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成了校长?
    &们也太过于谨慎了!”

    在山东巡抚王公弼、第二镇统制官陈天华等文武大员的陪同下,宁远伯,奉旨督办山东、登莱、蓟门、天津等处兵马钱粮事李守汉,对济南城防进行巡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对于即将到来的建奴大军,城中文武无不是心惊胆战。如今的大明朝廷,是无论如何也经受不起再一次的失陷省城,甚至是李守汉这样炙手可热,出世以来从未一败的伯爵打了败仗的失败了!

    如今的李守汉算得上是大明朝廷的主心骨和脊梁了,特别是在洪承畴洪督师被困广宁之后。朝野上下虽然声音嘈杂,其中也不乏对李守汉的指责之声,但是,在所有人的心里,都有着这样的潜意识,只有南粤军能够挽回危局。

    而在济南前度被建奴攻破之后接任山东巡抚的王公弼,更是唯恐这座城池再度被建奴攻破,特别是在自己任期内被攻破。朝廷不会把手握重兵据地开府的李守汉如何,但是杀一个手中并无一兵一卒的文官,却是比宰一只鸡还要容易!

    王公弼是北直隶府沧州人,进士出身。守汉收复济南后,于崇祯十四年年初,以右都御史的身份,接任山东巡抚。这个安排可谓是煞费苦心,谁都知道,宁远伯一系,同朝中清流几乎是势如水火。却让总督山东登莱等处军务的李守汉手下的山东巡抚是清流头目,朝中大佬们的制衡之心可见一斑。

    依照往常的惯例。莫要说督抚同城,便是督抚驻地接近,双方的权力斗争都会十分激烈。但是,王公弼这个巡抚,在宁远伯的绝对强势压力面前,变得只能做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媳妇。

    守汉一入城,便立刻命人接管了城防,将济南的守将置于自己的直接管辖之下,设立了济南警备司令一职,由陈天华兼任。除了开进城中一旅人马之外。对于济南守军。除了点验之外,便是一次发放了三个月的恩饷。

    这样一来,城中守军,更是只知道有宁远伯。不知道有王巡抚了!

    面对着这种情势。王公弼也只能收起那些同乡同年来的书信。更将准备与宁远伯一试高下的心思丢到了东洋大海之中,老老实实的接受总督大人的领导,照着行辕发出的一道道札子办事。

    城墙上架起了数十架巨大的天车。不停的有民夫壮丁喊着号子,绞动着转盘,将沉重的守御物资和各色设备从城下运到城上。沉重的滚木,巨大的石块被草草打造成圆形,满是狼牙倒刺的擂义夜、狼牙牌被罗列在城头。

    城头上,更多的人在检查箭楼、垛口,为即将到来的守御作战做着准备,城下,一排排的窝棚被迅速搭建起来,各种各样的布袋子竹筐里面被填满了沙土,一来防御炮子,二来可以灭火。

    城下,更多的民夫在羊马墙和护城河之间忙碌着,疏浚着护城河城壕,修理着破损的羊马墙。

    拜守汉入城之后强力推行保甲制度门牌制度的好处,巡抚衙门下札子给济南府,每家每户至少出一个壮丁去城外干活。一时间倒也立刻凑齐了数万民夫,至于说这其中有没有差役和经办人员上下其手,从中敲诈勒索的事情,城头上的文武大员们却也管不了那许多了。

    &酋阿巴泰虽然其势汹汹,号称数万人马,但是大多是入关之后裹挟收容的附逆汉人,和降贼官兵,其战斗力之差,自不待言。何况,从临清等处裹挟大批人马直奔我济南,这些人须不是铁打的,又不都是马队,到了济南城下又有多少人能立刻投入战斗?少不得要等后续的辎重器械到来之后才能攻城,到了那个时候,我大军也已经赶到,正好借助济南的金城汤池,一举全歼此贼!”

    在守汉的豪气面前,王公弼和济南知府等山东地方官员们也只能是连连称是,心中却是叫苦不迭。

    倒是陈天华等南粤军的官员敢于直抒胸臆“主公,建奴阿巴泰来势汹汹,兵力多达数万,且又沿途裹挟良民,不可小觑。城中如今只有一个第四旅、一个补充旅,和主公的数营亲兵算是守城主力,若是对阵阿巴泰,取胜之数渺然啊!”

    &陈天华,你只看到城内兵少,似乎难以取胜,却不曾看到,我军附近的人马正在源源不断的向济南开来!”

    &阿巴泰驱赶着数万乌合之众直扑济南,除了声势惊人之外,其实也是麻杆子打狼两头害怕!长途行军,战斗力能够留存多少?真的以为他是万岁军吗?”

    守汉对手下文武的恐惧心理嗤之以鼻。

    万岁军是谁,哪位将军的部下,倒是好叫在场众位大人费了一番心思。不过看宁远伯一副笃定的样子,历城县等低级官员倒是心中安定了不少。

    &伯也是好久没有体会到亲临战阵的情景了。别人是闻珍馐而食指大动,本伯则是闻鼙鼓不由得食指大动。就算是建奴不顾伤亡,强攻济南,济南城可是有过数次力拒大军于城外的经历的!本伯便不信,列位同僚不打算再来一次吗?”

    听得守汉这话,在场的山东官员们却不敢多说话了。

    他口中的济南守城成功的战例,那可是犯忌讳的事情!

    当年成祖朱棣起兵南下靖难,可是屡次在济南铩羽而归,铁铉那厮,几乎要了朱棣的命。否则朱棣也不会在夺了皇位之后将铁铉的妻女都送到教坊司去。更为过分的是,几次北征蒙古,大肆在山东征召民夫,几乎耗尽了山东的民力。也是对几次在山东失利的一种报复了。

    不过,山东地方官员不敢说话。不代表南粤军的将领官员们不敢说。

    &咱们就听主公的!就是要在这济南城下,将奴酋阿巴泰的这几万人一举全歼!”

    &公,咱们的几处矿场可是一直都在抱怨,缺少劳力。这些人是不是可以交给我们,送去挖矿?”

    城墙上的气氛顿时轻松热烈了不少。

    &好的打这一仗!把这济南城变成斯大林格勒!本伯已经下了军令,令驻扎登莱地区的水师连夜兼程西进,务必要在建奴主力抵达之前到达济南城外!”

    斯大林格勒是什么,在场的官员将领们都不晓得,但是守汉的话他们却听得很明白,要将驻守登莱地区的部队调到济南来。而且是船运。这无疑是给所有的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外。不要光是加固外城的工事,内城城墙到外城之间,也要多设立些炮垒、胸墙出来!本伯倒要看看,建奴就算是侥幸攻进外城。又有多少血可以流!”

    站在外城的城墙上。守汉意气踌躇。当年许和尚以数十万山东子弟兵猛攻济南城。在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之后,还要在济南城下奋战数日,最后以牛刀子战术猛冲猛杀才攻克济南。

    相比较许和尚。阿巴泰可没有那么好的条件。守汉自忖济南城中也没有姓吴的三姓家奴。不过,为了以防万一,除了在济南周围的茂岭山、砚池山、千佛山等处设立据点,构筑工事设置炮位之外,他更是命陈天华组织民夫在内外城修筑胸墙工事和炮位。“要让攻进城内的建奴每前进一步都要拿人命来换!”

    两日后,当城内的防御工事和城外的据点炮位大致初具规模之时,城外黄河边上大船成群结队的赶到了。

    水师统领张小虎亲自带队,除了一镇兵马之外,更有数千水兵助阵。

    &公,若是这些人马还不够的话,我在来的时候已经以您的名义命令登莱、山东各处田庄进行动员,壮丁集中。随时可以开拔。”

    两鬓已经出现白霜的张小虎,虽然上了岁数,然而说话做事依旧是当年那个纵横海上的地狱三头虎。

    这边厢刚刚安顿了从登莱地区赶来的军队,又有好消息接踵而至。廖冬至的前锋也已经赶到了长清。廖冬至命人快马入城报到,请示守汉大军下一步的行动方略。

    &营和第三旅不必进济南了。便在长清驻扎休整,等候建奴的到了。”

    但是,当所有人都摩拳擦掌等候着阿巴泰的大军开进济南城下之际,阿巴泰的这几万人却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怪了!前几日还不停的有消息传来,阿巴泰那厮要进济南如何如何,这两日怎地没有了消息?”

    守汉等了两天,却是丝毫没有从齐河方向传来阿巴泰进兵的消息。

    第三天头上,从长清县城,廖冬至那里传来了一个令人气急败坏的消息。

    三千营的一个千总,带着几个手下出城去偷鸡摸狗,看看有什么便宜可以捡到。不想却在长清县境内通往泰安方向的黄河河套附近抓到了一个建奴骑兵。因为马蹄蹄铁掉了,这个家伙掉队,不想成了这千总的功劳。

    &这俘虏供称,奴酋阿巴泰得知济南大军云集,不敢冒犯。便听了教匪头子王可的话,掉头南下,渡过黄河,准备从肥城方向再次渡过黄河,越过泰安,往济宁、莱州、日照、潍县等处劫掠!”

    听得这个消息,守汉惊得几乎将手中的杯子摔得粉碎。

    这个阿巴泰!给老子玩了一个声东击西调虎离山!妈的!老子成了校长,他给老子唱了一处兵临贵阳逼昆明!

    闻讯赶来的王公弼等山东官员,听说奴酋不敢来济南,而是掉头再渡黄河,向西去了,然后准备渡过黄河之后,窜扰济宁莱州等地,不由得这几位大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中高悬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莱州府那是登莱巡抚的辖地,便是被建奴烧成一片白地也是和山东巡抚没有一点干系了。他们只要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可以了!

    他们这样想自然可以,可是守汉却是有些气急败坏!

    &个王可!老子抓到你。先把你五马分尸,然后点你的天灯!”

    听到消息急匆匆赶来的张小虎、陈天华等人也是跳脚大骂不已。

    阿巴泰这一拳,正好打在了南粤军的痛处。

    守汉在山东、登莱等处从德王一系手中收购的田土,大多都在这一带。而且,这些土地上大多数是种植了棉花。许多田庄内还多少留存着棉花不曾运走。

    棉花、小麦、高粱,除了这些对于建奴和南粤军都急需的农业作物以外,更有十余万经过简单训练的壮丁在。这些人若是被阿巴泰掠了去,那李守汉和南粤军的脸上可是就表情丰富了!

    无论是从经济上还是政治上,守汉和南粤军都不能说让阿巴泰窜进自己的自留地!

    一旦被阿巴泰将各处的田庄劫掠一空,然后一把火烧了费了几年时间才建设起来的农田水利设施。之后大摇大摆的押送着抢了来的人口壮丁财物粮食棉花北上。那守汉多年来积累的威望可就彻底丧失殆尽了。

    更不要说。重新构建一个棉花小麦基地需要投入的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时间成本,而且,南中各地几千套果下马纺织机的原料来源便要都依靠天竺的棉花了,一旦天竺有什么风吹草动。整个一条产业链和商业链条可就出现断裂的危险!

    &公。”陈天华皱起眉头。脸上阴沉的几乎能够拧出水来。

    &了。济南无忧,便是一件大喜事。王抚台,你们这几日也是旦夕操劳。着实辛苦了。先回去歇息吧!”守汉摆手制止了陈天华的话头,而是和颜悦色的将王公弼等山东官员打发走。

    &莱等处的棉田绝对不能有事!老子宁可让阿巴泰打下了济南,也不能让日照的棉花地收到一丝一毫的骚扰!”

    待王公弼领着一群山东官员刚刚离开,守汉便在南粤军的众人面前大声咆哮起来。

    在场的将领,以张小虎的年龄、资历、职务为最高,当下,他领着陈天华等人在守汉面前拍胸脯表态,定然不让阿巴泰的一兵一卒进入我南粤军的土地之内。

    &六子,你辛苦一下,今天便领着你带来的一镇兵马登船回登州去!然后迅速布防。令各处田庄将物资集中,人口集中,壮丁集中。一旦有警报立刻将水井填埋,把地里的饲草一把火烧了,也给老子来一个坚壁清野。”

    守汉咬着牙,发着狠。你个阿巴泰,给老子玩连续机动、佯动,老子就给你来一个空室清野,让你领教一下,什么叫严密控制下的基层组织!什么叫人民战争!

    &子这就领着人组织上船!连夜出发,这几日又是西北风,今日登船,顺着黄河东下,两日便可以出海了!三天时间差不多就可以在登州、胶州等处登岸!”

    情急之下,张小虎也顾不得礼数了。话语之中又是一副海盗头子的做派了。

    &公。”

    前来送信的第三旅的司号长,见守汉同张统领、陈大人一番运筹,鼓了半天勇气,终于开口。

    &们廖旅长命属下向主公禀告,得知了建奴即将东窜骚扰之后,旅长深知登莱等处与我南粤军的意义所在。来不及向主公请示,便已领军南下截击去了。此时怕是大军已经过了归德镇了!”

    廖冬至领着第三旅和三千营、神机营南下,这主动出击的行为无疑是给南粤军争取到了至少一天的时间。

    &军情紧急,我也不多留你。告诉廖冬至,不必与阿巴泰硬拼,只要拖住他不令他东进即可!”

    对于第三旅的表现,守汉很是欣慰。

    济南城中的动向,虽然因为城内实行了严密的保甲制度而无法有消息传递出来。不过,同济南近在咫尺的长清县,却是有闻香教的残余教徒。通过廖冬至匆匆忙忙的带队开拔,从三千营和神机营的兵士口中嘟嘟囔囔的抱怨声之中,这些人也是获取了足够的信息。

    通过闻香教的秘密通信渠道,这些情报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到了此时躲避在东昌府荏平县附近杜郎口、高集镇、牛角店等处待机的阿巴泰和王可面前。

    &子,如今南粤军急匆匆赶到济南的军队又被调动起来了,我们怎么办,还去登莱吗?”

    手中摆弄着教徒送来的军情急报,王可笑嘻嘻的看着搂着两个被掳掠来的女子饮酒的阿巴泰。

    &当然得去!如果不去,怎么对得起咱们这位宁远伯的一番好意!他的军队不在山东、登莱等处好好的溜达几圈,本贝勒如何完成皇上交代的差使?!”

    阿巴泰黑黪黪的脸上、嘴角上满是蹭上的油脂,一把胡子上也都是食物的残渣,不过这些,丝毫都不能掩饰他得意的笑容。

    将把多尔衮和岳托等人都打得屁股尿流的宁远伯戏弄于鼓掌之间,这对于素来在八旗内部以有勇无谋著称,且又因为母亲地位低下而不能封王爵的阿巴泰来说,无疑是件赏心悦目的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