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二十六章 一日三折(续)
    这个顿时令原本欢欣鼓舞的八旗将领们如同一盆冷水泼到了头上。

    按照八旗军制度,一个牛录三百兵马,一个甲喇按照各自所属旗的兵马人口多少,下属若干牛录。但是,基本上一个甲喇章京下面有五个牛录管辖。甲喇作为八旗军中的一个基本战略单位,行则一路,止则一处,战则攻一处。虽然各旗的兵丁数量同编制相比,多少会有些缺额,达不到满员的一千五百兵丁。但是,一个甲喇至少有一千出头的兵马,再加上各旗的余丁、跟役,随军家奴包衣等等,可以投入战斗的兵力,至少在两千人马以上。

    从几次入关劫掠和如今跟着大将军南下的经验来看,对付一般的明军队伍,一个甲喇的兵马,足以令数万明军望风丧胆,解甲归降。若果是攻取城池的话,不要说一个甲喇的兵马,便是一个牛录的八旗兵,也足以在城头上摘下头盔,晃晃头上的金钱鼠尾辫,围着城池纵马奔驰几圈,吆喝几声,便可以收降一座州县城池了。

    何曾遭受过如此的惨败?!就算是那个被消灭的甲喇人马少些,至少也会有数百披甲战兵精锐,和千余辅兵跟役,数百随军包衣家奴吧?如何便在李守汉七夫人傲蕾一兰的马前被打得全军覆没?

    八旗将领们纷纷的放下手中的酒杯筷子,丢下了割肉的小刀,不再大呼小叫的互相灌酒,而是瞪着一双双眼睛,等着豫亲王主子发话。

    而这个噩耗,更是像一记闷棍,打得在场的南京文武降官们头晕眼花,眼前直冒金星。他们也不止一次的在南京城内外看见过梁国公的那位出身于极北苦寒之地的蛮夷妇人,看见过那个如同一株白杨般挺拔,皮肤如同小麦颜色的女子,带着一群同样是蛮夷鞑虏出身的随从护卫,在眼前策马驰骋而过。

    然后,正人君子们无数次的叹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鞑虏女子这般的招摇过市,当真是牝鸡司晨不成?慨叹一番之后,众人少不得摇摇头,呼朋引类的到林大掌柜开设的娱乐场所当中,命人寻来一个天方女子,同样披上披风,在自家身上驰骋一番。以示彰化王道。

    可是如今,谁能想到这个原本白杨一样的鞑虏女子,突然间化身成为一柄长矛,狠狠的刺在了我大清兵马的心腹地位,让我大清精锐折损了这许多人马?!有人暗自心中忐忑起来,“难道说,老子又像在北京时那样,投降的早了些?说不定过几天,国公爷就会领着人马杀回来,把眼前这群骚达子赶走?我是不是想办法给国公那边表个忠心,说我是被形势所迫,身在曹营心在汉。只要国公大军一到,咱们立刻发起内应,里应外合的消灭眼前这些骚达子,驱逐鞑虏,中兴大明?这样一来,我现在的投降也是拐着弯的效忠大明,效忠国公爷他老人家。即使是他老人家到时候众望所归身登大宝,咱们也算是开国功臣呢!到时候,依旧是紫袍金带,位列朝堂之上!”

    这些人心里面的小算盘噼里啪啦的打得和钱塘江大潮来临时一般响,那边多铎的脸色却是黑得如同一团墨一样。

    这个败仗,对他来说原本算不得什么,可是,却发生在他一路凯歌高奏的时候,对手居然还是一个索伦部出身的女人!这口恶气,却如何下得去?!

    “如何败的?”

    打了败仗不可怕,关键是不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败的,更不能讳败为胜,明明自己被人家打得屁滚尿流的,却说自己获得了大捷,那不是眼下大清的习惯。

    只是,前来报信的奴才也是脑海之中一团雾水,那个甲喇眼下并无人逃回,如何知道战况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书中代言。其实,这场战斗,清军的失败也是在情理之中。

    多铎部下的八旗兵马嫡系,从开封府出发,狂飙般席卷了数千里,所到之处州县城池,兵马官员,无不是望风而降。又哪里打过什么仗?完全就是长途强行军而已。这种情形,少不得要滋长军中的骄横之气。另外一点,长途强行军,就算是沿途的缴获供应足以保证兵丁马匹的饮食营养草料等等,但是对于人和马匹的体力消耗也是巨大的,特别是水土不服,气候变化等等原因。再有一点,八旗兵马都是彻彻底底的北方人,到了江南,水网纵横,气候潮湿,兵丁和马匹都会不适应。

    而傲蕾一兰和她的族人们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这支出身于索伦各部的骑兵,在江南也生活了一段时间,不论是人还是他们的无言战友,那些产自耽罗岛的战马,早已适应了江南的气候和地形。知道该如何在水网地带尽量的发挥自己的优势,给敌人制造障碍。

    于是,在奔牛镇外,手执短火铳,不停的在河沟小溪间往来灵活驰骋的索伦骑兵们,在傲蕾一兰的指挥之下,往来驰突,将一个个清军牛录分割,再分割,然后用背上革囊里的马尾手榴弹,不停的在头顶抡起来,画一个漂亮的圆弧线,向后投掷到清军骑兵的队伍当中去,就像是牧童用石头子驱赶羊群一般。打得清军骑兵血肉飞溅,染红了一道道的溪水河水。

    趁你病要你命。见清军骑兵在地形和手榴弹的双重压力之下,没有了列阵而战的可能,索伦骑兵们纷纷将手中的短火铳、双筒马铳威力发挥出来。战马的身影闪动,弹丸在江南水乡的草长莺飞之中纵横交织,组成了一片片小小的火网。可是,被这片网罩住的八旗兵们,却没有了那份欣赏江南暮春时节美景的心情,只能是带着不甘心,去到努尔哈赤面前哭诉自己的委屈了。

    一轮火铳射击后,索伦骑兵们更是抄起了自己更为乐于使用的武器,八旗长枪、虎枪,镰刀、大斧等武器,虽然说到江南这段时间,他们对火铳和手榴弹的使用、熟悉和喜爱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些冷兵器,但是,习惯性的情感,还是让他们觉得,用这些武器来收割人头,更为来得爽利,来得直接!

    长枪利刃之下,清军骑兵彻底的崩溃了!

    “这些人,留着也是无用!尽数砍了!人头记功!”

    傲蕾一兰脸上的杀气未曾完全消退,在数十个索伦、天方、天竺、苗瑶女兵的护卫之下,巡视战场,看着那些或是受伤倒地呻吟,或是下马投降的八旗兵们,冷冷的下了这么一道命令。

    如果不是这个甲喇立功心切,距离李华宝的撤退队伍太过于近了,对南粤军的威胁过于突出,傲蕾一兰也懒得搭理他们。只不过,你们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正好可以给我的部下儿郎么一个练兵立功的机会。

    此令一出,顿时让索伦部众人齐声欢呼。这些人自从兵败被俘,又因为傲蕾一兰的关系被多尔衮礼送出境到了江南,但是心中这口恶气始终不曾出来过。如今打了一个酣畅淋漓的胜仗,又有这么多的军功首级在眼前,如何不令众人欢喜?

    要知道,在索伦各部心目中,眼前这些剃发留辫子的人头,那都是比熊掌东珠生金都要来得值钱的物事。可以让自己,让部族过得丰衣足食。

    “砍人头!回去黑龙江,可以用人头同公爷手下人贸易!”在他们看来,在江南的时光,顶多算是到出嫁的女儿家里串亲戚,大家早晚都是还是要回去的,回到那片林海雪原,回到那片生长着齐人高的野草的黑土地上,继续自己渔猎采摘的生活。此时不好好的砍些建奴的恶人头,给自己,给部族多积攒些军功首级,到时候,该怎么同公爷手下人贸易?别人都有军功人头折扣,自家部族没有,那不是既吃亏,又在同族面前没面子?

    于是,在比八旗兵更加渴望立功的索伦兵手下,刀斧一起上,接近两千颗留着金钱鼠尾辫的人头被砍了下来。更是收容了千余匹骡马,剥下了数千件甲胄,所虏获的兵器财物更是堆得小山也似。傲蕾一兰兴高采烈的带着这支骑兵往松江府方向追赶大队去了,留下一座用两千余具无头尸首堆积起来的小山给多铎。

    “哪个再敢来,这便是下场!”

    一块用棺材盖子矗立在尸体堆成的小山前面,上面用鲜血,张牙舞爪的写了十个大字。

    “一个索伦女人,居然敢在本王面前如此张狂!看本王不好好的收拾你一番!”索伦部和清军之间的仇恨,这几年有着愈演愈烈的态势。伴随着清军主力南下,后方的索伦各部压力大大减轻,又有在黑龙江口的隆盛行不停的给予甲胄兵器的支持,可以用建奴人头来充当硬通货换取自己需要的各种物资。于是,在两个南粤军警备旅的撑腰之下,索伦各部就像春天里荒原上的野火一样,南面袭扰八旗,砍下一颗颗人头,西面驱赶罗刹人,拔除他们的据点。

    这些情形,多铎也从各种文书当中有所知晓,但是毕竟隔着万里之遥。可是,眼前的傲蕾一兰,这般挑衅,这般羞辱,如何是他这个扬威大将军能够受得了的?

    “李成栋,李本深!”

    两个高杰部下的降将立刻从座位上一跃而起。

    “末将在!”

    “你二人所部兵马不必去杭州了!从这里去杭州,山道崎岖,大军难行,也不必尽数前往!你二人部下兵马素来号称精锐,便往常州、无锡、苏州、松江这个方向给本大将军走一遭!”

    李成栋和李本深听得多铎给他二人分派的新差使,不由得心花怒放,狂喜万分!谁都知道,从常州一路向东南,无锡、苏州、松江,这太湖沿岸地区,苏松太平原,素来都是东南膏腴之地之中的膏腴之地,精华所在。

    “这是大将军提拔咱们发财啊!在这金山银海里走一遭,只怕咱们可以用金子来打马掌了!”李本深此刻眼睛里的多铎已经不是那位大清的和硕豫亲王,扬威大将军了。而是胯下黑虎,手中高举钢鞭的赵公明了。

    “这等于是把江南的钱袋子给了咱们兄弟啊!”

    李成栋和李本深立刻兴高采烈的领受了多铎的军令,酒饭也不再继续吃了,当即便冲出殿去,整顿兵马。

    果然,当他二人的部下们得知要去沿着常州、无锡、苏州、松江这条路去追击东下撤退的南粤军时,顿时士气高涨,各个嗷嗷怪叫着便冲出了南京城。

    “这两个凶神恶煞般的家伙,都是翻山鹞子高杰部下的流贼出身,贼性不改。他们这一去,只怕苏松太、无锡常州这号称无常的百姓,就要见无常了。”洪承畴捻着漂亮的胡须,含笑望着李成栋、李本深的背影,心中却是有些惴惴不安。

    很快,他的担心就变成了现实。

    李成栋李本深的大军刚刚进了常州无锡地面,便开始大肆的烧杀掠抢,美其名曰“薄施惩戒”,谁让这里的百姓们在大清兵马与南蛮作战时不踊跃助战,不给王师通风报信呢?

    不但洗劫州县,屠戮良民,劫取子女玉帛,更令洪承畴心惊胆战的是,这两个家伙部下的兵马不知道是无知还是无畏,居然在常州一把火烧了东林党祖师爷顾宪成的坟墓,把坟地里栽种的松柏都砍了来烧火做饭。这个行径几乎和刨了顾宪成的坟相差无几了。

    不但是烧了顾宪成的坟墓,便是东林党人的起家之地,当年顾宪成呼朋引类讲经说法的东林书院,也被李成栋的部下拿来充当军营。在书院里面各种杀戮奸淫分赃,俨然读书种子们的书院变成了土匪强人的山寨。(呃,似乎也差不多,东林党人干的事,其实比起土匪强盗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土匪强盗是用刀来抢老百姓,这些君子么,自然是用嘴和笔来抢国库,抢良善小民。比较起来,土匪强盗的道行远远不如东林君子们。)到了开拔之日,更是一把火将这座门前高张着“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楹联的东林书院,一把火烧成了一片白地。什么石牌坊、泮池、东林精舍、丽泽堂、依庸堂、燕居庙、三公祠、东西长廊、来复斋、寻乐处、心鉴斋、小辨斋、再得草庐、时雨斋、道南祠、东林报功祠等主要建筑尽数化为焦土。

    原本以为,东林书院这座江南地区人文荟萃之区和议论国事的所在,东林党人、复社成员的祖坟、发源地,被李成栋、李本深二人如此蹂躏了一番,江南文人们会大加口诛笔伐,对于多铎平定江南不利。但是,令洪承畴大跌眼镜的是,对于顾宪成坟墓被烧,东林书院被烧这两件事,南京中的降官,夫子庙和江南各处的读书士子们置若罔闻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东林先生的坟茔被烧了?一定是南粤乱兵所为!我等定要集资重新修建,也好让东林先生含笑于九泉之下!”

    “什么,东林书院被毁?这肯定是南蛮子怀恨在心,对我等进行报复!没关系,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大不了再修便是了!”

    这是李本深李成栋二人在苏松太地面上的诸多所作所为之中摘取一两件来。都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我们还是将目光回到大殿上的多铎、洪承畴等人身上。

    余怒未消的多铎,正待要再行安排兵马,火速的将逃出南京城,往芜湖方向准备与黄得功汇合,迎接李守汉大军东下的弘光皇帝朱由崧捉拿回南京。再派遣兵马到杭州,把护送邹太后逃往这座南宋临安城的首辅大学士马士英也一起抓回来时,从南京城外郭外金川门方向,隐约有炮声、和数十万人的呐喊声与哭嚎声交织在一处传入人们的耳朵里。

    “什么声音!?”

    多铎本来以为,大概是哪一镇的投降兵马,或是那一个旗的兵马,在过江之后,见到了南京城的繁华富庶,一时按捺不住,开始了屠杀,劫掠,奸淫、烧杀等等喜闻乐见的活动了。

    “哪个奴才,胆敢如此放肆!本王在此,便如此肆意妄为?!”多铎有些恼怒了,他不是禁止部下们奸淫掳掠烧杀,相反的,他甚至鼓励这么做,不这么做,如何激励士气?如何筹措粮饷?他房中的那些熟女人妻又该从何而来?

    他气恼的是,不知道是哪个奴才的部下,如此胆大妄为,没有老子的将令你们就自己动手了。眼里还有八旗制度,还有八旗军纪吗?!要是那些投降的官兵干的,尔等眼里还有老子这个扬威大将军吗!

    这么放肆的奴才,少不得要好好的执行一下军纪。该杀的杀一批,该褫夺官职世职的,一定要严办他几个!

    但是,从外金川门传来的消息,比常州奔牛镇的消息还要令人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