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二章 随地吐痰引起的骂战
    一场突如其来的骂战,便在几份报纸上如海上卷起的飓风一般猛烈袭来,让身在乾清宫中的崇祯皇帝朱由检和远在山东为四处流窜的阿巴泰搞得有点疲于奔命的李守汉等各方都有些知所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事情的起源在松江府上海县。

    经过三年多的建设,这块在黄浦江边的芦苇滩头上建设起来的租借地已经初具规模,有些繁华地方的景象了。对面的上海县城俨然已经有成为商贸区附庸的趋势。沿着城墙和黄浦江两岸,到处都是临时搭建起来的草屋竹棚,还有被当地人称为滚地龙的毛竹和木片等材料搭建起最简单的栖身之所。这里乞丐满地,流民满街,到处是饿死倒毙的人群。街巷里垃圾处处,菜叶灰土满城都是,无数的人都在等待着通过对岸的检验,尽快的登上海船,去寻找自己的命运。

    同流民乞丐不同,商贸区里进出的人们几乎都是精神饱满脸色红润来去匆匆的。

    商贸区外与江畔码头连接的道路,用煤渣、砂石铺成的宽大路面非常平整,为了使其更加坚固,细心的工匠们还在里面混杂了一些石灰烧灰,从码头到租界坦荡如砥。虽然道路宽阔,可使数辆马车并排行走,但却实行着一种当地人称为“交通规则”的行驶方式,左来右往,车马再多,也无需避让,更不会拥挤,显得井然有序。

    与上海县城里坑洼不平的街道不同,商贸区内的街道尽是用烧灰铺就的平整路面。干干净净,没有丝毫污泥粪水,街道两旁临街一侧的商户铺面门口摆着一些竹筐,用来盛放垃圾等物,城内有专门的环卫局,招募那些年老贫困之人,特别年纪大的,每日定期打扫,收走垃圾,还有专门收垃圾的商贩。贩卖谋利。

    每天早晨有专门收夜香的人员推着车辆将各家各户的粪便收走。到区外各处去贩卖。这些粪便。不要说对普通农户,便是对地主士绅,也都是宝贝,乡间孩童无事。便是出去拾粪。只是随着农事废弛。民户逃亡的逃亡。抛荒的抛荒,各地粪便,已经好久没人收了。

    商贸区内干净整齐。一切井然有序,光鲜亮丽,已经不输相邻不远的南京、苏州、杭州等天下名城。

    因为山东的大规模种植棉花,让邻近的人们也看到了一条很异样的商机,催生了专门运输粪便北上山东的船只。这些人一面收了各住户的钱,另一面出售这些米田共还能赚上一笔。

    基于城市管理的基本要求,城里对于严格执行不得随地便溺,还有过往畜车的牛粪马尿,不得随意撒在街上的规定。商贸区内各条街道,虽然车马熙熙攘攘,但是却再也见不到往日那污秽的情景,拉车运货的骡马,也都在屁股上套上一个草编粪兜,拉下就接住。

    当然,街道干净,主要还是巡捕房严格管理的功劳,准确的说,是罚款的功劳。我中华上邦,向来不缺少制定的十分漂亮的章程、规则,但是这些章程、规则、制度,说得再好,文字再严谨,也是需要人来执行的。而各种各样的执行手段,最为简单直接的,当属罚款来得有效。除了罚款之外,巡捕房还有一项制度,那就是要将违规之人当街罚站,充当所谓的协作人员,直到他捕获下一个违规之人。几年下来,商贸区的外来人口,还有本地人口,除了那些从隆盛行和南粤军之中派驻到此的,若是你不曾被巡捕房处罚过,你都不好意思说你是商贸区的老人。

    而这些罚款,经过上缴财政后,会照着比例,大抵是罚款总数的六成,拨付给巡捕房。之后会以执勤津贴的形式下发给巡捕,以加强他们的积极性。

    这样一来不但巡捕房的经费充足了,也充分调动了巡捕们工作积极性,特别小部分选入的旧衙役,旧保甲,旧军等巡捕的积极性,也让商贸区内的常驻人口几乎是被强迫的、成功地养成了讲究卫生的良好习惯。

    但是,风波的根苗也是由此而来。

    &

    一口黄中带绿的浓痰被人吐在的马路的阶石上。几个刚刚在饭摊上用过午饭的人谈笑着便要离开。却被两名巡捕一脸坏笑的拦住了去路。

    &哪里去?!随地吐痰,罚款!处罚!”

    头戴黑色帽盔,身穿蓝色短罩甲,腰间悬挂着粗大短棍的巡捕,从腰间的皮包之中取出一个黑皮簿子,“照着管理条例,随地吐痰,需缴纳十个铜圆的罚款,然后再在原地协作,直到拿获下一名违规者为止!”

    这些巡捕也是多年的差役熬成的老油条,一双眼睛赛过了木匠手中的尺子。通过执法对象的言谈举止神情态度,他们会用比超级计算机还要快的运行速度判断出对方衣服下面掩盖的身份,哪怕是一个披着麻袋片的流民苦力打扮的,也能判断出他是否是乔装改扮来检查流民伙食卫生情况的新来官员。

    眼前这五六个人,一身同样的青布裤褂,神情彪悍,脸上浮现着营养良好的油光。虽然没有携带武器,但是一望便知,这些人定是某个富商巨贾或是某个到商贸区游历的公子王孙带来的家丁护卫。

    这样的人,巡捕们一般都是不招惹,但是这样的人也是他们欢迎的对象,因为他们往往会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拿出比罚款多得多的钱来了事。

    但是今天他们失算了。

    &什么!缴什么罚款?!”

    为首的一个家丁打扮的人习惯性的咧咧嘴,面带讥笑的看着眼前这几个巡捕。

    这几个家丁都是老兵油子,多少次从死人堆里进出了。心里已经完全没有正常社会的法度意识了,要么是他们杀人,要么是他们被人杀。

    几句话,双方便争吵起来。

    从一旁的酒楼上,这群家丁护卫的主人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幕。

    &画,下去告诉他们,不要为了这点小事坏了李姑娘的兴致。”

    正在与李香君诗酒唱和,吟风弄月的兴致勃勃的侯方域语气温和的叮嘱随身小厮。

    下面的那些家丁,乃是他此次从归德府南下避乱,捎带着到南京准备参加会试时。侯家的故交、旧部。左良玉派人送来的,沿途护送他们到南京。防止在往南京的路途上,被数以十万计的流寇和沿途的饥民撕成碎片。

    自古才子爱佳人。何况是侯方域这个以文采风流自命的人物?

    抵达南京之后,眼见得南京城中的“故交”。那些勋贵太监们都在忙着在江海联防体系下大赚特赚。被他觑个空子。大摇大摆的以一时名动江南的复社四公子之名堂而皇之的进了媚香楼。

    李香君这种文艺小清新风格十足的女孩。遇到了侯方域这种才子级别的人物,如何能够有抵抗力?当下便是一见倾心。更是趁着李丽贞外出的时机,与数名江南才子一道到这素来以繁华富丽而著称的商贸区来游历一番。(哦。购物加旅游吗?)

    但是却不想手下的家丁与商贸区的这些巡捕发生了冲突。当初在秦淮河边的那一番折辱惊吓,至今还是令侯方域每每午夜梦回之后惊出一身冷汗。何况,身边这个佳人,虽然与自己此刻正是你侬我侬,郎情妾意。但是其母与宁远伯之间的小**可是几乎整个江南士林都清楚。以李丽贞此时在江南士子当中的人望,若是被她知道自己等于是将她的女儿拐带出来,闹将起来,怕是面子上不好看。

    忍着那些巡捕们的奚落,侯府的家人塞给了巡捕们一块银元,算是将此事平息了下去。

    但是,以侯方域的心高气傲性格高洁,当日迫于形势,受了宁远伯的一番羞辱之后倒也罢了,如何能够受一群皂隶衙役的羞辱?当晚,当几个下江才子议论起今日之所见所闻,颇为对商贾工匠与读书人并列而坐表示不满时,更是激发出来了他胸中怒气。

    坐在一品香客栈的房间里,便是李香君的贴身侍女前来传信,说姑娘请公子过去用晚饭,侯大才子都是一动不动,脑海里全是白天那几个巡捕和城管的嘴脸。

    &等如何这般对待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

    &祖圣谕,小民可扑贪官。沿途有司需提供车马食宿,尔又是,胆敢对太祖皇帝的大诰不敬?”

    &况且,此地之法条律例,乃是本朝崇祯爷所定。你这厮,枉自读了许多圣贤书,不守大明天子所定之法条,便是目无君父之人!”

    &等虽不敢言孝子,然君父教诲却是牢记在心。此人连君父教诲尚且说不出,必然是大逆之子!吾等当代君父教训此等逆子!让他知道天地之间有浩然正气在!”

    往常都是侯方域等人用君父圣人之道来抢白别人,今日却是被别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这如何能够让他咽得下这口气?当下命书童铺纸研磨,他准备将数日来在上海县的所见所闻,写成文字,在江南时报上发表,“也为世人做当头棒喝!为天下苍生鼓与呼!”

    &子,此等壮举,如何独独丢下妾身独往?”

    不知何时,李香君俏灵灵的身形站在了书桌旁。“公子须知,若是没有家母的允可,只怕是公子的文字便是如两都赋一般可以一时洛阳纸贵,只怕也难以登上江南时报的。”

    &姑娘有何赐教?”

    &要朝宗兄的锦绣文字能够唤醒江南百姓,令朝廷大佬能够正视时局,便是我等破家而为,也是值得的!”

    当晚,同侯方域一道游历上海县的几个读书士子,也是慷慨激昂,为了能够让侯大才子的这篇煌煌大作如黄钟大吕达到振聋发聩的地步,他们宁可掏出银子来在江南时报上买版面。

    &人以江南为繁华富庶,江南又以杭嘉湖苏松太为膏腴。时下上海县却为江南人所公认之富庶繁荣之所在。然学生看来。富庶繁华之后,却是亿万生民之膏血!”

    侯方域的文字模仿了时下江南时报的半文半白风格,这样的文字意境能够引起共鸣。

    &海之繁荣,皆由商贸区而起,然商贸区内,却是酷吏横行,压榨不定。区外,则是茅檐草舍触目皆是,蓬首垢面者嗷嗷待哺。问之曰,皆为长江沿岸各处之饥民、流民至此。”

    &南之粮价。据闻为中原被灾各地所不敢奢望者。上好白米不过数元一石。仆以愚钝之目观之,浦江两岸,大小船只不下万余,若以此等船只运输粮米往各地。我大明何惧天灾?各地百姓何以有饥馁之虞?然船户告之曰。吾辈之船。概只能出吴淞口,在崇明、杭州湾等处接驳转运粮米布匹沿江贩卖。此举皆为所谓江海联防协定所致!”

    几个读书人抑扬顿挫的声音在一品香客栈的院落里传播,随着这声音。侯方域的文字也传递到了住客们的耳中。

    &是哪位才子所做?当真是振聋发聩!我冒襄当以此下酒,浮一大白!”

    跨院里,一个男人兴奋的大叫着。

    复社四大公子的两位,就此相见。

    不过,此时冒辟疆却还没有那位给无数历史学者和三流小说作家制造了饭碗的董小宛在身旁陪伴。

    &辈复社,当效仿前辈东林,以家国天下为己任,所谓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自当为民请命,废除江海联防协定,将粮米运至大明各地,以哺嗷嗷待哺之灾民。”

    两位日后都是靠着女人在历史上留下赫赫大名的才子,在书桌前指点江山臧否人物。(似乎这二位不但都是因为女人被大家记住,而且,在节操等方面,似乎还不如女人。)

    &宗兄既然开风气之先,辟疆自然要追随骥尾。便也要做一篇拙劣文字,为朝宗兄鼓吹一番!”

    冒辟疆也是说干就干。数日之后,一篇充满了人文情怀的文字,便同样出现在了江南时报的版面上。

    &自上海县游历,常有天上人间之感。毗邻之间,咫尺之遥,上海县城外江滨,与商贸区一步之遥。然却令余有莫大之惑,常有天台桃源谪落凡间之感。商贸区间,道路宽阔坦荡如砥,房舍干净整洁自不必说。然一出商贸区,江滨之畔,观看游民之居所,顿时令人哑然。”

    冒辟疆很是详细的描写了在商贸区外等候着甄别与体检的那些流民的生活状态,那些四面透风,只能勉强遮挡雨雪的滚地龙房子。

    衣服只能说是勉强遮住身体,勉强起到保暖的作用,至于说合体、样式、美观等要求,完全没有人去考虑。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都几乎完全是一个样式和尺寸,用黄麻和棉花混合在一起织成的纺织品,制造出了这些流民的几乎统一服装。

    吃的东西,在冒才子笔下,更是猪狗食都不如。蔬菜不新鲜,而且胡乱切上几刀便下锅加工。草草的煮一煮便成了桌上佐餐的菜肴。主食是用质量很坏的陈米煮成的粥饭。用来炒菜的猪板油是发臭的,偶尔有些咸鱼腌肉也是又瘦又陈又硬,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制成的肉。冒才子甚至担心,这些东西人吃下去会不会被毒死。

    最为令冒辟疆痛心疾首的是,在商贸区内,种种现象,圣人见到了势必恸哭于九泉之下。原本应该世人耻于出口的利字,在这个满是铜臭气味的所谓商贸区内,几乎是司空见惯的了。

    在秦淮河上,若是与某个青楼女子相好,势必是人品、名声、诗词歌赋相貌举止等等综合指数都能达标之后,才能入得了姑娘的法眼,然后大把的银子撒下去,才有可能一亲芳泽。

    可是在这商贸区内,只要有孔方兄和赵公明的帮助,任何一个青楼女子都可以施施然的灭烛留宾,让客人体会到欲仙欲死的乐趣。

    两位才子在报纸上遥相呼应,对于商贸区大加指责。在侯方域的笔下,更是将江南、中原等处粮价过高,百姓生活于水深火热,甚至强壮者从贼,老弱者填于沟壑等现象,直接归罪所谓江海联防协定和海关的关税。

    &观之上海,几乎无一物不税,江面海上之船舶,无一船不悬挂海关特许贸易之旗帜。呜呼!我太祖皇帝所手制之各项法度,竟无一条留存于世。余甚疑之,今日之上海县,究竟为何人之土?为何人之治下?我大明耶?宁远伯耶?抑或为其他不足为外人道也之势力?”

    因为一口痰而引起的各方骂战,就此揭开了序幕。

    一时间,因为侯方域的这篇煌煌巨著,将矛头直指南粤军与南京勋贵集团的共同利益——江海协防以及与皇帝的切身利益——海关关税制度,而引起了轩然大波。

    各方势力,各色人物,纷纷跳上舞台来做一番表演。其激烈程度,不亚于此刻在辽东、在山东、在河南的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