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 屌丝的逆袭(三)
    “还不快上去分赏号!”

    随着济尔度被乱枪刺死,他手下的那两个牛录也呈现崩溃之势,费扬武的一处依托瞬间便告瓦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更多的明军士兵蜂拥着扑向费扬武的织金龙纛。

    李辅明从马上跳了下来,照着一个家丁头目的屁股上便狠狠的踢了一脚,督促他领着人马上去,若是能够杀死费扬武,不论是朝廷封赏还是宁远伯爷的犒劳,都是巨大的收益。

    而在战场右翼领着两个牛录担任侧卫的尼堪,见这里战局危险,也领着本部人马,以一队巴牙喇兵为前锋,奋力杀了过来,力求抢出费扬武,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一个堂堂的固山额真,一个满洲贝勒再落到明军手中了!

    “主子!少主子战死了,奴才再也不能让主子有什么闪失了。”费扬武手下的巴牙喇纛章京满脸是血和泪,声嘶力竭的拉着费扬武向外冲杀。

    |无|错| [][]   他以残存的十几个巴牙喇兵为先导,两翼又有几十个死兵重甲侧翼防护,护卫着费扬武奋力向外冲杀,力求与在外围死战的岳乐或者尼堪两人汇合。只要有两个牛录的人马在,贝勒爷就不会有事!

    但是,虽然两翼的岳乐、尼堪不停的奋力冲杀过来,但是也抵挡不住势如一群疯狗般的山西镇兵马。在他们眼里,这些被打得头破血流只剩下一口气的辽东反贼们,便是一个个会行走的赏号,是一摞摞的银元。

    更为要命的是,往日里威风八面,其势汹汹的织金龙纛,如今却成了黑暗里的灯塔。乱军之中,那些明军原本不太容易发现费扬武的所在。但是他的织金龙纛却是太明显了。明军只管朝着织金龙纛的所在猛冲猛杀。

    “主子!护住主子!”巴牙喇纛章京挥刀砍断了两杆长枪,顾不得自己被刺得鲜血淋漓,扑到费扬武跟前,一把将掌旗兵手中的织金龙纛夺了过来。

    “尼堪们只管看着这主子的龙纛而来,你们几个护住主子走,去和尼堪主子汇合。其余的人跟着我,咱们去奔岳乐主子那边杀!”

    巴牙喇纛章京一反常态的,将原本应该卷起或者是丢弃的织金龙纛高高举起,领着二十几个残兵败将向岳乐部队奋力冲过去,试图吸引明军的注意力。

    果然,大批随后加入战场的山西镇兵将被这面高高举起的织金龙纛所吸引,直奔这龙纛而来。

    借着这压力骤然减轻的一瞬间,几个强壮的家奴架着费扬武,奋力向着与龙纛相反的方向猛跑几步。试图与那边的尼堪汇合。听着背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的喊杀声和兵器碰撞的声音,费扬武不由得眼泪流了下来,今日之战,损兵折将不说,自己的一个儿子还搭了进去。早知如此,悔不该不听岳乐的,应该汇集三旗人马与此股明军会战才是!

    但是这世界上又上哪个店铺去买后悔药?

    战场上人多眼杂,就算是有织金龙纛做幌子吸引了大批人的注意力。但是也有不少人的目光在各个角落里去寻找着新得目标与猎物。费扬武的鎏金盔甲和残破的锦缎战袍暴露了他的身份。

    “这是个鞑子的大官!”

    “身边的兵丁都是白甲兵,干他!”

    山西镇的几个士兵发现了费扬武。从细节当中他们知道,此人绝对有价值。一面挥动刀枪猛扑,一面大声欢声高叫,招呼着同伴。…

    “杀!”

    两支小队伍迎头便冲杀在了一处。有道是穷寇莫追归师莫遏,可是这几个山西镇的兵将恰恰犯了这个常识性错误,被几个紧密护卫着费扬武的家奴和巴牙喇兵杀得节节败退。更有几个将性命送上。

    不过,费扬武若是再想与尼堪汇合,却也是比登天还难。在他和尼堪之间,林长根领着四五百骑兵下马列阵等候。

    “杀!”

    一声咆哮,数十杆长枪齐齐刺出!

    面前只有跟随护卫费扬武的二十几个残兵败将。林长根根本不担心自己能否拿下这股溃散的辽贼,当下指派出一百多个长枪兵分作两队,挺枪上前。

    只一个回合,便将各执刀枪挥舞,拼死做着无谓挣扎的十几个家奴、巴牙喇兵刺死。

    “兀那贼酋,报上你的名字来!”

    有人高声吆喝着,试图搞清楚眼前这个浑身是血犹自搏战不止的满洲将领是谁。

    费扬武对于喊话之人的广东口音如同听天书一般,倒是在战团外赶过来的几个山西镇的军官又惊又喜。

    “林大人,这是奴酋费扬武!满洲正红旗的固山额真,贝勒!”

    听得有人叫出了自己的身份,再看看周围闻声赶来的模范旅和山西镇的兵马,费扬武惨笑一声,自知今日难逃一死,“来吧!本贝勒是舒儿哈奇的儿子,是太祖皇帝的侄儿,跟着太祖皇帝征战辽东,杀了你们尼堪无数,早就够本了!”

    一阵呐喊,数根长枪刺破他的鎏金盔甲,深深刺入他的体内。

    “杀了他!”

    费扬武的死,令战场再一次的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原本追着织金龙纛而去的山西镇兵将们纷纷掉头而回,让整个战场变得越发的混乱不堪。

    这样一来,倒是给了岳乐一个机会,挥兵猛扑,将几乎已经陷入绝望境地的巴牙喇纛章京和他手中的织金龙纛抢了出来。

    “岳乐主子,你看!”

    岳乐身旁的巴牙喇兵指着远处那密集的人群,人群之中爆发出阵阵欢呼之声,接着便有人喊着号子,指挥着十几个长枪兵将一具尸体高高举起,正是正红旗满洲固山额真、贝勒费扬武!

    顾不得对费扬武的死做出评价,对于这个轻敌冒进的堂兄战死,岳乐也只能暂时表示悲痛,但是眼下有更要命的事情等着他。

    “岳乐主子,这是奴才拼死抢出来的龙纛!”那巴牙喇纛章京顾不得有人过来给他裹上伤口,只是将手中的织金龙纛递给岳乐。那龙纛之上。满是刀痕箭孔,烟火烧过的痕迹。

    岳乐接过这龙纛,向四外望去,整个战场上,喧嚣呼喊声不断,大队大队的山西镇将士仍在往方才费扬武被杀的位置奔去。连带着距离较近的尼堪那边也是压力倍增,以两个牛录不到一千人的兵力要面对山西镇数千人马和数百模范旅马队的攻击。

    而在整个战场上,不时的响起短暂的兵器撞击和喊杀声,那些被打散、被冲散的正红旗兵马,在原野上毫无目的像一群没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不时的与山西镇、模范旅的兵马遭遇,转眼变成了别人的军功。

    “奴才们!”

    “在!”

    “抢占那里!”

    不远处一座小小的土丘,映入了岳乐的眼帘,眼下他只能依托地形据守。希望能够坚持到天黑或者是汤河子方向的援兵赶到。…

    人喊马嘶声中,这些残兵呼啸着冲上了山丘。

    “结圆阵固守!枪兵在前,弓兵在后!辅兵和包衣阿哈赶快挖壕沟!”

    见到兵马冲上了土丘,在各级军官的呼喝声中开始列阵布防,那些包衣阿哈们更是寻找工具在土丘前修筑简易工事以准备防守。岳乐更是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称奇,却是振奋士气的举动。

    四处望了望,岳乐寻了一块稍微高些的地面,狠狠的将手中残破不堪的织金龙纛插在了地上。并且将卷起的龙纛舒展开来,让风吹拂起来。使得整个战场上的双方将士都能看得清楚。

    顿时战场上又一次爆发出了一个小小的**。清军被打散、击溃的士兵欢呼声不断,纷纷从各个角落朝着岳乐竖起织金龙纛的方向冲来,本来嘛!龙纛还在,说明主子们还都在,刚才那是尼堪们造谣而已。

    而同样的,山西镇的兵将们也是欢呼之声不断。原本以为费扬武被模范旅的马队斩杀了,自己的军功泡汤了,谁能想到,居然又有辽贼的大头目在,还敢竖起龙纛召集残兵败将。这不是给咱们送来一场大功劳是什么?

    “好猖狂的奴贼!”在战场的另一端,王朴和吴标也发现了这个动作。

    看着翻滚不断的旗帜往来冲撞,王朴眼中几乎冒出血来。刚才他没有抓住击败费扬武的大功,如今这场功劳却是万万不能错过了。

    “吴标兄弟,你来看,那边是一小股奴贼残兵正在往伪龙纛方向猛扑,李帅的山西镇人马鏖战连连,体力有些不支。不如让我大同镇男儿下去,一鼓聚歼之!”

    王朴口中的奴贼小股残兵,正是尼堪领着的数百人,岳乐那边竖起了龙纛,不由得也让尼堪看到了希望,顾不得身上多处被创,只管领着麾下的残兵败将往岳乐这边猛冲,奋力冲杀,试图杀开一条血路来。

    吴标虽然从军经历不如王朴等人来的长久,但是战场上实际搏杀经验却是一点也不逊色与他。在不曾起事抗粮之前,各处村寨、各姓宗族之间为了争夺山林水面大打出手的事情还少吗?他便是打冤家的好手!

    此时的战场上已经是混乱异常了,如果再将王朴的大同镇数千人马投入进去,势必会让本来就混乱不堪的战场更添上几分。一心想要立功的大同镇将士,和厮杀了一阵,体力疲惫的山西镇将士,搞得不好会彼此冲突起来,反倒是容易被辽东反贼钻了空子。

    “鸣金!让山西镇和咱们的兄弟撤回来休息,然后换上大同镇的兄弟们上前杀敌!”

    吴标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吩咐站立在一旁的司号长,眼下如此混乱的战局,大同镇的兵将加入进去也只能是在本来就是一锅粥的局面下更添混乱罢了。而且,以边军的作战方式、纪律,这个时候同那些一心要逃到主子旗下归建的辽贼们死拼,只怕要吃大亏。

    一阵阵锣声响起,在战场上的明军开始与眼前的敌人脱离接触,集结撤回。

    在岳乐眼里,两部明军的素质和军纪一目了然。

    模范旅这边,听得锣声响起之后,立刻停住了追击的脚步。转为防御态势,然后逐步集结,各个建制单位互相靠拢,随后凝聚成一个更大的单位,长枪兵在外,刀盾兵居中。另有数十名马桩子和辅兵之类的角色,手中牵着战马,随着大队人马缓缓后撤,与从后方前进上来接应的步兵汇合之后,马队营的兵士立刻展开队形,进入防御状态。…

    而另一边,山西镇的兵马却是不堪入目。

    锣声响起半天,那些与掉队的零星正红旗士兵厮杀的将士还是依依不舍,恨不得一刀将对面的敌手劈为两半才好。而没有找到敌手的官兵。则是嘴里骂骂咧咧的,拖着刀枪仿佛散步一般乱松松的向后走,沿途眼睛东张西望,试图从倒地的尸体上再发一笔死人财。

    那些正在打扫着战场的家丁们,口中也是埋怨声不断,他们收集战马,捡拾刀枪,剥去战死的辽东反贼身上的衣甲。从俘虏身上搜掠着金银细软和一切可以用得上的东西,正发财发的兴起。耳边却是阵阵锣声来聒噪,如何不让这群大爷们口中不干不净的话出来?不过还好,李辅明见模范旅已经列队开始缓缓后撤,将自己的队伍即将暴露在拼命突击,试图打通与友军联系的尼堪所部刀口上,立刻颜色更变。口中不住的厉声叫骂着,让部下快些后撤。

    将主爷这样动作,手下人如何敢多停留,于是,山西镇的兵将如同大海退潮一般哗的一下便退回出发地。只留下了遍地的残渣。

    “怪不得叔伯们每每一提起南蛮军便是愁容万分的。此辈却是与一般明军不同。”日后的安亲王岳乐。此时也只是一个初出茅庐来历练一二的毛头小伙子,但是两支部队之间迥然不同的差距,也让他心有余悸。

    作为努尔哈赤之孙,饶余敏贝勒阿巴泰第四子,顺治康熙年间功勋卓著的安亲王,此时的岳乐虽然还没有跟随豪格征讨四川立下了阵斩张献忠的大功劳,更不曾以宣威大将军的名号,驻军归化城,进讨喀尔喀部土谢图汗、车臣汗,随后喀尔喀投降入贡,班师。

    但是,英雄也是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如果没有那些卓著的功绩,超群的政治能力,福临也不会在患病不治之际有着传位给岳乐的想法。(根据《汤若望传》记载,顺治帝发觉自己身染天花之后,一度想把皇位传给安亲王岳乐,征求汤若望意见。汤若望认为,幼主临朝固然要影响政局,但帝系的转移也会引发新的危机,于是力劝顺治帝把储君之位仍然留给顺治帝自己的儿子。)不过,这一举动,也给他在某个麻子心里投下了浓重的阴影,造成了岳乐日后的悲剧。

    “岳乐!岳乐!”

    顾不得多想,一阵欢声雷动之中,尼堪领着的数百人也扑到了土丘之下,几个家奴七手八脚的将身上满是刀伤箭伤的尼堪抬到了岳乐面前。

    显然,尼堪已经得知费扬武阵亡的消息,不过,努尔哈赤的子孙对于自己的亲人死在战场上早已司空见惯,如果不征战,他们家只怕还是大明朝的龙虎将军而已。又上哪里去称孤道寡、封王封爵?

    尼堪,作为广略贝勒褚英的第三子,对于战场要比眼下得岳乐熟悉的多。早在努尔哈赤的天命汗期间,便跟随着叔伯们从伐多罗特、董夔诸部,有功。到了天聪九年,更是领兵跟随多铎率偏师入锦、宁界缀明师。崇德元年,封贝子。上伐朝鲜,从多铎逐朝鲜国王李倧至南汉山城,歼其援兵。

    正常的历史上,这位尼堪,将会跟随多尔衮入山海关,于一片石打败李自成,复从阿济格追击至庆都,以贝子进为贝勒。复从多铎率师自孟津至陕州,破敌。二年,师次潼关,自成将刘方亮出御,尼堪与巴雅喇纛章京图赖夹击之,获马三百馀。又偕贝子尚善败敌骑,趋归德,定河南,诏慰劳,赐弓一。五月,从多铎克明南都,追获明福王由崧。从甲申年入关开始,他便一直征战在与南明和农民军余部的战场上,一直到顺治十年,他在湖南遇到了北伐的李定国、孙可望二人,光荣的成为败在这二位刀下并且阵亡的两位清朝亲王之一。所谓两撅名王,天下震动。(那一位则是臭名昭著的孔有德,公主坟里埋着的那主的爹。还猪格格原型的老子!)

    “贝子!”

    岳乐抢步上前便要打千施礼。却被尼堪制止了。

    “贝勒爷战死殉国,我又负伤,你如今便是全军统帅,不必如此。”

    岳乐倒也不与尼堪客气,命人取出从明军身上抢了来的救命包来,寻了一名郎中过来,仔细的给尼堪处置伤口。

    郎中仔细的用烧酒处理了伤口,将伤口内的脏东西处理干净,上了刀伤药用纱布包裹好,尼堪的神色稍微精神了些。

    “蛮子的东西,果然有些邪门之处!”

    他口中夸赞了一句,不过,用眼睛费力的环顾了四周,却是令他神色大变,心中叫了一声“苦也!”(……)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丝的逆袭(三)。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丝的逆袭(三) ,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