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 大战之前(四)
    阳光下面有阴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越是宏伟壮丽的建筑后面的阴影面积便是越大。

    卖场深处,李沛霆的大帐之中,他已经和十几个辽东军将的亲信商人达成了协议。

    协议规定,隆盛行可以将自己的分号、商铺开设到辽东各处屯堡卫所城池之中,各地将领有保护的职责与义务,而隆盛行则是有向所在地区提供充足商品的义务。(当然,也得有利可图才行,至于说支付方式和手段,请各位往下看。)

    辽东军镇地处关外,茶、盐、糖、油都不出产,此时的辽东还远不是那个漫山遍野大豆高粱的好地方,粮食都远远不能自己。至于说各种必需的生活用品,都要依赖从外地输入。商人都是精明的,如大明腹地一样,各粮食米面行、油盐酒店行、布行、纸张商店、茶叶行、盐商等,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出现。

    作为南粤军在商业领域的代表,李沛霆又怎么能够放过这样的一个机会?辽东之战在他看来,非败不可。而大败之后,则更是需要大量的物资补充,如何能够让那些老西和徽州商人拿着咱们南中出产的货物到辽东来大赚特赚?

    “各位,这次郡主秉承伯爷的旨意,为辽东军镇将佐士兵大加犒赏。郡主有话请各位回去向各位将军和营中士兵转达,今日之事,只是一个开始!他日攻克塔山,郡主有更大的赏赐!解了松山之围、解了锦州之围,解了广宁之围,直至收复沈阳,都有不同的赏赐!在下只能说,今日之事,同日后的赏赐比较起来。微不足道!”

    “过几日总攻塔山之时,率先突破的,先登之师。便可获得郡主所赐之大礼!”

    (额,怎么和网游一样。先注册的便有礼物送,装备还是点券?)

    李沛霆颇为傲慢的扫视了一遍在场的这些代理人们。

    “至于说咱们方才所说之事,便要劳烦各位好生去用心办理了。”

    他口中所说的事情,便是一桩不好明面办理的事情。

    人口贩卖!

    这种事情在关内可以打着移民就食、以垦代赈的旗号来办理,但是在辽东,这种地广人稀的地方,便行不通了。

    不过,李沛霆的一双眼睛盯着的却是关外的人口。那些蒙古牧民!

    这些年来,以胡家为首的几个家族,在富琅山区、耽罗岛等处大量养马,放牧牛猪,配种骡马,为整个南粤军和南中地区提供了大批的畜力。同时也将大批肉食提供给市场。不但为肉食加工企业提供原料,制造出了在各地都十分受欢迎的肉瓷罐、火腿、腌肉、风鸡、风鹅等方便肉食品种,同时也将自己的银库充填的满满的。

    这些肉食品种经过腌制,风干等环节,不受季节所限。可以储存较长时间,携带、食用便利,所以饱受民间。特别是军队的欢迎。更是在中原各地不同的军队之中被视为上品,可谓是获利丰厚的产业。

    肉食加工场不但需要大批的肉食原料,更需要盐、瓷罐等物,这样一来又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商人出现。胡家、李家的各大畜场附近,又有大量的皮毛场地新兴建立,便是每年畜场收集的粪便,都是商人们争夺的对象。这些粪便可以卖给各地田庄,用来肥田,加速生荒迅速转化为良田的过程。

    他们快速形成一道道商业网络。形成犬牙交错。利益相关之势。在很多人预想不到的时候,蓬勃发展起来。而他们每一次壮大。又带动更多的行业发展,然后又是新一轮的扩大。…

    不仅如此。除了肉食加工业之外,像运输业,通往各地的车行,也有他们的影子出现,利用骡马大车,把一批批的货物、物资、原料、人,从一个地方运到另外一个地方。

    除了富琅山区和耽罗岛之外,几大家族更是将目光投向了万里之外的十州。那里的沃野万里,早已被家族派出的子弟详细的通过书信向各家家主禀明。

    “此地最是适合放牧!”

    于是各大家的家主们又是联名出面写呈文给李守汉,又是各自写信给李沛霆,除了要求加大往十州移民的速度和力度之外,更是要求想办法多弄些懂得畜牧之道的人来。

    话虽然是说的冠冕堂皇的,可是如今放眼大明,放眼天下,懂得畜牧之道的,除了太仆寺的那些马夫和兽医之外,便是九边各地的蒙古人了!这些人不曾会走路便在马背上生活,一生与牛羊骆驼骡马为伍,若是稍稍加以培训,让他们懂得了人工配种的法子,用不了几年,整个十州,怕不是牛羊马匹漫山遍野了?

    “到那时,主公便是要练二十万铁骑,咱们也可以拍着胸脯保证马匹不成问题!”

    所以,李沛霆今天与这些辽东军将的代理人会商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

    人口买卖!

    他的算盘打得也不曾错过,除了畜牧之外,那些矿山、林场、船厂、冶炼场等处,哪里不是缺少劳动力的所在?特别是矿山,几乎每挖出一批矿石煤炭出来,都会有几条人命搭进去。所谓的四块石头夹着一块肉,便是下矿井的写照。血煤便是到了二十一世纪都不可避免,何况在资本主义刚刚出现,正在野蛮生长的十七世纪?

    虽然南中大量使用那些战俘和土著部族所谓的官奴来做采矿工人,成本相对低廉,但是也是消耗巨大,需要不断的有新鲜血液进行补充。

    塞外部落处于苦寒之地,生存环境严酷,便是妇女小孩都是与天地斗争才能生存下来的强者。不但能吃苦,又有放牧或制作皮毛技术,就算是不能用于十州的畜牧业,也可以将强者送到各处矿场之中充当官奴。

    蓟镇与山海镇防区之外不远处便是有蒙古部族游牧,暗中去抢掠一些塞外小部落的人口,强壮者送去充当矿场的劳动力。老幼妇孺之辈将她们收入各缝衣厂、皮毛作坊、肉食加工场,甚至是畜牧场中充当奴工便是。

    这些人甚至不需要工钱,只要给她们吃饱饭就可以。

    所谓无利不起早。杀头买卖抢着做,赔本买卖没人做。听说那些膻呼呼臭烘烘的鞑子。不分老弱都可以在李大掌柜这里换来好东西,不由得这些商人们拍着胸脯向李沛霆保证,大掌柜的要多少,咱们就能够给您弄来多少!

    更有人心中盘算,咱们的兵马打不过满洲鞑子,难道还打不过那些上千人、几百人的小部族吗?

    当下,以各部将领亲信家丁为骨干组成的一支支的捕猎队便悄悄的形成。

    “好好的干,大小姐早已有话。任何一部先破塔山的,除了朝廷一份恩典之外,宁远伯府另有一份。日后朝廷给该部关一份军饷,宁远伯府也会同样关一份军饷给他!”

    关双饷!这个巨大的吸引力,不由得让这些代理人们眼睛变得如同草原上饿了一冬天的狼群一样。

    卖场内热火朝天的交易着,卖场外,更是丝竹鼓乐不断。…

    按照李华梅的布置,南粤军的一支宣传队,在卖场的东侧搭起来了宽大的戏台,在这里演出《珊瑚颂》的辽东版本。

    不过。在这里演出这样的戏码,效果是出奇的好。那些辽东军将士,几乎都有家人死于建奴的刀下。都有亲戚被建奴掳走。

    戏台上演着生活在辽河岸边的一对情侣的生离死别,悲欢离合,戏台下,那些往日里酗酒赌钱打发时间的家丁、马兵、步兵们,却是一个个收起了往日的油滑猥琐,时不时的有抽泣声在人群之中微微响起,大概是有人想起了伤心往事。

    在戏台后面带着十几个女伴为小麻杆在这里站脚助威的胖头鱼,不住的鼓励着自己的好朋友,“没关系。你嗓子那么好,那么亮堂。调门那么高,还怕一开口不是满堂红?”

    果然。当扮演女主角,出演后半段戏文故事的小麻杆一上场开场,便是让拥挤的水泄不通的大兵们兴奋异常,这姑娘的嗓子太好了。

    “好!”

    “唱得好!”

    “杀了那个鞑子!”

    不停的有人根据剧情的推进给台上的演员叫好。

    不过,也有不长眼的货色在这个时候出来搅局。

    当小麻杆和一个宣传队的男兵扮演的男主角一起手执刀枪追杀鞑子头目的时候,不小心脚下一滑,摔到在台上,这本来是一起不那么明显的演出意外,如果没有人起哄的话,完全可以当做剧情的安排。

    “呦!台上的小娘子,怎么没力气了?刚才不是叫的蛮凶的嘛!是不是昨晚上在谁的床上叫的没力气了?!”

    “哈!大爷兜里有银元,是大爷们出力卖命砍鞑子脑袋换来的,要不要拿点回去花?爷们掏得起钱!”

    几个不知道是哪个将领的家丁挤到台下,又是口哨又是起哄,口中乱七八糟的话说个不停。

    小麻杆在李华梅身边久了,虽然是东番女子,却也是自恃甚高的人物,平日里除了李华梅和几个南粤军的将领之外,一般的人都是不假辞色。不料想却被这几个兵痞子好一番言辞上的羞辱。

    而在后头领着人在给小麻杆站脚助威不住的叫好的胖头鱼,又如何能够咽得下这口气?自家的姐妹居然被几个不知道从哪个耗子洞里钻出来的家伙污言秽语的调戏了,这真是不但婶子不能忍,连叔都不能忍了!

    当即便如同一头母狮子一般,领着人从戏台后面猛扑出来,将为首的一个家伙按倒在地便是一顿好打。

    一旁围观的兵丁们,见有郡主的亲兵出来围殴这几个贼厮鸟,不但不曾有人上来劝阻,反而不停的有人叫好。“打!打得好!”更有人在心中骂道,该!哪个要你们调戏老子的女神?那是你们能够调戏的吗?!?要调戏也得老子先调戏!更有甚者,趁乱朝着那几个肇事者身上踢上几脚,打上两拳,反正这个时候打了便打了,郡主的亲兵和执法队就算看到了也会当成没看见。

    有人从那几个家丁身上的军装号坎上辨识出,那是山海军的参将秦守仁的部下。此人平日里最能袒护部下,军纪极为败坏,偏偏又是个不能打仗的货。只能靠着溜须上司,做些令人不齿的吹牛拍马勾当维持自己的官职。日前山海军和宁远军诸多将领拜李华梅做干娘之事。便是他最先起的头。

    但是,今天他的亲兵却惹到了李华梅的亲兵头上,在场的许多人不由得打点起精神,准备看这出好戏,看看这平日里惹厌的家伙,会落得个什么下场。…

    消息传到李华梅面前的时候,她正在大帐之中与吴三桂、莫钰、施郎等人研讨休整几日之后,如何一举攻破塔山防线。与驻守松山堡的吴标等部明军连成一片,进而或者聚歼多尔衮所部,或是将多尔衮所部包围,监视起来,大队人马直扑锦州,击破那里的济尔哈朗所部,一举而附广宁黄太吉所部之后背。

    当胖头鱼气急败坏的从外面怒气冲冲的闯进来,附到李华梅的耳边将事情讲述了一遍,不由得李华梅这头绯翅虎也有些恼火了。

    一旁的施郎看得很清楚,李华梅脸上的一块肌肉稍微的蠕动了一下。那是她的习惯动作暗自咬牙在面部的细微反应。每次李华梅有这个动作的时候,要么是她极为欢喜,但是要控制情绪的时候。要么便是暴怒之前努力压制情绪的反应。

    总而言之,每次有这种细微面部变化之时,便是她情绪异常激动的时候。

    “这个秦守仁,却是该死!打仗不利,还不知道约束部下!母亲大人,大军作战,军纪宜严不宜宽!三桂请命,持伯爷的尚方宝剑往他营中走一趟,斩杀此獠。以为全军榜样!”

    吴三桂第一时间跳出来主动请缨,要借秦守仁的人头。来给全军严明军纪。顺便把他的威望和影响从宁远军伸展到山海军中去,如果可能的话。他不介意将秦守仁的那一营兵吞并到自己麾下,所谓的蚂蚱再小也是肉啊!

    李华梅哪里看不出他这点小心思?大家都是一样的出身,经历也是各有擅长,所谓都是一个山上的狐狸,你给我演什么聊斋?但是心中明白,脸上却不能说破。正要想着如何回答他的时候,却听得外面有人说话。

    “母亲大人,不孝孩儿来给您请罪了!”

    一听这声音,李华梅都不用看就知道是谁,秦守仁。这货的声音真是扒了皮都能分的一清二楚,充满谄媚和阿谀。本来李华梅不想见他,不过自己正好有一口气没出,既然这货这么欠揍,那就让他好好挨一顿揍。

    想到这儿,李华梅说“让他滚进来。”

    帐外有人告知秦守仁,不一会,便听得秦守仁规规矩矩的报上自己的官衔,“标下山海关总镇游兵营参将秦守仁,参见河静郡主!”这厮也是知道今天大祸临头,执行的是所谓的报门而进的礼节。

    所谓报门而进,门一般指的是辕门。也就是军营所设的门。报门而入是指从进辕门开始直到中军帐要走一步报下你的家门,包括名字与职称,(比如某某人参见或拜见某某人)其实就是羞辱的意实,一般情况下只有败军之将才会被要求报门而入。这个礼节,多年前洪督师洪承畴曾经在潼关南原之战前,给投降的大天王高见来过一次。但是今天,秦守仁为了保住自己,很是自觉的使用了这个礼节。

    有人将大帐帐门掀开,就看一个胡须花白,满脸谄媚的家伙猫着腰走了进来,二话不说就跪地磕头,然后口中说“给干娘见礼了,儿子请罪来迟,望请恕罪。”李华梅哼了一声说“既然知道来迟了,那就领罚吧。胖头鱼,先抽他二十鞭子。”

    言出令随,还没有等在场的几个人反应过来,便是秦守仁自己也不曾想到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大小姐竟然开口便是二十鞭子!不待他反应过来,胖头鱼的鞭子就下来了。

    不得不说,胖头鱼的鞭子力度也是当真对得起她的体型,每一鞭子下去都是带着风声,将战斗力指数发挥到了最大。每一鞭子下去,几乎都让秦守仁身上的肉都熟了一条,那是红里透着紫,紫里透着黑,加点佐料你可以放心的吃。直把秦守仁揍的学狗叫,不过秦守仁反应也快,他一边用手挡着鞭子,一边喊“干娘别打,我是来献计的,您老要是把儿子我打死了,就没给给您出谋划策了。”

    眼看着二十多鞭子打完,李华梅这才缓缓的开口冷言相询。

    “你说你是来献计的?献什么计?”

    “儿子的这个计策,可以让干娘一举破贼!让奴酋多尔衮、多铎等辈,即便不能兵败身死,也是要元气大伤!母亲大人的帅旗可以直薄锦州城下!”

    秦守仁的这番话,不由得让莫钰和吴三桂二人眼眉向上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