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钱串子李守汉、分兵
    一番撕皮扯脸的争斗之后,众人的焦点重新又回到了方才被指责成为祸国乱邦之徒的李守汉身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下,臣也认为,宁远伯公忠体国,定然能够理会朝野众人的一片苦心。为税关的归属拿出一个上好的方略来。”

    兵部尚书陈新甲,瞟了自己的这个同宗陈演一眼,朗声向高踞宝座上的崇祯奏道。

    &爷,奴婢也认为这件事还是要听宁远伯的,宁远伯定然会有法子,让所收之关税银子一块不少的入到府库之中,也好用于剿贼军饷。”在崇祯身后忍了许久的王德化,知道自己再不出来说句话的话,下面的那些小太监们便会立刻倒戈投到王承恩那边去。本来嘛!跟着你有什么奔头?

    望着一群衣冠禽兽们或是期盼,或是嫉恨,或是怨毒的眼神,守汉先是享受了一会,稍稍的停顿了一下之后,抛出了一个令众人都立刻变成乌眼鸡的方案。

    竞争上岗!

    或者说户部和内监们在一起进行投标。两个系统各自管理一处海关,管理以三月为一节,到时候看解送府库的银钱那个海关多,便由哪一家来管理。

    这法子看似公允,实际上却是偏心偏到了南天门上。以户部官员和文官集团的修养德行,单是漂没一项便会损失大半。

    &是两家上缴税银差距太多,那么少的一家便请东厂和锦衣卫的诸位到他家中走上一遭,看看是不是有贪污偷漏之嫌。将其家产抄没入官,妻女子弟尽数为奴!”

    在场的官员们听了这法子,心中无不大骂。谁都知晓,如今往京师来的财货以南中商人的最多,若是这位宁远伯发个狠,责令三月之内不能往有我等掌管的海关进口一件货物,那群厂卫鹰犬还不乐不得的去抄我的家啊?李守汉你个阉党奸佞!

    从这一刻起,李守汉便被不知道那个官员在私下里起了一个外号,并且在京城官场之中迅速推广开来。“钱串子!”

    关于此次朝会,守汉提出的诸如官绅一体当差纳粮。二五减租。开设海关征收关税以筹措军饷等项,真正落到实处的,也只有在天津、登莱两处开设海关。其中天津海关由内廷的二十四衙门派现在在泥沽方向的提督南漕太监改任,而登莱方向的。则是由户科给事中熊汝霖前往。

    这个迂阔的老夫子。也正是因为迂阔。得罪的人太多,所以被公推前往。不过文官们也清楚,此人迂阔虽然迂阔。但是却不是一个贪污受贿的人。想来差些银钱也不会差得太多。而两处海关都有对方的人员在那里作为监督,防止上下朋比偷漏。

    散朝之后,官员们各怀心腹事,呼朋引类的散去,很快,通过各自的书信往来,密室商谈,各个小集团、各个小山头之间的利益纵横交易一番之后,很快便又各自分工,有书信搭乘南下的船只往江南去,与那里的同年、同门、社友等人联络往来,传递消息做出对策。

    转眼间,宁远伯向皇帝献上祸国殃民搜刮民脂民膏的方略之事又在江南各处散布开来,一时间咒骂声不绝。更有甚者,将售卖南中商货的小店小铺打砸一空,不敢得罪那些有本地商贾老爷们背景的大商号,却不断的朝着南中在各地设立的店铺丢掷鸡蛋菜叶等物。

    便是在秦淮河边的媚香楼,也有些闲汉不知道拿了谁家的钱远远的指着大声叫骂着,什么臭婆娘烂婊子之类的污言秽语不绝于耳。但是,这些衣着短打的闲汉,便遇到了两拨截然不同的对手。一批是多年来收李贞丽恩惠,每月从她手中领取粮米油盐膏火银子的读书士子。虽然不耻李守汉与民争利的作为,但是对于这般闲汉如此咒骂李姑娘的行为却是看不下去,当下读书人便是与街头混混对骂起来。另外一批却是完全秉承了孔老夫子的圣人教诲,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来自盐漕两帮的帮众,各执短棍铁尺等物对着这群闲汉便是大打出手,一时间秦淮河畔鲜血淋漓血肉横飞惨呼不断。

    &的!李大人是咱们的恩主,衣食父母!李姑娘在南京,便是如咱们的主母一般,这群瘪三也敢造次,统统给咱丢到长江里去喂**!”

    漕帮的一个香主在茶馆里现场指挥时跳脚大骂道。

    不过,这些事情守汉却是暂时不知道。

    散朝之后,王承恩等人引领着守汉先行往偏殿换了衣袍,将原本在身上的蟒袍玉带卸下,换了一身便服。

    &爷说伯爷远来辛苦,今日在翠华园中设了家宴,宴请您和郡主娘娘。”

    王承恩口中的郡主,便是此番随同守汉一道北上的李华梅。

    翠华园中早已设摆下席位,皇帝崇祯也脱去了冠冕袍服,换了一身便装,盘领,窄袖,前后及两肩绣有金盘龙纹样,戴翼善冠。

    论起年纪,其实崇祯的岁数不过三十岁出头,比起守汉还要年轻些,但是看起来却比守汉苍老不少,简直就象四、五十岁的人一样。原本应该油黑乌亮的双鬓早已花白,脸上带着不正常的苍白。不过此时神情兴奋,脸上有一些正常人的血色。

    一身白衣袖口和领口绣着金黄色花纹的李华梅,正在长平公主好奇加崇拜的眼神中,得意的为周皇后、田妃、袁妃等人讲解这花纹所代表的意义。在一旁,施郎渊渟岳峙的站立在一棵桂花树下,不卑不亢的看着眼前这天下第一家。

    看着自己女人在一群后妃公主皇子面前指手画脚口沫横飞的大讲特讲当年在海上如何舰船往来,碰撞对轰。鲜血厚度没脚面的惨烈场景,听得那些深宫寂寞的后妃们脸色煞白,却又眼睛里满是期盼的光芒,守汉一时颇为尴尬。

    &下,小女自幼便被微臣带在军中长大,疏于管教,举止粗野,倒是叫陛下见笑了。”

    &远伯说的哪里话来?朕倒是颇为艳羡你宁远伯的一门英豪啊!儿女各个都是你的好帮手。华梅是朕见得最多的,听闻你的几位公子如今也是个个都是独当一面的好手,倒叫朕的这群儿子女儿汗颜了。”

    守汉只得干笑两下。算是找了一个下台阶。

    一旁的王德化在崇祯面前回复了几句。崇祯满意的点点头,“爱卿,今日没有别的,便是朕与卿家一道吃个便饭。朕这也算是家宴。没有让御膳房的那群厨子操刀掌勺。乃是王大伴从他家中带来的厨子烹制。”

    园中早已摆设下席位,各人各据一席。桌案上倒是罗列杯盘,酒食丰盛。

    &人皆言天子富有四海。朕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若无宁远伯帮衬,朕只怕要靠典当度日了。”

    崇祯苦笑一声,算是给自己解嘲,“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朕便是再穷,这酒宴也是要尽量的丰富一些。算是朕的一番心意。不过朕也听说,卿家在府中起居饮食颇为讲究,倒是让爱卿笑话了。你看,这桌上所设之物,十停之中倒有七八停是卿家地域所出之物。”

    桌上最为显眼的便是一口铜锅,里面是用湖北风味烹制的鱼头,配上菜肴,浓烈的香气随着汤汁的翻滚在花园之中飘荡。铜锅周围则是各色的果品菜肴,崇祯说的也不曾错了,柑橘、香蕉、荔枝、山竹、红毛丹等都是南粤所出以快船运到京师。

    崇祯的小儿子见到那红艳艳的红毛丹未免心喜,伸出手去便要抓起,却被身旁的保母一把握住了小手,以眼神示意此时尚不可取用。

    这一幕却被施郎看在眼里。一国之皇子,天潢贵胄,竟然对区区的一个水果也是如此新鲜推崇,除了此物在京师稀罕之外,那就只有一个理由,吃得次数不多,买不起!这样的日子,施郎暗自摇摇头。穷日子,富日子都可以过,不过能够享受,他决不会亏待自己。

    &日朝堂之上,倒叫爱卿受了些委屈,不过好在设立海关之事已经通过,且将铸造钱币之事交予卿家操劳,故而朕今日方才有饮酒之乐。”

    &爷,说起这练兵理财之道,整个大明天下只怕无人能出宁远伯之右,何不借着今日,让奴婢好生向宁远伯讨教一番,也好让府库充盈些?”

    王承恩对崇祯帝的感情很不一般,崇祯帝对王承恩,潜意识中未必没有父兄之觉,二人情份极不简单,在皇家来说,这是颇为难得的。他开口,所谓的讨教,未尝没有这主仆二人商量好的成分在里面。

    守汉略微的沉吟了一下,从桌上取过一块糕饼。“皇上,王公公,这是我大明的土地、山林、财源赋税。”说完,他将其掰开,取过一个小块,“这是我大明的缙绅,文武官员,读书之士子,大商人,皇族,勋贵,国朝厚恩,他们纳的税是这个。”他举起那小块糕饼。示意给崇祯看。

    &是,他们掌握的财富却是这个。”守汉另一只手举起那大块。

    &普天下的平民百姓,人数是大头,但是手中的财富却是小头,可是缴纳的赋税钱粮却是大头。多年来,投献之风炽热,国家财赋税源减少。商税又减低,多年积弊下来,才有今日之祸乱。若非财税不宽裕,辽东反贼,与播州杨应龙、水西奢崇明等辈毫无二致,皆为偏避之地豪族大户尔!我大明能够讨平杨应龙、奢崇明,如何能够不能荡平老奴?!”

    听得守汉如此说,顿时让崇祯王承恩这对主仆眼前一黑,如果真的这么办了,那么,轻的就是明武宗落水之后以刚满三十岁的年纪,能够上阵斩杀蒙古骑兵亲手砍下一个首级的身体驾崩,重的只怕又是一出土木之变又要紧锣密鼓的筹划起来。到那时,不一定是谁家的子孙入承大统。

    没奈何,崇祯只得转移话题,将话题重新回到和一群后妃低声说笑。有如一朵花枝乱颤的李华梅身上。

    崇祯赞许的点点头,感叹道“都说生子当如孙仲谋,我看是生女当如李华梅。可惜我那几个女儿,论起女红诗文写字作画倒还勉强,要是讲为国分忧为父分担,就半点也不成了。宁远伯,朕着实的羡慕你啊!”

    听得此话,正在满眼热情的听着李华梅讲述海上生涯轶事见闻的长平公主、昭仁公主二人立刻脸色更变,急忙起身离座跪倒在父皇面前口称有罪。而她们的身后,抚育她们的周皇后也是口中请罪不已。

    李守汉见状也是赶紧跪下口中连称不敢。

    &一句笑谈。你们又何必如此?早说了今日是家宴。不必拘泥于礼法。”崇祯皱了皱眉头。将妻女唤了起来。

    到了这样的局面,这饭自然是没法再吃下去。索性便领着守汉在翠华园中散步,身后,王承恩、李华梅、施郎等人亦步亦趋的跟随着。

    &静郡主。朕听说你少年从军。纵横海上、每闻炮声便是欢呼雀跃。颜色喜悦。所到之处,敌寇无不望风而逃,那福建的郑芝龙。据说也在海上败于你手,可有此事?”

    &皇上的话,大小姐确实在海上锐不可当,便是微臣,也是曾经不自量力与大小姐会猎于海上。结果,以惨败而告终。”崇祯身后的施郎很是识趣的给崇祯捧哏。

    却见李华梅听完一撇嘴说“陛下,臣女也想打陆战,奈何父亲总是说,李华梅就该纵横七海,说臣女生来便是属于大海的,不是属于陆地的。可是臣女也想为父亲分忧,也想在陆地上斩将夺旗。”

    对于李华梅给施郎的这一顿抢白,早已是人间老狐狸的王承恩看在眼中,乐在心里,这一对小儿女简直就是前世的冤家。正待要寻个由头将话题往辽东等处军情上转,一个小太监急匆匆的从园外赶来,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爷,宁远伯,刚刚接到军情急报。”

    王承恩略略定定神,用有些干涩的声音向瞩目观看他的崇祯和李守汉二人做着沟通。

    &东巡抚急报,阿巴泰沿着运河南下,业已窜入山东。山东境内,李青山与徐鸿儒余党作乱,截断运河,漕运受阻。皇爷,奴婢日前也从河南官员那里得知,李闯与罗汝才流寇匪部,以精锐五十万,携带大小火炮数百门昼夜攻打开封甚急。若是开封有失,开封乃是封藩重地,周王一脉数百年的积蓄和城中子女玉帛若是尽数落入贼手,此獠势必气焰更甚。若是辽贼与流贼二贼合流,那么,天下便无宁日了!”

    &远伯,朕今日请你入宫,便是要就剿贼之方略做一个切实可行之探讨。以卿之所见,这辽东、山东、河南三处,轻重缓急该如何处置?”

    &下,之前臣也说过,流贼之乱,其根源不在剿,而在于财政。若是我大明府库充盈,则贼不剿自平。所以,流贼不过疥癣之疾病。而阿巴泰所部南下劫掠,其声势虽然颇大,但以臣从各处军报之中观看,不过是真奴千余,附之以万余附逆贼子罢了。其部不过是奴酋黄太吉派出来逼迫我大明朝廷分兵,吸引我们注意力消耗我们极为珍贵的粮饷罢了!”

    &下的仗,已经打到了敌我双方都要油尽灯枯的地步了,就看谁能够支撑到最后。如今,洪督师已经将辽东诸叛贼的主力牢牢地吸引在了广宁一线,只要松锦不失,辽贼必乱,毕竟黄太吉也快撑不住了,据报为了节省粮食,此贼已经沦落到了每天只吃一顿饭的地步了。”

    &臣之见,臣亲率所部往锦州增援洪督师。以求一战而定辽东。然后,别遣一军,请陛下从京营之中选拔精锐一部一并往山东去对付阿巴泰,以防山东有失。必要时,臣建议驱寇入豫,让辽贼与流贼并处一隅,二者势必火并。陛下便可收卞庄刺虎之功。若陛下还是担心河南有失,臣倒是有一个人选保举。”

    &够入宁远伯的法眼,此人定然是好的。不知是哪位大臣?”旁边的王承恩急切的询问。

    &是当年的总督保定、山东、河南军务孙传庭。此人当日也曾与臣有过书信往返,知道此人对付流贼颇有心得。若是蒙皇上天恩将其重新拔擢起用,臣不敢说他能够荡平流寇,至少在河南等处与流贼周旋一番,为我大明朝廷争取些时间是可以做到的。”

    崇祯犹豫了一下,思忖一二,也认为守汉此法倒也妥当,眼下虽然各处的军报都是如雪片般飞来,但是辽贼之事为重,这个道理他还是清楚的。正准备答应,耳边却听得李华梅清脆的声音说道“陛下,父亲,臣女有一个建议,不如由我和施郎先行带兵去锦州为父帅打个前站以安定辽东军心,父亲带一部人马去山东平了奴贼阿巴泰之后再行从登莱北上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