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九章 风起江淮间
    等两人稍微能接受一点之后,伍兴接着说:“之所以让鹿玛红派出兵马人手来掺沙子,也是我料定他鹿玛红也走不出李守汉的限制。她能跟我们一起去江淮,能消灭二刘的兵马,拔掉各处自立为王的土围子,能减租减息逼着官绅一体纳粮,但是她也无法像我这样,给这些连老婆初夜都保不住的穷人以这样大的权利。到了那时候,我会把何凤山塑造成痞子英雄,就像汉高祖一样。将来得到好处的佃户,丝毫不会记得你何凤山是个粗汉,而只会说,你看咱家的何凤山将军,往儒生帽子里尿尿都这么帅!到了那时候,咱们的秦法学堂一系人马遍布江淮,何凤山的名声响彻江淮,我们只纳皇粮的政策全面执行在江淮,人心都是我们这边的,他鹿玛红靠几个干部和文工团能干什么?真当基层干部是万能的吗?就算她的军队再精锐,再能打,火炮再犀利,别忘了当初她那个相公李华宇是怎么被阿巴泰在山东耍得团团转的?当初王龙和罗虎告诉他的软地、硬地,虽然是黑话,却也是言简意赅,没有老百姓的拥护,他们就是个屁!”

    接着,伍兴话锋一转道:“当然,在他们成为屁之前,咱们还得用人家。没有鹿玛红的精锐军队和炮队,靠咱们打二刘和那些土围子,那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搞不好咱们这点本钱会全搭进去!有了他们,咱们就有了底,至少是不会败。而且何凤山和巧梅你们两个正好可以跟着学学,看人家是如何行军作战,又是如何宣传动员的,这些都非常有用。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就是这个道理。”

    经过了一番研究和纵横捭阖讨价还价之后,鹿玛红与伍兴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决定任命何凤山为前锋,下辖临沂警备旅,炮兵两营,骠骑兵八百名,以核查二刘兵马员额以便核发粮饷补给的名义挺进江淮。

    消息传到二刘的耳朵里,他们鼻子差点没气歪了。但是他们自家事情自家知,心中忐忑,怀疑是自己虚报冒领兵饷甲仗,走私谋利的事漏了风。深知南粤军厉害的他们,所以命令手下做了多方准备:一方面进南京活动,向兵部和大将军府喊冤,一方面抓紧在各处村镇大抓壮丁,补足兵马缺额,另一方面,则是派出兵马洗劫乡村城镇抢掠民财,准备万不得已的时候就开溜。

    “大不了老子把这三千烦恼丝剃了!也学北边那些人,改个旗号,照样是荣华富贵蟒袍玉带的!”在面对对心腹人的时候,二刘不约而同的做出了这样的表示。

    不过他们倒是惊慌过度了,实际上,何凤山并没有着急进攻他们,而是选择在苏北一带停了下来。部队扎营之后,按照南粤军的习惯,何凤山把伍兴的宣传队和鹿玛红的宣传队同时派了出去,向老百姓宣传自己的政策,同时打探情报。

    很快,何凤山就掌握了几个大官绅的情报。不过这时候,他跟宋巧梅产生了分歧,宋巧梅劝他不要着急动手,而何凤山认为,咱们以前在闯营砸响窑,讲的就是一个快,还等什么等?

    于是,何凤山无视宋巧梅晚上让他跪洗衣板的威胁,下令攻打这几个官绅的土围子。战斗倒是异常的顺利,在火炮和骠骑兵的精准配合封锁下,步兵很容易的就杀了进去,土围子被顺利攻破,粮食财物书信都缴获了不少,可闹心的是,这几个官绅居然带着少量家丁跑了。当然,本身他们能突出重围也在意料之内,然而,奇怪的是,明明苏北一带都是官道和村庄,没有森林草地,更没有崇山峻岭,但是这帮人一头扎出去,居然再也找不到了。几千人拉网搜索了好几天,连个毛都没找到。这把何凤山可气坏了,伍兴第一次派他出来独当一面,他要是带着这个成绩回去,打板子都是轻的。没奈何,何凤山只能拿手下出出气,然后就静等消息了。

    到了晚上,何凤山正在一个人生闷气,突然,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何凤山扭头,一看,只见宋巧梅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有一碗莲子羹。按说何凤山看到此情此景应该感动才对,但是他却吓得连忙把托盘接过来,然后伺候宋巧梅上座,接着,他战战兢兢的侍立,宛如家奴一般。宋巧梅笑着看着他,语气温柔的说:“何凤山,你现在是越来越有男子气概了。”这一句话,何凤山一个大汉,被宋巧梅一句话吓得差点跪下。何凤山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试图辩解道:“巧梅,我这不也是着急办好先生的交代嘛,你看这人前人后的,男人都好个面。。。”

    啪!宋巧梅直接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她直视何凤山说道:“你办好个鬼啊!先生让你先了解情况,发动民众之后再动手,你却贪图钱财直接砸响窑。现在好啊,钱啊粮食啊都归你了,但是人呢,先生要用来杀鸡儆猴的官绅呢?你给我抓来一个也好啊?!你拿着那些钱和粮食有啥用?!”

    何凤山被喷的哑口无言,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想起自古背锅有下属的道理:“他不是这样嘛,我手下这帮废物实在太笨,两千多人抓几十个人愣是找不到,我这不骂他们了嘛,我相信,他们被我骂了之后,出去努力找,怎么也能找得到。”

    可惜,宋巧梅可不吃这套,她直接了当的驳斥道:“我看是你无能,别没事找手下背锅。还有,两千人多吗?”何凤山虽然怕宋巧梅,但是也想给自己找找面子,就反问:“巧梅,不是,两千人也不少啊,咱的总兵力也就万把人,还得算上后勤民工啥的。”

    宋巧梅叹了口气,无奈的说:“我说何凤山,看来先生是一点没说错,你啊,真就是榆木脑袋。你去外面看看,苏北村庄密集,十万百万都是信手拈来,你却告诉我没人你想想咱们在沂蒙山是怎么扫荡宋胡星余孽的?咱们先生一声号令,十里八村人人手持镰刀锄头菜刀,敲帮鸣锣,无山不上,无洞不搜,什么蟊贼找不出来?”“可那是在咱老家啊,这里不一样。这里咱们是新来乍到,对咱们来说,这是块硬地啊!”何凤山尽力的给自己找理由说,一不留神,一句黑话也冒了出来。

    宋巧梅一听笑了,她突然温柔的对何凤山说:“凤山,这样好不好,我要是能把苏北变得跟临沂一样成了咱的软地,你以后就什么事都听我的。”何凤山顿时感觉大事不妙,但是事到临头,也只能硬挺:“行,只要能把事办好,以后你当家。”“那好,你去把宣传队和斥候队长都叫来,我要分配任务。”

    第二天一大早,宣传队和斥候集结完毕,等着何凤山训话。结果,他们却发现何凤山一身青衣小帽,扛着梯子,身上背着绳子,一副修房子的家奴的打扮,差点没把他们笑岔气。气的何凤山一脸铁青的训斥道:“不许笑,没见过我干活啊,我也是农家子弟出身,这有什么好笑的。”正在嬉闹的时候,宋巧梅来了,结果大家笑的更厉害了。宋巧梅一身粗布衣服,满是补丁,挎着一个篮子,里面装满了阵线和布头。于是有人打趣说:“何将军,宋姑娘,咱们这要是去给哪个官绅做活啊?”

    宋巧梅一笑道:“我可没那命伺候老爷,我们今天哪个大老爷也不伺候,咱们去伺候老百姓。”看着大伙都很疑惑,宋巧梅又说:“有啥好奇怪的,山东李公子考核和先生的教导都忘了,咱们南粤军给老百姓干活那也是考核项目。只不过以往是给山东百姓干活,今天啊,咱们去给苏北的老百姓干活。还是老规矩,进村先打扫道路,然后进院挑水扫院子,谁家的房子坏了,就给他们修房子。没有柴火的送柴火,缺粮食的给粮食。总之,老百姓缺什么,我们就给什么。一时给不了的,先把事情记下来,以后再办。”

    众人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既然是考核,那就没人敢怠慢,于是乎,周边的村庄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只不过,最开始可把老百姓吓得不轻,一大帮人呼啦抄冲进村子,比土匪进村还吓人。等到人进了院子,更是把大姑娘小媳妇吓的连声尖叫,以为又要发生一些经常发生的喜闻乐见的事情。结果,慢慢的,老百姓发现,这些一样手里有刀枪的人好像很奇怪哦。进村不抢粮食不抢姑娘,只是专心的扫地干活,自己想表示感谢,他们却连口水都不喝。好不容易等一个小伙子从房子上下来,一个老大爷连忙端来一碗水,对那个小伙子说:“军爷,您辛苦,老汉我穷,只有一碗白开水,您喝一口吧。”

    何凤山笑着接过碗,一饮而尽,然后对老汉说:“大爷,您的房子都快成天窗了,怎么不早修一修?”

    老汉摇摇头说:“军爷,您笑话了。这年头兵荒马乱,房子说不定哪天就得让人拆了,让人一把火烧了,房子修了有什么用?”这时在旁边帮着大娘做针线活的宋巧梅说道:“大爷,以后啊,不会兵荒马乱了,我们南粤军来这里,就是给大伙太平的。等我们消灭了二刘,再收拾不守法的官绅,这天下啊,就彻底太平了。”

    老头叹了口气说:“姑娘啊,你说的容易,人家官绅势力大,哪是那么容易就收拾的。你们现在是厉害,可是你们是河里的水,早晚都要走啊,可人家是河里的石头,几百年上千年都在这儿。你们一走,我们当老百姓的,可就又要倒霉了。”说完不停的叹气。宋巧梅看老汉意志消沉,就笑着问大妈:“大妈,您怎么一个人做针线活,膝下就没个女儿?”结果大妈直接哭了,她一边哭一边说:“怎么没有啊,我有三个闺女,让官绅抢走了两个,剩下一个眼看快嫁人了,结果人家说按照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佃户家姑娘出嫁第一宿要归他。我闺女脾气烈,上吊死了。现在我身边无儿无女,有时候想起来,真不如死了算了。”

    宋巧梅听完沉默了,她沉吟了半晌,突然拉着何凤山一起跪下,然后对大妈说:“大妈,我也是苦命人,我的父母,也是死在了官绅的手里。您没有儿女,我没有爹妈,那我跟他,就拜年当妈。”说完,宋巧梅就带着何凤山一起磕头。这番举动让大妈顿时慌了手脚,她连忙扶起宋巧梅问:“姑娘,你是遭了什么难了?”

    宋巧梅哽咽着说道:“我本是山东宋家庄的人,家里穷,欠了官绅宋胡星的债,家里唯一一点薄田被宋胡星抢走。正赶上伍兴镇抚使招收女学生,家里穷的揭不开锅,我一跺脚进了伍兴先生的秦法学堂,想着大不了就是给人当丫鬟小妾,好歹有口饭吃。结果,伍兴镇抚使没有亏待我们这些女学生,教我们读书识字,告诉我们这个世道不合理,本应是耕者有其田,结果官绅田连阡陌,本应该是富者多纳税,现在是小民多纳税。伍兴镇抚使带着我们,搞减租减息官绅一体纳粮,官绅宋胡星看事情不妙,就要抓我,结果他把我救走了。然后宋胡星就把我父母全杀了,我成了孤儿。幸好苍天有眼,宋胡星不知死活带着爪牙进攻临沂,被伍兴镇抚使打的落荒而逃。现在鞑子祸乱中原,官绅非但不驱逐鞑虏,反而认贼作父。所以伍兴镇抚使派我们来这里,推行新政。从现在开始,凡是我们的治下,一律只交纳国税,国税是是十分之二,剩下的租税,老百姓可以一律不交。如果是互相关系好租种,最多只许收十分之一。另外如果没钱种地没有种子肥料,我们南粤军还有买青苗的贷款,不要利息,只要求你按我们说的种小麦,到了夏天小麦我们包收,价格是市场价的三倍。大爷大妈,你们看要是以后是这种日子,你们说好不好。”

    “那,粮户和官家不干怎么办?毕竟咱种的地是人家的啊!”老太太又欢喜又害怕。

    “娘,没关系!刚才大爷说了,咱们是河里的水,官家粮户是河里的石头。那,咱们就一起把这个烂石头砸碎了!让水流的更畅快!”

    老汉一听拍着大腿兴奋的说:“姑娘,那感情好啊。”宋巧梅见老汉这么高兴,顺势说:“大爷,可咱要过好日子,那就得消灭官绅,您知不知道我们前几日打的官绅藏在什么地方?”老汉似乎还有点犹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大娘看不下去了,她说:“你个没用的老东西,这不是别人,是咱亲闺女。闺女,你听我说,他们啊,都是藏在亲戚家里,这附近的小河集,就是他们藏身的地方。村子里面都是他们几家的家族武装,至少有千把人,刀枪火铳都有。据说还有几门小炮。外面虽然没有城墙,但是村庄里面都是高墙,易守难攻。要是没人带路,就算知道了盲目打也要吃大亏。大娘我别的忙帮不上,但是我有个侄子在小河集那当庄丁,我让他带路,肯定能灭了他们。”这番话让宋巧梅心花怒放,她高兴的对大娘说:“大娘,你可帮了我们大忙了,等剿灭了这些不守王法的官家粮户,我给大爷大娘记功。”

    那些走村入户的宣传队,早已把南粤军的军功奖励用老百姓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说明白,有的甚至是编成了唱词歌谣,让孩童们传唱。对于南粤军的军功奖励,两个老头老太太却不敢奢望。

    “嗨!咱已经土埋到了脖子的人,要啥军功啊!就算是给你帮个忙,顺便,把俺家多少年多少代的一口腌臜气出了就是了!”老汉脸上泛着兴奋的红光。

    苏北淮北一带,田主对于佃户来说,基本上就是农奴主和农奴的关系,双方的人身依附和剥削压迫,不是我们这个年代的人所能想象的。有些东西,甚至到了民国时期,连南京国民政府都看不下去了。发出正式公文予以明令禁止,可是,这张命令,在乡绅治国的年代,基本上就是一个阿摩尼亚。对了,你说啥行为?呵呵,传了多少年的蒙古鞑子对汉人新娘的初夜权制度,可是一直在苏北坚持到了民国年间。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我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呢?很多人总是倡导民国范儿,不知道要是你辛苦一年收获的粮食被人拿走八成,你的新娘第一夜要孝敬田主老爷,你还会怀念民国范儿吗?

    大炮加发动群众,江淮一带的大小官绅地主们便倒足了大霉。原本以为,靠着多年修建起来的圩子,怎么也能坚持个把月。然后利用这段时间找人说情疏通,咋也能保住身家性命。大不了咱们拿出些钱粮来犒赏三军就是。

    可是,谁想到,往往是一夜之间,往日里算得上固若金汤的圩子,就被南粤军打开。多年积累的粮食财富牲口农具尽数归了他人不说,从书房密室当中查抄出来的往来书信,账本账簿都成了公审大会上的有力证据。

    于是,江淮之间,数百家官绅大户被杀得人头滚滚,牛马农具粮食衣物被分发给往日里的佃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