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八章 吓坏了崇祯!
    整个太平洋西岸变得沸腾了!

    ∝汉对于南粤军系统的控制能力,比起朝廷对于地方各释各镇军头的控制来,不知道超过了几条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一道道命令传达下去,整个南粤军系统这个庞然大物,仿佛被人狠狠抽了一鞭子,开始缓缓而又可怕的进入了战争状态。

    以耽罗岛、崇明岛等岛屿为驻守锚地的水师左翼舰队统领张孝,以地理之便利最先接到命令。打开用火漆封口的公文袋,对应军中密码将命令翻译之后,张孝,这个头顶微秃,两鬓斑白的前海盗头子,不由得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

    “孩儿们,出海干活了!”

    ◇翼舰队开始在南起宁波、杭州、上海,北到清江浦的黄河入海口这一漫长的海岸线上各处出海口附近,各处沿海港口,大肆征用船只。说到底,就是扣船。

    (这个时代的黄河入海口:: 还是在淮河流域,所谓的夺淮入海。我们熟悉的在山东出海的黄河,是在咸丰年间铜瓦厢黄河决口之后形成的。那次决口,不但形成了黄河从山东东营出海的局面,而且在菏泽一带形成了濮范水套。这个地理环境更是要了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的老命,把清政府的最后一支嫡系强军葬送了。)

    要是没有南粤军和南京守备衙门颁发的出海凭据,张小六子手下那群如狼似虎的将士毫不留情,立刻扣船!短短的十几天下来,从上述地区被左翼舰队押送南下的大校船便有数千艘之多。一时间,沿海各地被折腾的鸡飞狗跳。

    被左翼舰队用大炮和火箭一路监押到了两广、福建水域的这些船只,很快便装载了兵员、辎重、大炮、骡马帆樯如云的北上。

    为了赶运骡马,张孝甚至将朝鲜金自点家族用来大肆走私粮油布匹绸缎镜子等各类商品的船队也一并扣下。押到耽罗岛将数千战马、挽马、驮马、骡子一船一船的运往登莱沿海的养马岛。

    这些还不算,真正将整个大明内地搅扰的沸反盈天的,则是将上海、广州等地储备的粮食等大宗物资通过海运、内河水路运输。

    这些粮食每一次接驳转运,都需要大批的船只和民夫,这便给内地因为官府征收钱粮赋税只收银元而火耗负担更加沉重了数倍的破产农民、流民、饥民看到一丝希望,纷纷涌动到了沿途各个码头上。充当纤夫、脚夫。希望用自己体力的付出来给家人换得温饱。

    与南粤军有着多年良好合作关系的盐漕两帮,更是借助这个百年难遇的好机会,大举扩张势力。将原本局限于运河流域的影响向运河、长江、黄河、淮海、汉水流域腹地扩散。挟手中有着独家接驳转运的权力,在短短的一月之内,连续吞并了数百个大小帮派,在这些帮派的尸体上开香堂收徒众。那些饥民为了一口饱饭,自然是哪家有保障便投入那家的门下,所谓的“旱码头孝祖”便是由此而来。

    声势浩大的背后,则是各地官府赫然惊讶的发现。斗殴、杀死人命案件数量成一条直线上升,武器也从木棒铁尺石灰,迅速升级为长刀利斧短矛,个别富庶紧要地区还出现了火铳排击的声音。

    不过,乱世年间,街头巷尾出现些死人,在各地地方官眼里,再也正常不过。不出现死人才是不正常的事情n况这些死人明显就是死于刀枪之下。所有的官吏都是采取了夜猫子战术,睁一眼闭一眼。…

    但是。有的事情可以装作没看到,但是,有的事情却是朝廷和崇祯想装作没看见也是不可以的。

    守汉北上之后,沿着历年来押运粮米走熟了的海路,抵达泥沽后经子牙河北运河进入天津,将援剿大总统行辕设于天津的天后宫。

    随着大队人马和铺天盖地的大宗物资、武器辎重的到来。天津变得热闹非凡。

    不要说天津卫城内,便是北运河两岸,宁河、军粮城,一直到静海一带,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南粤军的旗号营寨。随同守汉北上的南粤军三个旅加直属部队两万多人。还有归属守汉这个援剿大总统节制指挥的各地勤王军数万人,天津当地兵马,全部汇集于此,形成一望无际的旗海与营寨。

    不过,这些军队里大多数军官将领是来抱着试图跟着南粤军屁股后头捡洋捞,分润些军功目的前来的,普通士兵的目的就更是简单、直接。跟着南粤军可以吃上几天饱的、油水大的。跟着谁吃不是吃?

    一面令部队休整,同时让营务处对前来报到接受节制的各部明军进行点验,发放粮米,准备出关作战。守汉更是命人撰写题本,请求进京面奏圣上,陈说方略。

    这道题本上去,顿时令内阁、司礼监、礼部的大人们犯了难,便是崇祯本人也是心中惴惴不安。

    塔山战败之事,他们已经从吴三桂等人的奏本之中得知了详情。为了安抚李华梅,崇祯甚至让与李华梅私交不错的女儿长平公主带着几十个太医院的御医冒着风寒往李华梅养伤的天津走了一趟,以示安慰。

    一面是朝廷损兵折将,一面是宁远伯大队人马物资北上。数万人马就在天津听从号令,此时间这位以家财养兵的大爷,上奏朝廷说要进京面圣,这如何让朝廷和朱由检同学放心得下?

    你到底是要进京面圣,还是准备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来点什么历史书上群众喜闻乐见的活动?这又有谁能说得清?就算是你李守汉自己要做大明忠臣,天晓得你的部下当中,那些旅长、营官,还有归属你节制的部队当中,总兵、副将之类的,有没有打算做开国首义从龙功臣的?一旦进了京城,有人登高一呼,一件黄袍披到你的身上,那咱们这些人该怎么办?我们是不是也会被弄到瓜州去。然后制造一起沉船事故?

    心中犯嘀咕,脸上还不能露出了。朝廷大佬们少不得色厉内荏的下了一道旨意,申斥宁远伯一番。

    “该员既身负朝廷重托,当思眼下国事艰难。于此辽东军情紧急之时,不思如何底定辽东,博取封侯之功。以图名留青史。然却顿兵于津门,上书朝廷进京面奏。该员若有公忠体国之心,大公无私之念,又有何事不可上奏?”

    前来宣读圣旨的小太监,一面尽量的用缓和的音调宣读这份旨意,防止刺激到宁远伯和他的部下,一面在心中破口大骂,用自己早已不存在的器官问候着礼部和内阁官员们的女性亲属。娘卖的!有好处的事情你们抢的比谁都快,这种得罪人的活全都躲了!

    不过。跪在香案龙牌前面的李守汉却是面色依旧,听得太监宣读完旨意,却也是面不改色,中规中矩的按照礼节叩头领旨。

    “请小公公在津门稍作休息。待本官将上奏陛下的表章写好,请小公公代为呈送。”…

    那小太监口中连称罪过不敢,伯爷但有差遣,只管吩咐便是。宫中的列位老祖宗和大太监们早就将伯爷视作咱们这些废人的恩人与知己。

    有人捧过一个木盘,盘子里是十几卷用红色桑皮纸包裹好的银元。“些许散碎银子,请小公公打赏手下。作为在津门的零用。待返程时,某家另有些心意还要请小公公代为转呈各位公公。”

    那小太监眉开眼笑的口中不住道谢,跪倒在地谢过伯爷赏赐,抱着银元走了。

    守汉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

    “不要老子进京,那好,老子便把要说的话都写出来。让尔等好好看看!”

    凛冽的北风呼啸扫过整个京师,偶尔有卷过几朵雪花飞舞,转眼间便落入大街小巷到处可见的垃圾堆上。已经是腊月里了,各处买卖店铺开始四处收取客户一年来的欠账,准备年下归总。有那欠钱多的穷家小户和穷京官们四处张罗着。准备着过这个年关的银钱。不过,随着辽东战局不顺,塔山溃败的消息传来,整个京师官场上下陷入了一片压抑之中。

    北风掠过殿角,吹得悬挂着的铁马叮当作响。乾清宫内,虽然生着火炉,有着火墙,但是崇祯皇帝朱由检却是时而觉得寒冷刺骨,时而有懊热非常。总之,一句话,烦躁。

    他紧锁着眉头在仔细阅读着守汉送入宫中的题本,比起当日赏雪之时,短短的半个月时光,他的气色又重新回到了满面憔悴的状态,当日本来有些红润的脸颊又重新回复到了干黄瘦削,两块颧骨凸显出来,额头的皱纹,鬓边的白发更多了些。

    桌案前,两个心腹大太监,司礼监的秉笔和掌印王德化与王承恩二人,只管低眉顺眼的看着脚下那被崇祯丢进筐里的题本,心中却是一阵暗自欢喜。那筐里是各地方大员弹劾李守汉所部飞扬跋扈,军纪不严,骚扰地方,劫掠百姓的奏本。这些奏本自从塔山兵败的消息传来后,便如雪片般飞来,其中更有山东曲阜衍圣公府的告状信。弹劾李守汉养寇自重,纵敌为患。

    对于这些弹劾的题本,崇祯同学和司礼监的大太监们都是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丢到一旁去。少不得还要以皇帝的名义下旨严词申斥一番题奏人。告诉他们,宁远伯所部军纪严明,断然不会做你们所说之事!再有敢于诬陷朕之股肱重臣,国之干城,三尺国法正为尔等所设!

    对于皇帝这样的态度,二位王公公心中都是极为舒爽痛快的。本来嘛!伯爷的军队向来是以自备粮饷,军纪严明著称,既然是自己筹措粮草给养,又谈何骚扰地方,劫掠百姓?这群狗东西,见到左良玉等人屠戮州县、洗劫民财时不敢放一个屁,怕是南粤军向他们打听道路时说话声音重些也是骚扰地方了。

    这样的评判标准,便和他们子孙后代想法一致。闵猪国家的王师炸死了无数平民,将不知多少家庭推入了水深火热之中,这也都是英明正确的,因为王师给这些人送去了闵猪,尽管这闵猪是和炸弹一起落下的。而反过来,你从地震灾区撤走那些本来去《等风来》却等来了地震的小清新和文艺青年时。不让他们先走,不提供免费机票,他们就会在到达国内之后吃着火锅唱着歌,同时还在自媒体上说自己在灾区几天几夜没吃没喝、机场上只有两个使馆的人在维持秩序、捎带着制造些不用负责的谣言。…

    更何况,三千营也好,神机营也罢。这几个月下来也是长进了不少,对于一心想要有一支强兵在手中的崇祯来说,南粤军无疑就是他打造一支强军的教练兼陪练,这个时候怎么能够得罪了?

    “二位大伴,你们看看宁远伯的这份题奏。”崇祯很是疲惫的向后仰过去,将李守汉送入宫中那份厚厚的题本丢给两位王公公。王承恩接过这份题本,却是不忙阅读,顺手递给王德化,自己却到了崇祯身后用大拇指的指肚力道均匀的为崇祯按摩太阳穴。以舒缓皇帝的压力。

    王德化满是妒忌的看了王承恩一眼,只好打开题本仔细阅读起来。一目十行的扫了两眼,立刻手中如同捧了一个火炭团一般,满是烧灼和疼痛感。惊吓的他几乎将那份不过数千字的题本扔出去。

    他本能的向乾清宫外望去,还好,今日在外面当值的都是他和王承恩二人的心腹,其中有几个还是他们的干儿子。新近红起来的吴良辅也是其中之一。

    “二位大伴,你们都是朕的心腹体己人。你们说,宁远伯所奏之事。该如何办理?”

    看到王德化那青一阵红一阵的面色,王承恩心中知道,定然是其中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否则宁远伯也不会饶过内阁,直接将这份题本送到皇帝面前。难道说是要弹劾内阁首辅、次辅?或是要弹劾辽西军镇作战不力?否则的话,怎么会如此?

    满腹狐疑的从王德化颤抖的手中接过守汉的题本,往页面上扫了一眼。却是不曾发现他原本以为的那几桩事,但是若干字眼却是烫的他两眼生疼,不由得也是抬头向殿外望去。

    “摊丁入亩!”

    “官绅一体纳粮一体当差!”

    “开征关税!”

    “开征增值税!”

    “开征商业税!”

    “开征个人所得税!”

    怪不得王德化几乎要吓得将这份题本扔出去,怪不得让皇帝如此举棋不定!原来如此!

    守汉在这封题本里,将自己的想法一股脑的都倒了出来。

    开征这些税种。废除读书人和官绅的特权,其目的便是为了迅速荡平流窜于中原各处的流寇和为祸辽东数十载的东奴。

    朝廷有了钱粮,便可以赈济灾民,或是以工代赈,让各地饥民有一口饭吃便不会铤而走险加入流寇。而各地方官员、绅士、读书人、勋贵一体缴纳钱粮税赋,国库之中便可以充盈,不必再从本来就少得可怜的自耕农头上压榨,将这些已经被天灾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农民变成了李闯王和八大王们的预备兵员。

    题本的第二部分,便是建议皇帝利用上述措施征收到的钱粮,训练新军,不再归属兵部或是由各地督抚节制统帅,而是归皇帝本人亲领。南粤军可以以成本价向朝廷出售这支军队的一切所需之物,并且愿意派出人员相助皇帝训练,一俟成军便撤走全部人员。

    因为各地军头的跋扈,各镇兵马的**糜烂,不堪一战,让崇祯手里有一支完全听命于他的两到三万人的精锐部队。这可是崇祯和王德化、王承恩主仆多年来的梦想,否则崇祯也不会为大臣们所诟病,开设所谓的内操了。

    为此,崇祯不止一次的与二位王公公在一起掰着手指头计算各种收入,是否能够将这支军队建立起来。

    虽然眼下饥荒遍地,家室清白的子弟为了一口饭都甘于从贼,招募兵员自然是不缺的。但是这两三万人从训练到成军,包括以后维持的军饷,却是让崇祯很是头疼,简而言之一句话,皇帝拿不出。

    虽然自从守汉出现在大明朝野的视野当中之后,崇祯的手头宽裕了不少,至少不用偷偷的去典当东西过日子了。而且各种从守汉那里来的钱粮财物支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不过,大明朝的官员们太给力了,让朱由检的这些钱粮大都用在补官员窟窿上了。

    “皇爷,现在每年从宁远伯那里来的报效财物大概在八十万银元上下,其中额定五十万、南直隶二十万、海关收益十万,光每年给的银元就相当于神宗爷开征辽饷之前国库收入的两成多了,而且还是不入户部直接归入内库。更有运抵京师和南京的五十万石粮米以供敷用,折算市价,又是至少三四百万元。”

    听着数目不少,但是要是看看各地请粮请饷的文书,便是又再多数倍的银子粮食也是不够用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