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开封城下的土工作业!
    当明军各部与黄太吉为首的辽东反贼们在松山一带苦战之际,李自成和罗汝才已经在河南开始扫荡外围据点,为第二次攻打开封,扫荡着崇祯调到河南的各路军马。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八月初,新任的陕西、三边总督傅宗龙率领着三四万人马,走商州、内乡、邓州,沿着豫南和湖广交界的地区,迅速东进,准备在光州(今潢川)以北,新蔡和汝宁一带与保定总督杨文岳会师。

    傅宗龙和杨文岳已经通过密书往还,商定先在新蔡境内会师,再作计较。虽然这两个总督都是奉命专力“剿贼”,皇上手诏和兵部催战檄文,急如星火羽檄相望。但是他们都不敢贸然同李自成作战。他们根据细作探报,知道李自成将要再攻开封,只是因为获悉他们要在光州以北会师,才暂缓向开封进兵,如今驻兵西平、遂平之间,准备同他们大战。他们商定会师后避开李自成的军锋,先到项城,尽快赶到陈州(今淮阳),从侧面牵制北趋开封的闯、曹大军。

    在新蔡会师之前,二人已经通过信使往还,确定了基本方略,以稳重为上策。无奈连日来崇祯催战甚急,二人还分别接到手诏,限期剿灭李自成。崇祯皇帝由于心中焦急,只知催战,不管后果,使这两位带兵的方面大臣无所措手足。他们都很明白,皇上对目前中原大局很不清楚,对作战形势更是茫然无知,只是在宫中随便一想,就下手诏,就令兵部催战。他们如果遵旨进兵,实在没有把握战胜流贼;如不遵旨,又要获罪。将人马安顿之后,傅宗龙便请杨文岳来到他的军帐,密商对策。商量的结果,仍然没有善策,还是按照他们原来的打算。暂不轻易作战,不往汝宁,以避敌锋。他们害怕一到汝宁,必被李自成大军包围起来。虽然左良玉、丁启睿就在信阳和光山一带。也很难指望他们前来救援。所以他们商定,还是向项城、陈州进兵。

    “我们是欲取之,姑予之;先退一步,然后再进两步。打仗总要虚虚实实,不能一开始就同敌人决战。我们暂时避开敌锋。为的是替朝廷保存这数万人马,待敌有隙可乘,再求取胜之道,方为万全之策。”杨文岳如此振振有词的为自己避敌而走的战术安排找着理由。

    倘若二人部下都是虎大威这样的将领倒也好说,偏巧傅宗龙的部下却是贺人龙、李国奇两个陕西大将为主力组成。这还能够好得了?

    为了安抚这两个老军头,三边总督傅宗龙不得不低声下气的向贺疯子封官许愿“自从剿贼以来,已有十余年矣。为将者都不能尽心协力,致使流贼日盛一日,国家大局日危一日。今日本督与杨督会师,不能再像往日一样避战。一定要全力以赴,为朝廷除中原心腹之患。二位将军随本督出兵,成败利钝在此一举,望明日努力一战,以赎前愆,争立大功,千万不要辜负朝廷,也辜负老夫的殷切厚望。”

    对于这套把戏和手段,贺疯子贺人龙也是见得多了。当初的杨嗣昌可是答应将左良玉的“平贼将军“印夺来交给他的,结果又如何呢?心中对这个在天牢里待了多年待得糊涂了的总督大人鄙夷了一番。贺人龙脸上却装出感动神气,说道“是,是。一定矢尽忠心,报效朝廷。明日对贼挥兵作战。有进无退,请大人放心。”

    傅宗龙感到心中满意,但是他很怕这两员大将言行不一致,只是对他敷衍,因此又说道“只要二位明日稍立寸功,过去纵然对皇上负恩。也就算以功掩过,既往不咎了。本督一定会上奏朝廷,对二位将军格外施恩,犒赏大功。”

    贺人龙、李国奇又连声说“一定遵命,死战杀敌!”

    果然,刚刚与李过的八千骑兵接战,作为两军主力的贺疯子不惟按兵不动,还暗令他的骑兵和步兵列阵他的周围,一则保护他自己,二则避免他的精兵被义军冲散。富有经验的虎大威见此情状,照样行事。

    经傅宗龙一再催促,李国奇不得已率领他自己的人马出阵去了。可是同李过的骑兵刚一接触,他的人马就立即乱了阵势,转身逃跑,不可阻止。贺人龙一见李国奇败下阵来,并不接应,也不顾总督死活如何,率领他自己的人马向东北逃走。虎大威见贺人龙走了,也赶紧率领自己的人马跟着逃走。李国奇败阵以后,本来还想设法收拢一些人马,退回孟家庄,现在一看贺人龙、虎大威都向东北方向逃走,猜到他们要逃往项城,也就率领自己的残兵向项城逃去。俗话说“兵败如山倒。”三员大将带头先跑,整个战场就完全陷入崩溃局面。

    火烧店战役便以这样的戏剧性结局而收场。三个总兵逃走,一个督标中军副将保着杨文岳这位保定总督逃走,独独将傅宗龙这位三边总督丢给了人称一只虎的李过,让他成为了俘虏。

    照着李自成和罗汝才原本的计算,杀了傅宗龙之后,下一个目标便是号称人强马壮,所谓南李北左的左良玉所部。为此,二人督率部下张网以待。但是,左良玉借口革、左四营有骚扰湖广之意,在光山、高城一带按兵不动,还派出一支人马到英山、蕲春一带,使朝廷知道他正在同革、左四营作战。李自成看见左良玉怯战,甚至连驻在信阳的一部分左军也撤走了,便决定向开封进攻。

    在崇祯十四年腊月二十三农历小年的这一天,李自成到了开封城外。按着事前商定的计划,他将老营驻扎在曹门正东大堤外的应城郡王花园,距曹门大约不到五里。曹操随后到达,将老营扎在城东南角三里外的繁塔寺,从腊月二十四日起,按照预定方略,从宋门到曹门和北门,全面猛攻。两家人马重新分派了兵力,将主要力量放在曹门和北门之间。

    但是,在高名衡为首的官员和周王府为首的城内宗室的协力之下,开封军民却是异常坚韧。城上滚木礌石草厂望楼火药炮子摆得极多。百姓家家户户早晚轮流登城。原因嘛,很简单,“李自成去年窜扰汴梁时,被咱们开封人射瞎了一只眼睛。他这次来是报仇来的!攻进开封,不但活人要杀光,连死人也要剁三刀。”

    因为有这样的流言恐惧,又有城中官绅宗室所颁布的高额赏赐,开封军民在几处与农民军的小规模接触当中。倒也打得有声有色。

    在与袁宗第争夺北门瓮城的战斗中,袁宗第的部队本来已经有几百人冲进瓮城,一部分人不断地向城上放箭;一部分人抬来了云梯,靠在瓮城上。有几十个人登上了瓮城城墙,直向大城奔去,眼看就要夺得大城。负责守卫北门的祥符县知县王燮立即悬出重赏凡是能将流贼打下城去的,赏元宝一锭。当时就有一个大汉,手持长棍,几棍子打下去几名义军。别的官军一拥而上,农民军当即被打退回来。有的被打下城去,受了重伤;有的摔死;也有的被杀死在城上。夺城的战斗很短促,但十分激烈,城头的军民也死伤不少。

    在义军被打退之后,王燮立刻命书吏将立功人员的姓名记下,每人发给一个元宝,大大地鼓舞了士气。他又悬出重赏凡是能把瓮城城门堵塞住的,赏给重金。于是,守城军民纷纷抬着沙包,从瓮城城门上边向下投去。一个一个沙包将城门堵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下。义军只好赶快退出瓮城。王燮又命人点着火药和柴草,从大城上投下瓮城。霎时间,瓮城之内,又是火光。又是黑烟,加上弩箭齐下,砖石横飞,未及退出的义军一批一批地死在瓮城里边。事后检点,瓮城里袁宗第的部下精锐死了一二百人之多。

    面对着开封的坚城,守城军民的士气。李自成决定改变一种打法。

    “老曹,把你曹营的火炮都拿出来,咱们两家的大炮加起来有数百门之多了,对准城头,猛轰便是!”

    为了选择和布置攻城的炮兵阵地,李自成和罗汝才特意带着部下将领们围着开封城仔细的踏勘了一圈,除了负责统一指挥两家炮队的张鼐和黑虎星马重喜之外,还有李自成在伏牛山中收集来的矿兵头目丁国宝和牛万才二人。

    他打算将炮火和掘城放迸战术结合到一起使用。用火药炸开开封城墙!这样的攻城战术便需要用掘城的战法,而善于掘城的义军大部分是伏牛山的矿兵,也有陕西来的善于挖窑的农民。这支掘城队伍分别交给丁国宝和牛万才二人率领。

    经过上次进攻开封和攻取洛阳、项城等处的战斗,李自成也积累了丰富的攻坚战经验。已经不再指望依靠奇袭成功攻取开封这样的坚城,也不指望他的将士们能够用云梯爬上城头。

    从多次细作禀报,他知道开封城中的官绅军民自从他第一次攻城之后,一则有了守城经验,二则不断地增强了守城力量,决不可等闲视之。起义以来他身经百战,什么惨烈的战斗他都见过,但像这一次要进行的攻城战,特别是想开封这样的省城,又是封藩重地,靠着攻坚战硬攻打下这样的城池,他却是心中没有把握。

    从腊月二十五日四更天开始起,双方开始在开封城展开了血战。

    从黄河上刮来的阵阵寒风,像刀子一样刺痛了将士们的脸孔。大家的耳朵、鼻子都冻木了。天上堆着浓云,好像要下雪的样子。但偶尔移动的云块也出现破缝,乍然露出来几点寒星,不久隐去。夜色昏暗。城头上有很多火把和灯笼,因为城墙看不见,那望不尽的灯笼、火把就像是悬在空中。

    这时,在夜幕的笼罩下,有一千多农民军,分为两支悄悄向城墙运动。一支由牛万才率领,等候在东城的城壕外面,一支由丁国宝率领,等候在北城的城壕外面。他们带着极头、锤子、铁钎子,肃立不动。尽管风冷如刀,他们却忘了严寒,心情振奋而紧张,等待着约定的动手信号。过了一阵,只见远处射出一支火箭,这两支人马同时飞奔,过了城壕。随即把背负的门板举起来,遮住头顶,迅速向城根跑去。到了城根,他们先用铁锤将铁钎子打进砖缝。将每一块砖的上下左右都打遍,然后再用铁钎子往外撬。正如梁思成所说的那样,这些城墙墙砖,砖与砖几百年互相挤压,当年修筑时又用石灰抹缝。在重压和时间的双重作用之下,形成了比混凝土还要坚固的结构,十分难掘。

    他们刚刚开始掘城,巨大的声响和阵阵有节奏的震动便惊动了城上的守城军民们。城上开始就拼命往下扔砖头和石头。砖、石有的落在门板上,有的直接落在人身上和头上,登时伤了许多人。与此同时,城上还抛下了火药包和“万人敌”。最可怕的是万人敌,抛下之后,一炸开,就会死伤一片。所以掘城的农民军。一面掘城,一面有人准备好,将刚抛下的火药包和“万人敌”迅速拾起再抛向远处,这样虽然十分危险,但可以减少伤亡。

    骤然密集的喊杀声和爆炸声,让整个汴梁古城瞬间惊醒。城内的王府、官衙、豪宅、民舍,刹那间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惊醒,点起了一点灯火,紧张的等候着城上的消息传来。

    负责守卫城池的河南巡按御史高名衡,兵备副使王胤昌、祥符县知县王燮、推官黄澍等人。立刻照着各自的职责督率部下上城防守。

    而河南副将陈永福,从前日起便在城上城楼之中歇宿,听得城墙上的阵阵喊杀声,从床榻上一跃而起“娘的。果然来了!”

    在数十名亲兵家丁的护卫下,陈永福和儿子陈德,急匆匆的冲到城墙上。城上城下已经打成了一团烈火。

    城下的农民军,为了掩护丁国宝和牛万才两支负责掘城的部队,除了在开封城外放列了数百门大小火炮,分为两个炮群由张鼐和黑虎星指挥轮番向城头倾泻炮弹和火药之外。李自成和罗汝才又调集了上万农民军中的弓箭手、火铳兵站在城壕边上,向城头猛烈射箭、施放火铳。

    城下飞来的箭矢、弹丸、炮子,让城上的守城军民不断地被这些致命的小东西击中而或死或伤。黑暗中,不知道从何处飞来的一支流矢、一枚弹丸,甚至一颗炮子会让一个强壮的汉子转眼间死去,这样的黑暗带来的恐惧,让人们尽量的将身体藏在城垛后边,不敢探出头来向城下仔细观察。

    所以他们抛掷的砖、礌石、火药包多数不很准确。他们也向城外射箭,但因为很难从城垛之间露出头来,只能从箭眼里边往外射,而在昏暗之中又看不清目标,射高射低,全无把握。城下的农民军却是仰望城上,虽然也比较朦胧,可是城头的灯笼、火把,给了他们很大方便。从暗处向明处施放火器、箭矢,效果自然好得多。在彼此对射的同时,双方都大声呐喊、城上城下,喊杀震天。

    掘城的农民军按照陕北打土窑和伏牛山中挖矿的经验,将人马分成若干小队,每个小队大约二十人左右,只负责掘一个洞。另外还有许多后备的小队埋伏在干城壕中,准备随时接替那些死伤的弟兄,并把死伤的弟兄尽可能拖回城壕外边。但是,不管城上的箭、砖、礌石和火药包、万人敌如何猛烈如雨点般落下来,不管死伤多重,掘城的工作都不停止。 铁锤和铁钎子仍旧是奋力向城墙深处钻探而去。

    从宋门经曹门到北门,是攻城战的主要战场。宋门城上的副总兵陈永福是一个很有经验的总兵官,守北门的祥符县知县王燮和守曹门的推官黄澍都是很精明强干得人物。在第一次开封守城战中,李自成主要是用的掘城办法,使他们增长了许多经验。知道该如何对付掘城,保护城墙,也做了各种针对性的准备。

    白天,当农民军在城外进行准备时,城中官绅百姓也在加紧准备。城里的绅民早就料到李闯王必来报仇,特别是不久前南阳城破的消息传来,杀戮情形被夸张得很厉害。他们十分担心万一闯王人马攻进城来,必会杀戮甚惨,妇女受辱,无人能够幸免。由于他们抱着这种心情来守护城墙,所以尽管守城的人不断被城下农民军的弹丸炮子箭矢射死射伤,他们还是不停地向城下投掷各种能够杀伤敌人的东西。

    炮声震天,硝烟盖地,双方的将士在炮声与喊杀声中,一批一批地在城墙下和城壕边倒了下去,一批一批地越过自己弟兄的尸体和鲜血冲向前去。

    开封城上,陈永福站在箭楼上向下望去,从宋门、曹门一直向北,城下都有义军掘城,“咚咚”不断的敲击城墙发出的闷响声,阵阵轻微的震动,在这喊杀声不断的凌晨显得那么清晰。

    他疾步从箭楼上冲下来,冲到两座城墙垛口之间,正打算从城垛中间探头出去观察一下城下掘城的情形,“嗖”的一声,一支流矢飞过,正中他头盔的上部,把火红的盔缨射下城去。

    一个亲将将他的袖子扯了一下,说“大人,小心!”他也顾不得理会,抓起一块砖头,狠狠的朝城下人声密集处砸了下去。还没有来得及看那块砖头的效果如何,一枚铅弹从他头盔旁飞过,将他背后一个守城的壮丁打得闷哼一声躺倒在地。

    负责守曹门的推官黄澍跑得气踹吁吁的“军门大人,目前东城、北城,到处都在掘城。下官守的曹门一段,便有十五六处正在掘,不管如何抛掷砖、石、火药,贼兵就是不退。请军门示下,该当如何退贼?”

    陈永福只管告诉他“不要惊慌,要沉着,本镇自有办法。”

    话音未落,一枚远远飞来的火炮炮子,将黄澍身边的民壮班头打得脑浆迸裂而死,红白之物溅到了陈永福和黄澍官袍、斗篷上。(这个陈总兵难道也是祥瑞级别的人物?怎么谁离他近点,谁就该挂了呢?)

    但是眼下也顾不得体面了,陈永福手下的几名亲兵扯开嗓子在城上大声传令,告诉城头军民,总兵大人亲自在城上督战,要将士和百姓们沉着杀敌,不要慌乱。

    这道口谕很快从东城传到北城,各处守城官绅军民听了,突然间勇气倍增,响起一片杀声。一个偏将跑来激动地向陈永福请求让他带三百人缒下城去,将城下掘城的流贼杀散。陈永福摇摇头,说“不用。”然后他对黄澍和一个亲将说“命人快去取柴,越多越好,棉被棉絮都要,油也挑几担来。”

    他这道命令一下,立刻有许多人跑下城去。在城下有许多专供守城军民睡觉用的窝铺。为着取暖和做饭,在窝铺旁堆放了许多干柴。这时,人们在紧急中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干柴纷纷运上城去,甚至把一些窝铺也拆了,将棉被。棉絮也抱上城头。又有人从附近的上方寺中取来了许多香油。陈永福命令把干柴点着,扔下城去,烧死掘洞的人。于是,干柴纷纷点着,对着掘洞的人扔了下去。有的干柴不点就扔了下去,然后再扔下在油里浸过的着火的棉絮,将干柴很快点燃,烧了起来。不一会儿,从曹门到北门,十五里路的城根,处处大火,活像一条火龙。

    陈永福又对一个亲将说 “再传本镇口谕本镇现在城上,与守城军民共安危,望军民协力杀贼,有敢擅自下城者斩!”

    李自成望着城墙上那一个个黑乎乎的洞口,“告诉小鼐子,以后城下的兄弟掘城时,集中炮火猛轰城头,务必要打得城头上人马不敢露头!”

    开封的战事,便在双方的消耗与坚忍之中一天天的渡过。

    城上城下的掘城和反掘城的活动一刻也不曾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