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三章 各有各的烦心事
    当李沛霆连夜赶路,快船飞也似的赶回虹螺山大营的时候,营中气氛异常压抑紧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一场几乎就要到手的胜利转眼间变成了大溃败,让关宁军系统损失惨重。

    南粤军这边虽然人员伤亡不大,但是后果也是异常严重。

    李华梅被随军郎中处理了伤势之后,便要升帐,重新安排进攻!却被莫钰等人苦苦劝阻。

    眼下的营寨之中,伤兵满营,愁云惨雾,便是勉强进攻,却又能如何?还是暂且撤下来休整一番,同时命人快船往山东去禀明主公,待主公大队人马前来之后,再行攻击便是。

    而近卫旅和水师陆营的将领们却和莫钰的老成持重理由不同。他们认为今日之败不是败于辽贼,而是败于友军!

    对于这一点,吴三桂也是坦然承认。

    “母亲大人,列位将军,今日之败,完全是营伍繁杂,军令不一,政出多门所致!战败之责,不在母亲,亦不在三桂与列位将军。若是追究战败之责,数万貔貅丧命的罪责,邱巡抚难逃国法!”

    吴三桂知道,今日之败,如果不找出一个罪魁祸首,不但朝廷那边交代不过去,李守汉这关更是过不去!从南粤军与建奴作战以来,几时有过这样的败仗?连李家大小姐都亲自上阵督,@︽x战了,结果还挂了彩,却是被友军的溃败带动阵脚,不得不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胜利含恨撤退。

    他的这个说法,立刻得到了李沛霆为首、莫钰、施郎、鲁云胜等南粤军系统高层人物的认可!整个战场上的人都看得清楚,当时漫山遍野的建奴都在叫嚣传播着大小姐中炮身死的假消息时,全军虽然骚动,但是局面却未曾紊乱,尚可整顿军心一战。

    “若不是邱大人惊慌失措。举止失当,将你的所部抚标营亲兵从战场上撤下来,又怎么会导致全军军心动摇?!”

    面对着邱民仰苍白无力的为自己辩解之词,吴三桂手按宝剑,气势汹汹的指责着这位辽东巡抚。从理论上和大明朝的体制上,这位邱大人可是在辽东战场上地位仅次于洪承畴、李守汉的人物。但是如今却被一个宁远总兵吴三桂,戟指着鼻子大声叱问,几乎完全丢光了大明文官的体面。

    “长伯,大敌当前,军中切不可再有令出多门之事。”李沛霆冷冷的给辽西将门集团与朝中文官的决裂添了一把火。

    “郡主,本官以为,应令长伯与鲁云胜等人去将此时猬集于宁远、塔山、山海关等处各营各部军马,尽数先行缴械,统一交由长伯指挥!以正军法!”

    听了李沛霆的这话。欢喜的吴三桂几乎就要开口管李沛霆叫舅老爷了。这等于是南粤军给他撑腰,去将眼下辽东明军在山海关、宁远等处的军队尽数变成他吴家的!

    有近卫旅、水师陆营和那几个补充旅的军队在一旁压阵,又有哪个部队胆敢不交出武器军马,接受他吴家的改编?

    于是,最先被缴械改编的,便是此战的罪魁祸首,邱民仰的抚标营。

    可怜那千余军马,刚刚庆幸自己从建奴刀下逃出性命。却又被近卫旅的一团人马和水师陆营的一个大营,外加吴三桂的二千骑兵团团包围。勒令立刻交出武器马匹甲胄,出营接受改编。

    对于这样的事,吴三桂的家丁们已经是熟极而流。莫要说己方的军马是抚标营的数倍之多,便是周遭的几十门大炮和上千支火铳,都是令人望而生畏的。正好可以借助宁远伯的威风来对付眼前这群平日里和咱们经常有摩擦争斗的家伙。…

    不过,平日里在辽东也是飞扬跋扈惯了的抚标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放下武器俯首帖耳的接受改编的。

    抚标中军便跳出来第一个不服“老子是辽东巡抚麾下抚标营!你们宁远镇和南粤军凭什么要老子交出兵器、马匹、甲胄?你们这是明火执仗的吞并!老子要见巡抚大人!老子要……”

    “冥顽不灵者,杀!”

    吴三桂手下带队的吴静思本来还打算威吓几句,但是被从身后传来的冷冰冰的话吓了一大跳,紧接着,密集的火铳声响起。火焰与硝烟中夹杂着阵阵哭号声。以南粤军火铳的威力,在面对面的距离上对着抚标中军等人发射弹丸,巨大的冲击力,几乎将那中军打得飞了出去,飞溅的血雨与骨屑碎肉,令周围的人不寒而栗。一息之前还在那里腆胸叠肚威风八面的中军大人,转眼间便被密集的弹丸将身体打得筛子一般相仿,连累了周围的几个家丁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甚至连肠子都被打了出来,几个伤重未死之人,兀自徒劳的将青紫色的肠子往腹腔内塞回去……

    有这样的先例在,吴静思们的差事立刻无比顺畅。眼前的情景,令抚标营之中心理稍一脆弱的人,都无法承受。昨日还好吃好喝供给咱们的南粤军,转眼间便以火铳相向,而且是毫不犹豫。抚标营侥幸没死的个个崩溃,乖乖的跪倒在地,看着几个吴三桂家丁将抚标中军等人的尸体拖走,留下长长的一道血痕。却没有人敢出来为他们的遭遇鸣不平,只是更加老实的跪得规矩些。随着吴静思的口令,一个个排成长队,将各自兵器投入到随军民夫带来的荆条筐中,交出各自的马匹给他们牵走。几个抚标营的军官,还吆喝着部下动作快些,更带头脱下身上甲胄丢到那荆条筐中。

    类似的强行改编缴械情景,在几天之内不断的在山海关、宁远、塔山各处上演。以吴家家族和祖家家族为骨干的军官们牢牢的掌握住了关宁军。

    在李华梅的大帐内,一场口诛笔伐正在暴风骤雨般的进行。

    强自支撑着身体,勉强忍住伤痛的李华梅,与张若麒、吴三桂、李沛霆、莫钰、鲁云胜等辽东此时各方面的大员们讨论,如何惩处邱民仰。

    或者说,如何为塔山的溃败找到一个责任人向朝廷交代。

    若是依照李华梅的脾气。这个邱民仰早已被她请出天子剑于军前斩首正法,以正军心了。还费什么口舌,讲究什么罪名!

    不过,同样是要给自己找一个下台阶的张若麒却不敢这样做。大明朝几百年来,似乎只有七八品的文官斩杀一二品的武将,几时有了武官勋贵斩杀二三品的文官的?特别是。杀人的是李华梅这位郡主,有些名不正言不顺,被杀的是一位三品的封疆大吏,这如何能使得?

    倘若他在这里不能够站出来说话,便由得李华梅在虹螺山前便斩了邱民仰,回京之后,不要说面对整个文官集团的暴怒,便是邱民仰的同乡、同年、同榜、社友等等关系,他也是无法应对的。

    他那里心思电转。苦苦思索着该如何处理此事,既要打击了邱民仰,让他能够在辽东战事当中立功,而若要立功便必得迎合眼前帅案后面满是怒气的李华梅,可是又不能让这位盛怒之下的大小姐请出天子剑斩了邱大人,这该如何是好?坐在他下首的提督军粮太监,则是口口声声的喊打喊杀。…

    “咱家早就看这厮不顺眼!穷酸迂腐的家伙,不想他这厮在关乎国朝气运之际竟然如此胆怯。如此贪生怕死!当真是不杀不足以安抚军心,不杀此獠。如何面对九泉之下数万为国捐躯的忠勇将士?!”

    坐在李华梅身侧,低声命小麻杆与胖头鱼等人仔细照顾李华梅的李沛霆,表面上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耳中却将众人的言辞态度了解的一清二楚。

    “这姓邱的家伙也是有取死之道。但是不管他是生是死,朝中文官们都会迁怒于主公。他们必然会掣肘于主公,到那时。主公的一颗忠于大明的心,想来也会冷了不少。某家的劝进之举便可以着手了!”

    而近卫旅和水师的将领们,则是主张先行休整数日,让兄弟们恢复一下体力,再继续进攻塔山。但是作为水师统带的施郎。却是坚决主张将部队暂时撤了出去,撤到宁远或者撤回天津。一时间,十几个军官同施郎争得面红耳赤。

    “好了!先不要说这事了!”

    坐在帅案后面的李华梅,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病态的红晕,看得出,她是强忍着痛楚说出这番话。

    “塔山之事,必得有人要负责。刚刚张大人也说了,邱巡抚是朝廷大员。本郡主自然不敢擅自杀了。不过,向朝廷禀明此间战败之事,指明严参,却是本郡主份内之事。不知各位是否愿意联名?”

    其实这话说与不说都一样,帐内大多数人都是南粤军一脉,吴三桂则是李华梅的干儿子,如今又须得靠着南粤军来吞并杂牌铲除异己,如何能够在这个时候与南粤军步调不一致?至于说张若麒,听到李华梅采纳了他的意见不再军前行军法杀了邱民仰,登时便一块石头落了地。正要开口表态,却被身边的提督军粮太监抢了先。

    “郡主娘娘宅心仁厚,顾念朝廷法度体面。咱家是第一个赞成的!何时签名?咱家愿追随骥尾!当年老祖宗和宁远伯并肩作战杀鞑子的时候说过,咱们虽然是没卵子的,但也要干点有卵子的事!”

    他口中语不择言,让张若麒颇为尴尬。

    当下,众人便在给朝廷的公事文书上列名用印们,对于邱民仰的举止失措行事乖张导致大军溃败之事大加鞭笞,之后命快船送往天津,转呈朝廷不提。

    夜晚间,邱民仰与张若麒二人灯下相对小酌。

    往日里甘甜清冽的美酒,喝到嘴里却满是苦涩。

    “想不到邱某的一时胆怯失措之举,却是铸成如此大错!”邱民仰酒意有了三四分,眼中满是泪水。

    “若不是天石兄左右苦心周旋,邱某这条残生便已经行了军法。邱某敬天石兄一杯。”不待张若麒答复,邱民仰已经将酒倒入口中。

    “慢来!慢来!邱大人。学生此举,也是为了保全朝廷体面。某家已经密信报与陈大司马,待得弹劾文本到了京城,少不得上下苦心斡旋一番,说什么也要保全大人!”

    “嗯!那便多谢陈大司马了!”

    不过。虽然有陈新甲这位兵部尚书的助力,但是也要靠邱民仰自己努力才好。

    “日前接到塘报,锦州、松山等处的粮草被黄太吉劫走。某家打算,趁着锦州尚未合围之际,往城中抢运粮草补给。不知邱大人有意走一趟吗?”

    往围城之中押运粮草,成功了。是大功一件,他的罪责便减轻了不少。若是失败了,也是战死疆场,少不了朝廷要给一份封典追赠。…

    “好!某家去!几时动身?”

    横竖都是一个死,倒不如死的有些价值,有些体面!

    松山堡之中。

    原本夏承德的参将府,如今成了奉命大将军的行辕所在。门前高高矗立着两面巨大的织金龙纛,骄傲的两白旗巴牙喇兵们腆胸迭肚的站立成两排,各自手执兵器从府门前的广场一直到帅堂前。

    帅堂前。几十个和乌眼鸡一样的八旗军官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怒视着对方。如果不是多尔衮与多铎二人在此,以强力弹压,只怕这些家伙们还会大打出手。

    从塔山到松山,八旗军官们被俘获的兵马甲杖辎重粮草晃得有些眼花缭乱。特别是攻克松山后,这座之前担负着洪承畴大营所在地的城堡,到处堆积着粮草甲胄兵器火药炮弹,别的不说,光是被八旗军官们珍而重之的收藏。关系特别好的才互相赠送的救命包,这里就有整整一个院落专门用来堆放。还有整囤整囤的粮食。烧酒,堆得和小山一样的棉衣。

    在这样巨大的物质收获面前,没有哪个军官不为之动容。

    特别是还有数万俘虏,以及松山堡中的子女玉帛可以供大家抢夺一番时,众人都不淡定了。

    跪在帅堂前的几十个八旗军官便是这场风波的制造者。

    两白旗的军官们认为,塔山之战。两白旗死伤人数最多,打得最苦,自然这些俘获的明军兵马,缴获的财货辎重也要先行补给两白旗,不光是兵马要补充。连包衣兵也要补充。有这样想法的,不仅仅是各级军官,便是曹振彦、卓罗这样的梅勒章京级别的将领,甚至多铎本人也是如此认为。

    他们是想到便做到。大张旗鼓的将俘虏的明军选拔精壮编入两白旗,补充战死的旗丁余丁,余下的统统编为包衣牛录。

    数万明军被编为包衣阿哈、余丁旗丁,火铳兵,两白旗的旗丁和包衣们兴高采烈的搬运着仓库之中缴获的各类物资,看着两白旗吃得满嘴流油,兴高采烈的,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了。

    导火线是从一个极不起眼的事情引起的。

    照着多尔衮在战前所颁布的军令,凡是在塔山前线作战者,“凡是能够守住阵地,并斩杀南蛮一卒者立即抬籍,成为两白旗旗下人,擒斩营官以上者升三级、赏半个前程。擒斩明国副将以上将领者,本王与他结为兄弟,并向皇上请个恩赏,入我大清宗室,腰间多一条红带子!”

    “斩杀南粤军队官以上者,立刻抬入两白旗满洲,提拔为壮大!”

    这一条条一款款,可是在南粤军炮火最猛烈的时候,也不曾在两白旗将士脑海中抹去的。

    清国以军论功序爵位,从一等公到备御,才多少个前程?寻常人很难获得半个前程,往日清军各部,便是斩杀大明的参将,游击什么的。也难加授前程。可是,如今在守卫塔山的两白旗各部当中,身上有半个前程、一个前程的人却是大有人在。

    那些原本是包衣的家伙,因为有战功,摇身一变成了两白旗满洲的旗下人,更因为战功,成了壮大、分得拨什库、拨什库,甚至是牛录章京。最让人看着生气的,便是曹振彦。

    话说曹大才子的祖宗因为作战有功被提拔为梅勒章京,手下管着两个甲喇,这倒也罢了。这个不久前的睿亲王的包衣奴才,因为走了狗屎运,一炮打断了李华梅的帅旗,而造成明军全线大溃退,战后,多尔衮叙功时,当即便赏了他一条红带子,并且亲手给他围在腰间。

    看着两白旗大口吃肉,参与了塔山之战的包衣们一个个趾高气扬,昨日的奴才们转眼便成了和自己一样身份,甚至官职前程还要略微高一些,这如何能够让余下的几旗人马心平气和?

    与这几旗人马相比,随同鳌拜前来的镶黄旗、正黄旗两部人马更是气不忿。好歹这几旗人马随着多尔衮作战,虽然不曾大口吃肉,至少可以跟着喝些肉汤,啃啃骨头。

    别的不说,杜度父子虽然战死了,但是他们镶红旗满洲麾下立功升官抬旗的也是有数百人之多。

    两黄旗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