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七章 民族英雄马科
    一番激烈而短暂的短兵相接,随着最后一个葛布什贤营兵被几个明军砍翻在地,整个战场沉寂了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最终展现在吴标和马科面前的,是四辆东倒西歪的马车和十几个被手下人从附近搜捕而来正在瑟瑟颤抖的妇人。

    &下!”在家丁和士兵们的喝骂殴打之中,十几个女人心不甘情不愿但是却丝毫没有办法的跪倒在地,出于人类的本能,她们猬集成了一团。有意无意的用自己的遮挡着吴标马科等人的视线。

    这等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家丁和亲兵们用一顿拳脚刀鞘将她们分开,一个个的跪众人眼前。

    这些女人之中一个中年美妇明显是其他人的主人。她的衣着要比周围的这些丫鬟仆妇之类的角色华丽数倍,头上身上的饰物虽然满是尘土汗水,但皆是一看就很值钱的东西。当下就有人蠢蠢欲动,想拿取手镯项链耳环之类的东西。当然,大头兵肯定没那么客气,见那贵妇耳边一对硕大的东珠,马科手下一个家丁的手直接冲着那个贵妇的耳朵伸去,眼见就要学广东的飞车党,要把耳环活活的扯下来。

    &手!不得放肆!”

    吴标见状连忙阻止,虽然他也不算是什么善男信女,但是在南粤军中待得久了,还是养成了两个好习惯,一是重视军队纪律,二是会看风色,这个时候绝对不是劫财劫色的时候。

    &我丢人现眼的东西!”马科脸面上也是挂不住了,挥起鞭子朝着那家丁便劈头盖脑的抽打过去。

    &大帅。算了,让兄弟们去打扫战场吧!要快!我们不能在此地久留!”

    一阵欢呼,马科手下的家丁和模范旅的士兵奔向战场的各个角落迅速的将那些马匹、散落在地的兵器,收拢到一处。用手中的短刀利斧将一个个建奴的人头砍下,将这些军功首级收拾起来。

    马科的手下们更是很仔细的将那些护卫这群女人的巴牙喇兵、葛布什贤营兵身上的衣甲剥下,好生收拾起来。这些盔甲制造精细,质地优良,不管是留着自己用还是拿回去卖了,都是不错的选择。

    从马车附近捡拾到的物品更是令这些兵士们大开眼界。除了只有贵族女人用得起的各色首饰珠宝之外,更有大量的袍服器具。别的不说。光是制造这些服饰的衣料绸缎上面编织花纹图案的金丝银线就足以晃花了这些士兵的眼睛。

    &帅!马大帅!你们看!”

    吴标的亲兵头目兴奋的将手中的一件袍子抖开。上面的几条五爪金龙和海水江牙立刻让吴标马科二人惊喜异常。

    &是?伪逆黄太吉的龙袍?!”

    能够有黄太吉的葛布什贤营拼死护卫,随行又有如此贵重的物品,更要命的是,在箱笼之中携带有黄太吉的御用之物。这桩桩件件都无声的说明。这群人的身份不比寻常!

    吴马二人立刻找来通译。开始分头严厉审问这十几个女人。打断了几根马鞭子后,最终,吴标得知眼前这个容貌颇为俏丽的建奴贵妇居然就是黄太吉的宸妃。科尔沁女人哈日珠拉,这是她的蒙古名字,另外一个满洲名字就是海兰珠!

    不想这次敌后出哨,除了斩杀数百建奴精骑之外,更是生擒了奴酋黄太吉的东宫大福晋!得知这个消息后,全军皆是欢声雷动。如此巨大的收获,令马科吴标二人一时都忍不住想喊出来。

    不过之后的海兰珠的口供更是让他们二人兴奋。

    海兰珠是因为她与黄太吉所生的儿子不久前不幸夭折,心情一直郁郁寡欢,又在沈阳宫中与黄太吉的其他嫔妃相处不好。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她如此得宠,又是被封为宸妃,她所居住的宫殿又是被赐名关雎宫,她的儿子出世时,黄太吉甚至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庆祝活动,大赦天下。这可是前所未有的盛事,引得归附的蒙古各部纷纷前来道贺。但是之前的七个儿子和后面庄妃所生的九子、贵妃所生的十一子,都不曾有这样的待遇,这无疑是向世人说明了黄太吉有意将大位传给这个宠爱的儿子。如此一来,海兰珠无疑便成了后妃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就算是中宫皇后是姑姑,永福宫庄妃是妹妹,也无法再以亲情相待。

    但是,她的儿子死了,黄太吉又领兵在外,这宫中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便立即激烈上演,她本来就身子有病,又如何面对这种宫中倾轧?索性同姑姑哲哲打了个招呼,自顾自到了广宁来见黄太吉。

    却不想在探望丈夫回沈阳的路上被这股明军俘获。

    吴马二人也顾不得听那些宫闱秘事,懒得打听后世捧红了无数咆哮帝、小燕子、两宫太后之类人物的清宫秘史,只是一股脑的询问黄太吉大营之中的情况。

    从那些跟随海兰珠的丫鬟仆妇口中得知,黄太吉眼下已经极为困难,可以说到了山穷水尽穷途末路的地步。为了能够让精锐战兵能够吃饱,黄太吉带头,不是一线战兵每天只吃一顿饭以节省粮食保证补给。而且内部战和不定,以至于黄太吉要亲自开会声泪俱下的跟手下摆事实讲道理。

    &说八道!大军十几万,怎么能够让他每天只吃一顿?你们的粮食呢?!”对于仆妇丫鬟的这个说法,马科有些勃然大怒,他认为这种不靠谱的瞎话,无疑是在侮辱他的智慧。

    &下去狠狠地打!”

    &人!饶命!饶命啊!我等没有说瞎话!”几个蒙古妇人哭号着哀告,满脸的涕泪横流。

    &你们从关内劫掠而来,从不良商人那里买来的粮食都去了那里?!有半个字假话。老子让这些如狼似虎的兄弟把你们轮了之后丢到海里去!”

    从关内劫掠来的粮食,还有通过晋商和辽东官将手中走私高价买来的粮食,虽然每次数目都不少,但是,相对于建奴数十万的作战人员和从事军工生产的非农业劳动者,这些粮食还是远远不够的。

    &年过了年之后,山西的范先生派人送来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图纸,说是什么南蛮秘法,可以一炉冶炼数千斤铁。主子便拨了大把的钱粮给分管此事的奴才陈板大去修高炉,冶炼铁水。”

    听到这儿。马科却又抡起了手中的马鞭。朝着那来自科尔沁的妇人作势就要打去,“你这夷妇!拿这等谎言来骗你家将爷!”

    那胖胖的蒙古妇人又是被吓得一阵嚎啕大哭,不过,这一次鞭子却没有落下来。却是被吴标拦住了马科的手。

    &大帅。这婆子没有说谎。这炼钢冶铁之事。确实是要大量人手。消耗无数钱粮的。”

    别人不知道,作为广东人的吴标当年可是去过佛山的,那里的数百座高炉哪一座不是用工以千百人数论的?而且是因为搬运铁矿石、冶炼钢铁体力消耗巨大。所以要给在高炉上的工人提供足够的饮食,这样一来,要消耗的粮食就更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了。

    如果如这妇人供述,山西的范永斗范家从南中给黄太吉弄来了那里的高炉样式,黄太吉命人照着冶炼钢铁,只怕消耗的钱粮更多。吴标当年在南中也是去参观过煤铁联合企业的,对于那里动辄便是成千上万的工人昼夜不停的同时劳作印象极深。

    沈阳在冶炼钢铁,广宁这里还有十几万大军在与朝廷大军对峙,每日里的消耗更是一个堆山填海的数目。

    想到了这些,吴标不禁觉着以往自己过于谨慎了,看来建奴也不过如此,草鸡毕竟不是凤凰。想到这,他觉着这次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剩下的,只是带回海兰珠回营庆功而已。

    回去自然不能从两军紧张对峙的战线当中穿过去,何况还携带着海兰珠这么重要的俘虏?他们这次来是走海路来的,龙武水师的十几条大福船如今还在三汊河口停泊待命,他们回去自然也要走海路。为了照顾海兰珠这个重要俘虏,吴标特意将她送到了一条较大的福船上,这条船恰好也是马科来时的座驾,一应设施齐备。同时叮嘱马科要好好看管,饮食上也不能亏待。马科满口答应,心里却暗暗盘算着主意。

    众人顾不得西平堡内的的辎重,只管将粗笨沉重之物丢掉,千余人各自拉着坐骑,牵着俘虏越过来时的大苇塘,直扑海边。直到海船出了河口,大大小小的风帆扯起来,吃饱风往南面打渔山、觉华岛方向去了,众人这才长长的出来了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才算落了下来。

    仔细清点检查了一番这次到建奴后方的战果,除了斩杀了数百名巴牙喇兵、葛布什贤营兵精锐,缴获了一千四五百件上好盔甲,夺获了三四百匹精壮战马之外,另有不少的财货缴获,这些,照着大明军律规定,都是属于吴马二人的合法收入。而最大的战果,就是俘获了黄太吉的东宫大福晋海兰珠。

    很快,夜幕降临,用过了晚饭,马科在大船上转了一圈,又叫过一个亲兵头目问“现在这船上都是咱们的人吗?”那亲兵会心一笑“将军您放心,都是咱的人,不过宸妃归了将军你,那几个侍女可归我们了,我看里面还有个雏,将军你可别后悔。”

    马科嘿嘿一笑“你小子,还能分清雏不雏,看来坏事没少干。不过那小妮子有啥好玩的,屁股上没有二两肉,身上一股子羊肉膻味,瘦的跟猴子一样,一看就是刚从草原到了建奴宫中,也不知道洗过澡没有。再说了,小妮子再好那也不过就是一个丫头。你将来要是跟别人摆龙门阵吹牛皮的时候,你说大爷我在辽东草了一百个建奴丫头,这有啥好说的?反之,将军我可是草了黄太吉的大福晋,这多有面子?将来青史上也要留下本将军的名字,‘崇祯十五年八月。我大明总兵马科俘获伪逆建奴酋长黄太吉之大福晋,为给大明军民人等出气,一怒而睡之。’哈哈!行了,搞你们的去吧,将军我要上阵为萨尔浒以来的那些战死在辽东的我大明官兵报仇雪恨了!”

    海上波涛汹汹,大福船顶风破浪,几处船舱之中渐渐传出了被俘蒙古妇人的叫喊声,可真是喊破了嗓子也没人听见,额,估计听见了也不会有几个人去管。不过。出乎这群家丁们意料。这群蒙古妇人虽然叫喊几声,但是却并不激烈反抗,倒是颇为积极主动的迎合,有那胆子小的。反而被这些妇人吓了一跳。

    他们哪里知道。蒙古各部之间互相攻伐仇杀。这些妇人就像牛羊马匹财产一样被各部之间争来夺去。什么贞操观念,在他们之中根本就是一个连牛粪都比不上的狗屁。不要说这些一般的奴才,就连此刻作为高级俘虏的海兰珠。也是一样嫁过人的,不照样被黄太吉爱如珍宝?连被称为世界征服者的铁木真,他的大妃孛儿帖也是同样被人抢来抢去,最后被铁木真抢回来时,已经抱着术赤了。可是铁木真不是照样将术赤视作长子?哦,这也算是喜当爹吧?

    &于少数民族的贞操观念,不得不说一句,同接受了汉文化熏陶的相比,当真不算是什么。生产力和人口出生率低下,婴儿夭折率高的时代也就算了,就算是到了现代,在一些少数民族聚居区,照样有一时性起对女性强行实行性行为的。只要是事后有所表示,这样的行为也不算什么大事。这样的习俗和做法,更是让某公有了“两少一宽”的重要指示。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搜索一下这方面的材料。)

    马科径直走向海兰珠住的船舱,他轻轻打开舱门,结果发现这事是多余的。海兰珠被捆缚了双臂,双腿被绑缚在椅子上,正瞪着眼睛惊恐的看着他。马科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了然了,毕竟是被劫持到了军中,要是能睡得着,那心就太大了。想到这,他也就放弃了先来一段夜袭的情节设定,干脆快步走到海兰珠面前,双手先隔着衣服伸向了海兰珠的双峰。马科也不客气,上来就来了一个佛山搓奶手,虽然隔着衣服,不能直接触摸,但是反而别有一番趣味。海兰珠不是**,不过这样才方便**被一手掌握,弹性反而更好。当下马科先来了一个上下运动二十次,左右运动二十次,又来了一个圆周运动四十次,只搞的海兰珠惊叫不断。可惜的是,海上波涛汹涌,真是喊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听见,当然,就算听见了,估计也没有几个人愿意管,愿意加入的倒是成群。

    揉了一番双峰,算是先过了一下手瘾,接下来该进入正题了。马科随手去解海兰珠衣服的蜈蚣扣,很快就宽掉了海兰珠的外衣和中衣,当看到海兰珠的内衣的时候,马科不禁眼前一亮。

    借助灯火,海兰珠的衣着肌肤被马科看得一清二楚。内衣倒是没什么特别的,马科只是感慨南中商社果然是无孔不入,现在就连海兰珠,身上的肚兜也是南中的丝织品。马科伸出他的手摸了一下海兰珠的肌肤和内衣,居然分不清那一样更加顺滑。马科咽了一口口水,娘的,没想到北国居然还有皮肤这么好的娘们,难道真的会有人天天用牛奶洗澡吗?

    &腻犹如塞上酥。”马科从手上传过来的感觉刺激他的脑海之中浮现了这句诗,“妈的,这个建奴娘们和杨贵妃的一身皮肉有的比了!”

    既然将眼前这个海兰珠当成了杨玉环,马科就少不得要充当一下三镇节度使安禄山的角色了。一双大手不断的上下左右运动。

    海兰珠不停的挣扎,妄图挣脱束缚,可惜她双臂被捆,加上身体羸弱,这点反抗反倒是刺激了马科的兴趣。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马科抚摸一会她的内衣和肌肤后,居然没有进一步宽衣,而是开始脱她的鞋袜。

    很快,一双玉足裸露在马科的面前。塞外不流行缠足,自然不会是三寸金莲,不过海兰珠倒也不是穿42号鞋的大脚婆娘,所以,玩点三寸金莲的技巧倒是也勉强可以。只见马科贪婪的先抚摸了一阵海兰珠的玉足,然后竟然放在鼻子处闻了起来。这个举动让海兰珠不禁一阵恶寒,虽然说自己是一个爱干净的女子,但是,直接闻脚的味道,怎么都感觉有点恶心。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海兰珠觉着原来闻味道也还是可以接受的。直接马科伸出舌头,开始舔她的脚。一阵滑腻腻的感觉从足底传来,让海兰珠觉着奇痒无比,一时间海兰珠身体变软,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在玩什么。其实这也难怪,汉地当时流行所谓三寸金莲的玩法,马科正是按照这个玩法来的。据说有人最多搞了四十八种玩法,包括闻、吸、舔、咬、搔、脱、捏、推等,马科虽然不懂这么多,但是闻舔咬捏推确是玩的兴起,直弄的海兰珠身躯娇软,玉足上遍布口水才算罢休。

    &要是有一双南蛮的冰蚕丝袜给这娘们穿上就更有意思了!”

    经过这一番折腾,马科的帐篷早就支的老高了,男人急色自然不会干别的,他迅速的脱掉海兰珠的内衣,把海兰珠翻转了过来,准备来一个背入式。结果可能是刚才玩的太高兴,也没料到海兰珠会突然反击,结果就在他搭住海兰珠的肩头想要翻转的时候,海兰珠突然张口咬住了他的手指。直疼的马科哎呦一声,就想抽出手来,结果他越抽,海兰珠咬的越狠,一时间就僵持在那里。不过马科毕竟是花丛老手,这种事情也不是遇见过一两次了。他迅速的将另一只手掐住海兰珠的挂钩,用力一缷,海兰珠吃痛,只好松开了口。马科抽出手指,见手指被咬的通红,他倒也没生气,也不管海兰珠听没听懂,就对海兰珠说“不错,够味,既然你这娘们这么够味,老子今天就搞死你。”不过马科不知道是,他这话居然一语成谶,海兰珠后来还真让他搞死了。

    一方面是为了报复,一方面也是为了提升纵马的快感,马科摆好了背入式的姿势后,一手揪起海兰珠的头发,一手拉着海兰珠被捆缚的双臂,兴奋的动作起来。随着动作,他口里还发出驾驾驾的喊声,把海兰珠捆缚的双臂当缰绳,把海兰珠的头发当马鬃,在这船舱里纵马狂奔里起来。海兰珠一开始还不甘受辱,口里骂着不知道什么内容的话,渐渐的,可能是力气耗尽,也就不在出声了,船舱里只能听见各种**的声音和马科的喊声,就这样,持续了好久。

    最终马科终于尽兴了一番,他扔下海兰珠,走出了舱门,外面,一群他的亲兵正等着,满眼都是期待的目光。马科自然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就淡淡的说,去吧,别搞死了,就行。听了他这话,旁边的亲兵赶忙讨好的给他在烟斗里装上了一锅上好烟丝,又有人帮忙准备引火之物,抽了一锅烟,马科笑着说“南蛮子那句话还真他娘的有道理,事后一袋烟,赛过活神仙。这娘们你们搞倒是可以,不过不能白搞,每个人五个银元。”亲兵不禁一愣,一个亲兵说“将军,你这也太黑了,咱跟你去镇城最好的妓院,最红的花魁也不过一个银元啊。”马科狠狠的拍了一下亲兵的脑门“混蛋,花魁给钱就能上,这海兰珠,是给钱就能上的吗?这可是奴酋黄太吉的宠妃!和他娘的杨贵妃一个级别的人物!少废话,不给钱给老子滚一边去。”亲兵闻言也不敢顶嘴,只好交了银元,乖乖在舱门口排队。

    等待海兰珠的,注定是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