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一章 天崩地裂(四)
    对于扬威大将军、和硕豫亲王选女人的标准和口味,独孤寒江自然不敢妄加评论。不过,在心中揣测,大概和宪宗皇帝朱见深宠爱万贞儿万贵妃一样,和大将军幼小时的成长经历有关系吧?

    虽然刚刚投降不久,但是,对清军内部的历史渊源,自然有旗内打老人给独孤寒江讲述,免得他不小心犯了主子的忌讳。当然,独孤寒江也是花了不少补课费的。

    私下里独孤寒江揣测,可能多铎年幼丧母,有恋母情结。所以自然喜欢这些年纪大些的,有些身份地位教养气度的,看上去雍容华贵的女人。不过,同那些青涩的二八少女相比,这些年龄大的女人自有另外一番吸引力,有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在辽东时,多铎要想找这样的女人,却是很难。顶多也就是打打范文程小妾的主意。但是,进关之后,特别是作为一军主帅南下之后,这样的女人自然是要多少便有多少。部下的将领军官们,知道主子的这点爱好,那还不是挖地三尺的搜罗?

    “女人这种事,和饮食之道一样。没有道理可言。据说梁国公也是颇有些癖好。喜欢熟女,喜欢母女,姐妹。唉!上位者难以揣测啊!”独孤寒江在心里吐槽了几句,却也坚定了无论如何要往上爬的决心,只要在上面,那便是要什么,都有人成百上千的给你张罗、送来。

    多铎的起居室内,摆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杯盘罗列,热气腾腾,香气扑鼻。居中主位上,多铎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倒是右手边上的洪承畴,见独孤寒江被巴牙喇纛章京带进来,很是礼貌的起身打了招呼。

    “吃了没有?”多铎抬眼看了看独孤寒江,突然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回主子的话,还没有。您一招呼,奴才便赶来了。”独孤寒江也不掩饰,顺手表达了一下自己对于主子的召唤“剑及履及”的忠诚之心。

    “阿济格尼堪。你也坐下吃。”

    巴牙喇纛章京阿济格尼堪,也是出身塔山系,虽然原先是正白旗满洲的,但是,塔山之战,从三等甲喇章京世职一路擢升为多尔衮的正白旗满洲署巴牙喇纛章京。进关之后,更是被多铎从多尔衮手下半求半抢的要了过来,在镶白旗满洲担任巴牙喇纛章京。阿济格尼堪很清楚,只要自己在大将军手下好好的当差,别的不敢说,至少一个汉军旗的固山额真是跑不了的。

    塔山系的军功,两白旗满洲的出身,再加上他亲自操刀处决了肃亲王豪格这么大的一个投名状,属于多尔衮多铎兄弟手下绝对的铁杆人物。这样的部下不重用,那还重用谁去?历史上,阿济格尼堪从太宗伐察哈尔,自大同入明境,与雅赖共击败明兵於崞县。崇德元年,从太宗伐朝鲜,击败明宁远守边兵。三年,从贝勒岳讬伐明,击破总兵侯世禄,得其印及骑。四年,擢巴牙喇纛章京。从肃亲王豪格攻锦州,设伏於连山,俘五人,获马七。顺治元年四月,从睿亲王多尔衮入关,破李自成,追至庆都,进一等梅勒章京。十月,从豫亲王多铎帅师西讨自成,渡孟津,薄潼关。贼凿重壕为固,自成将刘方亮率千馀人出拒,阿济格尼堪与图赖、阿尔津等奋战,方亮败退。至夜,复来犯,阿济格尼堪力战卻之,连破贼二垒,遂麾兵逾壕,冒矢石先登,贼惊溃降窜,师入关。二年正月,克西安,自成自商州入湖广。

    豫亲王移师下江南,四月,至淮安,遣阿济格尼堪率所部趋扬州,屯城北,与亲军合攻,城遂下,获战舰二百馀;渡江克明南都,追击明福王由崧於芜湖,败其舟师:进三等昂邦章京。三年,从端重亲王博洛定浙江,徇金华、衢州,破仙霞关,略建宁、延平。明唐王聿键走汀州,阿济格尼堪与都尔德进击至城下,率精锐先登,遂克汀州。其总兵姜正希以二万人赴援,阿济格尼堪出御,所杀伤过半。进一等精奇尼哈番,赐敕世袭。五年,授正白旗满洲都统。

    酒是烧刀子,主菜是肥肥的白肉火锅,地道的满洲菜肴,又有佐料齐全的烤肉。几杯酒喝下去,独孤寒江肚子里有了底,可是,心里依旧没底。他看着多铎和阿济格尼堪丝毫看不出任何迹象的脸,让他心中更加忐忑不安了。

    这就在他狐疑不定的时候,多铎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很是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一旁伺候他吃饭的包衣奴才们急忙取过泡得浓浓的酽茶来给他漱口化食。喝了两口茶水后,多铎这才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说:“独孤梅勒,白天你说应该先打李守汉,不知道你准备怎么打?”

    “正是!是该如何的‘直前冲击,略流贼,舍沂蒙,专意金陵’?”洪承畴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独孤寒江。

    独孤寒江这才稍微放心一些,原来是问我这事啊!

    于是他稍稍的而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的回答:“奴才的想法是,现在江淮之间,被鹿玛红、伍兴等人强行推行李守汉的所谓新政,苦害良民。经略相公又将我大清德政颁布四方,各地官吏都知道原官职不动,旧恶不念等等诸事。故而江淮各处民心向我。此其一。南京内斗不休,左良玉还趁机东下,牵制了李守汉的大量兵力,特别是他本人更是亲往九江、安庆一带征讨左良玉,南京城中,南粤军群龙无首。奴才不信,明国朝廷上那些与他为敌作对的政敌们,会眼看着他打完了左良玉平平安安的回来大权在手?此其二。目前,江北各处明国军马,都在人心惶惶的私下里串联,相互之间商量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南粤军点验大员,故而军心不稳。又有许定国等我军将领私下里书信往来招揽,此辈定然是望风而降。此其三。另外,奴才发现,在江淮各地驻军与安庆之间,不知何故,有一道宽约百余里的空档,并无明国大队兵马驻扎。如果能派遣一支精兵,直扑扬州,然后再沿着运河南下,直奔镇江,威胁南京。南京城中势必生变!就算不能成功攻克南京,也能打乱李守汉从容布阵的计划,给我军创造机会。只是此招极为冒险,并且必须拿精锐去赌,所以需要得力的人去办。奴才不才,愿意担当此项任务,但不知王爷如何想?”

    多铎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他:“你认为,成功的把握有多大?”

    独孤寒江沉吟了一下回答:“最多三成。”

    多铎又问:“那如果成功,李守汉会如何?”

    独孤寒江答道:“失去金陵,东南半壁便落入我大清之手。他若是不死于乱军之中,葬身于政敌之手,便只能南下逃亡湖广。可是这样一来,便要与此时正在湖广地面上犹豫不决的李自成所部流贼冲突,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自古以来,丢失江南半壁而守湖广,是坐以待毙,从无成功反攻的先例。”

    “独孤将军说得有道理。自从东晋君臣开发江东,让江南变成鱼米之乡财富之地之后,从未有过上游有失而金陵安宁的朝代。反之,上游的兵马也是要依赖江南钱财赋税来供养才能驻守。否则也是镜花水月而已。”

    “若我军能够顺利拿下扬州,威胁金陵,便可以用江淮之间的财富兵马,来对付李闯的兵马,然后,以李闯的兵马,转过头来对付山东的鹿玛红等人。此举,便可谓是一着活,着着活。先手抢到了,我大清便是立于不败之地!”

    多铎听完,这才回答独孤寒江道:“本王已经决定了,你在你的部下当中,给本王好好的挑选一下,带领精锐人马,随本王一起偷袭扬州,不知你可敢否?”

    多铎的话差点没把独孤寒江吓死,他连忙反对说:“不行,这太冒险,王爷万金之躯,岂可轻动?这种事奴才们去就是了。。。”

    “冒险,但是值得冒。太祖高皇帝当年起兵,何尝不是冒险。”

    多铎却不等他把话说完,就说道:“冒险,但是能击败李守汉,不冒险,就一定会败,那我选择冒险。此事已定,我只想知道想争取那三成的机会,应该怎么做?”

    独孤寒江见劝不住多铎,也只好作罢,他想了一下说:“要想争取这三成的机会,一定要记住十个字。”

    多铎忙问:“哪十个字?”

    独孤寒江回答:“舍城池,略堡寨,专意金陵。”

    “此番往扬州,下江南,沿途都是繁华富庶之地,若是将士们迷恋各处城寨之中的子女玉帛,势必耽搁时日,那么,此番的意义便荡然无存了。奴才说句狂妄的话,便是十座百座县城的财货,也不如一座扬州城,更不如汇聚了天下财富的江南。拿下了江南,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要多少银子没有?”

    “舍城池,略堡寨,专意金陵。”多铎把独孤寒江的话重复低吟了好几遍,越想,越觉着非常有道理。半晌之后,多铎突然握住独孤寒江的手说:“独孤将军,你真乃佛库伦赐给本王的至宝。这次要是成功了,别的不敢说,一个红带子本王还是敢保证的。本王这就命笔帖式代本王起草文书,擢升你为本旗汉军旗的固山额真!”

    这番话把独孤寒江吓的当时就跪地不起,连称不敢。多铎把他扶了起来,然后说:“有啥不敢的?他曹振彦行,你就行,只要你不嫌弃我这个主子就成。这样,天色不早了,你下去准备一下,人员要精挑细选,不得马虎,知道吗?”

    就这样,一场载入史册的袭击战,拉开了序幕。

    扬威大将军、和硕豫亲王多铎、镶白旗满洲巴牙喇纛章京阿济格尼堪、镶白旗汉军固山额真引万余精锐骑兵以疾风暴雨的速度沿着开封往归德府、宿州、凤阳、淮安一线猛扑而来。洪承畴统领数十万兵马为后援,声势浩大,如同满天乌云一般南下。

    沿途之上,降者不计其数。

    乞降的书信,使者,雪片般飞进多铎的行军队伍当中。

    不用考虑后路粮台,不必当心攻坚,以行军机动能力见长的清军八旗,便在江淮平原上飚起了速度来。更是创下了一日之内连下三城的纪录!

    沿途之上,更有许定国等人的部下,远远的便开始攻城略地,筹备粮草,招降纳叛。有远在百里之外,便封了府库清点财物,户口册页,出城纳降的。有在数百里之外,便剃发易帜,自称是在扬威大将军麾下的。便是原本的官职、印信都不曾来得及更换,原来是总兵,还是以总兵名义发号施令,只不过,发号施令的那颗头颅上,改成了金钱鼠尾发型。各处结寨自保的民团,也是将大明的日月旗帜丢到一旁,改换了大清的旗帜,并且准备好了粮食草料菜蔬牛羊,准备犒劳大清兵马。同时,为大军南下征发、预备了无数的民夫、车马、舟船等等。

    从开封出发,多铎部下只有一万余人,在睢县汇合了许定国之后,兵马骤然膨胀了四倍,变成了五六万人。总兵以下将佐数十人,骡马有数万匹。

    三月二十日多铎引兵马从开封出发,二十二日与许定国汇合于睢县、杞县一带,三月二十五日便进占归德府。三月三十日,盱眙(就是现在以小龙虾而闻名的那个城市,盱眙读做须怡。)守军便宣布降清,调转枪口炮口对着附近的天长等处明军戒备。

    此时,驻守江北的明军最高指挥官,建极殿大学士,兵部尚书史可法,听得盱眙面对着清军的打击时,急忙一面传令调集各部兵马往盱眙堵截阻击清军,一面亲自往盱眙来。但是,刚刚走到半路上,还不曾到天长便听说上述各地城池皆已降清。

    于是乎,史可法“一日一夜冒雨拖泥,奔至扬州”。可是,此时的扬州城又如何呢?

    首先,从史可法这个阁部大人开始,思维便十分的混乱。根本就没有做好北伐收复失地的准备,也不要说北伐了,便是原地防御的准备还没有做!

    咱们的史阁部是怎么打算的呢?

    各镇兵久驻江北,皆待饷不进。听胡骑南来索钱粮户口册报,后遂为胡土,我争之非易。虚延岁月,贻误封疆,罪在于臣。适得北信,九陵仍设提督内臣,起罪辅冯铨,选用北人殆尽。或不忘本朝,意图南下,逃匿无从,是河北土地、人才俱失矣。乞速诏求贤,偏谕北畿、河北、山东在籍各官及科甲贡监,但怀忠报国,及早南来,破格用之。”

    “但虏既能杀贼,即是为我复仇。予以义名,因其顺势,先国仇之大,而特宥前辜。借兵力之强,而尽歼丑类,亦今日不得不然之着数也。前见臣同官马士英已筹及此。”“万一虏至河上,然后遣行,是虏有助我之心,而我反拒之,虏有图我之志,而我反迎之。伏乞敕下兵部,会集廷臣,既定应遣文武之人,或径达虏主,或先通九酋(多尔衮)。应用敕书,速行撰拟,应用银币,速行置办。并随行官役若干名数,应给若干廪费,一并料理完备。定于月内起行,庶款虏不为无名,灭寇在此一举矣。”

    看看!还是那套思想。流贼是心腹大患,胡虏是疥癣之疾。可以借胡虏平贼寇。

    这是思想上,那么,对于军队上呢?东林众人在拥立皇帝接位问题上,便是吃了“手中缺少杀人的刀”的亏。让你到扬州督师,你该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的抓军队吧?不!

    高杰被许定国诱杀后。高杰的妻子邢夫人带着儿子高元爵请恤,弘光皇帝命高杰所部将士仍听邢夫人统辖。史可法与诸将会盟,立高杰子为兴平世子,外甥李本深为提督,胡茂祯为阁标大厅(即中军),李成栋为徐州总兵。邢夫人担心儿子幼小,不能压众,她知道史可法没有儿子,提出让儿子高元爵拜史可法为义父。如果换成了李守汉的话,毫不犹豫的高高兴兴的大请客,大摆筵席,宣布我又多了一个儿子。同时在家谱上给高元爵起一个李家的名字,然后在家谱上注明这个儿子是兼祧之子,属于两家的儿子。

    可是,史阁部却是一副读书人的傲气,认为高杰虽然是朝廷的有功之臣,但是毕竟出身流贼,同自己的书香门第不配。此事便告休了。

    高杰死后,军中无主,部下兵马乱成一团。黄得功等又想乘机瓜分高杰部的兵马和地盘,双方剑拔弩张。“时人为之语曰:谁唤番山鹞子来(高杰在农民军中绰号翻山鹞),闯仔不和谐(黄得功号黄闯子)。平地起刀兵,夫人来压寨(原注:邢夫人也),亏杀老媒婆(原注:史公也),走江又走淮,俺皇爷醉烧酒全不睬。”

    政务、军务皆是一团乱,如何能够抵挡得住如潮的降将,病毒般膨胀发展的清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