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五章 塔山绞肉机!(三)
    “进攻!进攻!

    隆隆的战鼓声远远传来,顿时令正在为击毙奴酋辅国公杜尔祜而兴奋不已的何安国、李玉宽二人如梦方醒,大声吆喝着督促部下向前猛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眼前就是第二道防御工事的土墙了,攻破了这里,自己的军功便是大大的了!

    阵斩伪清辅国公杜尔祜,击破镶红旗阻击兵马,攻破第二道防御阵地,这一条条一款款,哪个在往京师报捷的题本上都是浓墨重彩的,还怕不能升官发财?!何况,早就有传说,宁远伯已经下令,哪个部队攻破塔山阵地,朝廷发一份军饷,宁远伯府发一份!

    吴三桂的中军阵前,随行督军的兵部郎中张若麒,抢过一面巨大的战鼓,手中挥动着鼓槌,奋力的敲打着用一整张牛皮蒙就的巨大战鼓。方才的血战令他浑身寒战不已,从脊梁里冒出阵阵寒气,但是却又令人兴奋异常。

    作为陈[无][错] 3新甲派在辽东战场的心腹,他如何不知道此战对于大明、对于陈新甲、对于他张若麒意味着什么?虽然身为文官,不必亲自上阵杀敌,但是亲冒矢石,不畏白刃擂鼓为三军助战,这样的文字在奏本上出现的话,对于他也是一份不小的功绩。

    当年司礼监几个太监就因为参与了济南战役,在朝中文武大员面前颐指气使耀武扬威的,动辄便是一句“咱家可是跟着宁远伯在济南、在长清同鞑子真刀真枪干过的!”这一句话便噎的众位大人无话可说。

    但是今天却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能一战攻破塔山,亲身参与这一场大战的胜利过程,日后回到京师,一份优质的资历熬出不说,圣上还另眼相看。更为一辈子吹嘘的本钱。

    这如何不让张大人不顾头上冒出的层层汗水,拼命的擂动战鼓为全军打气加油!

    关宁军诸将最擅长的就是趁火打劫,大打落水狗,眼下正是顺风顺水的时候,明军已经出现了胜利的苗头,只要再努一把力。一场大捷就在眼前,大家都能立下奇功,升官进爵封妻荫子,哪能不趁此抓住机会?

    当下纷纷向前敌总指挥吴三桂请战,要率领本部人马加入攻山战斗!

    当下,两支明军队伍从左右两翼越过地上鲜血将冻土化为泥泞的战场,前出到清军的第二道土墙前,准备对李玉宽所部进行接防。

    “妈的!时间还没有到呢!他们这群狗东西就来抢老子的功劳?!”李玉宽咒骂了一句,见两翼的明军还没有压上来。当下将心一横,只管挥动人马向前猛扑!

    在塔山堡城头观战的多铎借助着望远镜的帮助,将这一幕看得一清二楚,甚至刚才被十几枚马尾手榴弹击中,将杜尔祜的整个身体打成了筛子一般的那一瞬间,也不曾逃过他的眼睛。

    眼下,左右两翼各有数千明军快速而来,气势汹汹。直奔杜度苦苦支撑的第二道防线而来,而正面的这股明军。更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只管向前埋头猛冲。

    “二哥!咱们给杜度增加些人手过去吧!不然这个奴才今天死定了!”

    多铎的声音有些暗哑,打了多少年的仗,今天却是头一回见到一个照面之下便有一个辅国公被人炸成筛子的事情发生!

    “慌得什么!杜度不是还没有死呢?!我现在就给他派援兵过去,回头明军击破了防线,打倒了塔山堡城下。我上哪里去找援兵?!”…

    “哥!咱们不是还有四个甲喇的兵马不曾动用?这些日子他们一直就在那边防范着虹螺山的李华梅!如今到了这个时候,也该动他们了!”

    “混账东西!你看见这些明军里,可曾有南粤军的旗号?!都是关宁军!我把那四个甲喇的兵马动了,到时候李华梅给咱们从软肋上来一记狠的,一刀便要了你我的性命!”

    争论了半晌。多铎却是不得不听从多尔衮的命令,不得动用那四个部署在塔山右侧,防范虹螺山方向的四个甲喇的军队。

    马尾手榴弹的爆炸声在战场上不断的响起。刚才炸死镶红旗辅国公的成功案例瞬间在明军之中流传开来,两支进行战场轮换的明军也迅速汲取了友军的成功经验,火铳兵在前,刀盾兵在两侧护卫,掷弹兵紧随着火铳兵,不停的将一枚枚的马尾手榴弹舞动起来,越过人们的头顶,飞到不远处的敌军阵型当中去。

    伴随着手榴弹的爆炸声,密集的火铳齐射声,杜度身边身披着镶白边红色盔甲的巴牙喇兵不断倒地,饶是身披两层、三层甲胄,也是无法抵御十几二十步以内火铳的密集射击。

    杜度,成为了继杜尔祜第二个明军重点照顾的对象!不断的有火铳铳口指向他,有马尾手榴弹在的前后左右爆炸。

    “主子!请主子暂且退到墙后暂避一时!明狗们实在是太疯了!”镶红旗的巴牙喇纛章京头盔不知道丢到了何处,头皮被流弹擦伤,一股鲜血从头顶上不住的流下,显得脸上越发的凶狠可怖。

    “退什么?!本贝勒是太祖高皇帝的长子长孙!退了,岂不是丢了太祖皇帝的脸面!就在这里!”

    稍稍相度了一下越来越多的明军与自己之间的距离,杜度猛地将手中的织金龙纛向半空中举起!

    织金龙纛!只有清军之中旗主贝勒、巴牙喇纛章京才有资格使用的仪仗!看来,这里这个家伙比方才那个来头还要大得多!不由得明军越发兴奋,更多的兵士向着杜度的方向聚集过来。

    “放箭!”

    随着杜度举起手中织金龙纛,土墙后面一阵密集的箭雨袭来,当即将冲在前面的二三百名明军士兵放翻在地,许多人发出一串痛苦的闷哼声,强忍着剧痛,向后稍稍退却。

    两营兵马都有甲胄护身,便是最差的也是有着一件缴获清军的镶铁棉甲在身上。许多人更是在镶铁棉甲之外加着一件南中甲,很多人还有铁制面具,以防备箭矢直射面门,但是,在这样的距离上,甲胄对于步弓、马弓发射的箭矢。火铳发射的弹丸,都是一样的毫无遮蔽能力。

    哼!你有火铳、震天雷,老子一样有利箭!

    杜度冷笑一声,挥动手中龙纛,指挥部下向前反扑。试图趁明军稍挫之机,给明军制造更多的伤亡,令明军更加的混乱,方便自己夺回失去的阵地,最好能够将儿子的尸体一并夺回。

    但是。此时却有些晚了。

    大批的明军士兵、辅兵民夫,早已将第一道防线上的各处障碍一一填平摧毁,除了留出一道土墙之外,原来的壕沟已经可以令盾车顺利通过。数百辆盾车被明军士兵和民夫喊着号子,从土墙上搭起的跳板上推过土墙。紧随着盾车而来的,便是那些令杜度看了就有些头皮发麻的大佛郎机和六磅炮!

    “杀上去!和明狗搅在一起!不能让他们的大炮有机会开炮!”…

    杜度很清楚眼下的战场形势,土墙后面是自己部署在那里的手执重盾,弯弓搭箭的弓手。他们会在缺少火器的情况下为清军提供远程打击支援,将一拨拨箭矢抛射到明军头顶上。

    在大家距离最远不过十几二十步的范围内。双方搅在一起,彼此用虎牙刀、长柄桦木镰刀、八旗长枪,腰刀,钩镰枪,棍枪,鏜钯与敌激烈搏斗。明军的火炮便失去了作用。若是被明军向后稍稍退去,给那些火炮腾出施展的空间来,镶红旗便要再次面临灭顶之灾了!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什么主子和奴才的分别,镶红旗的包衣阿哈。军官们随行的家奴们也是一队队挥动着兵器上前搏杀,杜度更是领着余下不多的巴牙喇兵和悍勇家奴到处支援。力求与明军缠斗在一起,不能让明军有机会与镶红旗兵马脱离接触!双方都是在用人命填,拼的就是流血,看谁最先因为无法消耗而支撑不住。

    一声发喊,明军终于率先退却,向后撤了不过数十步,便告停住了脚步,数百名手中高擎着重盾和大刀的刀盾兵拦住了去路。溃兵们倒也清楚,不敢正面冲击己方军队队列,稍稍向两侧绕过,到队列后面重新整顿准备再战。

    看看清军追兵不远,刀盾兵们齐声呐喊一声,各自矮身蹲下,将身后的数百名火铳兵露了出来。数百火铳兵一轮猛烈射击,登时将狂追而来的清兵打死打伤两百余人,他们连滚带爬的逃回去,猛烈攻势为之一窒。

    距离又一次的被拉开,双方又展开了新的一轮血肉磨坊。

    在距离不过六十步的战场上,双方展开了残酷的密集互射!

    明军这边,火铳兵、弓箭手在刀盾兵与盾车的掩护下不停的将箭矢、铅弹向清军队伍之中发射过去,力求为后面炮队的兄弟们争取到放列的时间。

    但是,火铳威力虽强,但在射速上,却比不过清军的弓箭。如此近的距离,清军不论是步弓还是马弓发射的重箭可以贯穿重甲!箭矢又准又狠,加之箭头沉重,从一开始对射,便不停的有明军士兵被他们劲箭破开甲胄,连惨叫也不曾来得及发出一声便被射翻在地。

    为了便于瞄准,火铳手们脸上没有铁面具,清军发现了这个弱点,箭矢便纷纷朝着明军火铳兵脸上招呼!面门中箭,这么近的距离,杀伤力可想而知。

    但是清兵同样的讨不到好处!

    大股大股浓密的硝烟腾起,狭窄的战场周边似乎被烟雾笼罩,密集的铅弹向不远处的清兵咆哮而去,无论他们穿了什么甲,持了什么盾牌,都没有丝毫的作用。

    双方已经杀红了眼,完全不计较伤亡,整个第二道土墙前被浓密的烟雾笼罩,喊杀声震天,流失乱飞,铅弹不断,火铳的轰鸣声,中箭者的哀嚎,交织在了一起,让人有一种如同看到了地狱的感觉。

    “二哥,这是那些关宁军吗?”。

    城头上的多铎有些腿软,他不太敢相信,与杜度如此血肉相搏的队伍便是那支望风而溃的关宁军。倘若关宁军都是如此敢战、能战,那么为什么父汗当年却是所向披靡?

    “曹振彦!”

    多尔衮用沙哑的嗓子招呼了一声。原来的掌旗鼓牛录。如今的署理梅勒章京曹振彦急忙叉手行礼。

    “奴才在!”

    曹梅勒章京很是兴奋,难道是要他上前去接应杜度所部?…

    “主子!可是要奴才的两个甲喇包衣兵上前接应杜度贝勒?”

    多尔衮略微踌躇了一瞬,便下定了主意,曹振彦所部的两个甲喇的火铳兵,非到了极为困难的境地,是万万不可以动用的。

    “你这奴才。那个要你多嘴的!去!给你主子跑个腿,把那群家伙给本王喊过来!”

    多尔衮口中的那群家伙,乃是黄太吉派给他的一群满清的宗室贵族官员子弟,算是给他加强的官员队伍。这群满清眼下的官二代或是官三代,与清末的八旗子弟不同,这个时候的八旗子弟一个个都是人物,游牧渔猎民族的勇气、精力与战斗力,同逐步接受的中原文化相结合的产物,无论是军事能力还是政务水平。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比那些只知道子曰诗云,一心只想“刻部稿,改个号,换乘轿,讨个小”的江南读书人强得多!

    不信?我们把拨给多尔衮部下听用的这群满清官二代、官三代的名单拉出来几个,各位就会相信作者说的话不是虚言了。

    李率泰、赵廷臣袁懋功、徐旭龄郎廷佐郎廷相、郎廷极、佟凤彩、麻勒吉、阿席熙、玛祜、施维翰、陈泰、阿尔津、李国翰、卓布泰、巴哈。

    别的暂且不提,把李率泰和陈泰两个拉出来做个例子,大家对比一下。读过那部鹿鼎记的同学应该对这位李率泰同学有点印象。郑成功收复台湾时,他恰好是闽浙总督。但是。相信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位国姓爷收复台湾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与李率泰有关。

    李率泰,字寿畴,汉军正蓝旗人,永芳子。初名延龄,十二岁时被努尔哈赤赐名率泰。年十六。以宗室女妻之。弱冠,跟随努尔哈赤、黄太吉父子兄弟南北征战,积功升为梅勒额真。进关之后,以善用兵,与士卒同甘苦而著称。顺治年间在闽浙总督任上。增设水师,打造船只,招降海盗,目的就是压缩据守浙江沿海福建沿海地区的郑成功军队的生存空间。先后招抚郑成功部下将领唐邦杰、林翀、叶禄等人,降者数万人。在几次国姓爷北上浙江、福州等处的军事行动之中,都被这个李率泰打得鼻青脸肿,损兵折将,焚毁船只。

    康熙元年,更是以漳州为基地增设水师。击败郑成功留守金门厦门等处的儿子郑锦,夺取厦门、金门等岛屿,郑锦仅以数十艘舰船遁入台湾。其将黄廷等率兵民三万馀人来降,获敌舰、军械无算。从此便只能局限于台湾一隅之地。

    而陈泰(不要被他的名字所迷惑,这位可是纯粹的满洲八大贵族之一,最早一批跟随努尔哈赤的额亦都的孙子。),满洲镶黄旗人,和他爷爷额亦都孙一样,都是以勇猛著称。初授巴牙喇甲喇章京。扬名之战便是面对从宁远来援锦州的明军时,陈泰先众直入明军阵中,斩执纛者,得纛以归。入关之后,先在荆州与统领李自成部的一只虎李过作战,击破之。之后又在福建与明军鲁王政权军队作战,先后击败鲁王部下将领曹大镐、张耀星,将郑彩赶下大海,将鲁王政权设置的总督顾世臣等十一人俘虏,斩之,整个鲁王在闽浙地区的政权被他一鼓荡平。

    黄太吉将这些八旗满洲贵族官员子弟派到多尔衮军前效力,说是锻炼年轻人的队伍也可以,说是在多尔衮军中安插眼线,在原本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两白旗当中掺沙子也可以。对此,多尔衮也是心中了然。不过,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对于这群贵族子弟,多尔衮也是量才使用,能打能拼的,自然要着力提拔,反正黄太吉已经将临机决断之权交给了他,那他索性便放开了手脚使用。你派了来的这些八旗宗室子弟,我便好生笼络一番,使其为我所用!

    这些原本都是头上只有一个世职功名的贵族宗室子弟们,自从到了多尔衮麾下,大多数都有了实职,管理一到两个牛录的包衣人马,虽然大多不足额,而且大都是由汉军和包衣组成的,但是总归是一个牛录的编制。在多尔衮这里有了用武之地,而且又是能够升官发财,渐渐地,这些年轻的满洲子弟隐隐然便有了归附在多尔衮兄弟周围的心思。

    这个圈子和山头,随着李华梅炮火的愈加猛烈,而变得越来越团结。李华梅做梦也想不到,她的炮弹,竟然成就了多尔衮,扩充了一个超过八旗各旗界限的圈子。

    “塔山系!”

    这是后来人对于这群八旗满洲子弟的总称谓。

    “见过睿王爷!”

    “奴才们!咱们废话少说,吴三桂那个狗子正在猛攻杜度贝勒,你们平日里不是总说本王不给你们杀敌立功的机会吗,现在机会来了!”

    多尔衮命李率泰、陈泰、阿尔津等人,各自领着本部牛录,下去接应杜度!

    但是,就在各位八旗青年才俊摩拳擦掌准备出击之时,第二道防线上又发生了巨变!(……)

    第五百五十五章 塔山绞肉机!(三)。

    第五百五十五章 塔山绞肉机!(三) ,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