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八章 高歌猛进
    &旨!日后见了马科所部官兵将佐,有杀无赦!”

    广宁城如今是一座大兵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从城池之中到城北,到处都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清军营寨。城池之中,纯黄旗号,镶边黄色龙纛旗,纯白黑龙旗号,白色镶红旗号,纯红黄龙旗号,红色镶白旗号……各旗帜密密麻麻,迎风飘舞。从广宁城出来向北蔓延数十百里的营寨中,尽是清军正黄旗,镶黄旗,正蓝旗,镶蓝旗、正红旗、镶红旗等六旗满洲大军和附属这些大军的八旗蒙古、八旗汉军部队。。

    在广宁城中,清兵密密麻麻的营帐中,一个格外巨大的营盘,被如同众星捧月一般紧密护卫着一个巨大的火炎金顶牛皮制成的豪华大帐,大帐前,有几百名葛布什贤营兵跨刀持枪在那里站班,大帐的周围,树立着十余杆巨大的织金龙纛。周边护卫的,尽是精锐的巴牙喇营战士。

    这些往日里骄横异常的巴牙喇营战兵和葛布什贤营战兵,虽然仍旧挺胸昂头努力做出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来,但是眉目五官之中却是一副垂头丧气的神情。

    这个分为内外两重大帐帐中,满帐都跪着身着鎏金盔甲的清将,先前这里传出一阵愤怒的呼喝。距离大帐稍微远一些的所在,几十根木杆上,挂着几十颗血淋淋的人头,观其辫发,却尽是清军中的首级。

    这些是广宁往沈阳官道上沿途驻军的头目。因为被明军潜入进来,快进快出的打了清军一个措手不及。将黄太吉的宠妃海兰珠劫走,被黄太吉盛怒之下斩首。

    &是他们的目的不是在宸妃,而是要截断我们的退路,断了我们的粮道呢?”黄太吉的一句话,让企图给这些八旗军官求情的各个旗主王爷无话可说。两军对垒的要命时刻,却被明军潜了进来大队人马,这些奴才们居然还毫不察觉,直到有人身负重伤从西平堡附近逃回来报信,清军这才如梦方醒。

    大战之中,自己的军队却如此懈怠。如何不令黄太吉盛怒?何况。这群潜进来的蛮子,将数百名巴牙喇兵和葛布什贤营兵一举全歼,劫走了海兰珠。以黄太吉对明军战斗力的了解,非有两倍以上的部队不可能同八旗兵作战。没有五倍以上的兵力不可能消灭这数百人的精锐亲军。可是。能够悄无声息的将数千人偷运到自己的侧后方。明军的目的,难道只是为了劫走一个女人?

    为了搞清这支可怕的明军的番号、目的,以及自己妃子的下落。黄太吉发动了手中的全部情报侦察力量,要不惜一切代价搞清楚。

    还好,无数的斥候、哨骑被撒了出去,十几个平日里舍不得使用的内线细作也被紧急启用,更有往来于两军之间做些见不得光的生意的商人们充分发挥了他们的作用。

    这是一支为数应该在千人上下的明军队伍,所部都是骑兵。

    最先从在西平堡之中发现的锅灶和辎重,黄太吉知道了这支军队的规模。

    &上!为首的是蛮子的模范旅和马科!”

    一个伤重昏迷的葛布什贤营兵清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揭穿了敌人的身份和番号。

    接着,又有消息传来,在三汊河口,有人发现了大船停泊过的痕迹。

    这一点更是吓得黄太吉和他手下的旗主王爷们快要尿了!

    明军水师能够将这些军队运到三汊河口,占领西平堡,就能运输更多的军队从侧后切断清军的后路。之前那些对黄太吉调多尔衮去防备可能到来的明军援军有些不以为然的旗主贵族们,此时却在心里暗自称赞皇上的英明和先见之明。他们众口一词的要求黄太吉做出部署调整,将一部分兵力调去防御海边。

    还不曾来得及做出部署调整,已经有关于宸妃的消息被山西商人从辽东明军阵营之中打听出来。

    这颗海兰珠,在马科逃回明军大营的海船上,被他手下的家丁亲兵排队轮了大米。还不曾等到船只到岸,便已经香消玉殒。

    面对着前来传话,试图以重金高价赎回海兰珠的中间人,马科意得志满的抹抹嘴上的胡子,“海兰珠?咱老子已经让一群精壮汉子把她弄得欲仙欲死的上了西天见佛祖去了。告诉黄太吉一声,把他的其他老婆也准备好,咱老马准备到沈阳去,好好的安慰一下他的那些老婆!”

    随同海兰珠死于马科之手的消息一道回到黄太吉面前的,还有马科做的一首七绝。“纵马生擒海兰珠,海上重现尝后图。他日收复沈阳卫,才是男儿大丈夫!”

    不过,马科也算是讲究道义的人物,在收了中间人一万银元、五千两金砂和二十颗大东珠、一百张上等貂皮之后,将海兰珠的尸首交给来人带回。

    看着被蹂躏的不成人形的海兰珠,黄太吉含恨传旨给八旗各部,从此与马科所部便是不死不休的仇敌!

    &等若是战败了,今日宸妃的下场,便是明日我等妻小的下场!”见八旗旗主贝勒王爷等人各个都是面带愤懑,黄太吉立刻趁热打铁,将战败之后的下场用这活生生的事实给众人上了一课。

    &光尼堪!”

    &清必胜!”

    &光尼堪!”

    这群辽东反贼头目们立刻为了自己的利益,跳起来振臂高呼,要用明军的鲜血和生命来洗刷今日的耻辱,另外,保护好自己府中的大小福晋和女奴。不过,这群家伙似乎选择性的遗忘了,当初他们攻破了城池之后,对待城中的子女玉帛是如何处置的?淫掠屠戮烧杀之惨烈,远远超过今日马科的作为。只不过,当初他们是施暴者。今日却变成了受虐者,这其中的差距,又是岂能以道里计?

    就像某个宗教一样,当年在陕西、在甘肃,在宁夏,对于不信仰他们教义的普通百姓屠杀之惨烈,令人发指。渭河两岸的汉族村庄镇店男丁全数杀了,女的被掠入城镇村寨之中供其贼伙淫乐,声言要给汉人换换种。在著名的镇压农民起义刽子手左三胖子的凌厉攻势下,这群家伙不得已向西退去。为首的白彦虎等人更是和阿古柏等人一道投靠了沙俄。成为侵略中国的马前卒。直到90年代,在中亚发现了所谓的东干人,其实就是这群人的后裔,如果按照美帝的评价标准和体系来衡量的话。这些人是不折不扣的宗教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到了后来却又大言不惭的要求平等对待。甚至是超国民待遇。(对不起,忘了一条,美帝在衡量与我中华有关的问题上是另有一个标准评价体系的。凡是和我中华作对的,都是闵猪人士,都是不同政见者。)

    &上!奴才们还探知,明军已经开始动员,似乎有大举进攻之象!”

    听得了这个最新的军情,黄太吉的黑胖脸上露出了一抹奇异的神情!

    此时的明军大营之中,群情激昂,人声鼎沸。

    便是在洪承畴的中军大帐之中,也是一片欢腾。

    吴马二人将缴获的盔甲兵器,俘获的那些海兰珠宫中的丫鬟婆子连人带口感往督师大人面前呈报,立刻便让众人欢呼不已。

    原来我们在这里步步为营,建奴那边也是撑不住了!便是黄太吉本人也只能是每天吃一顿饭了!

    众人眼中死死的盯着吴标呈上去的奴酋黄太吉的伪龙袍,眼里似乎冒出火了。几十年的连番苦战,何时缴获过如此重要的物件?

    吴标、马科二人此次出哨可谓是收获巨大,斩杀了数百建奴精锐尚在一般,俘获了如此重要的人物,并且从中刺探得知了建奴的机密军情,才是最大的收获!特别是马科,竟然将黄太吉的宠妃领着人给轮了,这对于激励军心士气可谓是善莫大焉。

    此时的明军早已不是太祖朱元璋的那个时期,朝廷对于统兵将领控制、奖惩极为严格,如果调换一下,当年强暴了蒙古皇后的凉国公蓝玉,到了崇祯年间只怕也只是下旨严厉申饬一番。

    洪承畴也对吴马二人的此番卓异军功大为赞赏,当然,这二位也是极为知情识趣,将缴获的财物和上好战马送了一批给督师大人作为犒赏士卒之用。

    &师大人!我军新胜,业已探知建奴内情,以本将看来,此时正当发起猛攻,以求照督师大人所言,先行收复广宁,而后再行犁庭扫穴之功效!”

    辽东诸将之中资格官职最高的祖大寿,代表各位武将向督师大人请战!

    &生附议!”作为文官当中的翘楚,辽东巡抚邱民仰也是整肃衣冠向洪督师躬身施礼,大声请战。

    &将等愿意引军马死战,以求平定辽东,以安君父之忧!”

    辽东总兵刘肇基以下,杨国柱、唐通、曹变蛟等人纷纷抄手施礼大声请战,一时间,整个大帐之中甲叶子碰撞之声响成一片。

    军心可用!洪督师捻髯大笑,他又何尝不想早日立功,早点平定眼前的黄太吉?京城之中早已有了传言,说他拥兵在辽东,心怀叵测等等。更有一个机密消息传来,朝廷因为粮饷艰难,中原腹地又有流寇四处作乱,便动了议和的念头,据说兵部郎中马绍愉已经和建奴使者私下往还,颇为密切。

    这一旦要是议和成功,本督的数年辛苦,岂不是还不如一介腐儒的三寸不烂之舌?!

    &大人,邱大人,列位将军,本督业已决定,大军起动,往广宁去!”

    此令一出,顿时大帐之中一片欢腾,众将都知道,这一仗打完,便是大家升官发财的日子到了!

    接下来的事情,便是安排全军部署,那一镇头敌,哪一镇接应,那一镇往来游击策应。照着洪承畴的本来想法,他打算将模范旅所部留在中军之中,一来可以护卫他的中军,二来可以作为全军的预备队随时投入战场。而打头阵的队伍。以他的眼光来看,最好的人选莫过于吴三桂的宁远骑兵,若是令吴三桂与宣府总兵杨国柱合力前往,一个年轻人的锐气,一个老者的稳健,这样的组合无疑是稳妥的。

    但是,从众将的眼光当中,从他在下面了解到的情形,这个安排不可以!

    很简单的一个理由,这二位吴将军。自从辽东开战以来。风头出得够多了,战功也是够多了。特别是吴标,连战连捷,此次更是领着被众人视为废物点心的马科立了如此惊天之功。俨然已经是军中的灵魂人物。这如何使得?

    便是吴三桂。因为多次立功,辽东军中已经颇有微词,不要说宣大军。陕西兵,就连辽东本地官军,议论起来也是阴阳怪气的。连他舅舅祖家的一些人对于他的迅速崛起也是心有戚戚焉,这样一来,这位吴将军也只能是暂时闲置了。

    &本督军令!”

    对于别人的任务如何,吴标暂时懒得去关心,他只想知道自己的差使是什么,然后,谁和自己一道去。结果,听了半晌,也只是听到自己的任务仍旧是回松山去继续休整部队,保护从宁远到锦州一线的粮道畅通。

    而另一位吴将军吴三桂,也是同样的原任务不变,继续往来于宁远到锦州之间的护卫粮道,确保前敌的粮饷辎重运输安全。

    对于这样的军令,吴标心中暗自骂了一句,但是也是无可奈何,只得打点起精神准备回松山去继续训练新兵,蒙头睡自己的大头觉,反正此番征讨辽东,自己所立的军功也是足以在老家起一座牌坊了。就像宁远城中皇上下旨给祖家立的那几座牌坊一样。

    而吴三桂却是心中大骂不已,正要抢步出班质疑一下洪督师的部署安排,凭什么我吴三桂就要在后路上运输粮草,搬运弹药,那些废物点心一样的军将却跑到老子前头去杀奴立功?正要迈步出班,却发现坐在督师洪承畴下首的舅父祖大寿正给他大打眼色,示意他不可以轻举妄动。

    &师大人,本官有话要当面禀告。”

    &傅大人请讲便是!”

    对于祖大寿,洪承畴一直表现的很是尊敬,一来祖大寿是大明的太子少傅,左都督,论起官职不比自己低,二来,祖家在辽东的势力盘根错节,声势浩大,若是得罪了他,少不得要落下一个和另一个蓟辽督师一样的下场。

    &官这里也是有些军情禀告。日前失陷贼中的小儿泽润和几员旧部,马光远、麻登云等人派心腹人下书到本官面前,声称东奴营中乏粮,军心不稳,奴酋黄太吉也有撤军之意。本官起初也不敢相信,皆因为东奴善于用间,不敢不防。不过,今日吴将军、马将军从奴酋黄太吉宠妃之处所获军机想来是千真万确的。若非是撤军在即,奴酋也不会让自己的妃子先行回老巢去,更将其僭越的一干器物衣饰运回去。督师大人,本官这就遣人潜入东奴营中,命小儿泽润与马光远、麻登云等人联络,到时择机反正,立功自赎归来便是!”

    马光远、麻登云、祖泽润等人,都是辽东祖家的子侄将领,先后在辽东战事之中被清军俘获,或是主动投降,成为此时在锦州、广宁之间的清军高级将领。此时有书信前来说明敌情,并且有反正来归的意思。对于这样的情形,洪承畴自然不能一口回绝,那样无疑是与祖家结下了梁子。

    当下洪督师慨然应允,并对祖泽润等人虽然误陷贼营,但是始终忠君为国,日夜思念反正来归之事大加赞许。然后当即请祖大寿以父亲和旧日长官的名义写信给这几个人,请他们放心,只要在朝廷大军对建奴发起攻击时,到了紧要关头,反戈一击立功自赎,洪督师便可保他们的升官发财。

    为了使他们放心,洪督师特意命幕僚起草了给朝廷的题本,内容便是对于反正来归之人不咎既往,原职不动,如有立功者可酌情提拔重用等等。其中,祖泽润等人的大名赫然在列。

    仔细的将几份题本抄件接到手上,端详了一番上面鲜红的督师关防大印,祖大寿心满意足。有这几份文件在,祖家在建奴那边的亲信子弟,就算是建奴被打败了,日后在大明这边照样是高官厚禄。

    一切安排就绪,洪督师少不得又要大加犒赏。

    &军各部加发一个月的军饷作为犒赏!另外,每人赏一斤肉食,以为来日作战之用!”

    而这些饷银、酒肉,少不得又是安排吴三桂将军往宁远去辛苦一趟,押运到锦州。

    明军各部得知督师大人如此体恤部下,当即欢声雷动。各部的长官们也是很大方的向全军将士宣布,此次发下的犒赏银子、酒肉,如数足额发放到每个人手中!

    可是,明军之中没有人注意到,吴三桂所部往宁远去押解粮饷酒肉,那么,在锦州与宁远之间便出现了一个宽达数十里的空白地带,沿途只有十几个驻军的哨所,安排有百余人在那里驻守。

    翌日,洪督师便安排刘肇基与杨国柱两部人马先行启程往广宁去。

    所有的犒赏银元酒肉,从督师行辕之中拨付。

    两部人马欢天喜地的往广宁进军去了。

    紧接着,唐通、曹变蛟王廷臣等人的第二波队伍也是急匆匆的出发了。

    队伍当中,各级军官们大事吆喝着“不要眼睛只盯着那点犒赏银子,那算是啥?打下了广宁,活捉了黄太吉,有的是银子!女人更多!”

    辽东明军之中的九个总兵已经有半数以上往广宁方向去了。

    而最能打得两部人马,吴标所部在松山休整,训练新兵,吴三桂所部往宁远去押运粮饷。

    坐镇锦州的洪督师,将五位总兵所部派遣出去,只等着前方的捷报传来。

    果然,刘肇基和杨国柱两位老将不负众望,具名报捷。辽东总兵和宣府总兵两部斩获甚重,前敌所遇清军各部一触即溃,前锋已抵达广宁城下!

    紧接着,密云总兵唐通、东协总兵曹变蛟、前屯卫总兵王廷臣三位总兵也抵达广宁城下,五部兵马,俱都是士气高昂,摩拳擦掌准备攻城。

    这一切,都被一双眼睛看得清清楚楚。

    &了!朕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

    在广宁医巫闾山南麓青岩寺内的黄太吉,冷冷的看着远处人喊马嘶旗幡招展的明军队伍,从嘴角里迸出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