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一章 曹章京炮打李华梅
    被数百名衣甲灿然刀枪犀利的男女亲兵紧密护卫着的李华梅巍然站立在高约一丈八尺的巨大帅旗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她身旁,刚刚撤下来休息的施郎领着四个水师陆营的营官喜笑颜开的为她讲述着方才的战事。

    帅旗俨然是一个巨大的风暴眼,周围形成了一股强烈的飓风。

    “小子们,大小姐就在我们身后观阵,拿出点咱们近卫旅的精神来!”

    “不要让女兵营的那群丫头笑话咱们爷们,都摸摸自己的裤裆,看看有没有卵子!是不是老爷们!”

    被各级军官们的话语刺激的血脉贲张的小伙子们便如同飓风卷起的滔天巨浪般,一波一波疯狂的冲击着包衣兵们的防线。便如同狂潮冲击着薄弱的防波堤一般。

    而这点原本就十分薄弱的防波堤,已经出现了管涌。将近四个哨的近卫旅部队已经从白台山一层击败了守卫在那里的清军,为全军打开了一个口子,同时,将白台山守军与塔山守军的联系通道置于近卫旅的炮口之下!

    而在塔山战场上的吴三桂也远远的看到了李华梅的帅旗在向白台山方向缓慢但却坚定的移动着,心中当时便告明了。干娘的声东击西之计!以关宁军的重兵猛扑塔山,吸引两白旗的主力,之后再以近⊕≤长⊕≤风⊕≤文⊕≤学,≡↖x卫旅的精兵猛击白台山多尔衮的侧翼,上驷对下驷,果然是一击成功!如此一来,多尔衮兄弟的这数万人便是釜底游鱼了!

    “杀!郡主都亲自上阵了,我等还不拼命,更待何时!”

    他挥舞着手中长枪领着亲信家丁朝着不远处的多铎猛攻过去,如疯似狂的攻击,令多铎也是应对吃力。不得不缓缓后退。

    一面织金龙纛从塔山堡中飞出,直趋白台山而来,这顿时令白台山守军欢声大作。

    “王爷来了!”

    “主子来了!”

    包衣兵们远远望着织金龙纛,顿时士气倍增,就像打了鸡血一般,疯狂的与进攻的南粤军厮杀在一处。卓罗甚至组织起一连四五次的小规模反击。试图将突破口封死。虽然不曾达到目的,却也是将冲进来的这四哨人马死死的压制在了原地不能向前再前进半步。

    来的人却不是多尔衮,而是正白旗的巴牙喇纛章京。照着清军的礼仪制度,巴牙喇纛章京同样可以使用织金龙纛,在这混乱庞杂杀声遍野的战场上,人们只看到了织金龙纛快速驰来,却忘记了他也是可以打起织金龙纛的!

    多尔衮也是无兵可派了。无奈之下将自己的最后数百巴牙喇兵尽数打发到了白台山战场上。

    经验丰富久经大敌的巴牙喇纛章京稍一观察便将自己带来的这数百生力军投入到了防堵突破口的战斗当中。

    在悍勇的巴牙喇兵势如疯虎般的反击之下,那冲进来的四哨人马渐渐有些招架不住,突破口被卓罗带人夺回。

    “上刺刀!冲!”

    看看原本唾手可得的胜利又被敌人夺了回去。不由得让近卫旅的官兵们大为恼火,而就在这个时候,水师陆营的几个哨官还跑到近卫旅的后队来询问,要不要近卫旅先撤下来休息,让咱们陆营的兄弟上前为老大哥们打开口子?

    这话,如何能够让人受得了?从鲁云胜以下,近卫旅的全体官兵齐刷刷的抄起了刺刀,以连绵不断的刺刀攻势向对面的包衣兵们扑去!…

    冲击的队形形成了密集的人浪。人浪的边缘是跃动着光芒的铳刺,不断的向清军队伍冲过去。每一波人浪拍打着清军的防御阵型。都会带走无数的鲜血,留下一地的尸体和伤兵。

    在几次人浪的拍打之下,清军的防波堤又一次的岌岌可危。上一次是管涌,这一次则是可能全面溃坝。

    “主子!您哪怕给我调二百人来也行啊!”卓罗一面机械的招架格刺,一面心中暗自叫苦。

    如今多尔衮是三面受敌。

    他看着南面和西面两处炮火连绵喊杀声不断的战场,也只能默默祷告。希望父汗和母妃的在天之灵保佑,他派到北面对付松山方向明军的曹振彦尽快的击退那些明军,回师增援塔山。手头已经没有兵马,只有些辅兵阿哈的日子简直太难熬了。

    也许当真是努尔哈赤和阿巴亥的在天之灵听得了这个儿子的苦苦哀求,对于原本打算将汗位传给老儿子的野猪皮来说。在这里的两个儿子折损了哪一个都让他心中不悦。于是,大显神威的保佑了一番。

    从松山方向袭扰多尔衮后防线的明军,算是一支拼凑起来的部队。由模范旅、大同镇、山西镇、松山堡的奇兵营各一部所组成。这样的部队最要命的弱点便是缺少核心。

    留守松山堡的三镇部队原本就不是各自部队之中战力出色的队伍,不过是二三流的水平。而松山堡夏承德所部还不如他们。倘若是夏承德参将亲自带队出城作战倒还好些,留守的三镇军兵之中职衔最高的不过是个游击,自然要听从他的号令。可是夏承德不知道是不是想让儿子立功想疯了,竟然将这一场战事交给儿子夏舒带队,这如何能够让三镇兵马服气?何况夏舒本人的战场经验也是不足。

    刚刚与曹振彦带领的两个甲喇人马接战,便有些招架不住,若不知模范旅的部队上前支撑,只怕当时便会一战而溃。可是,在曹振彦疯也似的连续攻击下,模范旅留守的一营人也渐渐支撑不住,败下阵来。

    模范旅都打了败仗,大同镇与山西镇的兵马更是不敢上前,呐喊一声,转身便走。跑在最前面的自然是关宁军系统的松山守军,为了能够跑得快些,这些丘八大爷们甚至将模范旅、山西镇、大同镇的拖炮骡子都从炮车上解下,一骑绝尘而去。

    若是换了往日,曹振彦不追杀个几十里,一直追到松山堡城下都不算完。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追出十余里,见明军却是逃得远了,急忙收兵回塔山,草草的打扫了一下战场,明军丢弃了一地的刀枪器械火炮,只是捡了些看得上眼的。倒是将五六门大炮连同子铳弹药珍而重之的拖了回来。

    但是,行不多远,迎面便撞见了多尔衮的贴身护卫。

    “曹梅勒章京!主子让你不必回塔山了!直接去白台山!增援那边的卓罗梅勒章京!白台山吃紧!”

    能够从多尔衮嘴里听得到吃紧二字,曹振彦不敢怠慢,当即命人加快行军速度,这两个甲喇不到两千人的队伍立刻发足狂奔,直奔白台山而来。

    从白台山到塔山,辽东反贼们全线吃紧。

    不断发起刺刀突击的近卫旅,将驻守白台山的卓罗一步步压缩。几处防线上不断的出现险情,害得卓罗与都尔德等人不停的领着越来越少的白甲兵往来救援,疲于奔命。…

    李华梅的帅旗下,施郎已经将四个水师陆营整补完毕,损失较大的建制单位被撤下去休整,又从炮船上将一些闲暇无事的炮手、水手补充到位。二三百个水兵充实进来,陆营算是做到了基本建制圆满

    他们将作为最后一击的力量狠狠的砸下去。

    塔山那边,吴三桂也干得精彩。他将山海镇的兵马也悉数调来,加入战团。而不断增加的明军生力军。给多铎制造出了更多的威胁,逼得多尔衮也无法再稳坐钓鱼台,索性从塔山堡中出来,领着最后的二三百个家奴护卫,冲杀到多铎身边。

    便是死了,也是兄弟们死在一处。

    “二哥!你糊涂!你忘了我说的话了!怎么能够让咱们都死在这里?!见了阿玛和额娘。你打算说什么!”满脸是血的多铎对多尔衮的这番作为,很是不满。按照他的想法,兄弟两个只能死一个。另一个就是多尔衮,要利用明军的力量来对付黄太吉为屈死的额娘和这些年所受的委屈讨一个公道。

    “今日咱们谁也逃不了了!索性便杀个痛快!你我兄弟一起去见阿玛和额娘便是!”多尔衮惨笑一声,挥起手中长枪与不断冲杀上来的明军搏战在一处。

    多尔衮的加入战团。两面织金龙纛并列在一起迎着明军的攻势逆流而上,顿时给清军的士气加了三成。

    “奴酋多尔衮也来了!兄弟们上!”关宁军队伍之中,被吴三桂踹到最前线领着仅有的二三百家丁硬着头皮来立功赎罪的秦守仁眼前一亮,如果能够被他立下斩杀多尔衮兄弟二人之一,哪怕是夺获织金龙纛的功劳,吴三桂便不能将他如何。

    “活捉多尔衮,活捉多铎!”

    整个塔山战场上顿时响彻了明军疯狂欣喜的口号声。逼得多尔衮亲自下场战斗,这仗有点意思了!

    纵横交错的壕沟堑壕胸墙,无意之中帮了多尔衮一个大忙,虽然明军见到了他们兄弟二人的旗号同时出现在了战场上而士气大振,疯狂的拥挤进来,但是被壕沟堑壕胸墙分割的战场上能够容纳的兵员有限,便是再多的兵马,能够在前列搏杀的也不过千余人。这样一来,清军的个人技艺经验优势便毫无保留的体现了出来。更要命的一点,此时的清军都清楚,这一仗打败了,大家都是个死!打下去大家可能还有点活路!

    正如嘉庆年间指挥清军平定白莲教的额勒登保所总结的一样,“处处死路,惟拼死向前一条生路!”向前还能有可能活下去,后退百分之百是个死!

    多尔衮不怕死,也做好了战死的准备,不远处的吴三桂更是不怕死人,他一波一波的将攻击部队送上去,又一波一波的退下来。

    “杀吧!不管你们是杀鞑子,还是被鞑子杀,都对吴某有利!”

    他在心中默默叨念着。

    眺望着远处的白台山,不由得他眼皮一跳,立刻挥动着长枪声若霹雳般狂吼,“郡主娘娘已经突破了!鞑子垮了!杀!”

    李华梅的帅旗已经出现在了距离卓罗不到二百多步的位置上,卓罗两翼的防线被近卫旅拼死撕开了口子。

    不过,也许真的是野猪皮地下有灵,眼看着卓罗所部便要被鲁云胜指挥近卫旅包了饺子,距离塔山明军大胜只有一步之遥时。曹大才子的祖宗气喘吁吁的带着数百人冲到了战场,二话不说,抡起刀枪便将沿着壕沟堑壕向纵深突击,力图扩大战果的近卫旅士兵硬顶了出去。…

    也是拜地形地物所赐,白台山上同样被分割成了一个个小块,狭窄的壕沟之中近卫旅熟练的组队刺杀战术不好施展。倒是给曹章京占了好大的便宜。

    付出了二百多人伤亡的代价之后,曹章京总算是将左翼战局稍稍稳定了下来。

    “你带了多少人来?”

    顾不得客套,接过曹振彦递过来的一水壶甘蔗酒,卓罗一仰脖灌下去一半,稍稍的让火辣辣的肺叶舒缓了一下,这才开口问曹章京的兵马。

    “我这两个甲喇的人,都在这里了!”曹振彦用手一指,示意卓罗去看。连番苦战,如今辽东反贼们的建制大多缺编严重。曹振彦的这两个甲喇若是全数满编至少应该是三千人上下,可是如今能够站立在白台山战场上拿着刀上阵的,也不过一千出头。

    不远处,近卫旅的兵马又一次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喊杀声,直扑卓罗而来。“这群南蛮!果然是好样的!”虽然是生死相搏的敌军,卓罗也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短短的半天时间,双方已经反复争夺了七八次之多。若是换了明军的其他部队,只怕早就垮了。而眼前的近卫旅却是依旧杀气不减反而更加旺盛!

    曹振彦眯缝起了眼睛。黑胖的脸庞上一阵抽搐,猛地一回头,朝着身后的一群人断喝一声,“火炮还不曾架好?!”

    包衣兵之中原本在明军之中当过炮手的几十个人正在手忙脚乱的安放着火炮,将炮口对准远处呼啸而来的近卫旅冲锋队形。这几门大佛郎机和六磅炮正是曹振彦从松山军手中抢了的,一路拉来累死了七八匹骡马。为的就是在这里派上用场!

    几个原明军炮手手脚有些颤抖的将大佛郎机的子铳装好,透过炮口的虚影大致的瞄准了一番,“回主子话,好了!”

    “开炮!”

    四门大佛郎机炮口喷吐出浓烟烈火,将子铳里装填的霰弹尽数送了出去!

    数百颗霰弹给了近卫旅的冲锋势头当头一棒!几十名冲在前头的官兵哼也不曾来得及哼一声便倒地不起。整个冲锋势头为之一滞!

    “打得好!继续打!”曹振彦和卓罗二人兴奋的手舞足蹈。口中没口子的督促着炮手们继续装填开火!

    “你们这帮家伙!平时走路都带风,一个个说话牛气冲天,怎么又被人给赶下来了?”

    一边数落着几个浴血而归的营官,李华梅一面甩掉身上的披风,随手丢给身旁的亲兵,拔出腰间佩剑,“胖头鱼,带着人跟我上!”

    “有敢后退半步者立斩不赦!今日一定要拿下塔山,生擒多尔衮!”

    施郎听了李华梅这话,微微一皱眉,正要开口劝阻李华梅的轻举妄动行为,却被李华梅白了一眼,“施郎!你在这里,代替我指挥全军!”

    施郎正要开口要求李华梅暂且退回,这里交给他和鲁云胜便可以,耳边却听得远处的六磅炮声大作,他本能的感觉到危险邻近。

    “郡主,闪开!”

    顾不得身份诧异,男女大防,施郎一把将李华梅推到一旁。

    清军阵地上,曹振彦满心欢喜的等着看这一轮炮火的杀伤效果如何。

    但是,似乎野猪皮此时睡觉去了。这三门六磅炮的杀伤效果远远没有方才的大佛郎机来的狠辣。也许是炮手装填弹药师多装了些发射药,亦或是瞄准时候炮口不小心调的高了些。两枚炮弹越过近卫旅的兵士头顶,直奔后方而去。…

    但是,让曹振彦满怀期待的是,两枚炮弹直奔近卫旅的后方,人群最密集之处,那里隐约都是甲胄鲜明之辈,旗帜林立,正是李华梅驻跸的所在!

    一枚炮弹呼啸着,直奔正在寒风之中烈烈飞舞的巨大帅旗而去!

    电光石火的一刹那,一团血雾爆开。那枚炮弹正中李华梅的帅旗,将帅旗拦腰折断,掌旗兵当场阵亡。

    “唉!为什么不再打得准一点!”卓罗很是遗憾的狠狠一拳,砸在眼前的工事上,指缝间有鲜血渗出。

    “快!快喊!李华梅死了!”

    不愧是有一个名传千古的子孙,曹振彦的脑子要比卓罗来的快多了,一把拉过身边的一名包衣兵,大声的吆喝着。

    “李华梅死了!李华梅死了!”

    “曹章京炮打李华梅!”

    “李华梅死了!”

    狂喜的吼声迅速从白台山传到了塔山,也传到了多尔衮多铎二人的耳朵里,他们有些惊喜但是更多的却是不敢相信,难道当真是父汗在天之灵保佑,让咱们兄弟逃过这一劫?

    不敢相信归不敢相信,嘴里却是丝毫不曾降低声调,将这一消息传播出去。

    吴三桂也是有些吃惊不小,急忙向西眺望过去,视野里旗帜纷乱,却到哪里去找李华梅的帅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