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 近卫旅,前进!
    四更天,正是人类的生理机制最疲倦的时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声尖锐的呼啸划过天空,一发大炮弹以一道完美的弹道曲线飞到了塔山堡下,接着便是一声沉闷的巨响,远远的传过来的震荡感,让在主堡内刚刚睡熟的多铎被地面上传来震动感惊醒,不由得暴虐的多铎破口大骂“趁老子们睡觉的时候打炮,这群狗贼实在是太欺负人了!当老子没有火炮吗?!把管火炮的奴才赶紧给本王叫来,开炮,还击!……”

    话音未落,又是一连串的爆炸声和火光不断。

    一个闻声赶来的甲喇章京有些惊慌,“主子,奴才去传主子的口谕,令炮队开炮还击!不过,看这个架势,重炮和火箭混杂着使用,想来是明狗们又要开始攻击了!”

    “混账东西!”多铎将手中宝剑狠狠的砍在铺在地上的羊毛毯子上,也不知道是在骂哪个。

    @无@错@   每隔一袋烟的功夫,便是一轮炮弹和火箭雨点般的落在多铎亲自带人防御的这条防线上,不时的有人将各处的战损情况报来。两轮炮弹和火箭给他带来了一百多人伤亡,两处地堡被毁,一处炮台起火燃烧的损失。

    但是这还不是最坏的,从一个个前沿阵地传来的消息,明军在打鱼山、虹螺山上架起了不知道多少大炮,越来越多的炮火开始向塔山方向倾泻炮弹。

    “主子!奴才问过了,今天的炮火,较之前些日子都要猛烈,想是李华梅将炮船上的火炮也搬运下来,轰击咱们的营垒!”甲胄衣服上满是黑灰泥土,几处不显眼的地方更是被火苗烧了几处破洞出来。原本十分精神英武的脸上也满是灰土。不过,李率泰的这一副模样倒是令多铎颇为赞赏。

    “好奴才。不怕!她李华梅的火炮再多,那群关宁军的儿孙不中用也是白搭!你代本王传谕,全军戒备!等着关宁军上来送死!”

    一声令下,所有的清军都动员起来,士兵们艰难的舒展了一下冻得有些僵硬的身躯。努力的伸展开来,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着准备。人们都本能的感觉到,这有可能是他们在塔山的最后一战,也有极大的可能是他们人士的最后一战。从壮大到甲喇章京都紧张起来,在各自的部属行列之中往来穿梭巡视,不时的给部下们鼓鼓劲,努力的做出些笑容出来。在塔山堡中指挥全军的多尔衮也知道大战在即,命人准备的早饭更是十分丰盛,热乎乎的高粱米饭团子和热水热菜。只要你能清醒地提起到加入到战场作战,更有那能够带给人身体暖意的甘蔗酒、红辣椒几乎是不计成本的供给前方。

    一阵密集的火箭在清军阵地前后炸起一片火海,已经被炸出经验的军官们立刻一个箭步跃进地堡和藏兵洞之中,等待着明军的开始进攻。

    可怜的是那些昨日连番苦战后留在双方战线之间的那些伤号,硬生生的撑过了一个寒冬的夜晚,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这海边的寒风带走了性命,留下一具冻得**的尸体。还有些伤号侥幸不曾冻死,但是却将一条性命丢在了密集的火箭攻击之下。

    多铎在自己的地堡之中。借助望远镜的帮助,端详着远处明军的进攻阵型。狭窄的镜头里。满是明军的盾车,盾车后面是无数旗帜,旗帜下,则是大队大队的明军,缓缓的推着盾车,缓慢但却是势不可挡的压了过来。不由得让他激灵的打了一个冷战,想起当年跟随父汗出猎时遇到的那次雪崩。山上的积雪也是这样开始缓缓的,跟着便是疾速崩塌下来,吞噬着一切敢于拦阻它的物体,更加将随行出猎的人马活活的埋在里面。…

    “快!命令炮队开炮!”

    “去见睿亲王。请他最少派两个甲喇给本王,否则这里守不住!”

    从明军前进的势头上,多铎感觉出不妙。

    但是他也不担心,他有重炮,有加强了的工事,手头有足够强悍的兵力,现在欠缺的额,就是需要预备队,随时能够投入作战的预备队!

    过了不多一会,炮声隆隆响起,派去向多尔衮请求调动预备队的阿尔津几乎是被一枚火箭爆炸的气浪推进了多铎的地堡当中。

    “让豫亲王坚守住半天!本王这里兵力也是不足!松山方向的夏承德,这个狗东西,为了军功,居然也敢在我两白旗背后下手!”

    松山参将夏承德,得到了李华梅“至少一个副将”的许诺之后,今日看准了时机,命他儿子夏舒领着数百家丁为主力,并且出动了驻守松山的模范旅、大同镇、山西镇留守部队各一部。大约将近四千人的部队在多尔衮的背后猛扑。

    如此一来,多尔衮手中可以调动的预备队便越发的少了。他只能派遣自己的巴牙喇纛章京带着精锐白甲掉过头去取对付那从松山方向来的数千明军。

    明军的进攻部队以密集无比的队形,在炮兵的支援下,用不大的代价便占据了那道已经被双方士兵尸体填平了的壕沟。

    “去两个人,向大帅和母亲大人报捷!就说我部进展顺利!”这波进攻的主将秦守仁,带着几分紧张和得意的吩咐自己的家丁头目。

    老天爷表面上看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而此时却明显的偏向了据守塔山的多尔衮兄弟。也许是看到密集的炮弹往往在清军反击的队形中造成很大的伤亡,今天在塔山这一狭小的地域内,凛冽的西北风伴着无数的雪花落了下来,加上没有消散的晨雾,给明军炮兵的观测带来很大的困扰,让那些往常在炮队镜、射击计算诸元密位的帮助下,可以做到指那打哪的炮兵们大为恼火,火炮的命中率并不高,即使如此,冻得坚硬如钢的土地却仍旧是实心弹最好的表演场地,带给清军的伤亡仍然是非常恐怖。

    就在炮兵为自己的射击精度越来越差而跳脚骂娘的时候。据守在前沿地堡的数百清军官兵一声呼啸,在满是狂野兴奋的喊叫声中,从地堡之中冲出,迅猛的向前猛冲,越过满是弹坑和尸首的开阔地,直接向不远处明军的那些盾车猛冲过去。一面冲击。不停的将手中的骨朵、飞斧、标枪、阔刀等远程投掷兵器朝着盾车后面的明军雨点般投掷过去。多铎有些吃惊,他张大嘴巴望着这一切,大声叫道“这群奴才,本王还没有下令,哪个下的命令叫他们冲出去的?!”

    但是此时也是说什么都晚了。那群清兵被炮轰的头昏脑胀,只想尽快的和明军搅在一起,哪怕是转眼就被乱刀砍死,也比不停的有炮弹砸在头顶上的感觉好些。

    这一举动,给秦守仁等人一个措手不及。他们没有想到,清军居然敢在不停的有炮弹落在阵地上的时候,面对着进攻的明军,顶着炮弹和不时从耳边掠过的火铳铅弹不要命的冲到了己方的面前。

    若是换了别人,面对着这种情况,会立刻依托盾车的掩护,利用手中的火铳和携带的各类小型火炮将这股清军消灭之后继续前进,就算是在这个过程之中会有所伤亡。但是部队受到的损失也会小得多,而清军而是被屠杀的命运。但是。很不幸的是,这支明军的带队军官是秦守仁。…

    “主子!明军乱了!溃退了!”

    “混账东西!秦守仁,老子要宰了你!”

    秦守仁所部的迅速溃败,将关宁军这些日子以来在辽东反贼们心中好不容易带上的伪装彻底给撕了下来。顿时让清军士气大振,数百名原本一心求死的清军,挥动着刀枪仿佛狼群驱赶着羊群一般驱赶着秦守仁所部这二千余人。

    明军进攻部队的迅速溃败。带给明军和清军战场指挥官的冲击是巨大的,但也是截然不同的。

    狂喜之中的多铎,做梦也想不到,多日来压着自己暴打的明军,原来还是那支色厉内荏的军队!而且更加令他惊喜的是。原本是数百人的小规模反击,被那些打老了仗的军官们敏锐的捕捉到了战机,立刻大队人马随后跟进,明军已经出现了奔溃的局面!

    “来!举起本王的龙纛来!跟着本王出去杀明狗!”

    虽然以多铎镶白旗旗主、豫亲王的身份地位,早就不需要亲自上阵挥刀拼杀肉搏,但到了今天这种地步,他不要说亲自挥刀上阵,便是竖起龙纛,做个姿态对于清军提高士气也是一大助力,同时也可以打消明军溃兵原本就已经所剩无几的勇气。

    织金龙纛竖起来,多铎自己便抽出宝剑率先冲了出去,身后数百名白甲兵和家奴护卫紧紧跟随,整条防线上的清军更是跟着发出一声狂吼便冲了出去。明军官兵看得眼花缭乱,只觉得方才还被咱们压制的死死的清军转眼间便象一阵风地冲到了近前,顾不得多想,在秦守仁和诸多军官的带领下,很多士兵也是尖叫一声,然后集体转身向后狂奔而去。

    看得明军丢盔卸甲的向后跑去,就连费了无数力气好容易推到跟前的数百辆盾车和火炮连同器材全都丢在地上,清军的士气又一次爆发了。因为寒冷、饥饿和战事而带来的疲劳一下子都没有,各自狂吼着挥动手中刀枪冲了上去。转眼间秦守仁的上千兵马便垮掉了,或是丧命于刀枪之下,或是跪在雪地上哀求请降。清军官兵沉醉在久久未曾体验到胜利所带来的兴奋之中,他们一面在奋力砍杀追逐着逃跑的明军,一面高声叫骂道“你们这群该死的明狗,尼堪!”

    秦守仁所部仓皇逃去,一路上丢下了旗帜、火炮,不少兵器、头盔,水壶、盾牌、火铳、子药和干粮袋。

    “不要停下!追!把明狗赶下海去!这些东西多得是!”

    有人试图去捡拾那些战利品,被伊尔根等人一个耳光打得清醒了,只管迈开大步朝前猛追。

    追到第二道防线时,遇到了吴三桂。

    铁青脸色的吴三桂,带了自己的一万人接手了第二道防线。遇到的所有秦守仁游兵营的官兵二话不说全数绑了,一刀斩讫。千余颗血淋淋的人头悬挂在胸墙上,让宁远镇和山海镇的所有官兵一个个吓得尿都出来了。

    “本帅今日领着尔等破敌!哪个敢退,这便是榜样!”

    吴三桂领着家丁、狼骑们冲到秦守仁败退的那条壕沟时。多铎正带着人打扫战场,搬运火炮,收容俘虏,调整盾车的方向。

    眼见得吴三桂的帅旗下,那个与自己打了多年交道的家伙带着麾下兵马又冲了回来,正在俘虏当中寻觅炮手。用刀剑银子引诱着俘虏为自己效力的多铎,连忙逼着俘虏把盾车调整过来,试图用盾车拦阻一下吴三桂的锐气,之后用火炮消耗他之后再行与明军厮杀。只是盾车实在是太多了,秦守仁逃走时将盾车丢弃的乱起八糟的,一时间哪有可能调转过来?见到吴三桂领着麾下精锐猛扑上来,原本十分乖觉的一部分俘虏趁乱从地上摸起刀枪来与清军搏战在一处。…

    整个战场上瞬间乱成一团,明军的主力与清军的精锐搅合在一起,吴三桂的帅旗距离多铎的织金龙纛不过一箭之地!

    “杀多铎!杀多铎!”

    眼尖的宁远镇官兵看到不远处便是建奴镶白旗旗主、豫亲王多铎的织金龙纛。不由得个个大喜过望,口中高呼着口号,只管向前冲杀。

    与秦守仁所部的一触即溃不同,宁远镇,特别是吴三桂的直属部队和他的家丁,当真对得起李华梅给他们的饮食犒赏。面对着清军的不断反冲击,吴三桂不停的挥动着手中长枪将冲过来的清军刺死。然后挥动着滴血长枪,对着麾下儿郎高声吼道“跟着本将。杀过去!杀多铎!”

    而距离吴三桂不远的多铎,见到这种情形。不由得更是激起潜藏着的血性,更是不顾身边巴牙喇兵的阻拦率先窜了上去。雪亮沉重的马刀挥动,早已将一名冲到近前的明军斩为两段,口中一声大喝,端的是威风凛凛杀气漫天!

    但是吴三桂又怎么能让多铎继续威风下去?口中呼喝不止督促所部冲锋上前,双方又开始反复争夺。在这狭窄的区域内展开不停的对攻,双方都拼命向前进攻。

    对于多铎来说,这也是惊心动魄心惊肉跳的艰苦一役,在他有记忆以来,他所参与的满清历次战争中。几乎没有出现过这样艰苦惨烈的肉搏战,即使是有,持续时间也会很短,往往是以明军或是蒙古军队、朝鲜军队迅速崩溃而告终。

    但是今天确实是与往日不同。双方都有拼死一战的决心,那就是不停地发动进攻,用鲜血和生命打出一条血路,先是清军进攻,将明军击退数十步,跟着又是明军又发动了同样凶悍的反击,将清军打回原地去,双方争夺的距离已经不是用米,而是用尸体来计量了。

    起初镶白旗在多铎的率领下进行的反击十分顺利,接连将宁远镇连续逼退一百数十步,眼看就要给后面的炮手争取出射击的空间,甚至还抓到了百十个俘虏。但接下去的进攻就遭到吴三桂亲自率领的反击,甚至连多铎与吴三桂二人都投入肉搏战,锋利尖锐的兵器直接刺入敌军的身体,伴随着一阵阵短暂的惨叫惊呼声,炽热的鲜血喷洒在雪地上,转瞬间变得冰冷。

    彤云越来越低,雪越下越大,无数的雪花飘洒在半空,凛冽的寒风刮过疆场上明清两军的每张脸,小刀一样的寒风给所有的人带来无尽的寒意。这应该是在战场上搏杀的人们记忆里最寒冷的一个冬天,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忘记了寒冷,对于从头顶飘落的雪片视而不见,喊杀声此起彼伏,战斗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渐渐的镶白旗军马处于下风。

    宁远镇同样的马尾手榴弹不断从队形后方掠过头顶,在清军队伍当中爆炸。这种无赖加流氓的打法十分有效,渐渐的镶白旗将士无奈的发现,只要他们稍微集结起来,立刻会招来一群黑老鸹飞来在头顶爆炸。

    “这个混账多铎!哪个要他亲自上阵的!”

    见多铎的织金龙纛周围越来越多的明军旗帜,不由得在塔山城头观战的多尔衮也是有些沉不住气了。

    “调两个甲喇上去!把吴三桂赶下去!将豫亲王带来见本王!”

    多尔衮将手中最后两个甲喇的预备队都投入了塔山战场。

    “大小姐!塔山多尔衮的部队已经尽数投入战场!”

    虹螺山大营之中,施郎有些兴奋的将这最新军情向同样顶盔贯甲装束停当的李华梅禀明。

    李华梅也不多说话,策马来到早已列队完毕多时的近卫旅与水师陆营前,拔出宝剑,斜斜的向下虚劈,剑尖向塔山侧翼的白台山指去。

    “近卫营,前进!”

    近卫旅的官兵齐声大吼,将他们的前辈在灵江边喊出的口号响彻云霄。(……)

    第五百五十九章 近卫旅,前进!。

    第五百五十九章 近卫旅,前进! ,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