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决死时刻
    为明清朝野各方所聚焦关注的塔山之战,便如一首恢弘壮阔的交响乐一般,在演奏到了最**的华彩乐章部分时戛然而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不知所措。

    近卫旅作为南粤军统帅李守汉的直属部队,和凤凰营、东番兵等部队一样,都是属于李家体系的部队,只忠诚于李守汉本人。而与那几支部队不同的是,近卫旅很狂,很傲。

    狂也好,傲也罢,近卫旅是有他的理由的。作为整个南粤军的核心,每逢有大战,战事胶着一时难以突破时,或是战场上出现了稍纵即逝的战机时,守汉每每会将近卫旅拿上去。让他们为全军打开通往胜利的道路。

    这样的战绩多了,近卫旅怎么能够不狂?不傲?

    而同样狂傲的,便是水师陆营的四个大营。由施郎统带的这四个大营,很是贯彻了当年玄武营的战斗作风,他们的口号是“≈≈ {}{}{}不进便死!”也难怪,这些水师陆营,干得要么是跳帮接舷战,要么是顶着敌军的炮火登陆,如何能够稍有胆怯退却?只要一退,便是败亡的下场。

    这样的两支部队从虹螺山出击,防御在白台山方向的两白旗四个甲喇的包衣火铳兵,便告危急了!

    与模范旅这样的旁支,关宁军这些偷学了些招数的山寨版部队不同,作为整个南粤军全军精锐的近卫旅、水师陆营,对于南粤军的战术运用,更加纯熟,军纪更加严格。人和手中武器、部队战术的结合程度更加紧密,最大限度的发挥出了可怕的战斗力。

    按照南粤军的传统战术,火炮先将包衣兵的队列用炮弹梳理了一遍,百十颗炮弹肆无忌惮的在摆在最南侧的包衣甲喇队伍里横冲直撞一番后。水师陆营开始以大营为单位,摆开进攻队形,缓缓上前准备用弹丸和刺刀来给对面的包衣们上一课,告诉他们如何使用火铳!

    被密集的炮弹打得损失了近百人当场死亡,又有二三百人受伤的包衣兵火铳手,还来不及在各级军官的呼喝军令之下列开伏虎开山阵势。水师陆营的铅弹便迎头打了过来。

    按照千字文上“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排序的水师陆营,冲在最前面的是天字营。照着射击队形,近千人的大营排成两列,几乎是追着炮弹的弹道轨迹小步向包衣兵的阵型奔跑过来。

    原本在包衣兵这里,也有数十门重炮,不过辽东反贼们口中所谓的重炮,当然不是南粤军那种发射数十斤重的克龙炮,更不是发射百余斤重炮弹的臼炮,而是十二磅以下。以八磅炮居多的野战炮。但是即便是这些炮队,也被多铎调走了将近一半,到塔山防线正面去加强那里的火力,给包衣兵们留下的不过是些六磅炮之类的小炮。

    没有了火炮为自己提供火力支援,看着对面的正宗南粤军如同大海狂涛一样,一起一伏一涌一落的快步向自己奔来,不由得让这些本来就心中惴惴的包衣兵们大为惶恐不安,若不是旁边的那些满洲主子们提着雪亮的马刀和用生牛皮编织而成的皮鞭拼命压住阵脚。只怕有人会重新施展在明军之中的看家本领,调头便跑。

    炮弹炸起的冻土和烟雾尚未完全散尽。那些南粤军便已经冲到了包衣兵火铳手的近前。

    “举枪!”

    看看南粤军距离自己不到三十步还没有要停止下来的意思,这个甲喇的两个三名牛录章京国翰长子海尔图和卫齐的儿子卓布泰、巴哈(这两个家伙姓瓜尔佳,他们不是很有名,但是他们的大伯费英东却是跟着努尔哈赤起兵作乱的最早班底。他们两个还有一个兄弟,便是此时已经有了满洲第一巴图鲁之称的鳌拜。)不由得心中大喜,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立刻便命令部下列开伏虎开山阵势,准备迎敌!…

    这些包衣兵们所装备的火铳,大多都是陈板大照着多尔衮所缴获的南粤军火铳样式打造而成,铳管乌黑厚实,燧发样式。使用同样的加了铜绿的火药作为发射药。除了没有弹簧,哑火率较高之外,与南粤军的火铳几乎一般无二。(陈板大精心打造的燧发火铳因为没有弹簧作为助力,哑火率基本保持在百分之八、九左右,而正宗的南粤军火铳,哑火率只有百分之二三。)

    随着海尔图的口令,三个牛录的六七百火铳手们严格按照伏虎开山阵的队形变换,轮次扣动扳机发射,火药燃烧烟雾迅速在他们头顶上面弥漫凝结成类似固体,四面八方此起彼伏的铳声,也让他们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铳声。只觉的视野当中烟雾里不时有猩红的一点火光闪烁跃动,紧跟着就听到对面南粤军队伍当中传来的闷哼声和人倒地不起的声音。

    饶是卓布泰出身瓜尔佳氏,平日里受哥哥鳌拜的影响自负悍勇,但是此时扪心自问,却也不能做到在敌人密集弹雨下顶着四处乱飞的弹丸冲锋。

    终于,整齐沉重的脚步声停住了,从队列里传出一声海尔图、卓布泰听不懂的口令声,密如柴林的火铳被水师陆营的兵士举起,密密麻麻的火铳,还有铳管上已经套好的三棱套筒铳刺,火铳兵们的八瓣帽儿铁尖盔,在初升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开火!”

    随着海尔图等人能够听懂的口令,两列火铳兵近千支火铳同时开火,顿时在天字营队列上方升腾起一股较之方才包衣兵几番射击浓烈数倍的烟雾。

    与伏虎开山阵的轮番上前射击令火力绵绵不绝不同,南粤军的排队集火射击,所追求的便是在最短的时间内造成最大的杀伤效果。只一排枪过去,二十多步的距离内,方才列成六七个小方阵,如同纺车般周而复始上前开铳的包衣兵们,满地翻滚,发出只有野兽垂死时才能发出的痛苦嚎叫。

    铳光火焰中。方才还列阵整齐的包衣兵阵型内,地上横七竖八的遍布着尸体与伤者,滚烫的鲜血将身下的积雪融化,原本枯黄的野草沙砾被染得一滩滩的血红色。

    海尔图,这个入关之后跟随着他老子国翰,参与了击破农民军贺珍部。攻破袁韬所部的战事,成为镶蓝旗汉军梅勒额真、户部侍郎,旋即升迁为本旗固山额真的满洲贵族接班人,同样也被几枚飞驰过来的铅弹击中面部,将头颅打得粉碎。那个在历史上承袭了三等侯爵,跟随着定西将军贝勒董鄂征讨西北王辅臣军队的海尔图,就这样尸身不全的死了。不曾死在征讨云贵吴三桂的军营之中,却是早了几十年死在了辽东战场上。

    被背后夏舒的奋力猛攻和正面的明军围着多铎狠揍的形势逼得快要发疯了的多尔衮,在塔山堡中接到了一连串的坏消息。

    “包衣甲喇第五牛录章京海尔图战死!”

    “包衣第九牛录章京卓布泰中铳受了重伤坠马!”

    “包衣甲喇第十牛录巴哈所部全军皆没!巴哈章京重伤昏迷!”

    “包衣甲喇章京爱星阿中铳阵亡!第二甲喇全军皆没。仅有数十人逃回!”

    诸多满洲青年贵族的阵亡、重伤的消息便如雪片一样飞到了多尔衮面前,气得他飞起一脚将桌案踢翻了。特别是第二包衣甲喇章京爱星阿的阵亡,更是让他恼火。这个出身于满洲正黄旗的家伙,也是黄太吉派来掺沙子的。他的本身本事倒也罢了,但是奈何他有个好祖宗,乃是扬古利的孙子。也是满洲贵族之中势力庞大根深蒂固的人物。如今却在南粤军的攻击下被打成了一团碎肉!…

    “眼下是谁在那边指挥?”

    “回王爷的话,是我正白旗的甲喇章京卓罗在!”

    卓罗,也是跟随着多尔衮南北征战多年的得力部下。更是曾经在济南与李守汉正面交过手的人物。

    卓罗,满洲正白旗人。巴笃理子也。卓罗袭三等副将,兼任牛录额真。崇德三年,从伐明,薄明都,明太监杨永盛出战,卓罗以三百人击败之。遂进略山东。在围困锦州,与洪承畴所部明军的多次战斗之中立功不少,被多尔衮提拔为甲喇章京。

    在历史上,更是在入关之后以正白旗梅勒章京的身份,跟随大将军顺承郡王勒克德浑下湖广击败李自成所部。之后又增援恭顺王孔有德南下湖南,击败桂王部将王进才、徐松节等部,攻克长沙。逼得桂王南下桂林。后又在荆州与阿尔津一道与张献忠余部孙可望、李定国、白文选等人作战,从澧州、常德到辰州,打得孙可望焚舟夜遁,率兵渡江攻之,遂克辰州。可望诣长沙降,张定国、白文选等从明桂王入云南。

    这是一个从辽东一直打到缅甸和吴三桂一道将桂王俘虏,把西南地区最后一股明军打垮的人物,对于此人,多尔衮倒也是很放手。

    “你去告诉卓罗那个奴才!本王现在提拔他为梅勒章京,统领余下的人马!务必把南粤军给本王挡住!”

    至少也要等在北面收拾完夏舒这股明军的曹振彦回来之后!多尔衮心中暗自惴惴不安,他不知道卓罗能不能扛得住李华梅这最精悍的部队猛攻。

    事实上,卓罗的日子当真比多尔衮想象的难过数倍!

    从水师陆营开始发动进攻以来,他们在火炮的协助之下,每每是一轮火炮霰弹打头阵,朝着清军的阵列猛烈轰击一阵后,当炮火的烟雾还不曾完全消失,血雾夹杂着碎肉四处飞溅,浓烟与火光兀自在人们的眼前闪动时,玄字营、黄字营、宇字营的部队便接踵冲到了近前。

    炮弹带给清军的杀伤还不曾完全停止,火铳便迅速的接替了上来。包衣兵们还不曾来得及排列开阵势,便不得不迎接近距离射了过来的铅弹。

    “杀!”

    一轮抵近射击后,早已上好的铳刺又找到了目标。被花样翻新不停打击的包衣兵们,在这样的压力面前接连溃败。两个甲喇的军队转眼间成为了躺倒在虹螺山到白台山一线道路上尸体。

    这些出身于明军的包衣兵,虽说他们成为清军包衣之后,有了较之明军严格得多的训练与纪律,粮饷供给也远远超过了明军时期,还分下田地与房屋。训练时若是成绩优秀还有赏赐颁发。战斗力和作战意志要远远超过当明军时,不过他们的勇气和意志、纪律,还没有到达那种能够在二十步的距离上与敌军对射火铳的程度。

    特别是前面的两个甲喇在一个照面之下便告溃败,七八成的人马被弹丸和铳刺打成了筛子相仿,更是让军心浮动,有的人举着火铳的手已经颤抖了。

    此刻。对面冲来的部队更为凶猛,是号称南粤军之冠的近卫旅。

    此时代替莫钰统领近卫旅全军的鲁云胜,与施郎简单的交代了几句,便命令步兵让开道路,请水师的兄弟们下去休整兼护卫大小姐。

    “弟兄们,水师的兄弟们在咱们前头干得漂亮!咱们也不能丢了脸面!那就是塔山堡,是奴酋多尔衮的老窝所在!跟着老子把拦路的这群狗东西干掉!打到塔山堡,活捉多尔衮!”…

    “打到塔山堡,活捉多尔衮!”

    与水师陆营的营方阵不同。近卫旅的三个标人马悉数撒开,散了一个极为宽大的正面,隐隐从三面包夹这余下的不足三个甲喇的包衣兵。

    “咱们南粤军向来就是以火器搏战著称,这群狗贼居然敢在圣人面前卖论语,不知死活的东西!”

    鲁云胜口中咒骂了一句,他眼前的敌军,已经在卓罗的指挥下,密集成团。放弃了伏虎开山阵势的打法,全军收缩。火铳夹杂着三磅炮、六磅炮,仿佛一只张开尖刺的巨大豪猪。

    浓烟与火光不时闪动,火炮之声大作。火铳兵对决时,双方的火炮也夹于阵中,使用霰弹,朝对方的步阵轰击。

    鲁云胜调集了一百余门火炮。分成四个炮群,轮番向清军阵地轰击。那边的卓罗,也是发了狠,不顾火炮连续发射可能发生的意外,命令士兵不断的搓起地上的雪和泥水。给炮筒降温。

    双方在距离不到二百步的距离内列开了火炮进行对轰,不停的在火炮停歇之间以牛录、营为单位进行火铳轰击、铳刺肉搏。在这个距离上,火炮基本上不用调整炮管角度,只管将炮口方向对准,之后装填炮弹猛轰便是!

    论起步炮协同,此时的整个文明世界,怕是没有哪个部队能够将火炮与步兵之间的衔接运用的如南粤军一般炉火纯青。几轮炮火轰击下来,卓罗便有些支撑不住。

    在他身旁,充当甲喇章京的都尔德与阿席熙各自挥刀拼死督战,和那些白甲兵一道将有些胆怯动摇的火铳兵赶回前沿去。但是,在密集的炮火和巨大的伤亡面前,动摇的火铳兵越来越多,令这两位甲喇章京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蓦地,一枚炮弹飞过,正正的落在阿席熙,这个同样出自瓜尔佳氏的满洲镶红旗身旁,沉重的实心弹在坚硬的土地上迅猛跳跃,巨大的冲击力一下子便将阿席熙的一条大腿打得不知道去了那里。鲜血喷涌之处,阿席熙一声短暂的惨叫,立时倒了下去。

    见到了阿席熙的惨状,他身边的几十个包衣兵一声惊呼,便要逃走!却被都尔德抢步上去,手起刀落将一名离他最近的包衣兵人头砍下,任凭着脖颈之中喷射出的鲜血洒了自己一头一脸,满脸都是鲜血,几乎辨别不出五官神情的都尔德神情狰狞,口中厉声喝道“有敢后退者,立斩!”

    后退是死,死死的顶在这里倒也未必立刻就死。包衣兵们惶恐之下个个面容扭曲,走投无路下,反爆发出强悍的士气。

    “杀明狗!”

    “睿亲王主子有令!斩杀南蛮军队官以上者,抬为两白旗满洲!晋升为壮大!”

    都尔德见包衣兵们端着铳刺与近卫旅的兵马厮杀在了一处,索性泼出胆子给包衣兵们再次悬出重赏,至于说能不能兑现,那就得看他和这群包衣兵们能不能活到战后了!

    不过,安费扬古孙子的这个缺德招数,倒也令那些包衣兵们激励起血液里的贪婪与残暴,拼命的用铳刺,铳托,腰刀、火炮与近卫旅反复冲击。

    在他们队伍当中,在多铎手下担任署巴牙喇纛章京,随同多铎战陕州、破潼关,追逐福王朱由崧至芜湖,从博洛定浙江,平福建,偕巴牙喇纛章京阿济格尼堪攻汀州,破明唐王聿键的都尔德,更是领着百余名白甲兵充当着肉搏战的主力,用长枪大戟虎牙刀长柄精铁镰刀与近卫旅的铳刺搏战着,用人命换着时间。

    “卓罗主子!郎章京战死!”

    卓罗刚刚将一名战死的军官手中长刀换到自己手里,却听得又一个军官战死的消息。死得是防御左翼的牛录章京郎廷佐,他的那一个牛录,负责守御着通往塔山堡的道路,这人的死去,说明往塔山的道路已经被明军打通!

    欢呼声开始在明军队伍当中响起!

    一面巨大的帅旗开始向这个方向移动而来!(……)

    第五百六十章  决死时刻。

    第五百六十章  决死时刻 ,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