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二十四章 一日三折 (中)
    却原来扬威大将军多铎之所以前恭后倨,入城时如此的倨傲如此的不给咱们大家面子,也是有他的道理所在的!人家大清,哦!不,如今是我大清兵马,西面在四川阵斩西贼八大王张献忠,中路在湖广地面又是八战八克,击溃闯贼李自成大军数十万,缴获焚毁船只数万,如今,眼看着这条万里长江就要被大清肃清,如何大将军便不能有些虎威了?

    人家有这个资本嘛!

    就像是咱们读书人,如果你六岁开蒙,八岁开篇做文章,十二岁以童生身份考中生员,然后又得廪贡功名,十五岁入乡试,以乡试第一名解元的身份得中举人功名,然后又是大比之年入京会试、殿试,连战连捷,连中三元,二十几岁便点了状元,以庶吉士身份入翰林院,之后出将入相,入阁拜相自然有在人前倨傲的资本!

    便在这言语之间,跪在五凤楼下的文武官员勋贵太监生员们,很整齐的转换了思想,把脑子里大明朝的那些思想意识,顿时当成了厕所里用过的草纸一般丢到了粪坑里。更有那些已经在北京城中做过一次降臣的官员们在为自己庆幸,“得亏是咱老子能够辨识天下英雄,晓得气运所在,不曾跟着李闯走。不然,此刻少不得已经变成了大清的刀下之鬼!”

    投降、变节,卖身事敌这种事,其实就和婊子卖身没有什么区别。卖了一次之后,再卖也就不是什么大事了。差距就是价钱和各色花样了。要不要来个双凤一龙,或者是,三英战吕布,或者,尝试一下本店新近推出的红绳业务,体验一下那招从天而降的绝世武功?

    于是乎,这数千人一起山呼万岁,拿出了自己苦学修炼多年的各种技术,那份对特种服务行业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的热爱,被发挥到了极致。(额,打错了,应该是卖国汉奸,特种服务业人员人家卖得是自己的青春和身体,可没伤害别人,更没有卖国。倒是这群平日里大节名义忠孝仁义不离口的人物,裤子脱得比谁都快。)当初北京城被李自成攻下,崇祯同学去景山找归宿时,北京城内殉国的大臣官员不过数十人,到了南京时,更是屈指可数。好歹北京城还开了几炮,南京城可是自家主动脱了裤子的。

    不但脱了裤子,更是很主动的掰开了腿,翘起了臀。

    “臣,前明忻城伯、魏国公徐允爵,保国公张国弼,隆平侯张拱日,临淮侯李祖述,怀宁侯孙维城,灵壁侯汤国祚,安远侯柳祚昌,永昌侯徐宏爵,定远侯邓文囿,项城伯常应俊,大兴伯邹存义,宁晋伯刘允极,南和伯方一元,东宁伯焦梦熊,安城伯张国才,洛中伯黄九鼎,成安伯郭祚永,驸马齐赞元,大学士王铎,吕大器、姜曰广尚书钱谦益,侍郎朱之臣、梁云构、李绰等,知天命,明顺逆,谨率南京城内文武兵丁,封了府库向大清扬威大将军、和硕豫亲王归顺,以为大清臣子。”

    到了这个时候,多铎要是再不给几分面子,那这出戏就出现冷场,就不好往下唱了。于是,多铎双手向空中虚虚的比划了几个动作,早已有赞礼官向外大声呼喝:“大将军有令,各官请起。”

    有了这个台阶,大家的面子就好了许多。众人纷纷从满是雨水的地面上站起身来,顾不得身上袍服满是泥水,纷纷向上叩拜,口中更是歌功颂德不已。

    “各官不必多礼。请换了袍服,到朝堂上再行见礼不迟。”这话一出,顿时让大批的降官们口中更是主恩宪德的说个不停。本来嘛!这种天气里,大家伙儿在雨水地里跪着,传出去,面子上都不好听。好像大将军拿咱们这些人当了府中犯了事儿被罚在院里跪着的奴婢家人一样。

    别人倒也罢了,咱们只管将注意力全数投放在钱谦益与侯方域这对老师学生身上。

    按照多铎的吩咐,众人在朝房之内有随身伺候的家奴仆人带着更换的袍服衣帽,少不得手脚麻利的更换了干衣服,脱下了早已被雨水淋湿的衣服,少不得有人借机标榜一番:“前明便如我等身上脱下的这身湿透的袍服一般,穿在身上,难受得紧。换了这身衣服,便是大清的恩泽在身了。”

    如此直白露骨的表演吹捧,咱们的钱大探花自然是嗤之以鼻看不上的。但是他也懒得与这些人撕掳辩白,只管一门心思的思忖一会见了扬威大将军,该当如何奏对应答,既能表现出对新朝的忠心,又不至于失了身份。

    正在思忖时分,却见随身伺候的家人被外面来的一名礼部书办唤了出去,在朝房外面,与一名急匆匆赶来的钱府家人神色紧张的在僻静处小声嘀咕了一阵,便是神色为之一变。

    少顷,待这位随身跟班强自镇定的回到了钱谦益身边时,钱谦益便已知道定然是府中有事发生了。

    “莫不是有乱兵入城后到府中劫掠?”他暗自思忖着,这种事,那是司空见惯的普通戏码了。眼下这南京城中,除了几座府邸是入城之前多铎、洪承畴便命令甚至是严令不得滋扰不得损害一草一木之外的,别的府邸,那可都是别人眼里的肥肉。

    “何事惊慌?”尽管心中忐忑,钱谦益还是做出了一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神情。他多年来一直把苏东坡笔下的留侯张良作为自己的偶像来学习,努力修炼,做到所谓的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但是,看到此时家人的慌乱,他心中不由得也是一阵阵没来由的慌乱。

    跟班也顾不得礼节了,只管把嘴凑到了钱谦益的耳边低低的声音说道:“府里出了事体!柳夫人,不见了!”

    就在钱谦益到城门处迎接多铎入城时,钱府家人见柳如是的房门打开了,急忙过去伺候,问问这位夫人可有什么吩咐,比如说要洗脸水,要些茶水点心饮食之类的。

    但是,却不想,房中已经是空空如也了。除了柳如是的随身几件衣服和她带入府中的随身首饰和一些细软之外,平日里钱谦益给她置办的书画古玩首饰珠宝衣物尽数罗列,在梳妆台上更有一份清单开列出来。

    柳如是此举便是向世人表示,并非是我卷带财物逃走,我只是把我自己的东西带走了。钱家的东西一丝一毫也不曾带走。

    “柳夫人走得时候,留下了一封信在此。”跟班将柳如是留给钱谦益的书信悄悄的递给了他。

    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钱谦益自然是不能大张旗鼓的看信,只能是草草的扫了两眼,大体上知道柳如是的去处。

    “这个贱人!”饶是他多年来矫情镇物修炼自己控制情绪的本事,但是,看到柳如是的去处,也不由得他勃然大怒了。

    “她,她居然跑去了上海县,投奔李贞丽那个婊子养的贱人去了!”饶是钱谦益平日里自诩修养过人,但是却也不由得肝火大动,在心中不住脚的跳脚大骂。那柳如是去上海县作甚?她到那边又能去寻觅何人投靠?她又不曾在什么劳什子的商贸区置办了一间半间的房产,开办了什么买卖铺子。所以,她去上海县,只能说去投奔她在秦淮河上的旧相识们了。

    可是,秦淮河上的旧雨新知,除了当初媚香楼的东主,梁国公李守汉的外室李贞丽之外,又有何人能够入得了柳如是的法眼?或者说,能够在这乱世之中为柳如是遮风挡雨呢?

    但是,李贞丽即便是庇护了柳如是,只是普通朋友之间施以援手,钱谦益也本能的觉得,自己头上的帽子不是乌纱帽,而是一顶湛青碧绿的绿头巾了。那梁国公在女色方面,可是有名的生冷不忌,丝毫没有挑食二字的概念。不管是什么番邦女子,蛮夷妇人,亦或是西域外邦之人。便是母女姐妹,也是统统的一口吞下。只怕,柳如是前脚去了上海县,用不了几日便成了李某人的同床共枕之人。

    “那厮李守汉!前脚给侯方域挖了墙角,后脚又把手伸进了某家的后宅之中!古来之登徒子也不过如此!”这个时候,钱侍郎再度发挥了功劳归自己错误都是别人的看家本事,把自己老婆抛下自己离家出走的过失一股脑的推到了此时还不知道人在何处的李守汉头上。(话说,有功劳归自己,有罪过是别人的,似乎是这些读书人出身的官僚们千百年来世代相传的独门绝技。便是到了现在,诸位读者不曾发觉,有了成绩,那是集体领导大家智慧的结晶,有了错误和问题,不好意思,那是当时的一把手独断专行的产物,我们当时可都是反对的。)

    心中骂着李守汉,脸面上却是仍旧的满面春风的同同僚们打招呼寒暄着。仿佛老婆离家出走,家里的葡萄架倒了的是隔壁老王家。只不过,偶尔眼神闪动,往朝房外面看见席棚里那些秀才举人们闪动的身影时,心中不禁的一阵酸楚。

    “唉!朝宗,不想你我师徒,却被两个女人如此折辱,更可恨的是,折辱我等的,居然还是同一个男人!”

    有了这个念头,钱谦益少不得打定了主意,要在多铎面前好好的施展一下扇阴风点鬼火的本事。不过,在他看来,如今大明天下已经亡了,能够在大清面前称得上敌手的,也就是李守汉一人而已。其余的闯献余孽,皆不足挂齿。但是,他却不知道,正是这些读书士子口中的流寇,杀人魔王,从崇祯年间一直战斗到了康熙年间。一直到了钱谦益们往生极乐徒子徒孙们都参加了大清的无数次科举考试了,才算是渐渐消失了抵抗的呐喊声。

    “只要本官在大将军面前稍稍提点一下,大将军定然会将李某人视作死敌。到那时,不消本官动手,自然有大清的数十万兵马为我出力。我就等着大清兵马给我出气了!”

    大殿之上,多铎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原属于弘光皇帝朱由崧的宝座上,放眼看去,下面一片芒丝罗绢的朝服,红色的,蓝色的服色,仙鹤的补子,孔雀的补子,獬豸补子,镶玉腰带,犀角腰带,满满的衣冠禽兽。其中不乏有人早早的便剃了头发,将发式改成了金钱鼠尾辫。可是,袍服却还是圆领纱帽,这样一来,乌纱帽下面拖着一条金钱鼠尾辫,看上去不伦不类,煞是滑稽。

    但是,多铎此刻却不管那些了。今天接下来的节目,或者是流程就是赐宴了。早已有光禄寺准备好了饭食酒水,就等着他的一句话了。大殿两侧靠边处,摆着密密的麾、柷、笙、箎等乐器,又有众多的教坊司乐师们专致奏乐。吹吹打打的,好不热闹。

    大殿上,整齐摆满了一席席酒案,上面杯盘罗列,珍馐棋布。八旗将领和江北投降的将领按照旗汉之分,官职爵位,各自有座位。在他们的座位下面,更有数十桌酒席空着座位,便是要留给南京城中归降之人的。

    随着鸿胪寺赞礼官的一声声高喝,教坊司舞者纷纷进入,一奏上万寿之曲,二奏仰天恩之曲,三奏感地德之曲。四奏民乐生之曲,五奏感皇恩之曲。少顷,武乐大作,教坊司奏起了平定天下之曲,大殿一波波声音传出:“扬威大将军、和硕豫亲王有令,宣南京降人赵之龙、徐允爵、钱谦益,。。。。。王铎诸人进殿。”

    虽然不曾有官职头衔,但是,能够大殿赐宴,想来大家面皮上不会太过于难看。想到了这里,一群文武降臣们便抖擞精神准备好生的表现一番。

    “只要不像李闯那样折辱读书人,我们就可以效忠大清。”

    “正是!看大清入关以来的所作所为,天命,确实在我大清啊!”

    几个在顺案之中名列前茅,在北京已经卖过一次的官员暗暗的给同僚们打气鼓励,吃一个定心丸。是啊!只要给咱们功名富贵,高官厚禄,不像李自成那样,搞什么追赃助饷,没收咱们好不容易弄来的家财;也不像老朱家的混蛋皇帝那样,要么让咱们捐资助饷,要么就把万历皇爷的章程给改了,让咱们和那些泥腿子佃户一样要完粮纳税,这哪里还有读书人,哪里还有官员缙绅的体面在?

    他们取又一次的选择性的遗忘了,如果当初崇祯让他们捐资助饷时,他们不至于各种的哭穷,只怕李自成在北京城也不可能那么顺利的一举破城。然后,比饷镇抚司的夹棍,比崇祯皇帝声情并茂声泪俱下的圣旨可是有说服力的多。于是,原本各种哭穷的官员勋贵们,家里抄出了几千万两银子。同样的,到了一百多年后,另一个在历史上留下了臭名昭著的名声,只在清宫剧中被平反的雍正皇帝,用抄家、文字狱、与宁古塔披甲人为奴等手段,把官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的制度建立起来,给他那个败家子儿子留下了几千万银子的国库,让他可以肆意挥霍,给自己弄个十大武功出来。

    果然,大殿上,在洪承畴的一手安排下,多铎很是给了这些降官降将们面子。虽然没有戏文里那种解衣衣我,推食食我的过分煽情烂俗桥段上演,却也是很好的给了这些降官们下台阶。

    最令这些降官们心里一颗功名心砰砰乱跳,如同小鹿乱撞的是,多铎端着一个硕大的金碗,兴冲冲的跑到了独孤寒江面前。

    “尔等都看看,这是本王镶白旗旗下的汉军旗固山额真独孤寒江。他原本是李闯麾下一员悍将,鲁山一战,杀败了本王前锋,数万大军精锐成了他的刀下之鬼。如今,他顺天应人,投了我大清。此番‘舍弃沂蒙,专意金陵’的方略,便是他向本王进言的。”

    多铎略带着几分酒意,大着舌头拍着独孤寒江的肩膀,“老独孤,当初在开封出兵之前,本王便应过你,若是此番拿下了江北各地,别的不敢说,一条红带子是有的!可是,咱们不光拿下了江北,便是这金陵城,咱们也进来了。大明朝的南北二京,本王也都到了。你说,本王该如何赏赐你?”

    “奴才为主子效力,哪里敢奢望有什么赏赐?自然是主子说什么便什么!”

    “好!老独孤!摄政王爷的批复回来了,你现在和曹振彦一样,也是觉罗身份,系红带子,贝勒爵位!好好的给本王出力,荣华富贵,金银美女,都少不了你的!”

    说话间,有数名镶白旗满洲的巴牙喇兵从后殿内转出,手中捧着东珠装饰的贝勒朝冠,四爪石青色蟒文袍服,最为醒目的,便是袍服上方的那条红带子。

    “这厮原本是流贼出身,如今却一跃而成为我大清的宗室贵族,看来,大清还是爱惜人才的啊!”

    “我等该当为大清效命,也好博一个封妻荫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