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兵贼鱼水一家人
    正在阿巴泰为家中兄弟子侄们讲述内地各支军事力量的强弱长短之处时,一幕情景喜剧正在济南上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济南西门外,天镜泉边的汇泉楼酒楼,整个酒楼早就被京营包了场子。不光是汇泉楼,旁边的泰丰楼,燕喜堂、聚宾苑等等都是高朋满座,附近的几条街道上都是京营和龙虎营的将士勾肩搭背的进进出出。街道口上两家派出的哨兵封锁了街道,除了必要的人员之外,其他人一律不许入内。酒楼里,不时传出男女的欢笑声和酒令声,哪怕隔着几条街,都能清楚的听到。

    汇泉楼的糖醋黄河鲤鱼是济南乃至整个鲁菜之中的一绝,从黄河渡口收购的正宗 “黄河鲤鱼”。池中之水是济南群泉流来的活水,鱼儿养在池中,肉质细嫩、泥腥味尽失。吃客中看中那条,就有跑堂的马上用长杆网捞上来,送到操作间进行制作,此为“指鱼定菜”。糖醋活鲤鱼盛入盘中,头尾高翘,吱吱啦啦冒泡,呈跃龙门之状。食之香稣酸甜、外焦里嫩,鲜醇微咸,鱼肉嫩美。

    这样的菜,不要说罗虎这样的土包子,就是吃过见过的王龙,向来讲究饮食吃喝的谈奇瑞、罗祖明三人都是赞不绝口。

    酒过三巡,谈奇瑞借着酒劲对王龙说“兄弟,就不能晚几日走吗?在山东不比在河南快活?,军营里有酒有肉,敞开了随便吃,到外面一走,官绅富户见我们如见猛虎,贫苦百姓见我们如见亲生父母。老子也算是走南闯北了,可就没见一个地方能被人如此真心拥戴。也就是听说书唱戏的说,上古的三皇五帝时候这样。我以前做梦都没想到,老子的军队居然能成为跟三皇五帝的王师一样的仁者之军,我估计兄弟你也没享受过这种感觉吧。我不敢劝你留下,那是坏了规矩,但是多住几日总不妨事吧?”

    王龙推开依偎在他身上的妓女。笑着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家的狗窝。伯爷父子对咱们再好,可毕竟比不过咱舅舅。我那舅舅从小将我带着走南闯北,如同亲儿子一般。对我也是恩重如山,江湖上混,不能不讲情义,若是因为山东好就乐不思蜀,我就是那忘恩负义的王八蛋。所以。请兄弟体谅,行程是不能改了。不过,京营的弟兄们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说句难听的,将来战场上要是遇到了,我就算粉身碎骨,也要保兄弟们一个周全,绝不会一转身就忘了这份交情。”

    龙虎营的使命因为阿巴泰的全军覆没,而要宣告结束。不要说是李华宇这边不能容忍一支闯营、曹营的合股队伍长期在山东境内存在,就是他不在乎。远在河南围攻开封甚是紧急的李自成、罗汝才二人也是需要这支人马速速回师。

    几个月下来,原本之后六千人的龙虎营,已经发展到了二万余人。其中马队与步兵各半。照着农民军的标准,那些马队几乎都至少是骁骑的水平。步兵也是甲胄刀枪齐全的精锐。

    这一次的放外队,李自成和罗汝才可以说是狠狠的赚了一笔。六千人马变成了两万多精锐,这个投入和产出无论如何都是极为丰厚的。何况,还有大批分得的赃物,不,缴获通过黄河、运河南下转运到开封,接济围城军队。(所谓的放外队原本是民国时期各地官军扩充实力或是发财的不二法门。就是将自己的部分兵力派到别人地盘上当土匪,一边扩大自己的人枪,一边胡作非为给对方造成治安困难。外队如果幸存下来人数壮大,回来后自然可以扩大编制。因为官军的编制是固定的。给养经费军械也被上面管得挺严,所以,“杂牌官军”的头子想要扩大队伍,就派几个骨干、带着些人枪出去当土匪。这些土匪在外面绑票抢掠、拉人入伙,官军当然是一概不管,等土匪们把队伍搞大了、危害地方的情况搞严重了。政府自然会拨出经费、提出赏额,要求限期恢复治安。到了这时候,官军就和土匪演一场“招安”的双簧戏,既有了功劳又扩编了队伍——这种“放外队”的闹剧,其实就是场官匪勾结、祸害百姓的把戏。而这样的招数,抗战时期在河南驻守的汤司令长官玩的最为出神入化。否则,也不会有河南驻守的四十万**打不过南下的五万日军的精彩桥段了。更为严重的后果是,别的战场都在开始大反攻了,你中华民国政府军却是一溃千里,这让伟光正的委员长如何在国际友人面前有话语权?于是,雅尔塔也好,波茨坦也好,你都只有接受的份,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当然,这些在认为那个时代大师辈出的人们眼里,是绝对不会看到的。他们只会说**的长途急行军能力胜过当时的强大日军。)

    谈奇瑞见王龙如此,便也不好继续谈这件事,而是话锋一转说“好吧,兄弟有兄弟的难处,我也不勉强。这样吧,兄弟要是有啥需要,火铳火药衣服药品,统统包我身上。能力之内的,我尽量帮忙筹措。毕竟,你们南下可是要对付小袁营的二十万人马,火器刀枪什么的,务必要多准备些!”

    只有说起这个话题的时候,罗虎才找到了些感觉。他朝着谈奇瑞和罗祖明二人端起酒碗,“两位老大哥,也不是我罗小虎子夸口,就小袁营那群虾兵蟹将,不要说还有王龙大哥在,便是我的震山营一部,就可以打得他瓦解冰消!”

    罗虎口中的小袁营,乃是此时出没于徐州、海州、蒙城、亳州、睢杞地区的一支农民军队伍。因为其首领袁时中的缘故,被称为小袁营、袁时中河南滑县人,崇祯十三年在开州聚众起事。十四年渡过黄河转战于河南、南直隶的部分地区。由于河南原先有袁老山为首的矿民起义队伍,所以袁时中的队伍被称作“小袁营”。在河南府县的地方性农民起义中,小袁营是流动性最大也是发展得最快的一支。因为袁时中此时领着这些人马在山东河南等处边界上往来移动,让李华宇有些心烦,捎带着也是要给龙虎营一个合法合理的谢幕理由,便让他们南下去对付这支小袁营。条件已经讲好,打垮小袁营所需的物资粮食,全数有李华宇供应,一切缴获照老规矩办!

    “小虎兄弟。我也知道你骁勇善战,只是大公子的军报上说,小袁营聚众二十万,却也不可小觑啊!”

    “罗大哥。这二十万不假。可是,这其中的门道您就不知道了。如果我和王龙大哥打算要三十万人的话,从济南南下,不用半个月,三十万人就可以有了。没有的!小袁营的人马。能打得至多不过两三万人,其中袁时中的骑兵、亲兵等精锐不过千余人,顶个鸟用!”

    “诶!小虎子,话不能这么说,兵法上怎么曰的多算胜少算不胜。怎么的也得是穷家富路嘛!咱们要是考虑的周全些,怕是就不在这里喝酒吃鲤鱼了,早就平台赐宴,数着伯爷发的金子了!”谈奇瑞打个哈哈,在身旁粉头的脸上捏了一把,哈哈笑了两声。

    四个人顿时沉默了一会。当初歼灭阿巴泰时,倘若是大家能够考虑的周全些,把包围圈扎得严密些,怕不是只缴获了阿巴泰的甲胄纛旗那么简单的战果了。

    少顷,王龙想了一下说“该给的赏赐大公子早就给了,还多发了不少。粮食、油盐、布匹、骡马、火药、兵器、甲胄,这段时间我么兄弟两个也是往老营运了不少。就连火绳都是往老营运了两车过去,足够那些火铳手用上几年的了!别的我也不能厚着脸皮多要。不过眼下却有两件事要偏劳二位哥哥了。一者,上次发肉是新鲜肉和风鸡腊肉肉瓷瓮一起发,我看你们好像不太喜欢吃风鸡腊肉肉瓷瓮。干脆,我把最近发的几百头猪羊鸡鸭这些新鲜肉都跟你们换风鸡腊肉肉瓷瓮,大不了我十个换九个好了。”

    话音刚落,就见谈奇瑞一脸欣喜热泪盈眶的说“兄弟。别说了,一斤鲜肉换三斤干货,不许跟我争,你跟我争我跟你急!”

    之后双方愉快的达成交易,谈奇瑞心想,真他娘的好人啊。居然自愿接收那些恶心人的东西。王龙则是暗暗高兴,靠,一斤换三斤,太赚了,这些干货容易保存,而且携带方便。拿到河南那可是请客喝酒节日送礼的佳品。

    “兄弟,你刚才说两桩事,还有一桩是什么?”

    “罗大哥,实不相瞒,我们打算多带一些药物回去。尤其是这个东西。”

    罗虎接过身边亲兵递过的救命包。这东西算是救命包的升级换代产品,将酒精取代了碘酒作为清洁伤口,为创面消毒的用品。

    碘酒,说起了大家都很熟悉,用来给外伤进行消毒最常见的药物。自从当年守汉带着人从海带里分离出了碘之后便只将它用于银镜反应,但是随着征战的增多,战斗的越来越残酷,伤亡比例也是越发的增加。原本的酒精消毒包扎,渐渐的效果不那么明显。偶然的机会之下,守汉得知有人将碘加入酒精之中用来给伤口进行处理,而且效果明显。当即大喜,命令大量的制造碘酒。

    这东西经过罗虎等人的手辗转到了开封闯营、曹营众人手中,经过营中尚炯等郎中的试用效果确实非凡!顿时让李自成与罗汝才等人大喜过望!这对于无日不在死亡线上打滚的李自成部队来说,不亚于是救命仙丹!那些被刀枪箭矢伤了的兵士,如果能够救治下来,将增添多少战斗力?

    当即便命人飞马告诉王龙与罗虎二人,这些东西,能够弄多少便弄多少,多多益善!不要怕花钱!

    “嗨!不就是弄些药酒吗!?多大的事!明天,你派人到我营中去搬!有多少你就搬多少!不够的话,我再向行辕粮台去请领便是!大不了花些银子购买就是了!”

    “那就多谢谈大哥了!我们打算买上的五万银元的,还望大哥帮忙!”

    “好说!好说!”有这么一大笔银子入手,罗谈二人如何不帮忙?只需要在公文上费上些手续就是了。完全是没本钱的买卖嘛!

    一个愿意花钱买,一个知道怎么赚到钱,当下里更是一拍即合,又是一番兄弟情深的场面上演。

    好是一顿推杯换盏,当众人都是醉意朦胧的时候,王龙悄悄把谈奇瑞拉到了一旁,然后递给了他一张图纸。

    谈奇瑞一看,顿时有点头大。图纸上画的有点像山东地图,上面还有州府的名称,但是图上同时有女人头像有银子有粮囤子,感觉乱七八糟的。谈奇瑞忙问“兄弟。这啥玩意?‘

    王龙嘿嘿一笑“兄弟,这图纸有个名字,叫山东响窑分布图。”

    “这些地方都是我让下面负责撩水、拉线的兄弟们仔细调查过的,有些地方美女多,所以画了一个女人头。有些财主钱多,所以画了一个银锭子,有些地主粮多,就画了一个粮囤子。这些人嘛,身世倒是还算清白,名声也还不错,暂时不好下手。本打算我们以后一起偷偷下手搞点外快,可这不是要走了嘛,所以这好处就送给哥哥您了。不过这些人要整,那得搞点罪名。要不要我给哥哥留下点人手帮点忙?“

    谈奇瑞也是嘿嘿一笑“兄弟想多了,这点小事,不劳烦兄弟给操心。另外呢,我们京营好像在城北黄河边上丢失了一批甲杖器械还有神机营的二十多门火炮,方才下面的人来报告。圈养在那边的上千匹骡马因为风雪太多,压垮了马棚,这些骡马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你的营盘离着近,抽空不妨派些人手去找找,找不到呢,就算了。找到了呢,就送回来。”

    王龙会意的一笑,接着两个货又同时会心的奸笑起来。对于这样的交易,二人都是乐见于成的。农民军对于骡马这样的缴获。是最为重视的,甚至到了比缴获金银珠玉更加重视的地步。缴获骡马受上赏,缴获刀枪火铳次之,缴获布匹又次之,最低的奖赏是给那些缴获金银的。有了这千余匹骡马,王龙和罗虎回到开封。在李自成和罗汝才面前,只怕是说话更有面子。而京营将士,早已在山东这半年多的征战当中将营中缺额的马匹骡驴补充足额,倘若将多余的缴获马匹带回京师,会不会引起别人的觊觎之心尚在两说,那些马草豆料便是一大笔的开销,这可是得让公子哥儿们自己掏腰包的!与其说自己掏钱,还不如换些银钱来!

    一番心照不宣的笑过之后,谈奇瑞神秘的让王龙附耳过来,王龙连忙照办,谈奇瑞用低低的声音说“从京城传来的机密军情,朝廷下了旨意,打算让宁远伯的大公子李华宇出兵去河南打你家主公,咱是自己人,让你家主公做好准备。兄弟这面给你拖着点,到時候你来我往演一场好戏便是了。”

    王龙听完立刻给谈奇瑞行了一个大礼

    王龙感激的说“兄弟,大恩不言谢。兄弟放心,等兄弟到河南,老子的枪只管往天上打!打完了之后咱就兵败三十里,咱是贼嘛,败走的时候留下点金银是正常的。”

    谈奇瑞拍了拍王龙的肩膀说“也对,不过贼也是很狡猾的,经常趁官军不备反击,所以兄弟丢下点火铳火药的也是正常的。然后营中跑丢了一些骡马也是在所难免的嘛!”

    两个狼狈为奸的货说完又是一阵奸笑。

    数日后,龙虎营完成了整备,带着穿着新衣新甲,带着大量火铳火药和补给品上路了。原本,龙虎营想悄悄离开,但是谈奇瑞与罗祖明二人哪里会同意?非得要出城相送不可。

    于是,最终结果是,谈奇瑞带着一部分京营出城送行,而道路的两边,全是闻风而来的百姓。一时间,道路两旁犹如闹市,刚刚分到田地粮食衣物的农民,毫不吝啬的支起锅灶,做出小米粥和煎饼递给龙虎营的官兵,请他们吃饱了再走。更有一些人哭着拉住龙虎营官兵的手,感谢他们给自己送来了度春荒的粮食,又替自己铲除了横行乡里的恶霸。王龙罗虎也是感慨万千,想起当年的自己,若是当年陕西也是这样的光景,有人减租减息官绅一体纳粮,自己又何必干这刀尖上的买卖?

    正在感慨的时候,突然看见送行的人里面好像有一些穿着皮衣的乡绅,只见这些人一脸媚笑,打出了一个横幅,上面写着坚决支持新政,欢送龙虎营官兵。看的两人一阵的冷笑,心中暗想,我呸,现在想起装好人了,早干嘛去了,要不是老子们没空了,看我不把你们挨个切开晾着。

    “二位大人,军务在身,不敢多逗留了!请了!”

    毕竟还有众多的百姓和乡绅在,众目睽睽之下,罗虎与王龙二人仍旧是摆出山东就地招募的义勇身份来向两位京营副将大人此行。

    “好!想那小袁营不过是些啸聚山林的蚁贼,螳臂当车之徒。二位此去,定然是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几句场面话说完,龙虎营的大队人马蜿蜒数十里,携带着无数车辆辎重火炮南下而去。

    “这群豺狼恶虎可算是走了!”送行队伍里的那些衣着光鲜的乡绅们不由得暗暗庆幸,希望这些人走了之后,济南城中的李大公子和眼前的这些京营的大爷们,没有了爪牙,推行那些一体当差纳粮的恶政之时,会不会稍稍缓和一下儿?

    事实很快便给了这些美好的幻想当头一棍子。龙虎营南下剿灭小袁营,留在山东腹地的京营,却是更加的疯狂。借着剿灭残匪的由头,将山东各地州府搅扰的鸡飞狗跳一般。

    无数向来在乡邻之中扮演着乐善好施角色的绅商富户们,纷纷遭了无妄之灾。被京营以窝藏残匪的名义砸了响窑。不过,砸开响窑之后,各种原本见不得光的东西纷纷大白于天下。

    “娘卖的!原来咱们以为咱们京营干得这些活就够脏的了,这群平日里满口仁义道德子云诗曰的先生们比咱们还脏!”翻阅着抄检出来的各种证据,看着各地的绅士们如何利用天灾,扒开河堤淹没别人家的良田,然后再借着赈济的由头各种募捐钱粮,私下里收买这些遭灾之人的田土,甚至是将人家的妻女变成自己的胯下玩物。如何打着修桥铺路,整修庙宇,兴办义学等等光明正大的旗号大饱私囊等等。

    “他娘的!这还整天说什么士大夫与绅士是什么江山社稷的基础?狗屎!”罗祖明狠狠的用皮鞭子抽了一下自己脚下的土地。

    “老罗,咱们只管砸窑取财。别的,咱们也管不了。告诉手下的孩儿们,这几个窑虽然肥,但是切切记住,不可以砸!咱们惹不起!”

    谈奇瑞手中的响窑图上,两个巨大的红圈里满是银子、粮食和美女。但是,却令罗谈二人望而却步。

    一个红圈上标注着曲阜孔府,另一个是邹城孟家。

    这可是衍圣公府和亚圣府,虽然早就知道,这两家屁股底下都是屎尿和血泪。但是这可是天底下所有读书人的祖坟啊!这还能够砸?

    “要想砸这样的响窑,怕是得济南城里的李大公子带队了!”

    没来由的,罗祖明突然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崇祯十五年二月底,罗虎、王龙各领所部人马,在睢州、杞县一带一战击溃袁时中所部小袁营。阵斩袁时中、袁时泰兄弟,俘获其所部人马数万,饥民十万有余。

    中原战局从此更是云谲波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