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李华梅的干儿子们
    但是,施郎究竟还是没有去登莱送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莫钰的强烈反对之下,李华梅派遣一名舰长一名营官携带着塔山前线的战报乘坐快船往胶州去了。

    &小姐,可以让驻守胶州湾的张小虎张统领引水师前来,以炮火轰击塔山,加强正面的火力!”

    对于莫钰的这个建议,李华梅很是爽快的答应了。

    让张小六子的数十艘舰船,近千门火炮闲置在胶州湾,这对于打得如火如荼的塔山战场和张小虎本人来说都是极大的犯罪。

    听得了莫钰低低的声音向李华梅提出的第二个建议,不由得李华梅也是微微的怔了一下。

    &叔叔,这件事情比较大,不是我们南粤军一家能够决定的来的。得要关宁军出死力才可以!”

    &大小姐,所以末将也写了书信给伯爷,将此事讲明。以主公的深明大义,想来不会对大小姐的举动有什么愠怒之举。”莫钰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

    宁远伯府和南粤军之中的老人都知道,李守汉对于自己的子女之中,最为宠溺的便是大小姐李华梅。坊间传言,如果不是因为大小姐是女儿身,只怕大位人选早就公之于众了。

    &然莫叔叔已经向父帅禀明了此间之事,那我也就不算是擅自做主了!顶多是一个临机决断。”听得了莫钰讲明了情形,李华梅的俏脸上立刻云开雾散,绽开了无比灿烂的笑容。

    这一笑。恰好被坐在她对面的施郎看得清清楚楚,蓦地,施郎突然觉得心中一动,此时他才发觉,原来这头绯翅虎笑起来也是这般的好看!

    翌日清晨。

    一通低沉却又震人心魄的聚将鼓在南粤军大营之中敲响。

    阵阵鼓声之中,急匆匆的战马往来驰突,一个个宁远军的将领快马赶到虹螺山的辕门前,滚鞍下马整装肃立。

    今日大会,宁远镇各营的将领,游击以上俱都到了。

    众人各自有些惶恐兴奋混在在一处的情绪。互相打听着今日到底要做些什么。这位郡主娘娘召集大家,不知道要做什么。

    前几日的连番猛攻,虽然不曾攻克塔山,却也让宁远镇兵马见识到了南粤军的战力。自从两家合兵作战以来。宁远镇吃喝用度都是从南粤军这边拨付。不由得他们不来。

    宁远镇总兵吴三桂,手扶着宝剑的剑鞘,任凭着海风将他的貂绒斗篷掀的起起落落。与往常的庭参不同。今日的庭参他本能的感觉到,势必有关乎他穷通富贵的大事要发生。所以,他只是军容严整的在辕门候命,偶尔用鹰隼一样的目光扫视一下左右那些窃窃私语的部下们。

    被他目光扫视到的军官们,犹如被火炭烫了一般,立刻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此次辽东大战,吴三桂可谓是风头出尽,从与吴标合作开始,便将其余的七镇总兵压得死死的,几乎让人没有翻身的余地。

    洪承畴被黄太吉包围于广宁之日,甚至还有人如此评论,“洪督师被奴酋设伏围困,完全是用人不当所致!倘若不是为了要让诸将都有立功的机会,仍旧令两位吴将军为前锋,也不会有被困之虞!”

    对于这样的风评物议,吴三桂表现的很是平静。

    他身上战功已经足够了,便是洪督师兵败身死,朝廷追究下来,板子也打不到他身上。相反,因为几次大战的战功和他辽西将门集团的出身,还有他手中数万精锐劲旅,朝廷还要升他的官。这已经是朝廷对待辽东军镇多少年来惯用的手段了。换了多少任的督师、经略都是这样,他们早已经习惯了,也从中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对应手段。

    但是眼前这位南粤军的大小姐,宁远伯的郡主,今日是个什么路数,他却是云里金刚摸不着头脑。既然摸不着头脑,那就做出一个好的姿态来,以属下之礼来参见便是。

    反正从哪个角度来说,以属下之礼来参见都是应该的。

    一声号炮响起,震得辕门微微晃动了一下。

    紧接着,二门内外鼓乐声响起,有中军小校手执令旗令箭高声喝喊,将军令传达下去。

    一道道的岗哨将命令传递过来,把守辕门的近卫旅士兵将辕门外的拒马搬开,让宁远镇的军将们鱼贯而入。这个阵势,令方才还在嬉笑言谈的宁远军军官们不由得收起了那份玩闹之心,代之以一份凝重。

    鼓乐和门官的一层一层通传声中,吴三桂领着部下军将踩着昂扬的鼓乐声,盔明甲亮的走进了南粤军大营。

    辰时正点。李华梅的帅帐之内。

    南粤军和宁远军两部将官分列而坐。李守汉身上有援剿大总统的头衔,又节制登莱、山东、蓟门等处,说起来南粤军与辽东军,都受其节制。帅案当中摆放着崇祯皇帝钦赐的宝剑、印信、令箭等物,蒙着虎皮的交椅空着,而今天的猪脚李华梅则是在帅案的左侧正襟危坐,一领锦缎绣花战袍,内中的甲胄被擦拭的晶莹夺目,在帅案的左右,一群营务处的参谋、军需之类的幕僚肃立侍候。

    若是别的官员摆出这么一番排场来,少不得宁远军这群老兵油子,军棍们会在心里发出一阵冷笑来,同杨镐、熊廷弼、王化贞、袁崇焕等历任辽东的一把手比较起来,今天李华梅的阵仗只能算是不入流的小场面。但是,这些礼节排场,是要靠实力做背书的。

    而此时海面上停泊的数十艘艨艟巨舰,营地内的数千精锐军马,还有似乎和大海一样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粮饷弹药,都是李华梅说话的底气。

    在这群宁远军的骄兵悍将们眼里。眼前这个娇滴滴俏生生的小姑娘说话,远远比远在京城的皇帝老子说话好使。

    &伯将军。”

    李华梅坦然接受了在场的数十个南粤军营官以上,宁远军游击以上军官的大礼参见。不论以朝廷法度还是单凭实力的丛林法则,她都有资格接受这样的礼节。

    &下在!请郡主示下!”

    &是皇上赐给家父帅的宝剑,本郡主今日僭越一次,代家父帅转交与你。这塔山之战的前敌指挥之事,本郡主便全权交付与你。我南粤军营官以下,宁远军参将以下官兵将佐,如有贪生怕死畏怯不进者,便以此剑诛杀!”

    &总兵。我近卫旅拨出一营人交由你指挥。若有那个不服你执行军纪,便是我南粤军全体将士之敌,当场便可擒杀之!”

    此言虽然被有些娇滴滴大小姐模样的李华梅说出来,乍一听没有那么大的威力。甚至在这些军棍们听了还颇有些女孩家撒娇的味道。但是那话可不是一般的杀气腾腾。一柄皇帝赐给宁远伯的尚方宝剑。一营在南粤军中都算得上精锐的近卫旅,就这样连同前敌指挥权都交给了吴三桂,这份权势意味着什么?!

    吴三桂几乎都要跪下来给李华梅好好的磕几个头了!

    有了这些。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宁远镇内不服他的、不是他嫡系的将领一一处置,然后将各营人马吞并掉。从此宁远镇就变成了吴家的清一色了!

    吴三桂一颗心儿飘上了云霄,但是宁远镇的副将、参将、游击们可不高兴了,这分明是你们两家做好的扣子,打算吃掉我们这些人的家当啊?!有的人已经开始在心底盘算,是不是安排心腹在营中鼓噪闹饷,甚至是哗变,来给吴三桂和眼前这个李华梅一点颜色看看。

    &道是皇帝不差饿兵。本郡主也知道眼下我大明军中欠饷之事甚为普遍。为此,本郡主便以家父帅的名义差遣数十名军需官往各营各部去督饷。作战之时若是有一日粮饷欠缺,你们便来寻我李华梅说话!”

    &日塔山之战,我南粤军吃什么,你们宁远军便吃什么,将士们额定是多少军饷便领多少军饷!你们营中有多少欠饷,有多少空额,本郡主不过问。不过,若是你们作战之时畏缩不前,意图保持实力,哼哼,三尺国法正为尔等而设!”

    一句话说的宁远军中将佐的情绪犹如过山车一样,一会上天,一会入地的。几乎所有的人后背都被汗水湿透。

    &要卖力作战,你们此战损失一个兵,我给你们补一个,全打光了全补而且加三成员额!本郡主业已向家父帅禀明一律给你们补充我宁远伯府在山东的屯田兵,觉着不合格可以换。至于说你们,本郡主建议你们上阵之前想好了阵亡之后打算要些什么抚恤,如果你们本人不幸以身殉国,可以声明想要什么,除了官职封典之外,银钱田宅土地随便,家父帅和本郡主会代你们向朝廷申请,如果皇帝不给,我宁远伯府给!”

    &兵战死,同样有抚恤有棺材,有烧埋钱!斩首照着洪督师之前颁布的赏格有银元发下!另外战后愿意解甲归田且有足够的斩首,可以到南中去屯垦,有个几十亩上好水田当个地主丰衣足食不成问题!”

    南中的富庶繁华,早就被南来北往的商人传说的让在场众人耳朵里都磨出了膙子,如果让那些大头兵们知道他们斩获了足够的首级便可以拿着白花花的银元到南中去当个小地主,这种诱惑无疑是巨大的。

    就在众人都在想着,如何利用这个年少无知的大小姐大撒好处的时机为自己打捞一把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众人对银子、官位、兵马、田宅、土地的无限美好期待。

    &主,您这么讲话,末将就不爱听!”

    宁远军中的一个游击跳将出来,慷慨激昂大义凛然的反驳李华梅。

    吴三桂等人循声定睛望去,说话的游击乃是宁远镇游兵营的游击秦守仁。此人在同僚眼中的形象嘛,带兵打仗不行。唯独克扣军饷粮草,走私牟利,投机钻营,阿谀奉迎颇有心得,多年下来,积攒的家财豪富,眼下据说正在上下打点准备谋求参将之职。

    此人在这个时候跳将出来说这番话,他打算干什么?莫非真的打算拿自己的六阳魁首来试试李华梅手中的尚方宝剑?众人不由得拭目以待,看看这个家伙下一步的表演。

    &么战死一人补一人,什么赏赐任凭讲。老子不稀罕!老子自从束发从军之日起。早已将这副臭皮囊丢到了战场上!为大明作战,从来不在乎个人得失,只要能够打鞑子,就是把这一百多斤骨肉丢在塔山又如何?但有一样。我这人可怜啊。从小母亲死的早。此一去九死一生,想起来就难过。因此,我有个要求。。。。。”

    秦守仁接下来的话。不但震得吴三桂等人眼前直冒金星,也令在场的李华梅、莫钰、施郎、何熠飞等南粤军军官们眼前一黑,有那脾气暴躁的,几乎要跳上去将这个家伙按倒在地暴打一顿。

    只有隐藏身形在后帐喝茶的李沛霆,听了之后脸上冒出一阵冷笑,“果然是个官场油子,这么无耻的招数都能在大庭广众之前提出来!”

    &厮,果然是腌臜泼才!禽兽的名号当真是名副其实!”吴三桂也在心里骂了一句!

    那么,秦守仁到底说了一句什么呢?

    &下此番前去塔山,早就抱定了战死沙场之心。但是上阵之前,标下只有一个想法,望见郡主,标下就忍不住要喊出娘来!希望郡主看在标下就要与鞑子去血肉相搏的份上,收下标下这个儿子吧!”

    说完这话,秦守仁居然眼里有热泪流出,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

    一个胡子拉茬的中年武将,居然跪在一个花样年华的小姑娘面前哭着喊着要拜人家做干娘,这份无耻已经到了压根就没有羞耻的概念之境界了!

    宁远军众将都愣了一下,接着跟突然醒悟了一样,纷纷以各种千奇百怪的理由求认干娘。

    什么郡主的样貌与标下母亲年轻时一般无二,看到了郡主便让标下想起了母亲,什么标下夜来做梦,梦到观世音菩萨要标下拜在郡主膝下,因为郡主是观世音菩萨驾前龙女转世,标下拜在郡主膝下,定然可以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所向无敌批亢捣虚直取黄龙等等!

    吴三桂不齿的哼了一声,一群趋炎附势的家伙,不就是怕李华梅赖账吗?同时想以后跟着李郡主捞好处,真是一群无节操的家伙。想到这,吴三桂拱手对李华梅说“郡主,其实我也觉着郡主与我有缘。。。看到了郡主,便令末将想起来了我那早早过世的母亲。算来,她过世也有十多年了,难道,郡主是末将母亲的后身?”

    一时间,帅帐之中,哽咽的哭声,激动的倾诉,那份煽情仿佛让人们提前看到了某个央视女主持人的节目,在场的宁远镇众将如同失散了多年的被拐儿童见到了亲人一般。只是羞得李华梅一张粉脸如同血一般红,哪有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家有着一群三四十岁的干儿子的?更有甚者,居然须发已经花白的老将,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要郡主认了他这个不孝之子。

    一边的施郎眼睛里几乎冒出火来,胸中一阵阵想要杀人的冲动。

    倒是在后帐的李沛霆心思很是笃定,对于这些人的作为,他算是摸到了脉搏,不过是见南粤军财雄势大,过来抱大腿而已!

    当年九千岁权倾朝野的时候,无数人拜九千岁为干爹。而此时的礼部尚书(叫啥名忘了)年纪很大,一时不好拜九千岁为干爹。然后,他就让他自己的一个小儿子拜九千岁为干爷爷。后来他见到九千岁的时候就说九千岁啊,下官本想拜您做干爹,但又怕您嫌弃下官。所以下官只好让犬子先拜您做干爷爷了。

    宁远镇这群家伙的作为,不过是效仿他们的老长官,当年的宁前道率先在宁远城中给魏公公修建生祠的故智罢了。要说无耻肉麻,还有谁能够比得上他们的老长官?

    说起给魏忠贤修建生祠,甚至一时间要将他配享孔庙,这股被东林党人一说起来就唾弃不已的歪风邪气的始作俑者乃是时任浙江巡抚的潘汝祯,在其管辖属地西湖首造魏忠贤生祠。这是最早的一个生祠,然后开始蔓延全国。

    你说奇怪不奇怪,浙江虽然不能算是东林的老窝,不过也算是东林势力较强的地方了,怎么这里会最先出现生祠呢?难道说风声雨声读书声家事国事天下事的东林党人,居然没有看到这么大的动作?这和魏忠贤倒台之后无数东林的正人君子被起复使用一时间众正盈朝的局面相比,明显的不科学啊!

    眼见得大帐内的局面如果不收拾的话,原本十分严肃庄重的军事会议会立刻变成了庙会、堂会,甚至有那不知道该如何巴结的军官高声喊出了如果郡主不肯收下他这个干儿子,部下会有后顾之忧,甚至临阵哗变、鼓噪也未免。

    莫钰有点愠怒的正要开口,忽然见李华梅的一个亲兵从后帐走出,悄悄的在她羞得通红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不由得李华梅立刻回嗔作喜。

    &了!不要闹了!”

    定了定神,李华梅喝了一口那亲兵递过来的茶。

    &麻粒大点的事情,瞧瞧你们这番折腾的!不就是认个干亲嘛!只有你们把仗打好了,什么事情都可以!”

    &好!但请母亲大人在营中宽坐,且看儿子如何杀敌立功!”

    &干娘在营中稍歇,我们去去便回!”

    &事子弟服其劳,娘,就看儿子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