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 绞肉机,启动!
    此时,名字在满语当中意思是獾子的多尔衮还丝毫不知道李华梅正准备了一条狗链子,准备在攻破塔山之后牵着他逛北京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不过,就算是头猪,从各种迹象当中也感觉到了脖子上的绞索越来越紧。多尔衮也知道对面的疯婆子李华梅绝对不会轻易饶了他。

    獾子也不是没想过其他的结局,比如投降、献出往锦州方向的大路什么的,以求换得自己的身家性命,甚至于奢望继续作为辽东的实际统治者,长保富贵,用投降来换取八哥费尽心机消耗了无数兵马钱粮都不曾达到的册封、互市目的。但是越想越觉着自己这样做是凶多吉少。久遏王师、负隅顽抗的罪名,然后自己还是亲王,两白旗的统帅,怎么算都是宰了更划算,实在找不到李华梅可以放过自己的理由。

    想了半天越想越烦乱,多尔衮索性不想了,他站起身对身边伺候的奴才说“那些奴才们和他们的家眷的见面安排好了吧,现在过了多长时间了?”

    站立在多尔衮身旁的那名心腹包衣小心的说“主子,已经两刻钟多了。”多尔衮脸上灿然一笑说“好了,够长了,该亲该爱的也该可以了,跟着本王去看看。”

    说罢,迈步出了院落,信步在塔山堡之中走动。行了不几步,一副异常感人的场面展现在多尔衮面前,两白旗的奴才们和家人抱头痛哭,有亲儿子的,有抱老婆的,那种场面,绝不是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的神剧导演们拍摄出的影视剧可以展现给观众看的。

    不过多尔衮可没时间多看,他让护卫们分开旗丁和他们的家属。然后对众人说“老婆儿子都看了,你们感觉如何啊?”众人连忙跪倒眼中含泪哭喊说“谢主子恩典。”多尔衮说“谢就不必了,这么多天下来。你们各个都是铁打的汉,如果是孬种。早就吓尿裤子了。所以,我也不留着你们的老婆孩子当什么狗屁人质了,没用,所以我今天把她们全都送回后方去,另外还让皇帝给她们播发一些粮食衣物,保证她们能过一个好年。”

    点手唤过走路一瘸一拐的董鄂鄂硕,多尔衮上下打量了几眼这个左臂、两条腿上受伤多处的家伙,点点头“鄂硕。本王就将这两白旗将士和各旗精锐的家小交给你了。你个奴才,得用脑袋担保将他们全须全尾儿的给本王护送回盛京,倘若。”

    多尔衮本打算说倘若出了海兰珠那样的事情,本王便斩了你的狗头,转念一想,大战在即,这些丧气话还是算了!

    “请睿亲王主子放心!便是奴才和奴才手下的这几百人都死光了,也得把各位将士的家小平安送回盛京!”

    行动有些不便的董鄂鄂硕费力的要跪倒叩头,却被多尔衮挥手制止了。“算了!你也得给本王把狗头保住了!日后本王还有用你之处!”

    见主子如此体恤部下,不由得黑压压的人群当中爆发出一阵阵的喊声。“大将军万岁!主子万岁!”

    多尔衮叹了口气说“本王狗屁的万岁,眼下你们主子能做的就这么多了,情形你们这群奴才也都看到了。南粤军是疯狗,关宁军也他娘的是一群是被疯狗咬了的疯狗!这些天炮子打,火箭烧,人跟疯狗一样乱咬人,杀了一波上来另一波,好像永远都杀不完。我现在告诉你们,这群疯狗攻下塔山堡,能够饶得了咱们那群挂了彩的旗丁和包衣兵,你们相信不?这群疯狗冲到盛京。他们能放过你们的妻儿老小,你们相信不?”…

    众人沉默了。多尔衮见达到了效果,继续说“现在我们就是家里人的阎王爷。我们多活一天,我们的家人也能多活一天,我们要是撑不住,南粤军关宁军这群疯狗,会冲过塔山、冲过锦州、冲过广宁,然后一路杀向盛京。要是只有关宁军,我们还能花钱买命。可南粤军我们怎么收买?他们不缺钱不缺粮,需要的,只有土地和我们的脑袋了,可我们的脑袋,我们家人的脑袋,你们愿不愿给!”众人又是一阵沉默,不过很快爆发出一阵狂吼“不愿意!”多尔衮笑了笑说“好,要的就是这句话。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奴才们,上吧。”

    望着逶迤北上往锦州方向行走的大队家眷和伤兵的背影,隐约从车马队列之中传来的抽泣哭声,董鄂鄂硕忍着疼痛从马上跳了下来,“睿亲王主子,奴才给您辞行!奴才先往盛京去,吩咐那里的奴才们把庆功宴给您准备好!然后等您凯旋时到盛京城外迎接您!”

    多尔衮也不多说话,只管挥挥手命董鄂鄂硕快些启程,莫要再耽搁时辰。

    “今日之战,前敌一线我两白旗各放一个甲喇,这个甲喇只管打一天,打完一天夜里下来休整,到塔山堡中喝酒吃肉。各部再换一个甲喇上去!若是这个甲喇打光了,不能再打了,便由后面的队伍当中填进去一个甲喇!一个甲喇一个甲喇的上!直到我们兄弟二人为止!”

    站在塔山连续数日不眠不休抢修出来的工事前,多尔衮做出了上面的部署调整。各位牛录章京、甲喇章京、梅勒章京看着虽然经过那些包衣阿哈辅兵跟役日夜抢修但是仍旧粗糙简陋不堪的工事,再看看咫尺之外被炮火蹂躏的和月球表面相仿的开阔地,不由得心中一凛,他们知道,今日便是最后关头了。

    刚刚两白旗的部队沿着交通沟躲到了胸墙和壕沟后面,密集的炮火便又一次铺天盖地的光临到了塔山这块土地上,巨大的臼炮炮弹,划过优美的弧线,狠狠的砸在冻土上,炙热的十二磅炮弹,带着横冲直撞的傲气一头撞在冻得和钢铁一般坚硬的胸墙上,将掺杂了海水和泥土、麦草的胸墙登时砸出一个个缺口。混杂在炮弹当中到处乱飞的,还有那些油箭和药箭。不时的在壕沟与胸墙之间炸起一团团火光和泥土,四处乱飞的药箭夺去了十几个趴在胸墙后的旗丁性命。很多身上被油箭点燃了甲胄的士兵惨呼着在地上到处乱滚。试图将火头扑灭。阵地上一片混乱,就在这个时候,炮声渐渐稀疏。远处的埋伏在最前沿的几个壮大用鸟叫声传来最新敌情,明军的进攻部队在远处也显现了他们的身影。

    听着明军的炮声渐渐停止。战壕里顿时爆发出一阵低沉的欢呼声,两白旗的官兵都熟悉了明军的进攻套路,只要炮声停止,便是进攻的开始。但是,今天却感到有些不对,有人不由得透过地堡的箭眼向外望去。

    冬天的太阳出得迟,海上又有雾气,等雾气渐渐散去。对面却也有些响动,接着是一声万众一心的高呼,士兵们都睁大了眼睛,可真正发现到对面的情形时,官兵在那瞬间都被震惊住了。

    在阴沉的天空下,飘扬着无数明军的旗号,一排又一排的士兵各执刀枪,入目所及全是明军的红色军服,一个方阵接着一个方阵,望不到尽头。也不知道有多少部队。给人的感觉便是天地间被染成了一片火红的色彩。…

    各个方阵前,有辅兵从阵列中推出盾车来,在方阵前缓缓前行。在崎岖不平的阵地上坚定却又缓慢的向前推动。每个方阵前至少有三到四十余辆盾车,每架盾车上都竖着数面旗帜,盾车后面另有人马紧紧跟随,距离较远却也看不清盾车后面跟着有多少人马。不过。人们从地堡中可以看得清楚,在盾车后的不远处,又有不少辅兵跟役民夫之类的角色,推着不少独轮小车、鸡公车,上面堆满了大小不一的草袋子,想是内中装填了泥土等物用来填取沟堑之用。

    从塔山正面到白台山。黑压压的队形一排接着一排,吴三桂上来便投入了一个游兵营的几千人马。外加数百名家丁精锐充当的选锋。

    腥咸的海风夹杂着细碎的雪花,眼前一列接着一列的明军。穿着一色的红色鸳鸯袄,迈着杂乱却坚定的步伐朝着清军的工事扑来。队伍后部更有阵阵激扬的军乐声响起,听在清兵耳中却是魔音入脑一般!有人连声叫道“章京大人!章京大人!是不是让炮手开火,轰死这群狗贼?!”

    当即换来一阵大骂道“笨蛋!这么远的距离,咱们的炮够得着吗!?还有盾车在前面遮挡!浪费火药,你想死啊……”

    那甲喇章京也是跟随黄太吉、多尔衮征战多年的人物,无论是林丹汗麾下黄金家族最为正宗的蒙古骑兵狂风暴雨般进行攻击,还是以火器见长的明军部队,动辄便打得飞沙走石的火器发射,比起眼前这无数的战旗,无数的士兵,虽然未发一箭一矢,但带给他的压力却是巨大无比的,林丹汗的蒙古骑兵和往日的明军根本可以说是不值一提。

    “火炮准备好!等明狗们靠近了给老子狠狠的轰!”

    多尔衮在一线只投入了两个甲喇的兵力,但是却摆放了近百门大小火炮,可以这么说,这两个甲喇的兵力就是护卫这些火炮的!

    明军阵前那些盾车越推越近,近到两百步时,甲喇章京己经可以看清楚它们的样子。只见那些盾车,前面是高高厚实的木板,木板上面钉着厚厚的皮革棉被,在棉被与棉被之间,更是灌满了潮湿的泥土,被严寒天气冻得*的。而皮革本身的韧性加上冻土、木板的坚硬,可以有效地抵挡近距离发射火铳火炮,至于清军用步弓、马弓发射的箭矢更是不在话下。盾车车身下面是数个木轮,转动灵活。木轮上缠了一层厚厚的生橡胶,虽然枪刺便透,但是却起到了很好的减震效果,倘若是在平地上推行,怕是一往无前。

    “这群该死的明狗!”那甲喇章京破口大骂。却也不能怪他,在八旗军中,这种盾车向是他们的标准装备,后金军兴起来,攻城作战,无往而不利。今日却是被拿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

    看看进入了两百步,恰好是阵地上那些佛郎机铜炮、大将军、虎蹲炮等乱七八糟的火炮射程。甲喇章京咬着后槽牙,狠狠的挥动了手中的认旗,“开炮!”

    就在甲喇章京的主地堡两侧。便架着八门佛朗机铜炮,各安放在一个四轮铁架上,射程在百丈之远。由一个从包衣兵牛录之中拨过来的分得拨什库担任指挥。

    每副佛朗机铜炮旁都有三个炮手,大多是从明军俘虏之中挑选出来的炮手。也就是因为会操作火炮,才被选拔到包衣兵之中,享受与旗丁一样的待遇。此时每门佛朗机铜炮早装填好弹药,听到号令,立时各门炮旁的一个炮手都从旁边一个熊熊燃烧的铁架上取出一根烧红的长铁钩,往火门上点去。…

    “轰轰轰轰!”几声响,八架佛朗机铜炮相继开炮。随着这八门佛郎机铜炮开火,整条清军防线上迸发出一道炮火连接而成的烟火。

    地堡内所有清军都屏住呼吸看着那几门佛郎机火炮打出的弹丸。

    八颗火热的铁球尾部带着灰白色的烟火轨迹。远远的向明军盾车方向飞去。

    轰的一声巨响,一颗铁球远远的命中了一辆盾车,打得那辆盾车摇摇晃晃的木屑横飞,车身发出阵阵痛苦的呻吟,但是却不曾被打得散开,不过,即便如此,却也吓得盾车后的明军颜色更变,转身便要四散奔逃。

    不过随即惨叫起响起,跟随在盾车后面的选锋们。毫不犹豫的抡起手中的兵器,将为首逃走的逃兵一刀砍死,“哪个敢逃。这便是榜样!”

    另外一颗炮弹较为好些,击穿了盾车的棉被、冻土,牢牢地镶嵌在了盾车上。巨大的冲击力在盾车上激起木片尖刺到处乱飞,远远的杀伤了周边的几个明军士兵。身上脸上插满了尖锐的木刺,鲜血淋漓,被震倒在地。不过好在都是些皮外伤,却也威胁不到性命。

    这轮火炮也就是这个成果了,余者六颗炮弹都没有命中,只有一颗铁球打在地上。又跳了几下。只是可惜的是,若是地面平坦坚硬的话。便是拿破仑那个矮子最喜欢的地形了。跳弹会形成二次杀伤。但是眼前的这片开阔地,却是坑洼起伏不定。只是将盾车后面一辆鸡公车车轮砸坏。那颗铁球余势未消,向前将推车的民夫小腿滚断,露出白色的骨茬来。

    那民夫抱着断腿哭嚎起来,身边的人却是看也不看,只管迈步继续向前,有人从他身边经过,拍拍他的头,“撑住!后面的郎中就来了!”

    见到仍旧缓缓推进的盾车,刚才还在地堡内为近百门大炮齐射而大喊大叫兴奋不已的清军官兵,顿时沉寂了下来。

    “奶奶的!继续轰!用大炮将他们轰个稀巴烂……”

    那甲喇章京几乎喊得劈了嗓子。

    但是,

    近百门火炮的再次齐射怒吼,炮弹划过美丽的弧线落在明军的前进队伍当中,整条清军防线都被火炮发射的烟雾所笼罩着,透过烟雾,可以看到这一次的射击效果要远远强过第一次齐射。不少盾车被劈成了两半,甚至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盾车背后的明军士兵被打得血肉满地。

    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清军从甲喇章京到旗丁齐齐的欢呼一声!

    可大家都没有欢呼完毕,又张大眼睛望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切,眼前的队形整整齐齐,似乎看不出一点点破损的地方。

    甲喇章京更是瞪大了一双牛眼望着眼前这一切,按照他印象里南蛮兵使用炮火的经验,如此近距离的一轮火炮齐射过后,敌方的队形就会变得残破不堪。

    这么猛烈的炮击,明军之中居然没有发生原本司空见惯的奔溃,甚至没有人转头向后,除了阵阵从队列后方传来的鼓乐声,整个队形显得十分平静。

    迎着半空中飘落纷飞的细小雪花冰渣,明军队列前的数百辆盾车象一座小山那样朝着清军的防御阵地缓缓移动而来,这越来越近的盾车,带来的巨大压力和威慑,让有些刚刚从包衣阿哈抬旗的兵士几乎要控制不住了。

    整个战场上除了对方那沉重的脚步声,偶尔有风掠过,听不到任何声音,整个战线呈现少有的平静!

    “果然是和南蛮兵在一起待得久了,把南蛮兵的那一套也学了几分过来!”

    在阵地后方,多尔衮和多铎举着望远镜冷冷的看着这开场的一幕。

    双方的距离显然是越来越被拉近了,推着盾车,越过不久前还吞噬了袍泽兄弟的开阔地,越过带着血红色的冰冻土地。明军距离清军的防线越来越近,迎着炮火前进,耳边却只有那雄壮激昂的军乐声,便是关宁军中的老兵油子们热血也沸腾到极点。()

    ps月票!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