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 廖冬至的缺德招数
    以临清为中心,运河两岸几场小规模的战事下来,三千营和神机营混合编成的两支队伍犹如吃了大力丸打了鸡血一般,凶猛敢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从起初的遭遇战,到后来的主动出击,发展到了游骑到几处外围据点前,公然骂阵,要建奴出战。

    &子们知道,你们的老祖宗是野猪,要是不打算把你们老祖宗的脸都丢光了,就赶快从耗子洞里滚出来,跟老子们刀对刀枪对枪的干一场。”

    这些京营兵将,都是京师子弟,口齿伶俐,言辞便给,骂起人来也是一个顶俩。驻守在外围的几个牛录和新编成的包衣牛录便这样,或是按捺不住心头怒火脱离营寨出战,倒在了京营将士越来越纯熟的南蛮三板斧下。

    所谓的南蛮三板斧,乃是王可为主子阿巴泰所总结出来的,不过就是待敌人进入二三十步火铳最狠最毒射程集火射击,之后大炮轰骑兵如墙出击,最后是火铳兵上刺刀猛扑。无数勇士便是这样被那些卑劣的尼堪算计,含恨沙场。

    &机营将士这种占便宜、下黑手、砸黑砖的打法,最是适合我们的!)

    一道道的奏捷文书被快马送到了济南和京师,分别出现在了守汉和崇祯的桌案之上。

    掂量着满纸都是自吹自擂文字的报捷文书,守汉不由得露出了一阵阵苦笑,粗粗的统计下来,这几次的大小战斗,京营将士已经斩首一千余级。缴获旗帜、盔甲兵器无算,这些东西都是实打实的摆在那里,倒也做不得假。不过,别的战绩就不好说了。

    在两位副将大人笔下,阿巴泰已经被打成重伤三次,落荒而走仅以身免五次,更加可怜的是,什么儿子女婿之类的角色,已经死的七七八八的了,可怜的饶余贝勒完成了孤家寡人的过程。

    除了一千多颗混杂着满洲、蒙古、朝鲜、索伦还有大量降顺汉人的头颅之外。几次作战所缴获的财物几乎没有。至于说运河之中的往来船只,被阿巴泰截获之后又被罗祖明等人抢回来的,则是只字不提。守汉也懒得过问,毕竟不是自己的部队。

    不过。这样的文字。在京城之中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就算是王德化、王承恩等人再不相信这是京营的战绩。那三百余颗面目狰狞的首级可是被神机营和三千营的兵将们耀武耀威的送进了京城。

    当然,除了军功首级、缴获的盔甲兵器外,押运首级进京报捷的几个千总们。少不得受同僚、长官所托,将月余来随同宁远伯南下征讨所获之物,送到京城各家府邸宅院之中,更有那头脑灵活的,少不得要检点些新奇精巧之物,字画古玩等属,往朝中大佬文武勋贵家中走走。

    一时间,勋贵以成国公朱纯臣、襄城伯李国祯等人为首,纷纷上奏向皇帝崇祯祝捷。

    那些京营子弟,本来就都是些不甘寂寞之辈,一心想着的就是如何人前显贵,平步青云,如今有了这样的一个好机会,如何不在蜂拥而来的亲朋故旧面前大肆吹嘘一番?

    一时间,城内的茶楼酒肆,各处的府邸宅院之中,到处都是这群随同宁远伯南下征讨叛逆的京营将士身影。

    华灯初上,街上人流熙熙攘攘之时,虽然寒意正浓,天上不时飘来一点小雪,却丝毫没影响到街上行人如织穿梭热闹。

    正值晚饭时节,京城内外几条大街,各酒楼尽是开足马力,各类的刀勺声,跑堂吆喝声响成一片,阵阵酒香的肉气,只管从各酒楼间喷散出来。

    不过,相比较城内的繁华来,朝阳门外的繁华则是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

    宽阔的街道,高大的建筑,几乎沿街的店铺都用玻璃装饰自家的店面。一到掌灯时分,怎地是一个火树银花了得?!

    更因为这里是运河码头,大量南来和海运的货物都在此上岸接驳,于是,催生了极其繁华的商业和服务业。

    用一个神机营千总的话说,“只要老子兜里的银子够,便是王母娘娘的蟠桃,这里的小猴子们也能从孙猴子手里弄来!”

    话虽粗俗,但是却是事实。

    在可以眺望着通惠河上星星点点的船家灯火的酒楼三楼上,一群衣饰华贵的京师子弟呼朋引类行着酒令,讲着黄段子,欢呼轰饮,不时的爆发出阵阵的狂笑声,更是让气氛愈加热烈。

    眼见得等大家的酒都喝到了七分,一个人站起来说“今天高兴,众家兄弟都在此给包大哥接风贺供,我也学学那些文人雅士,赋诗一首,一来给包大哥贺喜,二来也是给众家兄弟助助酒兴。”

    下面立刻有人起哄“得了吧,丁老三,你的十八摸都只能唱到九,除了马吊牌上的字就不认识别的了,你还吟诗呢!拉屎还差不多!”说完,人群之中爆出一阵又一阵的狂笑,逗得陪酒的十几个粉头也是掩住嘴娇笑不止。那丁老三倒也不以为意,只管面向众人说“打奴爹来操奴娘,威震辽东兮再回乡!”

    这种打油诗倒是颇为符合在场众人的胃口,顿时叫好声不断。众人哄笑过后,又有一人说“要我说,还是朝中有奸臣蛊惑圣聪,搞得陛下不敢大举,早派咱们京营精锐上去,什么辽东反贼,什么河南流寇,早就赢了!”

    &是!打贱奴多简单的事,冲上来大家一排枪搞定!然后你们三千营的马队扑上去砍人头,我们神机营的人上前去用铳刺超度一番,大家就可以拎着人头登记功劳薄了!”

    &忘了,还有斩杀贼奴的缴获呐!”

    众人又是一番哄笑不止、

    短短的几天之内,京城之中到处都是随宁远伯南下的京营大显神威拳打教匪脚踢辽贼的评书段子。搞得这些押送军功首级回来的京营将士,在谀辞如潮、好评不断的气氛之中,也自动的选择性遗忘了自己当初面对教匪猛扑过来时几乎尿了裤子的场面。

    当然,关老爷是只会向别人吹嘘温酒斩华雄,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的,至于说如何的走麦城,往往都是忽略不计的。

    在场的人马,大多数是这些将士的总角之交,光屁股娃娃的情分,酒酣耳热之余。少不得有人要问问。如何在宁远伯麾下作战时便英勇非凡,纪律严明了。

    听得问到了这段,那包千总手微微一晃,几乎满满的一杯酒就洒在了怀抱着的粉头衣裙上。

    在粉头的娇痴叫声之中。同伴的哄笑中。包千总不由得回想起当初宁远伯麾下的廖旅长是如何给京营将士恶补的。

    天寒地冻的齐鲁大地上。新近补充到京营之中的士兵被老兵们拳打脚踢的轰进一条长沟之中,沟沿上满是潮湿的泥土。这些泥土还是这群新兵刚刚挖掘出来的。

    &进咱们神机营打鞑子?那就得把咱们神机营爷们吃过的苦,受过的罪都得尝上一遍!”

    神机营的老兵们想起当初南粤军的祖宗们便是用这样的招数对待自己。不由得恨得咬牙切齿,脸上的肌肉都有些扭曲了。

    滕县之战后,鉴于神机营和三千营兵马的不堪一战,廖冬至便给神机营的这群少爷羔子们狠狠的恶补了一下。

    你不是害怕死亡,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吗?那好,我就让你无限的接近于死亡,但是却是让你死不了。

    挖好一道道的长沟,令这些神机营的兵将们以各自建制进去,有胆敢畏缩或是反抗的,等待他们的立刻就是一顿皮鞭军棍。

    便是神机营的副将谈奇瑞,也是满脸泪痕的在亲兵的护卫之下跳到了壕沟之中。廖冬至黑着脸的告诉他,“你若是想带出一支强兵来,这以身作则四个字是少不了的!”

    国人向来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见自己的长官都跳到了这将近五尺深的壕沟之中,少不得嘴里骂骂咧咧的,跳到壕沟之中。

    谁料想,刚刚站定,迎头便是一铁锹泥土泼洒下来。

    &死的南蛮子!”

    几乎所有人脑海里都冒出这样一个念头,完了!这回完了!这群南蛮要学习白起、项羽,把咱们给坑了!虽然说像屠城、杀降这种事情,朱家爷俩打天下的时候,他们自己和手下将领们都没少干,但是大家还都习惯性的把黑锅和屎盆子丢到武安君和楚霸王头上去。

    有人试图从壕沟之中跳出来逃生,却被一阵阵火铳声吓得又掉了回去。一阵阵吆喝声让他们听得清楚,“有敢于逃窜乱动者,立刻击毙!枭首示众!”

    此起彼伏的火铳声,和铳托打在试图逃走的神机营兵士身上发出的闷响和惨叫声,令没有哪个勇气和胆量逃出沟去的士兵们心惊肉跳,许多人已经不知不觉的将一股股体液浇灌在了大地上。

    眼见得泥土没过了胸腹,有人开始发出绝望的哭嚎声。原本以为这趟差使是陪着太子跑马的好差事,回去之后升官发财。却不想把性命丢在了宁远伯手下。

    有人哭嚎,有人叫骂,将廖冬至的祖宗八代和南粤军的一门老小,李守汉的亲戚朋友逐一问候了一遍。等他们喊得哭得声带已经快要发不出声音之后,手执刀枪一直站立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南粤军将士们则是看看远处的司号长,等待着他的命令。

    一声号角嘹亮,顿时让这些神机营的兵将们吓得魂飞魄散。南粤军以号声传令,这是他们知晓的。

    &间到!第一科目结束!”

    死里逃生,被人仿佛拽死狗一样从土坑里拉出来,坐在大地上,神机营上下又是哭声一片。不过,还不曾等待脸上的鼻涕眼泪被风吹干,又一个科目摆在了他们面前。

    天知道那个叫廖冬至的恶魔怎么有如此多的损招。那家伙还给这些损招起了名字,总共三招。第一招名曰进棺材,第二招唤作观花枪,第三招便是手不抖。

    所谓进棺材,就是刚才这些京营士兵已经享受过的招数,本来以廖冬至的本意是把人装进棺材,留好出气孔活埋,但是一时间上哪里去找数千口棺材?索性便简单些,直接让这群少爷们体会一下活埋的感觉。

    这群身后门第关系复杂的少爷们,刚刚从土坑里爬将出来,就面对着廖冬至的第二招。所谓耍花枪。就是由南粤军的老兵对着一排排列队整齐的神机营刺出刺刀。

    雪亮锋利的铳刺。端在那些火铳手手中,不声不响的朝你猛扑过来,看似以全力刺出的一下,不由得又是让许多人倒地晕厥过去。

    旁边有人将倒地不起的人拎起来。劈头盖脑的几鞭子抽过去。倘若还是不醒。便是一桶冷水浇下去。就算你是装睡的,也会把你淋醒!

    那些被绑在拴马桩上的军官和士兵们,此时觉得。倘若能够被那些火铳手们一下子刺死了,倒也是件好事。关键是这群缺德带冒烟的家伙,只是将铳刺刺刀你的甲胄边缘,让你体会到铳刺的锋利,便不再向前去。只管嘻嘻哈哈的收起铳刺,奚落那些被吓得屎尿齐流昏厥不醒的倒霉蛋。

    经过了两次惨无人道的戏弄加调教,短暂的休息一夜,让这些经历了两次死亡边缘的人们好生的体会一下活着的味道,接着,便是第三招,手不抖。

    所谓手不抖,就是火枪装好火药不装弹,排成一排后面对着南粤军飞驰而来的马队。不管马队如何如墙而进,如何在队列前往来盘旋,呼喝叫骂,做出让人胆颤心寒的各种吓唬,什么扔飞刀斧头标枪,骑兵冲你挥马刀,或者是朝你这边扣动火铳扳机,同样的以没有装填弹丸的火铳隐约你开火,但凡你一时害怕扣动扳机,旁边监督的南粤军士兵和军官们立刻让你和你的这一队人去知道啥叫生不如死。

    神机营也就是那时候才知道,有时候,死还真是解脱。

    在廖冬至简单粗暴的方式面前,神机营渐渐的出现了便是他们自己也不曾察觉的变化。

    这也只能是在远离京师,军情紧急,没有人出来横加指责,这群少爷兵们自忖在宁远伯这里闹事绝对讨不到好的情况下发生的。

    要知道,崇祯二年时,崇祯帝大力支持李邦华整顿京营,一共淘汰京军虚冒者四千五百余人,但遭到京师勋戚、太监,权贵们的激烈反扑,最后被勒令闲住。

    李邦华辞京时,行李尽为地方所抢,屈辱归乡,如当时整顿驿站的刑科给事中刘懋一样待遇。

    同样的,三千营的马队也是遭受了类似的调教,虽然不曾进棺材被活埋,但是个中滋味,也只有亲历者才能体会到。饶是这样,在南粤军眼中,这群京营将士的纪律和战斗力,也只能是勉强与南中的那些动员兵相比。

    &付内地的流贼应该是够了,不过,要是遇到了鞑子的精锐,只怕你们还是有点欠火候。”

    在罗祖明和谈奇瑞颇为自得的向廖大哥谈起自己的心得体会时,却被廖冬至迎头泼了一盆冷水。不过,在廖冬至自己看来,他还是给这二位留着情面了。须知,南中的那种动员兵,都是各处田庄之中的农夫,每年农闲时至少接受三月的集中训练,平日里还有维护地方治安,打击盗匪,清剿附近不归王化的土著的职责,可谓是久历战阵,手上都多少有鲜血和人命,哪像这群少爷兵,个个都是绣花枕头!

    但是,傻人有傻福。偏巧就被一个大馅饼砸到了这群家伙嘴上。

    在经历了最初的短暂慌乱之后,京营将士突然觉得,呼啸着冲来的瓜尔佳等人也不过如此,没有什么稀罕的。

    当一排火铳打过去,令率队冲锋的瓜尔佳变成了血肉葫芦之后,神机营和三千营的信心和豪气被激发了出来!

    既然咱们爷们儿连原装正版的满洲鞑子都能干掉一个牛录,区区的那些附逆汉人又算得来什么?他们难道真的像他们的头子说得那样,能够请来哪咤、姜子牙、孙悟空前来助阵不成?

    就是他们当真能够把三坛海会大神请来,咱们也能够用火铳和大佛郎机把她的三头六臂变成没头没臂!

    在打得泼了胆的京营面前,几个由王可的教匪、降顺的官兵,还有阿巴泰仿照多尔衮兄弟,收容那些明军散兵游勇山贼马匪组成的包衣兵牛录纷纷变成了京营的军功。

    见阿巴泰突然间由气势如虹变得连京营这群窝囊废都能连战连捷,不由得连日在山东边界附近隐蔽待机的刘良佐刘泽清等人摩拳擦掌,催促部下兵马加紧行军。

    &巴泰是馒头,王可是牛肉。打到临清,本帅请你们吃牛肉,啃馒头!”

    &们说说,眼下的情形,本贝勒该怎么办?”

    临清州的知州衙门大堂上,阿巴泰脸上罩着一层寒霜,恶狠狠的看着手下的这群将领和奴才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