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 王可献策
    在场的十几个牛录章京、巴牙喇章京一个个都如同锯了口的葫芦一般哑口无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们往日里吹嘘自己的战功,声称如何英雄了得,各个都是巴图鲁的本事都到哪里去了?!”

    一旁一身八卦道袍,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王可,虽然没有享受到这个待遇,但是,作为一个刚刚投到阿巴泰门下的奴才,又以熟悉山东地面情况的地头龙自居,阿巴泰的这番暴怒,无异于是劈头盖脸的打得他鼻青脸肿。

    他看似悠闲恬淡的望着大堂外的天空,天空之中彤云密布,密布的云团仿佛要压在人们的头顶上一般。一阵阵的北风凛冽过一阵,空气之中隐约有些潮湿的味道。

    &乎这天气要下雪了。”王可有些神游天外,若是还在滦州之时,少不得这样的天气会安排些家奴信徒烧上木炭,将火盆烧得旺旺的,在亭子里围炉饮酒赏雪。

    凛凛严凝雾气昏,空中祥瑞降纷纷。须臾四野难分路,顷刻千山不见痕。银世界,玉乾坤,望中隐隐接昆仑。若还下到三更后,仿佛填平玉帝门。

    急切之中却又做不出诗来,脑子里却是一部忠义水浒传话本之中的段落,讲得正是那下雪的景色。

    阿巴泰却没有王可的这份修养,他开始逐一的数落大骂手下的甲喇章京、牛录章京、巴牙喇纛章京。

    &本贝勒给你编了一个甲喇的兵马,你可倒好。被明国京营的那群狗杂种打得一败涂地,一个甲喇的兵马死的死散的散,你个狗奴才又从甲喇变成了牛录!”

    &更丢人!竟然让一群明国三千营的马队沿着运河追杀了你三十里路!要不是老子派人去接应,你是不是一口气败回盛京去?!”

    &负责临清州城城防,竟然被那些漕帮的细作将军情探知清楚,若不是这群狗贼被本贝勒的巴牙喇兵撞见,尽数擒拿拷问,只怕这个时候咱们的虚实情形早就被那李守汉了解的一清二楚了!”

    &

    骂声如雷之中,王可视线里,几朵雪花从天空之中悄然飘落。落在了在大堂外站班的几个巴牙喇兵的头盔甲胄上。

    王可脑海之中灵光一闪,口中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喜主子,贺喜主子!”

    数十道目光一起盯住了眼前这个惯会故弄玄虚的家伙。王可虽然是阿巴泰的门下奴才,但是地位情形又比较**特殊。阿巴泰虽然不会像黄太吉对范文程等汉臣那样做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来。但是。也知道这个神棍在山东、直隶等处根深蒂固势力雄厚。虽然兵马被南粤军摧毁了不少,但是根本力量尚存。于是,这二人之间算是有点官员和心腹师爷之间的味道。

    &屁的喜!如今宁远伯所部兵马从南面压过来。西面又是刘良佐刘泽清这两条疯狗,你们这群狗奴才又不给本贝勒争气,连连战败,如何让本贝勒有喜事?!”

    &子,我军虽然几次小挫,然满洲将士根本尚在,元气未动。损失者大多是进关之后归附主子之人,那也是他们的福分到了,不能再伺候主子了。不过,奴才从历次与南粤军和京营兵马接战之事中也算是有所得,这群奴才的血算是没有白流,奴才自以为已经找到了对付南蛮的法子!”

    &

    众人低迷沉闷的情绪立刻被王可调动的有些兴奋了,至于说那些新附军被京营打败的事情,便自动被他们忽略了,能够从中找到破解南粤军作战技术的法门,便是死伤再多也是划得来的!

    &子,您看看外面的天,这是老天爷帮助主子大破南蛮啊!”

    半空之中,纷纷扬扬的雪花飘洒在人们的视野里,转瞬将整个世界便被蒙上了一层白纱,紧跟着落下的雪片更是不停的落在这层上面,不断的将它变厚。转眼便是碎琼乱玉满地皆是了。

    &子生长于辽东,这风雪本是家常便饭,我大清将士,更是视风雪为挚友。可是,据奴才所知,南粤军大多为岭南人,气候温和山温水软之地。想来一年到头也不曾见过几次雪花,如何能够在这种天气里外出厮杀作战?”

    因为著名的小冰河期的缘故,这一时期便是广州、海南等地也是有下雪记录的,当然,这种岭南地区下的雪是不能够和黄河以北地区相比的。

    不过,在这场一直延续到乾隆年间才结束的小冰河期里,岭南地区下雪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看竺可桢先生的中国气象史。那里面有着详细的记录,运河在康熙末年间封冻半年之久,桃花四月才开放等等。

    &场雪一下,那些富室豪家,言道压瘴犹嫌少。他们向的是兽炭红炉,穿的是貂裘绵衣絮袄。手拈梅花,唱道国家祥瑞,不念贫民些小。这场雪一下,主子您便成了富户,宁远伯便成了贫民!”

    王可的语气依旧是如和煦春风,令人听上去暖洋洋的。废话,没有这点本事和造诣,如何忽悠教众去?但是话语之中却是杀气迸现。

    &那些精锐士卒,被这场雪一来,想来冻得伤病不少,不能出战,就算是勉强出战,也是体力士气不支,正好被主子所乘!此其一也!”

    &番我大清兵数次战败,却被奴才发现一个规律,明国将士战阵之时锐不可当,打得极为悍勇,然追击不远,每每追杀三五十里便告收兵。主子,若是敌我当日地位对换,您会追杀多远?”

    &然是能够杀多远就多远!本贝勒当年可是连续数个昼夜不曾下马!一直追杀到了宁远城下!”

    &子,奴才又闻南中骑士。皆不熟鞍马之辈,想来必是不善奔袭。主子则不然,士卒皆能马上射箭,既如此,何必争一时之利。吾等可先过运河,袭扰州县,避其锋芒,待其士卒疲惫,一举破之。且运河两岸皆吾教众,我在此若游鱼。敌在此若瞎盲。岂有瞎盲能捕鱼乎。”

    &先生!你便跟本贝勒说,咱们该如何破之?!”

    不知不觉中,阿巴泰已经被王可这个邪教头子利用家传绝学,悄悄的给他洗了脑。称呼也从奴才变成了先生。

    &子。方才您说。有漕帮的细作刺探军情给宁远伯,实不相瞒,这临清本为漕运码头。城中、左近村寨镇店之中漕帮帮众成千上万,内中宁远伯的细作不知凡几。想来此时城中军马情形早已被宁远伯知晓。但是,请主子放心,奴才的教众在这山东地面上也是如山如海。我等不妨先渡运河向西,击破数百里狂奔而来的刘良佐、刘泽清二人所部,断去宁远伯一臂,而后在这山东地面上,好生的与宁远伯周旋一番。奴才的招数其实就是四个字,以走制敌!”

    &走制敌?”

    阿巴泰咀嚼着王可的这个建议,黑黑的大饼子脸上渐渐浮现出阵阵笑容,很快,大堂上爆发出一阵狂野得意的笑声。

    两日后,阿巴泰所部放弃临清,押送着缴获来的人口财货渡过运河向西而去。

    所部行军采取的正是历次进关劫掠撤退时惯用的序列,小股人马在前,大队财货居中,精锐人马殿后的行军序列。

    但是,在正在运河河西地区急匆匆赶来会战的刘良佐等人眼中看来,这样的举动无异于给自己送来大笔的财货军功!

    出身于大同的刘良佐,当年本身也是流寇一名,后来因为被曹变蛟杀得大败走投无路,索性便和拐了李自成小妾邢氏的高杰一道降了官军,调转过枪口来朝着昨日的同伙猛冲猛杀。因常骑一匹杂色马,人称花马刘,数年的作战下来也是积功升至总兵。

    而作为山东土著的刘泽清,出身要比刘良佐好了许多,作为曹县人的他和此时在江淮一带同李自成、张献忠等人周旋的山东老乡左良玉一样,都是以将才发迹于辽东军中。从守备到参将,继而升为副将,到如今更是以总兵官、左都督,因收复登州功加太子少师的身份煊赫一时。

    二人合兵以来连续收复鲁西和直隶边境地区的威县、广宗、平乡、鸡泽等县城,连续多次向济南李守汉、北京的朱由检等处报捷,这二人也少不得温言嘉勉一番。更为令二人兴奋的,李守汉在批文当中明确表示,只要你们有多少银钱人口物资,本伯便命人出售给你们多少甲杖兵器!

    有了精良的兵器盔甲足够的粮食就可以招募更多的兵马,乱世之中以实力为尊。当两位兴奋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刘总兵得知劫掠了临清等州县的奴酋阿巴泰连续多次被京营战败之后不得已正沿着清河、夏津、武城等处向畿辅转移之际,两位刘总兵的眼珠子都被那传说中的白银晃的红了。

    当下,两位刘总兵下令全军停住行军,各自安营。

    当晚,在乱纷纷犹如盗窟的刘泽清大营之中,中军大帐前点起了数十堆篝火,烈焰飞腾,将天都映红了半边。

    大帐之内,刘泽清居坐在主位上,频频朝着刘良佐举杯敬酒。

    &郎们,明日便要大破奴贼,夺取他们的财帛辎重,拿他们的脑袋换取军功,尔等今日务必要痛饮一番,以助明日厮杀之兴!”

    同刘良佐的流寇出身不同,刘泽清要文雅许多,平日里读书作诗,羽扇纶巾的,表面看来颇有几分儒将风范。

    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杀起人来比流寇出身的刘良佐还要过分。

    几声低沉的咆哮吟哦声,从帐外传来阵阵惊呼,随着惊呼声,两个巨大的身形闪动,出现在了刘良佐面前。那是刘泽清府中所养著两只大黑猩猩!

    这对巨兽乃是刘泽清的得意之作,被他驯得能够从事简单杂役。今日刘泽清设宴请刘良佐所部守备以上军官自然要把这对宝物拿出来显摆一番。一头猩猩捧著一盏装有三升酒的金瓯向客人跪著敬酒,而另一头身形更为巨大的猩猩则是手中抱着一个硕大的坛子。在一旁等候。这对猩猩状貌狰狞,又是来的一点征兆也无一时间惊得刘良佐手足无措浑身发抖不敢接酒。刘泽清笑著说道“想不到刘将军纵横千里,却连这畜生也害怕吗?”

    &个王八羔子害怕了?!”刘良佐兀自在那里嘴硬。

    &好,给刘总兵上菜!”

    帐外立刻又有数名亲兵一起答应一声,接着,推着一个被剥去衣服,绳索捆绑的如同粽子一样的囚徒进来。

    &是儿郎们寻觅了数日,才侥幸得到的精美菜品,特为请刘大人品鉴一番。”

    随着刘泽清的示意,几名亲兵挥动手中利刃将那人当场杀死。取出脑浆和心肝放在另一盏金瓯中。让另一只猩猩捧著,递给了刘泽清。这位往日里风流儒雅自命的刘太保,吃著血淋淋的人心肝,喝著白花花的人脑浆。旁若无人。在场宾客莫不胆战心惊。

    &刘太保果然好威风!好豪气!”刘良佐怕猩猩。但是却不怕杀人,这吃人肉的勾当他也不是没有做过。当下起身离座拔出腰间解手刀,从那人大腿上割下一条肉来。血淋淋的放在口中大加咀嚼起来,一面嚼着,口中不住的称赞人肉的鲜美,鲜血从牙齿、嘴边流下。

    二人相视得意的发出一阵狂笑声。

    翌日,二人军马进入清河县境内,与逶迤数十里蜿蜒行军北上的阿巴泰所部大队辎重财货人口相遇。

    &面就是已经被宁远伯和京营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辽贼鞑子了,小的们!咱们发财的机会到了!”

    &京营的那群废物都能打得建奴狼狈逃窜,咱们还怕打不过他们吗?”

    &子们,抢了这些东西,咱们的队伍就可以扩大,每个人都可以升官发财了!”

    二刘所部的各级军官们,看着那些车辆人口,一个个眼珠子都红了!

    长达数十里的行军队伍,在被茫茫白雪覆盖的荒野上显得分外抢眼,队伍之中,牛车、轿车、板车、独轮车上满是箱笼,被绳索拴煞的紧紧的。车辆周围是无数被建奴掳掠来的百姓,神情茫然慌张。

    眼前密密麻麻的车辆百姓,内中还有众多的金银牛羊骡马粮米缎匹等物,被数百名家丁亲兵簇拥着策马赶上来的两位刘总兵也是喜出望外。

    &郎们,发财升官的时候到了>

    一声怪叫,二刘部下的参将游击们催马领着乱轰轰的队伍便冲了上去。

    护卫押送这些财货辎重人口的甲喇章京有些慌乱了。他手下只有不到八百人马,却是散布在这将近三四十里长的荒野上,眼前疯狂冲来的明军却是至少在他的数倍以上。

    那甲喇章京颜扎正待要下令快走,忽然旁边一个粗壮的白甲兵壮达叫道“我大清国的勇士,什么时候如此窝囊了?见了宁远伯的军马要退让,见了京营的兵马要退让,如今见了这些内地明军也要跑得远远的!真是奇耻大辱!”

    这壮大专门奉了阿巴泰的军令,领着几十个巴牙喇兵来加强这甲喇的实力,也好护卫掠来的财货人口,今日却不想见到这群往日里闻风便逃得远远的明军也要避让。

    他大喝道“大清国的勇士们,随我出战啊!”

    他一马当先,手持一杆虎枪,狂叫着催马从庞大的队伍当中冲了出去,在他身后,也跟去了十余个巴牙喇兵,个个狂声大喊着。

    见这巴牙喇壮大引着一小股军马冲来,刘良佐部下一名游击不由得为之大喜,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催马冲来的方向,口中不住的督促手下兵丁勒住马匹。

    眼见的越冲越近,那游击喝令一声,“儿郎们,随咱老子杀奴!”

    明军的数百骑兵齐声呼喝一声,分作两股将这十余骑兵团团围住。

    短暂的喊杀声很快停止,围拢的包围圈散去,十几具被砍下首级的尸体散乱地躺在马队围拢的空地上,身上的兵器甲胄认旗和他们主人的首级一样,被明军骑兵高高举起。几匹全身浴血的空鞍战马被新主人用绳子栓在自己的鞍后。

    &杀得好!”

    得意的看着部下用长枪挑起的十几颗人头,刘良佐颇有几分炫耀之意的转过头朝着身旁一名骑着大青骡子的商人询问“雷大掌柜,这下本帅可是符合伯爷的要求了,不知道你的货色够不够?”

    &要二位大帅的价款够,小号的货色总是好办的。”陈国熹派到二刘军中的雷大富不卑不亢的回了一句。

    清河县城。

    在这座作为阿巴泰北上临时据点的城池之中,刘良佐、刘泽清二人踞坐在大堂上,口中一迭连声督促文案师爷赶快写奏报向济南宁远伯和京师报捷,击溃建奴北上之师,收复清河县城的大捷。有人草草统计了今日拦路抢劫黑吃黑,哦,不,主动出击,收复失地的收获后向两位大帅禀报“大帅,所获人口财帛己是查清,共计有丁壮五万零四百三十八口,各色粮米豆麦高粱三万六千九百五十七石,牛一千三百六十六头,羊二千九百七十五头,各色骡马驴二千三百二十三匹。缴获金五万二千零五十余两,银八十万四千八百五十余两,银元四十万五千又七十三块。各色缎匹一万零一百七十多匹。另有珠宝首饰古董字画书籍若干,兄弟们正在统计。”

    &先生,这些人口财物能够从你那里换来些什么?”

    当二部军将们吵吵着将这巨大的财物收获分配完毕之后,两个刘大帅将骡马牛羊等物和那些粮食作为本军的补给收获,很是大方的拿出了四万金子和五十万银子四十万银元还有那些一时不好估计价值的珠宝首饰古董书籍等物来向雷大富购买心中垂涎已久的南中各色军备。

    心中草草的算了一番,雷大富满面堆笑“二位大帅说笑了,便是将二位大帅这一万多健儿全数换成南中甲胄刀枪,也是够了。”

    &本帅部下不止一万人!而是三万人!也不止打算要南中的甲胄刀枪,本帅还要用你们的大炮和火铳来打造一支劲旅!”

    &老子也一样!手下的这五万人也是如此!”

    &这点东西是无法装配二位大帅的八万大军的!况且火炮火铳都是极为昂贵之物,炮子火药都要花费不少。”雷大富将头向后面靠过去,努力让自己更加的舒服些,这些军阀的心思,他们这些走南闯北的商人最是清楚不过。

    手中有了钱粮便要扩充实力!

    &关系!雷先生且去准备货色,这价款嘛,反正俘虏也说了,眼下这些只是阿巴泰的前锋,大头还在后头,咱们再去抢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