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六章 大战之前
    塔山前线暂时安静了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过,这种安静却是让多尔衮和多铎兄弟,以及各级清军军官将领们心惊肉跳,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面的那些疯子会突然猛扑过来。

    为了避免被明军猛扑过来掐死在被窝里,清军从多尔衮以下,几乎各级军官将领,不说是睡觉都睁着一只眼,也是吃饭拉屎时都眼睛盯着打鱼山、虹螺山方向。恐怕明军发起突袭时自己看不到,贻误了战机。

    借助着短暂的交战空隙,多尔衮也督促部下们抓紧时间抢修工事,修补被摧毁的壕沟鹿砦胸墙陷阱等设施。将轻伤号在塔山堡内再一次打乱建制,不再分什么两白旗或是别的旗号。只要够了一个牛录的人,在伤号中配齐牛录章京、分得拨什库、壮大等军官,便是一个预备队牛录出现了。

    “仗打到这个成色,只要你能够拎得起刀,你就给本王准备好!”

    跟随着多尔衮寸步不离左右的曹振彦,眼下已经不再是区区的一个掌旗鼓牛录的官职了,大量的军官伤亡,又有无数的位置空缺出来需要递补上去。他作为睿亲王的亲信奴才,得力干将,自然是近水楼台。眼下的曹大人,已经是领着两个甲喇的人物,身份、地位、实力,不亚于那些贝勒、贝子。

    虽然3v长3v风3v文3v学,□→x手中真正的兵力不到一个甲喇,但是曹振彦却是意得志满。什么时候敢想过能够领着两个甲喇作战?那都是贝勒们的差使啊!如今自己一个做奴才的也能有这份荣耀和权力,全都是拜睿亲王主子所赐啊!

    和曹振彦有着同样想法的。还有一大批在塔山战役期间被不断提拔起来的各级军官们。他们无意之中在八旗满洲各旗中形成了一个跨越了各旗的新派系或者新山头,塔山系!这些人都是在塔山战役之中被多尔衮所破格拔擢,日后令黄太吉和各旗旗主头疼不已。知道这些人早已心中归属了多尔衮,但是又不能将他们铲除,只能是想办法让他们投闲置散,逐步架空,可是八旗旧制又是各级军官都有自己的奴才,形成了一个盘根错节力量巨大的网络,一时间八旗内部暗地里争斗非常,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不过。仗打到这个时候。大家也只能是咬牙拼命打下去了。

    “咱们八旗不像对面的南粤军,也比不了那些明国兵将,他们有钱粮、有赋税,火药军器粮米肉食甲胄刀枪可以一船一船的运来。咱们要想活着。就得打仗。还得打胜仗!”

    多尔衮带头啃着带着冰碴的高粱米团子,就着不知道什么肉草草煮成的一锅肉汤,那肉汤油腻非常。且又缺少油盐酱醋香料等物,与他的厨子精心烹调的食物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就是这样的饭食,也只能是战兵和伤号才能保证一天三顿。

    “主子,咱们的盐粮都不太充足了。”管理军粮的军官很是为难的捧着账本领着四个笔帖式站在他的面前。

    “怎么搞的?皇上在咱们出征时不时拨了足够三个月的粮米油盐吗?咱们这刚刚打了几天,便是告急了?你们莫要把明军的那套手段拿到本王这里来用!”

    “主子,奴才们便是胆子包着身子,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贪污军粮!实实是有难处!皇上拨给咱们的粮食,是不曾有咱们两白旗家眷的!主子您把两白旗家眷都带到了前敌,这些人也是要吃要喝的。奴才只能把口粮发下去,否则军心便要大乱。而且奴才也不曾想过,这一仗打得如此惨烈,伤号众多,这些伤号也是要消耗粮米,特别是盐。郎中们要用盐水给他们清洗擦拭伤口。故而消耗巨大。”…

    “哥,要不要派人去广宁和锦州方向催促一下粮草?咱们在这里打的一佛升天二佛涅槃的,可是不曾听说广宁方向如何了!”

    多尔衮烦躁的摆手示意让这几个奴才先行退下,脸上吃得油腻非常的多铎醉眼迷离的向他建议。

    周围没有了旁人,多铎用小刀在羊腿上割下一块烤的焦黄香脆的肥肉,沾了些细盐、辣椒、香料混合在一处调制的佐料,倒转刀柄递给了二哥。

    “咱们在这里给那个黑胖子卖命阻挡宁远伯大军,他那里如果连粮草都不发,索性我就让李家二哥给牵个线,咱们兄弟让开大路,放宁远伯大军过去,只要宁远伯能够保证你当大清的皇帝,大明朝廷给册封,宁远伯和咱们开边市就可以!”

    “不许胡说!”多尔衮咀嚼着那块肥羊肉,眼睛警惕的朝着门外望了望,隔着门缝和窗棂,门外呼啸的寒风中他的巴牙喇兵们军容严整的手持兵器在廊柱下站立着。

    “你看看这个!”

    多尔衮丢给多铎一份公文。

    “二哥,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管是咱们的满洲字还是尼堪们的汉字,我都不认识!有这些东西都是笔帖式们干的,您就只管说说发生什么了!”

    “咱们的皇帝八哥发来的战报,日前,洪承畴手下的一员大将,宣府镇总兵杨国柱战败身死!”

    五天前,宣府镇总兵杨国柱奉命出广宁城直扑黄太吉率军守御的外壕,试图撕开一个口子,打通与锦州方向的联系。但是,不料想在轻易得手,攻陷了长达三里有余的一段外壕,宣府镇大队人马正奋力前进之际,黄太吉引军马赶到,命令守军继续向南撤退,诱使杨国柱继续深入。待得杨国柱所部骑兵与步兵队列脱离之后,突然从两翼挥师压上,同时令葛布什贤兵切断了杨国柱与广宁城的联系,宣府镇的一万多人马便陷于清军的重重包围之中。

    面对着清军四面高呼劝降,杨国柱叹息曰“此吾兄子昔年殉难处也。吾独为降将军乎!”奋力引军格杀,不幸身中数箭而死。

    “眼下广宁明军坚守不出,松山明军却是逐步喘息已定,若是我们这里开了口子,宁远伯大军如潮水般冲向锦州、松山,你想想看,那样会是什么结局?”

    “那还不得要了黑胖子的狗命?!”

    多铎兴奋的端起了酒碗一饮而尽,眼睛里满是狂热的喜悦之情。

    “若是那样,我八旗便完了。宁远伯击溃了黄太吉、济尔哈朗,你若是宁远伯。觉得你会留下一支残部吗?汉人有句话。除恶务尽,斩草除根。莫要说他要用我等的人头来换军功、换爵位,便是朝中清流文官,也会逼着他将我们斩尽杀绝的。”

    “你方才说议和、册封之事。你以为我们那位皇帝八哥没有想过?但是。打了败仗求和。那便是城下之盟,永远被人踩在脚下!要想体会的得到大明朝廷的册封,就得打得他丢盔卸甲。人仰马翻,想起了梦里也怕!这个时候他来找咱们求和!”

    “那就打!坚决的打下去!”多铎眼睛里的狂热渐渐退去,代之以坚决的求战意识。

    “不过,二哥,眼下各处兵力损耗巨大,你能不能把守御防范虹螺山方向的四个甲喇兵马抽调出一部来,不用多了,给我十个牛录就行!让这些人暂时顶上去,我把驻守白台山方向的兵马撤下来暂且休整一两天!”…

    “不可以!”多尔衮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那四个甲喇的两白旗满洲兵和包衣火铳兵中选拔出来的精锐,是多尔衮用来监视和防止虹螺山方向的李华梅重兵突击时的最后本钱。

    根据塔山、虹螺山、白台山、打鱼山等处的地形,双方都不约而同的采取了针锋相对的攻守措施。

    在李华梅、吴三桂、莫钰刚刚抵达塔山之初,便在熟悉辽东地形的吴三桂建议之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打鱼山、虹螺山两处阵地,形成了对多尔衮所部的局部优势。

    “眼下皇帝拿下了洪承畴手下的大将、宣大军的主心骨宣府镇总兵杨国柱,可谓是士气大振,正在加紧破城,我们这里更加的不能出什么纰漏,否则,一旦被宁远伯觑个空子,不但这一战前功尽弃,只怕是父汗几十年的心血积攒的这点家当也会化为流水!”

    面对着架设在虹螺山上的大炮和随时可能将工事变成一片火海的那些火箭,多尔衮也只得尽量在手中留下些机动兵力,作为紧要关头时最后的本钱了。

    “若是我是李华梅,这一仗,我该如何打?”

    多铎的喃喃自语,倒是提醒了多尔衮,他一把拉住了十五弟,“多铎,你说,咱们若是与南粤军攻守之势易地而处,你怎么打这一仗?”

    在地图上仔细的看了一会,眼神在代表着明清两军的各色小旗之间往来凝视,好半晌,多铎才用干涩沙哑的声音回答哥哥“仗打成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该如何了。看来大家只能硬耗了,看谁耗得过谁!”

    下了这个结论之后,多铎用割肉的小刀指点着地图上的各处要点,塔山和塔山堡、白台山在自己手中,但是,这几日明军一直猛攻塔山和白台山,特别是白台山,只怕也守不住几日了、而打鱼山、虹螺山,则在开战之初便落到了明军手中。成为明军的营地和补给基地。特别是打鱼山,大量的明军粮草都聚集于此,无数的伤兵也在此地救治,经过简单的处置后被船只转运走。

    这些日子,双方几乎把各种战术都用上了,针对对方的要害下手,什么奇袭、强攻、偷袭,夜袭,疲敌、扰敌等等,甚至还出现过明军偷袭的家丁与清军夜袭的白甲兵撞在一条壕沟里的惊险一幕,若不是被一个包衣奴才发现,只怕同样是左肩扎着白布条作为敌我识别标识的明军,就会被误认为是偷袭返回的军队大摇大摆的进了塔山堡!

    “若是我,攻占了虹螺山,上策便是围点打援,以优势兵力和炮火隔绝白台山和塔山联系,做到了这一步,我两白旗主力便成了被人牵住了鼻子的牛!只要李华梅做出了从虹螺山进攻白台山的动作。哪怕是假的,我两白旗的铁骑也得出来对付这些明军步兵!以求达到击溃李华梅所部之后,能够打通与白台山的联系!但是这样一来,我两白旗的精锐骑兵,便是明知道对面可能给我设下了一个圈套,有无数的火炮火铳火箭张开了血盆大口在那里等着,也得冒死前往!”

    面对着多铎描述的可能让两白旗精锐尽数丧失的这个前景,多尔衮饶是经历了无数战场,也不由得额头直冒冷汗,这一手。实在是太过于歹毒狠辣了!让人明知道是死。也得闭着眼睛往火坑里跳!

    “也不知道是不是父汗在天有灵,或是李华梅所谋者大,很明显,这些日子以来。她采取的战术明显不是我方才说的这种。而是我心中的中策!”…

    “中策便是攻占虹螺山之后。继续猛攻塔山与白台山等处,以吸引我两白旗大军注意力。以南粤军对我们的了解,和几次试探进攻之后。他们肯定发现,我军的布防是立足塔山,白台山,以虹螺山为通往盛京方向的要点,我们以上述三个要点形成了一个三角,在这个区域内往来调动兵力,可以迅速投入到任何两个方向。塔山是主要防线,白台山是支撑塔山防线的重要据点,要侧击进攻的明军队伍和支援塔山主要防线的!表面上看,而虹螺山表面上看没有那么紧要,只是这个三角形的底线,却是一条生死线,白台山如果失手,虽然防线防线吃紧,但是一时半会不会瓦解,但是一旦南粤军要从虹螺山方向发起攻击,则我们必须分兵防守,因为后面就是盛京方向,一旦有失我两白旗的一条退路不保了,当然,二哥,我们还有另一条退路,那就是退往锦州。可是一旦退往锦州,二哥,我们便是要仰人鼻息了!济尔哈朗那个老狗,虽然被吴标打得只剩一口气,可是还没有死,我们兄弟退回锦州,那老狗便有的面孔给我们看了!”

    “李华梅之所以没有从虹螺山方向发起猛攻,我猜想不外乎两种可能,一是不曾发现虹螺山乃是我军的死穴,二是所谋者大,打算将我两白旗主力聚歼于这塔山海边!”

    多铎说完了这番话,拿起摆在桌上的大铜碗,咕嘟咕嘟的狠命灌了一气奶茶,滋润一下干燥的喉咙。

    “多铎,实话告诉你,我也是在赌!赌李华梅看不到虹螺山的重要性,赌南中军自恃强大莽撞攻击,赌南中将领不敢忤逆李华梅,赌关宁军胆小自保,不提此事!”

    “但是,赌,也是要有本钱,所以那四个甲喇的精锐,你就不要再打主意了!”

    如果当真如多铎所忧虑的那样,李华梅自恃兵力雄厚,火力强大,战斗力强,打算先将两白旗主力聚歼于塔山地区之后,进而打通通往松山、锦州的道路,给援辽大事挣一个开门红,那两白旗的艰难还在后头呢!

    “希望李华梅的大小姐脾气发作,不要发现我们的薄弱之处!”

    多尔衮双手合十,向父汗努尔哈赤的在天之灵祈求。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虹螺山的明军大营之中,风雪将站岗值夜的兵士冻得瑟瑟发抖,虽说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衣,甲胄外面还有羊毛大氅,但是被海上吹来的寒风夹着雪花一打,任凭你穿得再厚也是无济于事。

    各处营房之中的深处,兀自有不少帐篷点着灯火,随军的工匠们,还在那里叮叮当当的对各部的盾车加以改造。把铁皮、弹簧、橡胶轮胎,还有棉被照着图纸和样车逐一的装配上去。

    在这种天气里,在最外层充当防御措施的两层棉被,中间填充上了泥沙,泥沙和棉被用海水打湿之后,被冷风一吹,转眼便如钢铁一般坚硬。

    随着一阵脚步声,十几盏大灯笼将道路照的雪亮,站哨的兵士互相提醒着,“小心点!祖奶奶来查哨、巡营了!”

    被百十名亲兵簇拥着的李华梅,在营寨门口,由十几个干儿子众星捧月一般接入营寨开始对这一营的巡视。

    当然,少不得要勉励几句,夸奖一番。

    看到李华梅远去的身影和逐渐变得昏暗的灯火,这一营的统兵参将不由得如释重负,擦去了额角的汗水。

    “老子这哪里是找了个干娘啊!这分明是添了一个婆婆!”

    这个山海关系统的参将口中嘀咕了一句,却也不敢大声喧哗。

    “马大人,说什么呢?”

    身后不远处一声有些阴阳怪气的招呼声传来,顿时吓得这位马参将差点没瘫软在地上。这要是被人听了去,传到郡主干娘的耳朵里,只怕明天就会让他带队去冲鞑子的塔山阵地!

    转过头来,看清楚来人的相貌,不由得马参将登时将一颗心放在了肚子里。

    “原来是你个狗东西!险些吓死你亲老子我了!”

    “诶!你若是心怀坦荡,却又如何能够被咱老秦吓住?”

    同样来自山海军的参将秦守仁,满脸都是笑容的走到了马参将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