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 权奸和“昏君”
    “两位爱卿,端的是好手段!”

    在弘光皇帝朱由崧的暖阁之中,朱由崧喜笑颜开的朝着自己的内阁首辅兼凤阳总督马士英、大将军、梁国公李守汉双手翘起了大拇指。

    东林党的大人先生正人君子们精心组织的一场廷议活动,原本准备在朝堂上对李马二人的诸多倒行逆施行为大加讨伐。比如说对朝廷子民横征暴敛,不敬儒生,动辄便以抄家来催缴历年积欠钱粮,最后导致左良玉军队沿江东下,而当朝者不思好生改过,如何弥补过失,挽回局面,相反,却和李闯逆贼的军队默契配合,拦截左良玉军队于宿松、安庆一带。导致左军被朝廷军队和闯逆兵马前后夹击,损失惨重。

    就算是不能令李守汉、马士英二人改弦更张,至少也要让他们有所收敛,至少,要允许左良玉率领少量亲兵到南京来,同时,让那个抄家御史查白地收敛一些。

    可是,原本打得很好的一把如意算盘,被李守汉用几副馄饨挑子、长鱼面给搅得乱七八糟。

    那些计划里要充当马前卒,在廷议开始时率先发难,对李守汉、马士英二人的各种作为开炮讨伐的翰、詹、科、道,朝廷中的清流言官们,对同为读书人的马士英倒也罢了,一看到衣冠鲜明的梁国公李守汉,不由得便喉头一阵阵的发痒,胸腹之中阵阵的烦恶。原因嘛,很简单,肚子里的馄饨和长鱼面,和脑海当中施琅把被俘虏的数千左军变成了馄饨和板刀面的情景交相辉映。

    拜李守汉的印刷所赐,如今江南的书坊之中,各种盗版书的品质好得一塌糊涂。对于那些贫寒士子来说无疑是件大好事,就算是不喜欢读圣人之书的人,也能从店伙计那暧昧的神情当中找到自己喜欢的读物。

    不管是袁无涯的一百二十回本也好,还是包含了征田虎、征王庆的双峰堂版本也好,亦或是被腰斩的七十一回本也罢(这个版本,此时似乎批注者还没有着手进行。),里面好汉们不打不相识的一个经典桥段就是问你要“吃馄饨还是板刀面?”

    “梁国公这几个乘龙快婿,果然与他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想到施琅、郑森等人的出身和行为,再想想方才自己吃下去的馄饨或是长鱼面,这些清流言官们一改往日嘴炮无敌的作风,纷纷是眼观鼻鼻观口眼帘微垂,犹如老僧入定一般。

    于是,一场原本轰轰烈烈的廷议,因为火药受潮而哑火了。

    对于这场小小的战术胜利,马士英和李守汉都没有放在心上,不算啥事嘛!但是弘光皇帝朱由崧却不这么看。原本就对廷议这种耗时耗力但是又没有实际效果的活动万分厌恶的他,见这场廷议虎头蛇尾的结束了,不由得龙颜大悦。在廷议结束后,命身边亲随太监传旨,请首辅马大人、爵帅李大人进宫。

    果然,回到了自己的寝殿之中,朱由崧便是一脸的笑逐颜开。对李守汉和马士英的手段赞不绝口。

    夸赞了几句,宫中首领太监带着弘光皇帝宫中的几个宫女奉上了点心茶水果品等物。

    虽然是正常礼节,但是,其中情形,却是各有不同。

    马士英面前摆放的,自然是上好的茶叶和宫中点心,而朱由崧、李守汉这君臣二人面前,则是一杯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热可可。

    李守汉端起瓷杯,闻了闻热可可的香气,“臣,谢恩。”与朱由崧的目光交汇,君臣二人不由得相视一笑,笑容里满满都是“你懂得的。”可可,是殷雷商锋等人从扶桑之地带来进贡之物,李守汉转而敬奉给了朱由崧。道理么,也简单得很,一来,此物是海外所出,殊为难得。二来,此物富含热量,对于补充体力极为便利。

    (什么,你说皇帝又不用有什么体力劳动,也不会踢足球打篮球的,哪有那么大的体力消耗?谁说的?!你看看那几个端着茶水点心上来的弘光寝宫之中的宫女就知道为啥弘光皇帝有那么大的体力消耗了!)

    这几个弘光皇帝寝宫之中的近侍宫女,却是与众不同。皮肤颜色从深到浅,但是,身材却是一色的两条笔直的长腿,挺拔的脊背,腰肢有力。按照《洞玄子》等文化精髓所说,这样身材的女人,都是床上至宝。换言之,这几个黑人女奴,都是来自东非的肯尼亚、北非的阿拉伯地区,随便一个拉出去都是能当超模的人物,这样的人,,怎么能不是床上佳品?所以,弘光皇帝就需要用热可可来补充体力了。这东西简单方便,而且效果还很明显。

    弘光皇帝寝宫之中,这样的女人有十多个,有来自天竺的,有来自天方的,也有来自木骨都束等地的。其中,来自木骨都束的占了半数以上。她们是五公子李华宸和麒麟一道悄悄送进宫中的。其中几个女奴,乃是出身于木骨都束千里之外的一位埃米尔家族,那位埃米尔身死国灭之后,他的妻妾女儿都成了敌军的战利品,被奴隶贩子辗转贩卖。其中几个女儿,被李华宸以一杆火铳一个人的高价购得,送回南京进贡给天子。(别说这个价格便宜,很多的女奴还卖不到这个价!这几年叙利亚等处的奴隶价格大家都能看得见。)

    说别的皇帝那啥无道,也就顶多说后宫佳丽三千,美人十院之类的。再不就是北地芳脂、南国眉黛的。弘光皇帝却很有时代眼光,不以数量取胜,更不局限于中原之地。他的宫中,什么来自欧罗巴的、来自天方的、来自天竺的,来自朝鲜的、来自木骨都束的宫女,比比皆是。大多数是李华宸和胡旦等人用火铳、丝绸和茶叶、呲铁钢宝刀换来的各国各地美女。对此,朱由崧也有自己的一番言语。

    “当年太祖与成祖宫中便有朝鲜与蒙古嫔妃,朕虽不肖,也是愿意追随二祖骥尾。”

    对此,被视为“权奸”、“阉党”的李守汉和马士英二人,很是高兴,并且形成了默契。只要这个皇帝能够好好的在宫里待着,不出来和咱们各种捣乱,那他要什么咱们就给什么。

    于是,马士英贵州家乡的茅台酒,李守汉的各种海外稀奇之物,各色美女,纷纷雪片一般飞来。反正如今从贵州兴义府经广西沿着邕江到广州,进而到南京的商路也算得上畅通无比,皇上想喝点赤水河两岸的烧酒,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至于说各国各色的佳丽,别看入宫时被打扮的花枝招展人五人六的,可是,大多数是在奴隶贩子口中,顶多是一杆火铳换五个人的货色。

    如此低廉的成本,便能够换得到皇帝的充分授权,这样的买卖,为啥不干?所以,弘光皇帝朱由崧这个皇帝,当得比他的堂弟朱由检可是舒服多了。外面的事,有首辅马士英和爵帅李守汉二人替他去张罗,他只管在宫里好好的当皇帝就是了。宫中用度,一切比照着神宗万历朝的标准供奉。

    君臣三人彼此客套了一番之后,朱由崧忽然向李守汉发问:“大将军,虽然今日廷议不曾说出什么结局来,可是,左良玉那厮的几十万人马,盘踞上游,究竟不是个了局。爵帅有什么章程可以解决此事吗?”

    得!朝堂上的事,还是要解决的!

    不过,好在李守汉对此也是有所准备。

    “陛下,左逆良玉此人,虽然对外号称兵马百万,在臣看来,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土鸡瓦犬尔!”

    这话,也就是李守汉这个手握着数十万水陆精兵,坐拥十万里江山的人说出来,在朱由崧和马士英耳中听来,才不那么狂妄。换了别人说出类似的话来,不论是前朝的孙承宗、孙传庭还是已经变成两国重臣的洪承畴,都会被朱由崧和马士英用手里的可可和龙井茶洗脸。

    “你凭什么这么说?把左良玉的几十万人马视若无物?”

    可是,这是李守汉说的。好像这位爵帅大人,自从出世以来,就没有打过败仗,一路从一个小小的千户所,打到了现在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地位。几次勤王,都是有大把的战绩可供炫耀。南粤军的战斗力,和对大明朝的忠诚(至少是李守汉对大明朝廷的忠诚)就连一直和他尿不到一个壶里的东林诸人都说不出什么来。只能在狂妄、不读书、不知礼数等方面来指责他。

    “卫儒兄,我知道你戎马半生,经验丰富,麾下更是猛士如雨,战将如云。可这左逆之军,如何便是不堪一击之乌合之众?还望细细明示一二。”马士英见皇帝愣了一下,立刻便站出来说出了皇帝内心的疑惑。

    “正是!李爱卿!朕与老马都知道,南粤军兵马之强,乃海内诸军之冠。当年你第一次进京万里勤王,一次便斩杀奴贼数千首级,骇得朝中大臣都认为你同那群没出息的家伙一样,杀良冒功、谎报战功。到了辽东大战之时,如果不是鞑子侥幸,只怕早就饮马浑河,收复沈阳了。”

    “皇上所言极是!爵帅麾下非但是临清侯爷、郡主殿下等人英勇无敌,便是郡马施琅,也是横扫辽东半岛,杀得东奴小儿闻名不敢夜啼。便是当年的模范旅,从京师打到四川,又从川中打到辽东,各处所向披靡。那模范旅也不过是爵帅部下旁支而已。”

    朱由崧、马士英二人,便如同说相声的逗哏与捧哏一样,互相量活、捧场,为得就是将李守汉架起来,从中套出他的实话,你凭什么说那左良玉所部不堪一击?

    “哼!二丫当初在塔山,如果不是不幸受了伤,只怕多尔衮兄弟的两白旗当场便被歼灭。能不能收复辽东不敢说,最起码,黄太吉会元气大伤,那样演变下来,今天你朱由崧还能坐在这儿,称孤道寡的吗?”李守汉腹诽了几句,但是,还是很正色的回答朱由崧与马士英的疑问。

    “陛下,首辅大人,臣部下兵马虽有精锐之名,然世人不知,世上并无不可战之兵,关键是看这些兵马,平日里如何养,如何训练,如何灌输军纪,配合以何等器械,以多少军饷。”

    李守汉自认为自己所说极为朴实,但是,这话听到朱由崧马士英二人耳中,却如同天籁之音一般。

    “如爵帅所说,便是这天下兵马,皆可以成为如南粤军一般之精锐?”朱由崧的眼睛里闪烁着无数的小星星。

    “正是!非是微臣在陛下面前口出狂言。我南粤军与辽东逆贼多次交手,无论是野战,是攻坚,都能战而胜之,此事世人皆知。然奴贼之战力,较之李闯所部不相上下。陛下,”李自成见朱由崧与马士英眼中有一些疑惑闪过,“然奴贼核心骨干兵马不过是数万八旗满洲兵,余者,皆是附逆之八旗蒙古、八旗汉军等辈,入关窃据京师后,又有大批官军地方团练等辈,不知羞耻甘心从贼。李闯之兵马,打这些人便如砍瓜切菜一般。然若是李闯兵马遇到了八旗满洲为核心的清军,凡此等清军,火器多,火炮多,士气强悍,李闯兵马则很难占到便宜。但是,李闯之兵马,若是遇到了左逆良玉之兵,则谈笑间可以破之!”

    “若是我大明官军都能如爵帅部下之兵马般精锐,那还惧怕什么左逆的几十万土鸡瓦犬!?”朱由崧也被李守汉的情绪所感染了。双手紧握着拳头,在锦绣靠枕上敲打着。

    本来嘛!当初李守汉初入京畿以数千人马便打得两红旗兵马损失惨重,伤亡被俘人数几乎和李守汉的兵力相同。后来,吴标被杨嗣昌等人以高官显爵为诱饵挖了墙角,那也是在四川、在辽东打出了赫赫威名的人物。吴标的模范旅几乎和八旗满洲、蒙古各个精锐部队都交过手,也未曾有过败绩。而李守汉本部兵马,无论是几次勤王战场上,还是在辽西大战的塔山、辽东半岛等处,与两白旗多尔衮兄弟的嫡系兵马展开阵地攻坚战,还是在敌后扫荡清军的各处州县工场,几时有过打败仗一溃千里的情形?

    所以,李守汉说出左良玉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犬是有底气有根据的。你的兵马能够以一旅之师打得八旗满洲几个旗损失动辄过万,斩下来的首级以数千颗计算,为啥还要怕对阵李自成军队都是一触即溃的左良玉垃圾军队?要知道,你如果战场上能够对两黄旗、正蓝旗、两白旗这五个八旗满洲战斗力核心组成部分造成上万人马的伤亡,不用你自己去打,只怕黄太吉自己就出来求和了。他自己不出来,八旗满洲贵族也会把他作为求和条件送出来。哪里还要用西红柿煮虾这种不靠谱的暗杀手段来解决左良玉?吃西红柿煮虾能造成砒霜中毒的效果,那得吃几吨西红柿啊?那不就和周星星同学的《九品芝麻官》里的情节异曲同工之妙了?“你用一斤砒霜一斤白糖煮糖水,哪个缺心眼的会这么吃?”左良玉又不是傻子,什么好东西也不会一次吃几吨下去吧?再说了,真要是解决他的部队,大家拉开了阵势,兵马对战,不是更能扬威于四方?不是更能把左良玉这些人的脸皮撕下来踩到尿坑里?

    堂堂之阵,正正之旗,效果不比西红柿煮虾来得更好些?

    “若是我大明官军都如爵帅部下兵马一般,便是光复京师,收复辽东,效仿成祖一般远征沙漠,也并非是不可能的。”朱由崧口中喃喃自语了起来。

    好酒,好色,好财货。这是东林党人给他贴上去的标签。可是,这些标签并不能说他朱由崧是个没有雄心壮志的皇帝,相反,正因为他所处的环境和地位,他比任何一个皇帝建功立业的欲望都来得强烈。他要证明给天下人看,他,朱由崧并不是一个得位不正的皇帝,而是天命所归。而且,也可以为他的父王,福王殿下证明,如果当年万历神宗爷能够不被朝中奸党挟持,毅然决然的将帝位传给他的父亲,只怕眼下的大明江山是另外一个景象!

    “朕要整军经武,朕要励精图治。朕要有一天,在北京太庙之中祭告祖先,当年万历皇爷的选择是对的!”想到了这里,朱由崧不由得将手指再度握成了一个拳头。

    “爵帅,老马,如何才能将我大明官军都变成如爵帅本部兵马一般精锐敢战之师?”

    接着刚才的话题,朱由崧很是关心如何能够提高眼下大明经制之师(也就是传统的大明军队,毕竟,南粤军从实际情况上和法理上,都算是李守汉的私人武装。)的战斗力。不要说能够和南粤军一般的战斗力,就算是战斗力水平到了能够打败李自成军队的程度,那么,他的光复北京,收复失地的目标就可以说有了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