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四章 进京鸣冤?你也配!
    “为传檄事,我大明江山本系二祖开创,列宗皇帝传承有序,海内安定。然近岁以来,阉宦当道,阻塞圣听,蒙蔽言路,朝中正气难伸。乃是辽东奴贼倡乱,陕西流寇为祸。以至我大明天子于京师殉国,天地更变。现今全局危迫,四面楚歌。奴贼窃据京师,俨然席卷河北之地,燕云之地已沦入腥膻之手。流寇僭越西安,沐猴而冠,陕甘之地精兵良马尽入贼手。苏北鲁南江淮之间,有兵马擅作威褔,屠戮士民,流毒弥漫于各地州县,留都内外,哭告无门,民怨已呈汹汹之势。此皆朝中二三王公之咎也。数年以来,此辈之败坏大局,罪难发数,事至今日,乃并皇太后皇上欲求一安富尊荣之典,大明亿兆生民欲求一生活之路而不见允,祖宗泉下有知,能不痛乎?盖朝中诸王公一日不改弦更张,则百姓之困兵燹冻饿死于非命者,日何啻数万?良玉等不忍宇内有败类也,岂敢坐视乘舆之危而不救?谨率全军将士入京,与王公痛陈利害,祖宗神明,实式鉴之。挥泪登舟,昧死上达,谨代奏。”

    侯方域代左良玉起草的这份檄文,比他的部队出发开拔往南京方向开进,晚了几天发布。为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和东李西李两家的部队抢时间。

    侯方域这一招,其实也简单得很,说穿了,就是利用了一个时间差。须知,大规模的部队动员调动部署到位是需要时间的。平日里部队分散驻扎各地,只能是在有需求的时候才集中到一处。但是这个过程是需要时间的。以当年美帝那种世界灯塔说打谁就打谁,打完了地球打外星人的牛掰气度,对付伊拉克的萨达姆,还足足的花费了半年的时间,才把部队调集到位,炸弹落在了巴格达城市当中。

    越是技术装备水平高,越是现代化程度高的军队,越是如此。为啥?装备多,器材多,对于道路运输的依赖大,你的空间要求高了,对于时间的要求就必然上去了。

    如今,左良玉的军事态势就有点类似于1933年的察哈尔抗日同盟军,前面是日本关东军,后面是南京政府的中央军。左良玉西面面对的是老对手李自成大顺军,东面则是大明朝廷梁国公李守汉的南粤军。

    (我呸!左良玉算是个狗屁的东西!也配和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相提并论?同盟军从日本侵略者手中连续收复多伦宝昌等地,把日本鬼子的侵略魔掌赶出了察哈尔省。结果呢?被日本鬼子和南京国民政府通力合作,政治瓦解,军事压力,最后让抗日同盟军的许多将士没有战死于抗击侵略者的战场上,反而倒在了南京国民政府派来的中央军枪口下,什么关麟征等人,如果有人再说某高尔夫球的爷爷是抗日英雄的话,你们不妨提一下,1933年,关师长在北平外围的昌平、大小汤山一带是如何剿灭抗日同盟军的部队的。哦,对了,似乎还得到了日本军队的支持,出动了飞机和军队帮忙。有一个说法说,日本鬼子甚至是借用了中央军的军旗来通过所谓的非武装区。呵呵,这也算是国民政府黄金十年的伟大外交成就之一,和侵略者合作来消灭抗击侵略的武装力量。不过,这位关师长倒是有子孙箕裘承祖泽,你和鬼子合作干掉了自己国家的抗日武装,自然,你孙女的下面,也会有能容纳高尔夫的体量。)

    而大顺军与南粤军都一样,兵马分散驻扎各处不说,而且都有大量的重装备、辎重粮饷需要运输,兵马集结动员行军起来耗费时日。可是,左良玉这种类似于土匪的军阀武装就不同了。平日里他的大军就像蝗虫一样集结一处,哪管你会给地方州县造成什么影响。只要想走,只管拔腿就走。至于说会不会把驻地州县吃的如同沙漠一般,那就不是左大帅考虑的事情了。大不了走之前在营盘里放把火,然后把抢了来的女人一刀杀了,大家一起去下一个地方继续抢。

    侯方域说得一点不错,左良玉军南下、渡江北上,都不如沿江东下来得爽利。他的这一张檄文一出,顿时有四方响应之感。沿途的各处城池,东林党人纷纷出动,不说是箪食壶浆以迎王师,至少也是筹措粮草,摊派军饷来慰劳这支“咱们自己的军队。”

    而且,左良玉军抢在了李自成军队发起进攻前行动,无疑是打了李自成、李守汉两家一个措手不及。等到安庆小孤山水师大营的人们发现情形不对,派快船沿江而下查探究竟时,左军已经有数万人马过了以石钟山而出名的湖口,前锋抵达了彭泽县,并且迅速控制了马当!前哨游骑哨马已经出现在了池州一带。

    等到郝摇旗、袁宗第等人发现情形不对,挥军猛扑九江时,这座在左良玉军威胁下担惊受怕了许久的城池,终于放开了胆子,四门大开,迎接大顺军入城。

    城外的左军大营,往日连绵数十里的营地,被撤走时的左军纵火烧成了一片白地。那些被烧焦的粮食,带不走的辎重,在空气之中散发着焦糊味道。营地外面,牛、驴的头、皮、肠子和肺,还有人的尸首,到处都是。那些被掠来的妇女,用木棍在灰烬中寻找,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派得上用场,能够让自己在这乱世中挣扎着活下去的东西。

    “驴球子!都说老子是流贼,老子当年做贼的时候,吃相也没他们这么难看!”郝摇旗在马上骂了一句。

    “摇旗兄弟,别骂了,咱们想想该如何处置吧!”袁宗第在一旁若有所思。

    “怎么办,我带着人去杀他一个落花流水。你在这里抚慰百姓,受降城池,给陛下写题本!”郝摇旗咧着大嘴,抚摸着钢针也似的胡子笑道。

    且不说郝摇旗兴致勃勃的像狗撵兔子一样,撵着左良玉军队一路东下,沿途接收州县城池。不断的像小刀割肉一样,从左军大队切割一部兵马下来,包围吃掉,然后看着那些被裹胁加入军中的青壮年,郝摇旗吧嗒吧嗒嘴,暗中盘算这些人能够从南中商人那里换来多少好东西。但是,左军沿江大举东下的军情和侯方域的东下为江淮士民鸣冤的檄文,却是令咱们的大将军、梁国公李守汉大发雷霆。

    “咱们养的那么多探子,那么多的暗桩都是吃干饭的不成?!人家的大队人马都快到了你们水师的眼皮底下,摸着你们的炮口爬船了,你们才发现!?干什么吃的!”

    国公爷发了雷霆震怒,自然手下人要胆战心惊了。

    兵司众人,商情室等情报部门的头子,连带着恰逢其会的李华梅、施琅夫妇都噤若寒蝉的跪在了院子里等候父帅的发落。

    原本施琅是领了六艘江海两用的炮船从上海县到南京,准备面见父帅。当面领受机宜辞行后便带领着这六艘炮船和一营水师陆营往安庆方向去,和那里的水师合兵一处,来执行封锁江面的任务。但是不想,却好没来由的被父帅一通狂风暴雨般臭骂。

    “他左良玉是个什么东西,打仗不行,祸害百姓,洗劫州县倒是天下一等一的好手。就这样的货色,居然还舔着一张脸说自己是为民请命,替江北万民鸣冤!你做兔儿爷做得傻了吧?!你好大的一张紫脸!”

    李守汉也是当真气急败坏了。侯方域这份打着为江淮百姓鸣冤的逃跑檄文被东林党们以传染病的速度传播开来,顿时在江南各地一片叫好声。

    盛怒之下,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话出来。就算是李华梅人称绯翅虎,见惯了战场杀伐,更是与施琅已经有了孩子,听得父帅口中的一连串粗话连珠炮般骂将出来,也不由得有些脸色发红。

    “父帅,注意些体统。”她借着给李守汉换茶的时候悄悄的提醒了李守汉一句,这才让李守汉停住了训斥。

    “各人都去忙各人的活计吧!要是再让左良玉那个兔儿爷往南京来,老子就亲自带人上去!”

    国公爷都发了如此狠话,顿时让兵司、商情室、调查室的一干人等屁滚尿流的各自去忙。力争要将左良玉这支号称百万之众,在兵司和调查室众人分析评估至少也要有四五十万人的武装力量堵截在安庆以西。

    但是,祸不单行。

    “大小姐!祸事了!”兵司和调查室、商情室的几位主事一脸的凝重。

    李华梅知道,这些人不敢直接去见李守汉,却来寻自己,原因不外乎两件事,一,与水师有关。二,兹事体大。他们担当不起这个责任。

    果然,左良玉军在马当等处,得到了当地士绅相助,收集了大小数十艘商船,又在江面上抢了十余艘大小船只,足足五六十条船只在江面上排开,也颇有遮天蔽日之感。

    “左贼以这些船只冲破我军水师在安庆的设防,往东而来。”

    “为何不开炮拦截?!”李华梅也是有些愠怒了,难道是江南的日子过得太安逸了,让内河水师的这些人把开炮拦截的手段都忘记了?

    “这些船只伪装成了商船,又没有左军旗号,开始大家以为只是商船队,但是,不想他们将兵丁藏着船舱里,大队船只闯关而过。”

    兵马藏在船舱里来逃避检查,这招也不是什么新鲜手段。李鸿章从安庆出发领兵开赴上海,就是这样的操作手段。至于说大队车辆闯关,更不是什么新鲜事,到现在不还有重型卡车为了逃高速通行费而闯卡通过的事吗?

    “郡主。”施琅倒是沉得住气,拦住了正要发作的李华梅,“横竖已经出了事,发火也是无用。我这就去码头,马上沿江西进。只要是三艘以上的船只,立刻盘查,胆敢不服者,就地击沉的便是!绝不能让左兔儿爷的虾兵蟹将滋扰了父帅!”

    事情紧急,李华梅也顾不得施琅话语中的兔儿爷言语了。只管点头称是:“路上多加小心。”

    且不说李华梅和众人如何去向李守汉禀告前敌的军情,我们只管说施琅的西进船队。命人点验了携带的火药炮子火箭等物情形,又令随行的水师陆营分班休息,值班人员做好战斗准备。一应事务安顿下来,施琅的船队已经过了乌江镇。

    捻亮了油灯,施琅取出了侯方域所撰写的那份檄文,他要看看,这位名动一时的才子侯公子是如何颠倒黑白,往父帅脸上抹黑,身上泼脏水的。

    “苏北鲁南江淮之间,有兵马擅作威褔,屠戮士民,流毒弥漫于各地州县,留都内外,哭告无门,民怨已呈汹汹之势。此皆二三王公之咎也。”看到了这段话,不由得施琅脸上浮现出一抹狞笑来,“果然是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我家妻弟为了大明江山社稷奋身杀敌马革裹尸,这班贼厮鸟怎地不提一个字?”

    他怒气正盛,不由得用力拍了桌案一下,震得桌上的笔墨纸砚油灯茶壶跳了一下。“此事也须怨不得别人,只能怪父帅!这几年忒的心慈手软!倘若是像大木在南洋那般杀得这群贼厮鸟见了李家人尿都憋不住,裤子都湿了几条,也不会也这般烂事!或者是北京一失陷,立刻在南京登基称帝,以正大义名分,这群狗贼怕不立刻来哈咱们的卵子?!那里还有这许多的麻烦!”

    腹诽了一阵,施琅还是打定了主意,此次西进,正是自己在父帅面前再次立功的机会。甚至比前番出海寻找到夏威夷群岛的功劳来得更大!

    “杀!杀他个人仰马翻,梦里也怕,再来跟他讲道理!”看着舷窗外雾沉沉的江面,施琅的心反倒安定了许多。“那伍兴在山东被人诟病,说是弄了数个万人坑专门杀人,今日老子就要用鲜血,来把这长江水染红!”

    侯方域在檄文里骂伍兴等人在山东,在苏北,甚至是在江淮之间大肆屠戮良民,施琅也说要效仿伍兴,把出那霹雳雷霆万钧的手段来镇压左良玉的叛乱。

    那么,苏北、鲁南,乃至于江淮之间,到底是个什么情形?

    我们不妨摘取一个片段来看看。

    虽然冬天还没有过去,但是和暖的阳光却依然毫不吝啬的洒在刚刚经历过战火的小河集街道上。虽然依然有断壁残垣,虽然有些墙上依然能看得到血迹,但是街道上已经开始熙熙攘攘,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神色。这也不奇怪,因为刚刚小河集召开了公审大会,把一帮作恶多端的官绅集体正法,人被铡刀一刀两断,尸体扔进大坑,一帮子家奴走狗什么的也是该杀的杀,该流放的流放。犯事者的金银不动产多数被何凤山收走,粮食和布匹则被分给穷苦民众。获得了好处的民众奔走相告,同时他们也需要把自己多余的粮食布匹换成其他的物资。于是小河集喧闹了起来,热闹的气氛毫不逊色于年关大集。

    作为始作俑者的宋巧梅何凤山,却没有搀和这热闹的场面,他们让人买了一点酒肉,然后带着这些东西,来到了镇中的一处小院落。院落不大,而且还依稀能看见战火的痕迹,但是却已经有人在打扫,变的十分干净整洁。何凤山也没客气,直接推开半掩着的木门,进院就喊道:“干爹,干妈,我和巧梅来看你们了!”

    话音刚落,有两个老者就放下手里的活笑着迎了上来,正是之前给他们带路的老夫妻。老太太一看何凤山手里的东西,装作不高兴的说:“凤山,你这可就跟干妈见外了,现在干妈可不是几天前了。你忘了,公审大会上官府给俺们两口子记了功,分给我们一套小院和五百银元一头驴一头牛一副犁杖,我和老头子这一夜之间都变大户了。在这之前,我们连通宝都没见过一枚,现在沉甸甸的银元都有一大堆了。我还寻思着,我们两个没儿没女,这钱啊,就给你们两个,我们啊,有头牛种地,以后吃喝不愁,还能养个鸡养个猪什么的,以后要是想吃肉,就到干妈这来。可结果你们来看我,还带这么多东西,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宋巧梅一笑说:“干妈,小辈来看长辈,哪能不带东西。要是空手来,您这干儿子好歹也是将军,还不让人笑话。再说了,您和干爹那可是立了大功,我们作为官府的人,给您送点感谢的礼品也是应该的。”大妈一听也笑了:“还是巧梅会说话,这以前啊,我还是做梦都没想过,我一个穷老婆子,就因为帮了你们这么一点忙,我就能住这么好的房子,有牛有驴有新衣服。我现在就想啊,就算明天就去见阎王,我都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