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二十章 雨水?泪水?血水?(下)
    “大人,请为学生做主!”

    侯方域也顾不得复社四公子的体面和风度了。擦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和血水,一头便跪倒在了洪承畴面前,如同一个和家人失散多年,饱尝了颠沛流离人间冷暖的孩子,突然与家人团聚一样,不由得哭出了声音来了。

    洪承畴看了一样侯方域,原本俊秀的一张面孔,不知道被何人在脸上给狠狠的揍了一拳,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口鼻还不住的往外渗血。看起来伤得不轻,这位侯公子,几时吃过这样的亏?

    “何人打了你?”洪承畴的话,让他身边的几个家奴心里也颇为好奇。这里面的人,颇有因为侯公子那副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的公子哥儿派头而心中大为恼火,巴不得他倒霉的。也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洪督师的新枕边人,新。大凡这种人就和女人一样,见不得模样比自己好看的,哪怕差不多的也不行。今天看到了侯公子不知道在哪里吃了瘪回来,心中便如同三伏天吃了一碗冰镇酸梅汤一样的舒爽。

    “该!不知道在南京城里碰到了哪位王爷贝勒,撞到了人家的刀口上了哦!咱们老爷爱才,知道尊重读书人,可是这满南京城的丘八大爷,固山额真甲喇章京们,哪个知道你侯大少爷老大贵姓啊?!该!被人打了吧!?”

    “大人!请大人为学生做主!”侯方域抽抽噎噎的哭诉着自己的而委屈。那情景,基本上就是他府里的丫鬟被他一时兴起给金针刺破桃花蕊之后,那种啼哭的梨花带雨状。

    虽然方才洪督师很客气的按照世交礼仪称他为世兄,将他视作子侄晚辈,可是,现在是他求人来给他撑腰,自然不敢同洪大学士太过放肆了。口口声声的称洪承畴为大人,而不敢像往日里他见左良玉等人时那样,口称世伯、世叔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洪承畴收起了关切的神情,板起了面孔。如果当真是此时派驻在南京城中的清军兵卒或是因为贪图侯方域的财物,或是因为别的事情同侯方域起了冲突,那么,对安抚此时南京乃至整个江南官绅士林之心都是一个大问题。

    “这个,这。。。。。”侯方域一时间突然嗫喏起了,吞吞吐吐的不肯直说。

    “禀洪大人,我家公子这是在媚香楼被在那里把守的白甲兵给打了。”侯方域身后的家人,在洪承畴的威压之下,吐露了实情。

    媚香楼,在清军进南京城之前,对于侯方域来说,那就是一块下了禁制的地方。楼内,丫鬟婆子早就奉了李贞丽的令,“哪个要是敢帮着小姐跟姓侯的小白脸来往,仔细她的皮!”门外,南京城内的盐漕两帮,市井闲汉们也早就得到了风声,只要看到他姓侯的家人往媚香楼方向移动一步,立刻就一站接一站的把风声传过去。他的人还不曾到,媚香楼内早就做好了准备。

    更何况,楼里时不时爵帅会来这里住几天,出入往来的都是朝廷大员,军中将领。应天府的衙役,五城兵马司的兵马,盐漕两帮的义勇,还有守备衙门李华宝的兵丁,李守汉的近卫,各位大人的亲兵护卫,早就将这里把守的铁桶一般相仿。他侯方域虽然颇有几分名气,也生得了一张能够勾搭大姑娘小媳妇吃软饭的面孔,更是腰里从来不缺少金银。但是,他的功名却早就被开革了。以一个白丁的身份,想要往这里混,成功的可能性基本上和宝岛以国家的名义申办奥运会、世界杯并且成功获得主办资格,或者是日本成功的恢复了军队,然后获得了联合国的大流氓资格的难度是一样。

    可是如今不一样了。李守汉远在九江,能不能回得来都是一回事了。就算是他听到消息率军回师南京,千里回援,面对着凭借着南京坚固的城墙,以逸待劳的几十万清军,他能够讨得了便宜去?于是乎,侯大公子侯方域,昂首挺胸的以功臣的身份,全新的面貌带着家奴护卫书童一大堆人,兴冲冲的直奔媚香楼。他要在这自己丢掉了面子,不能抱得美人归的地方,重新把自己失去的一切都拿回来!

    但是,当他兴冲冲的奔到媚香楼外数十步的时候,却被一队蛮横的白甲兵给拦住了去路。

    “站住!这里是禁地!没有王爷的将令,闲杂人等,不得乱闯!”白甲兵带队的是镶白旗满洲的一名甲喇章京布颜图,正儿八经的镶白旗满洲,说起辽东口音的汉话来都颇为生硬。

    “放肆!这是我家侯公子,前来媚香楼探望抚慰李姑娘的。怕她被城内乱哄哄的兵马惊吓了,特意前来安慰她一二。”侯家的家丁头目,也是许久不曾这么威风过了。当即便拿出了当年候恂出来督师,麾下有左良玉三十万人马,李华宇等人在帐下听令的派头出来。

    “我们知道这里是住着李姑娘。我们正是奉了王爷的将令,在此把守!怕的就是散兵游勇,闲杂人等到这里滋扰了,惊吓了贵人!”带队的甲喇章京布颜图,有些很不耐烦,他挥挥手,像轰苍蝇一样的试图将眼前这群讨厌的家伙轰走。虽然剃了头发,但是一看就是新近剃的头,口音更是和那群苍蝇一样投奔到王爷主子马前的家伙一样。都不是什么硬骨头的好汉!

    而相反倒是这座小楼,据王爷身边的人说,里面住的是明国以前的宁远伯,现在的梁国公李玛法的女人。想那李玛法,虽然与咱们大清为敌作对多年,可是,当真父子女儿都是英雄好汉,部下兵马更是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与这家父子女儿为敌作战,也是比光是和那些望风而降的废物喝酒吃肉来得过瘾得多!

    所以,今日能够奉了王爷军令来媚香楼守卫,防止散兵游勇闲杂人等滋扰,这位镶白旗满洲的甲喇章京布颜图觉得是王爷给他的一项颇为荣耀的差使,守卫他们心目中强人英雄的女人,也说明了他们自己也是强人。

    “不管是任何人,没有本大将军和洪大学士的将令,不得靠近这座房子十步之内!若是惊扰了贵人,你这奴才,本王少不了办你一个贻误军机的罪!”

    多铎将这个差使交给甲喇章京布颜图时说的话,犹自在他耳边回荡。

    “大概是主子英雄重英雄吧?就像蒙古人说的,当年成吉思汗和札木合之间的恩怨情仇吧?又或者是洪先生给主子出了什么好主意,要用这楼里面的女人来做钓鱼的香饵鱼钩,来招抚宁远伯他老人家麾下几十万大军来降?不对!听南边商人说,当初塔山一战,宁远伯家里最宠爱的大格格都差点死在了曹贝勒手下,他家大公子更是死在了抬枪兵手中。这么大的仇恨,他老人家怎么会轻易便因为一个两个女人而投降我大清?难道,主子要留着这几个女人自己用?”

    在春雨当中,百无聊赖的值守在媚香楼外。偶尔有那趁火打劫的青皮光棍,地痞流氓,散兵游勇等等,远远的看到了这群身披重甲,手执长刀利斧的白甲兵,早就躲得远远去了,哪里都能发财,何必把自己的脑袋往别人的刀口下面送呢?

    可就在这个时候,侯公子一群人得意洋洋的来了。

    如果侯公子对清军能够稍微了解一点,不用像他熟悉四书五经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等等能够拿来撩妹泡妞的手段那样熟悉,只要稍微有所了解,他就不会吃这次亏了。

    细细的雨丝织就的雨幕当中,一杆巨大的织金龙纛,矗立在街口,万分霸气的霸占了他的视野,刺破了他的视网膜。织金龙纛下面,百余名身披白色镶红边铠甲,头顶铁盔,盔顶上长长的避雷针上黑色的盔缨被雨水淋湿,紧贴在盔顶上。侯方域不知道,织金龙纛,在清军当中那是旗主固山额真、旗中统军贝勒、巴牙喇纛章京才有资格享有使用的旗号。这群白甲兵所树立的这杆织金龙纛,那就是多铎所使用的,代表着他的军令在此,这个牛录的白甲兵,代表扬威大将军、和硕豫亲王在此执行军令。

    何况,眼前这群镶白旗的白甲兵,个个手执盾牌大刀长枪等兵器,身上鼓鼓囊囊的,明显就是穿着两层重甲,外面是南中胸甲,里面穿着镶铁片的棉甲。而那些明显一看就是军官的,更是身披三层铠甲,最里层为锁子甲,其次是镶铁棉甲,最外层则是南中胸甲。所有的南中胸甲,都用细细的棉布蘸着油脂擦拭过,件件都是光可鉴人,雨点打上去,仿佛在镜子上洒了几点水珠一样。

    这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告诉别人,我们是精锐之中的精锐,所以才能所有的人都配备如此精良的甲胄。

    但是,外面的胸甲擦拭保养的再好,也架不住里面的镶铁棉甲多年从来不洗。从里向外散发着身体排出的汗液浸透了棉花所发出的一股股浓烈的味道。这种棉甲,不论是当年的大明还是清军,双方都是将棉花经过专门的加工,用水浸泡后再经暴晒晾干,韧性十足,八旗兵制作棉甲时,就是将棉花浸湿,然后反复拍打,做成很薄的棉片,把多张这样的棉片缀成厚实的棉布后,在两层棉布之间安上铁片,内外用铜钉固定,棉甲就制成了。防御性能好,保暖性好,但是,带来的弊端就是不透气。所以,汗水浸透了棉甲的那股味道就可想而知了。

    “果然是腥膻胡虏!”

    虽然被阵阵春雨冲刷,遮盖了甲胄里散发出来的浓烈味道,但是,余下来的那些味儿,对于出入锦绣绮罗堆里,闻惯了脂粉胭脂香味的侯公子侯方域来说,还是难以掩饰的恶臭。

    “去!告诉那个总爷,就说咱们要去媚香楼里,将被李贼李守汉所凌虐迫害的李香君李姑娘接回府中。请他们行个方便。”

    原本以为,以自己的身份面子,派个家人过去打个招呼,顶多打发几两银子的酒钱,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将念兹在兹多日的佳人接回府里。说实话,侯大公子也并不是缺少女人,但是,面子却是万万不能缺的。今天他来接的不是李香君,而是他在南京城中,在这秦淮河边,在李香君面前,在南京百姓士林面前丢掉的面子。

    但是,当他的家人虽然很客气,但是话里话外带着一股趾高气扬的派头去向率领白甲兵的甲喇章京布颜图通禀一声,然后,就可以施施然的走进去,在饱受乱兵惊吓的李香君面前好生的扮演一下盖世英雄的角色,让那个人称“香扇坠儿”的娇小身躯火热的投入自己温暖宽广的怀抱。说不定,今晚便可以在这佳人的娇躯之上,挥洒豪情,留下自己永久的印记。

    距离不过十几步远,侯方域已经看得清在媚香楼二楼那标志性的玻璃窗白纱帘后面,隐约可以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莫急!香君!这就将你从这个火坑里接走!从此便不会再让你受一点委屈。”侯方域几乎都要喊出声来。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所要说得是不是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反正,这种时候对李香君这样的女孩子说这种话,总是没错的。(琼瑶阿姨的小说里,男主骗女主,或者是渣男骗女孩为爱鼓掌之前,往往都是这种口气。说得感天动地,几乎他们自己都信了。不愧为亲身经历过这些事情的人,没有生活经历,琼瑶阿姨是绝对写不出这样的桥段的。呃,好像她老人家遇到的渣男也不算是少数。)

    正在心驰神往之中,不远处却已经是惊变突生。不知道怎么地,几个侯府的家人,在甲喇章京布颜图的一声暴喝之下,被数个白甲兵按到在地,开始拳打脚踢起来。

    “怎么回事!”侯府的家人急匆匆的冲上前去,有那意图在主人面前表现的护卫作势便要与清兵们放对。开玩笑呢?!原来在这南京城里,只有咱们打别人的份儿,何时有过咱们家的人被人当街按到在地,一通暴打的?(当然,李贼守汉和马士英等奸贼把持朝纲,朝中奸佞横行正气难伸的时候不算在内。)

    但是,左良玉送给侯方域充当保镖家丁护卫的这些人,如果是用来屠戮良民,劫掠民财,杀人放火,充当侯方域这样的公子哥儿身边的狗腿子打手,给主子们撑场面,助威风,那是再好不过的了。他们是十分擅长看主子的眼色行事的。但是,当真要上阵厮杀特别是与清军当中战斗力的核心部分八旗满洲当中的白甲兵对战,哪怕只是打群架,那也是万万不是对手。(大家可以参考对比一下物业的保安遇到了野战军特战旅的特战分队,脑补一下那个场面。)

    于是,令侯方域万分惊愕的情景出现了。不消几个呼吸之间,往日里在南京街头腆胸迭肚威风八面的二十几个护卫,便在十几个白甲兵的狞笑声中被放倒在地。看那情形,这些镶白旗满洲的兵丁似乎还没有用出全力来。

    的确,这些白甲兵在甲喇章京布颜图的授意下,只是用拳脚和刀鞘枪杆同这些护卫们小小的活动了一下身子。并没有用出全力来,否则,这些在秦淮河边早就泡软了骨头的左营兵痞们,又能有几个人在镶白旗满洲白甲兵面前讨得了好去?说不定,早已经是二十几个人头在这秦淮河边打滚,二十几具无头尸体里流出的血污向秦淮河里多排泄一些垃圾而已。毕竟,这些人的主子已经剃发易服,说不定就是这南京城里哪位新近投降大清的人物,弄得太僵了,回去王爷主子面前不好交代。

    有道是打了孩子娘出来,打狗还要看主人。既然自己的手下被人打得动弹不得,哀嚎呻吟的。那么,做主子的侯方域,少不得要出来找找场面,说几句门面话了。

    但是,几句话说得,让布颜图心里恨不舒服。你个小白脸凭什么到我这里来指手画脚的?再说了,咱是奉了王爷的将令来的。你要是想进去,可以,把王爷的大令拿来。想要把人带走,更是要有王爷的大令。

    于是,咱们的复社四公子之首,便很好的同布颜图甲喇章京进行了一番亲切友好气氛热烈的会谈,会谈之深入,到了触及肉体和灵魂的境界。

    侯方域头上的六合一统帽被打落在地,在泥水里滚了两下不动了。身后给他打伞的书童,也被两个镶白旗白甲兵打得口鼻流血,蹲在地上大声哭嚎不已。肉体上的伤痛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那两个白甲兵不怀好意满脸邪笑的在书童身上脸上用油乎乎的大手很是一通乱摸,更有一只手摸了摸书童的裤裆。于是乎,书童就像是寡妇失了节一样大声嚎啕起来。本来嘛!虽然咱们是靠菊花靠脸吃饭的,可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过来在咱们身上动手动脚的。

    虽然白甲兵们的汉话生硬,但是,侯方域和他的书童还是听懂了几句。

    “你说,这两个小子,是公的还是母的?”

    “南朝就是这么奇怪,这种公母不分的货色居然大行其道,怪不得如此的不堪一击!”

    “就是!你说他是母的吧,他裤裆里有那个玩意儿。你说他是公的吧,你看看这个细皮嫩肉的样儿,比咱们家里的女人还要来得精细。”

    “就是!你看看看,这哪有公货如此的涂脂抹粉的?!”

    “你们给本公子等着!”

    侯方域放下一句狠话,掉头带着人来寻洪大学士。

    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在他转身离去之时,方才在窗口目睹了这一幕,特别是看到了侯方域头上的六合一统帽被打落在地,露出了头上的金钱鼠尾辫和靑虚虚的头皮时,那个站立了许久的娇小身躯,颤抖了几下,最后还是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站稳了。

    “妈妈,把娘出城时留给我的信物找出来。咱们收拾一下,天黑以后,让人去联络一下漕帮在河上的几位管事。跟他们说,就说我李香君要去上海县找我娘,请他们帮我。”

    李香君手里握着梳头妈妈从梳妆台里找出来的李贞丽留给她的竹牌,脸上一脸肃然之气。

    “小姐,不在南京呆了?您不是一直都等侯公子来吗?”

    “不等了。娘说得对,这个人,不是可以托付终身之人。我要去上海县找娘,找可以托付终身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