇为精湛。

    用矩度和量天尺、象限仪仔细的测量了远处顺军炮兵放列阵地所在的位置,孔佩雷很是满意的点点头。他走到一门十二磅重炮前,伸出手来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口中默默念诵经文,祈求圣母玛利亚保佑。

    这门十二磅火炮,是他选定的基准炮,乌真超哈营的所有火炮射击数据,都要以它为准,进行增减损益。所以,孔佩雷希望在天上的圣母,能够大发慈悲,让他首发命中!也好在豫亲王和曹贝勒面前出头露脸!但是他似乎忘记了,东方这块土地,不归圣母玛利亚和她的儿子管,而是归佛祖、太上老君等等一大堆神仙管辖,就算是她们娘俩打算捞过界,也得先打得过这一大堆神仙才行!

    终于,孔佩雷的祝祷词念完了,他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说道:“开炮吧!”

    那门十二磅炮的炮长大声响亮的应道:“是!”

    转过身去一摆手,威风凛凛地道:“点炮!”

    一个炮手点燃这门十二磅重炮的大炮引线,所有人神情紧张,一齐注目那嘶嘶冒着火花的火门引线,清军作战的地域,大多属于干旱少雨的北风,不用担心引信被水浸湿。所以,多年来,虽然火炮火铳上的小改良小进步不断,但是,引信这个问题,仍旧采用最为传统的引信技术,而不像南粤军和大顺军,采用了信管发火。

    引线冒着火花,嘶嘶燃烧着,猛然火门火光一闪,接着一声巨响,粗大的炮口喷出大片浓厚的硝烟。火光中,炮身剧烈的一震,一颗硕大的黑色炮弹冲出炮膛,在人们的视野里留下了一道转瞬即逝的弹道,便往远处的顺军炮兵阵地快速飞去。

    一时顺清两方的炮兵,都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认真观察着这枚炮弹的运行轨迹与目标所在。

    带着尖锐刺耳的划破空气突破音障产生的哨声,基准炮那重达十二磅的大铁球呼啸而至,正正的砸在了一处炮垒的寨墙之上。这处寨墙是用石头堆砌而成的石墙,石头里面用黄土夯筑培实,外表看上去坚不可摧,但是内里的抗击打程度却是差得远了!

    一声巨响中,堆积石墙的石块被巨大的冲击力击打成为了碎石块儿,到处乱飞,几个站立在附近的炮手、弹药手,驭手还来不及抱头蹲下,就被四处乱飞的石块击中头颅和胸膛,当即便倒在地上,痛苦的扭动着身躯。不一会,一股鲜血便从嘴角鼻孔当中流出,死去了。

    首发即告命中!顿时,乌真超哈营炮阵地上欢呼声一片!炮手们士气大振!

    “圣母玛利亚保佑!”孔佩雷心中大喜!但是脸上就不能露出一点喜悦之色来。“本官打了一个样儿给你们看,就这么打!给老子盯着流贼的那些火炮打!”

    炮声隆隆响起,一道道炮弹弹痕划破天际,向不远处的顺军阵地猛扑过去,尖锐刺耳的呼啸声此起彼伏,炮声在山坡深沟之中回荡,已经不再是隆隆作响,而是沉闷的“咕咚!咕咚!”声,听起来就象是水壶的水烧开了,而且是泛着水泡大开大滚的时候。

    轰隆隆,巨响声中,几枚二十四磅重炮的沉重炮弹,挟带着摧毁一切横扫一切的霸道蛮横,硬生生的砸在了两门大佛郎机火炮的炮位上。

    轰!二十斤重的大铁球砸在石墙上,巨大的冲击力,在炮弹落下的一瞬间,将几块大石头击成尖利的碎石块横扫四周,造成霰弹的杀伤效果。很多人纷纷被石块击中,如麻袋一样,姿势各异的摔滚出去,尽数口喷鲜血,骨折声大作。

    噗噗噗噗噗,顺军炮兵阵地上的人们,身前或身后,或头上,激射出一股股血雾。这些炮手,为了操作火炮便利,原本就没有配发盔甲,只有一件棉衣和号坎,头上一顶柳条帽,如何能够挡得住这样的尖碎石块横扫乱射?

    一轮炮火射击后,顺军炮兵阵地上便是死伤颇多。

    炮声震耳欲聋,又一发发炮弹呼啸而来,霹雳般爆响声不绝。清军的火炮比起顺军来,胜在口径大,重炮多。当年大顺军组建火器营,为了行军方便,火炮首选便是机动力。故而,八磅炮、六磅炮、相当于十磅炮的大佛郎机便是上佳之选。而十二磅以上的火炮,则是少而又少。今天,这个短板被清军揪住不放,不停的狂踢顺军的软肋。

    十二磅炮、二十四磅炮的大铁球不断砸在顺军炮阵地的石墙、土墙上。哗啦啦的倒塌声不断。这些土墙,石墙都颇为简陋,只要击中,无有不倒塌者。

    土墙还好,石墙被击中,就是一场灾难,炮弹带起一阵阵石雨。横扫周边。惨叫声、呻吟声,交织成一片。想要还击,火炮射程却又够不到,一时间,顺军炮队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乌真超哈营炮阵中,各炮的炮手在火炮发射后,立时用沾了菜油的羊毛木棍清刷炮膛,就听水汽的丝丝声响不断,篜气腾腾冒出来。

    清刷炮膛后,装填手又填入新的发射药包,同时一名炮手的大拇指按在火门上,防止气流倒灌引燃未净的余烬。又送入铁弹压实,在火门处安上新的引火药绳,准备瞄准射击。

    由于四轮炮架打桩固定,所以火炮后退较少,再次瞄准较位颇为容易,而且火炮分为几班发射,较准就更容易了。

    右翼梅勒章京乌林达咆哮道:“狠狠的打!给老子炸他娘的!”

    乌真超哈营炮兵阵地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火炮声,滚滚浓烟之中,又是一波沉重的铁弹从灰白色的硝烟之中呼啸而出,带着死神的狞笑冲向了顺军炮兵阵地。

    这一波的炮弹,使用了群子。每大弹一个,伴着十几个小弹,声势更为浩大。炮弹呼啸而来,劈头盖脸砸在了顺军炮阵地的炮位前后左右。

    “轰!”一声巨响,一处炮垒直接被炮弹击中。

    “轰!”一颗大铁球破开一道土墙,尘土飞溅中,夹着大股的血雾,一个顺军炮手当场被打成碎肉,被鲜血浸湿的泥土夹着一些支离破碎的残碎肢体四下里乱飞。

    还有数人扑倒在地,个个灰头土脸,身上满是泥土血肉。一个炮手被炮弹击中,下半身不知道飞到了何处,他被冲击波远远的甩了出去,却一时难以死去,只能是痛苦地在地面上挣扎爬行着,一边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号声。

    轰!轰!……

    大小炮弹乱射乱跳,一些炮弹落在主墙前的壕沟矮墙中,略略跳动几下,就一动不动。

    “轰!”一发小炮弹击中了顺军的火药桶,顿时,火药桶被冲到半空中爆炸,引起了一连串的殉爆。

    “主子!前沿观测手报告,至少打瘫了流贼大小火炮十二门,摧毁了流贼的炮垒八处!”曹荣兴冲冲的跑到了正在营帐前喝茶的曹振彦面前禀告军情。

    “流贼的炮火现在如何了?”虽然早就听不见顺军还击的炮声,但是,曹振彦还是要问一句。

    “主子!您听!”曹荣兴奋的伸手示意。

    远望沟等处的山谷之中,又一次的响起了一片呐喊冲杀声。漫山遍野的清军士卒,气焰万丈的向顺军防御阵地扑去!红通通的服色甲胄,各色的旗帜,将黄土高坡渲染的五色斑斓。

    望远镜的镜头里,几个新附军将领们,个个手执宝剑腰刀,身先士卒的冲在前头。

    “曹荣。”

    “奴才在。”

    “你觉得这些家伙这次能冲上去吗?”曹振彦刚刚喝完热茶,嘴里冒着白气,话语的音调却是比这天气还冷。

    “主子是想要听真话还是假话?”曹荣也是跟了曹振彦很多年,修炼成了一条千年老狐狸了。

    “真话如何,假话又如何?”

    “假话好听,真话刺耳,而且,搞不好奴才会得罪人。”

    “这里就你主子和你,你还怕传出去吗?”曹振彦有些愠怒了。

    “主子,假话是,我军已经用炮火摧毁了流贼的炮队,流贼士气大挫,我军士气如虹,当可一战而定潼关!”

    “嗯,这话也有些道理。那么真话呢?”

    “真话就是,流贼炮队虽然受了损失,但是他的大队悍贼还在。且依托深沟高垒防御,我军投入的兵力,未必能够在这些悍贼面前讨了好去!说不定,”曹荣想要继续说下去,但是偷眼看了一下曹振彦的神情,当即便把后半句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半晌,曹振彦才开了口。

    “你带上两千抬枪兵上去。跟孙得功讲,就说是本贝勒派你上去的额!一者是压制流贼步队,为我大清兵马提供火力支援。二者,亦是督战!不管是谁,胆敢退却者,就地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