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八章 龙虎归来风云变色
    ps  那啥,继续求月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有钱的就订阅一下,没钱的就给个月票,实在不行的,就帮忙收藏、推荐一下。多谢!

    天明以前,雪已经停止了。随着黎明到来,云彩慢慢消散,太阳出现在东方,像车轮一样大,红得像熔化的铁汁那样鲜艳耀眼,慢慢地从树梢上升起来,照得城头上、房坡上。旷野里一片银光。

    从开封城头向东、向北瞭望,是无边无际的茫茫白雪,但在十里之内,到处都是农民军的军旗和宿营地。密密麻麻的帐篷、窝棚,和旗号,形成了一大片起伏不定的波浪。

    在这白茫茫的雪地里,这里那里一片片军营,一座座灰白色的帐篷和临时搭建起来的窝棚散布在高高洼洼的地方。因为帐篷内生着火,所以帐篷上的雪随下随化。农民军将士纵然在下雪的时候也没有完全休息。特别是城东北角,离城大概五六里远,有一大片庙宇和房屋,是打造箭矢修整兵器铠甲制造火药的作坊。日夜不停地从各地运来制造火药的材料。还有几十个碾盘,用骡子和毛驴牵着,将柳木炭碾碎成炭末;许多的工匠和杂役在那儿“咚、咚”捣碎灰烬,还有许多人用细箩在筛灰烬,筛出细的黑色的粉末。又有人按着规定的比例,在柳木灰中加进硫磺、硝等东西,制成火药。稍远处,骑兵小队在雪地上不断地巡逻。

    庙宇之内,作为罗虎、王龙二人的临时下处,二人得到了最高的荣誉,李自成和罗汝才亲自领着文武大员们出营数十里迎接,并且为他们安排宿营地。

    因为罗虎、王龙二人的归来,让李自成和罗汝才二人手中突然凭空多了十几万人的可用之兵,顿时心情大好。当李自成与罗汝才二人到龙虎营驻扎的杞县、睢州等地校阅一番之后,更是心中大喜!

    原本小袁营的那些部众、饥民,在罗汝才看来,虽然不能算是精锐。但是也可以使用。至于说王龙、罗虎二人的嫡系部众,更是让老罗啧啧称赞。以六千人马出去,带了两万有余的精锐,不但装备齐整。马匹健壮,更是能够一战击溃小袁营二十万人,罗汝才虽然向来号称善于野战,自忖也没有这个本事。

    “舅舅!您忒意的夸赞了!”饶是王龙脸皮厚,但是在听到自己娘舅没口子的一番称赞后。却也是半是客套,半是得意的谦虚起来。

    “你二人也不必客套。”李自成也是这般言论。“这几个月你们确实干的非常不错,不光是给大军接济粮食军械物资,更能拉出这样一支精锐之师,想来也是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也经历了很多事。原本你二人得胜归来,又在我大军东面解决了小袁营,扩充了我军实力。本应该给你二人和全体将士好生嘉奖一番。可惜现在军情紧急,不然真该秉烛夜谈。讲个几天几夜。”

    “父帅,开封情形如何?听张鼐和双喜两位哥哥说攻城之事不顺?”作为李自成身边长大的孩子,罗虎自然算是李自成的养子之一,和执掌火器营的张鼐,掌管老营亲军的李双喜一样,都是心腹子弟。

    “开封数代都城。城高池深,再加上城内军民在各个狗官的督战下拼死作战,攻城不顺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闯王说的对!如今开封城中的几十万人都被官绅宗室蛊惑,还成立了什么义勇大社,将各坊丁壮组织起来守城。抗拒我义军天兵!”

    “舅舅,那到底攻城情形如何?”

    两个统帅互相交流一下眼神,都不说话了。

    “不顺手!点子有点扎手!”闯营的中军主将高一功接过了话题,“围城数十日。靠着你们不断接济的粮食火药,大军倒还维持的下去,不至于因为缺粮而往别处去。这些日子大炮轰城,矿丁挖掘,几度险些破城。可惜陈永福那厮久历战阵,经验丰富。所部又较为精锐,最终没能得手,功败垂成。”

    “就是!少帅,你是不知道。若不是你们解决了小袁营,将大军屯驻于杞县、睢州这一些,逼得左良玉的人马不得不夹着尾巴向英山霍山一线退却,只怕我义军便要两面被敌了!”

    吉珪,这个曹操收入麾下不久的谋士,见王龙此次兵强马壮的归来,少不得要巴结讨好一番,但是,却也说的是实话。左良玉在得知有这样数万强兵横在自己军队面前时,立刻毫不犹豫的向后转进,向英山霍山方向发起攻击去了。

    “嗤!区区的一个左良玉,也敢冒犯我义军!”几乎是异口同声的,王龙与罗虎对左良玉表示了一下鄙视。倒是让在场众人有点惊奇,两个小家伙不至于狂到了如此地步了吧?

    “父帅,我等这数月在山东与鞑子交手,顺带着从宁远伯麾下军马身上偷师学艺,算是涨了不少的见识。”

    “就是!舅舅!您觉得,老左的兵马,比辽东鞑子如何?”王龙也是撇撇嘴,对左良玉的所谓精锐劲旅表示出不屑一顾。

    “老左的兵,比关宁军如何?比当年卢象升卢大人的天雄军又如何?”

    提到了这三支部队,不由得让李自成和罗汝才、高一功等人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辽东反贼们战斗力如何,他们不得而知,但是当年的卢象升、祖宽等人可是将他们打得望风而逃,动辄便追杀数百里的。

    “边军精锐嘛,自然是要强盛过老左的军队的。”罗汝才打得一个哈哈,便欲将这话题转过去。

    “舅舅,若是今日又有天雄军或是关宁军在,我在这里夸一句口,我的部下和罗虎兄弟的震山营,若是不能在一日之内聚而歼之,甘受军法处置!”

    在击溃了小袁营之后,王龙和罗虎便将龙虎营给分了家。二人各自分了一万多兵马,那些铳炮物资缴获的骡马也是一家一半。手中有一万多精兵在,说话自然狂的很,不过,也正因为有精锐兵马和战功在手,他二人说话才容易引起李自成和罗汝才的重视。

    罗虎很是仔细的给诸位将主爷和先生们做着对比关宁军见了鞑子,立刻变成一坨豆腐渣。望风而溃。天雄军虽然好一些,但也是不敢轻易的去捋虎须,只能是采取防御之中打些小反击的战术。至于说左良玉,根本就不曾有过和鞑子交手的经历。其部战斗力,更是差得远了!

    反观之,放眼此刻的大明朝廷之中,唯一能够让辽贼们心惊胆寒的军队便是宁远伯的南粤军了。能够主动出击,不论是步战、骑战、炮战、火器都能将鞑子打得死伤无数!而且。还是在自己人马少于鞑子的情况下!

    “舅舅,说别的您可能一时想不起来,您可还记得咱们在四川遇到的京营模范旅吗?”

    王龙这话,顿时让罗汝才差点扯断了自己的几根胡子!那如何不记得?那个可怕的队伍,一阵杀败了八大王张献忠的数千精锐骑兵,如果不是他几个儿子和将领见机的快,只怕八大王就成了别人的功劳了。

    “这如何不记得?!我也有看邸报,这支军马此时去了辽东,也是打得鞑子抱头鼠窜,死伤累累。端的是精锐人马!”

    罗虎和王龙脸上带着有些得意的浅笑。“舅舅,倘若我们说咱们的军队这几个月下来比之那模范旅有过之,您怎么看?”

    眨巴着小眼睛,罗汝才却顾不得品味外甥的话究竟是狂言还是真实的。他那颗精于计算的头颅正在飞速的算计着。

    模范旅的战斗力,他是亲身领教过的,所以,邸报上关于模范旅在辽东战场上屡屡斩获颇丰的报道,他一般都认为是真的。

    至于说模范旅与左良玉军队战斗力的对比,不久前的一个老朋友也帮他做了一个鉴证。那就是在他和李自成横扫宛城、叶县时,自杀身亡的老朋友。当年一道起事的闯塌天刘国能。刘国能虽然横剑自刎了,但是他的部下却被闯曹二营收编了,都是陕西老乡嘛!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少不得酒肉征逐彼此交谈之余说说各自走南闯北时的见闻。

    其中,便有当年在吴桥与南粤军交手的事!照着这些人的说法。老营家丁都在南粤军面前死伤惨重,不到一个照面就败了下来,这南粤军的战斗力当真凶残!

    横竖几下一比较一对照,曹操当即便是满面的乌云一扫而空!本来嘛!左良玉的军队未必打得过关宁军,关宁军在鞑子面前是手下败将,南粤军却能够以甲喇为单位。数以千百计的干掉鞑子。而在辽东的模范旅不过是南粤军的反水部队,学了一招半式的,便成为了辽东官军的主心骨。如今我手中也有一支和模范旅相媲美的军队,我怕他左良玉作甚?

    事实上,在我们熟悉的历史当中,左良玉在朱仙镇战役时被李自成和罗汝才将纸老虎的画皮撕扯的粉碎之后,从此便是一蹶不振。虽然在武昌强行拉壮丁,招降纳叛的重新又恢复到了号称数十万人的规模,可是这几十万人的战斗力只怕还不如在山海关的平西伯几万人。

    要知道,他所谓的东下清君侧时,正是李自成的大顺军在连连经过山海关、潼关等战役的失利后,已经是实力大打折扣;但是就是这样的军队,开始向湖北进行战略转移时,当即将左良玉左大将军吓得在武昌坐不住了。连夜抢夺船只东下,并且病死在了东下的途中。到底是病死的还是被吓死的,咱们就不得而知了。

    等到他死后,他儿子左梦庚等人向多铎投降,多铎检点他留下的百万人马,发现其中有战斗力的不过三万人。这还是看在他对大清有功的面子上进行的。

    能够成千上万的消灭鞑子,打得辽东反贼的几个王爷死走逃亡的。就算自己的军队不在辽东战场上,但是有着与模范旅一般的战斗力,咱老子还怕他左良玉做个鸟事?!只怕他不来!

    打定了主意,曹操抱拳向李自成行礼“大元帅,咱们既然眼下不必担心左良玉,又有这数万生力军,不打下开封来,简直都对不起老天爷!”

    李自成和高一功也是喜上眉梢。

    刚才高一功已经悄悄的问过了罗虎,他这一万多人,其中有将近一半都是可以进入骁骑标准的骑兵。余下的人也都是甲胄兵器齐全,大多数都有牲口骑。当然是骡子是马还是驴就不一定了。

    更加要命的是,其中有两千七八百人上一色的火铳骑兵。这些足可以入选老营精骑的火铳骑兵,除了弓马娴熟之外。更是长短兵器齐全,各队队官除了一般装备的马铳之外,更有精制的双筒短火铳,看得郝摇旗等将官们口水滴滴答答的流下来。

    除了几乎将黄河河面盖满的漕船上各类物质缴获这些之外,更有缴获的各种大小火炮数百门。

    这些炮。大多数是从山东各处砸响窑所得。以六磅以下的火炮居多,偶尔有几门八磅炮和南粤军装备的大佛郎机。这些破烂,自然京营的大爷们看不上,南粤军的各位也觉得性能不好统一。便是弃之如敝履。但是,在缺少重炮的农民军眼里,这都是宝贝啊!

    有了这许多的炮火和兵马,李自成与罗汝才两个统帅自然要重新布置一下兵力。除了将罗虎的震山营继续留在杞县防备东面可能得敌情变化之外,更是将王龙的那一营人马放到了囤积着粮草和安置眷属的临颍。这样东西两路便都告无忧了。

    至于说天上掉下来的那数百门火炮,虽然从大将军到大佛郎机都有,但是只要能够向开封城头倾泻弹丸。便都是好东西。

    为了重新布置火力,李自成、曹操领着一群武将趁着风雪停止后的好天气,策马在开封城周边相度地势,为炮队选择阵地。

    一路上数十名闯曹两家的将领们叽叽呱呱的围着罗虎和王龙听他们讲说着几个月的各种见闻和心得。大家策马扬鞭在开封城周边各处仔细看着地形。路途上经过应城郡王花园附近的王庄店村,这里眼下是闯营的彩号们聚集的地方。闯营的军医和郎中们为那些攻城战中挂彩的兵士们进行诊治。

    早有人称老神仙的闯营军医尚炯领着几个徒弟在村口道路旁迎候李自成一行人。

    “大元帅,大将军,老朽说实话,今日却不是来迎接二位的。老朽是代营中彩号们来迎接二位小将军的。”尚炯作为郎中,自然有些技术人员的傲气。不过,他医道高超。两家将士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救治过,故而对他的脾气众人也都是一笑了之。当下,李自成与他开了几句玩笑,罗汝才更是打起了哈哈。一番话之后。才将罗虎与王龙二人叫到了医生面前。

    医生自然不会做出什么纳头便拜的举动来,他的身份和他所受的教育以及他的性格都决定了他只是赞赏的看了看龙虎二人,“你们两个小家伙很好!弄回来的药酒对于治疗外伤效果不错,咱们受伤的兄弟至少有六成人可以痊愈。”

    医生口中的药酒,其实便是二人从京营那里辗转弄来的碘酒。这东西在没有抗生素的年代里可是对付外伤防止溃烂、化脓的大杀器,伤口经过碘酒的消毒。再敷上各种刀伤和烧伤药,用纱布包裹好,大批的伤员照着尚炯的经验判断是可以痊愈的。

    “你们两个小子,至少给大元帅和大将军救下了数千精兵。”

    医生的这句话,不由得让李自成和罗汝才等人喜笑颜开,经过惨烈战斗洗礼,并且负过伤的兵,远远比只是在操场上训练的来得精锐。

    李自成同罗汝才、高一功、郝摇旗、孙绳祖、罗虎、王龙等一干人带着各自亲兵在曹门以北附近,离城壕半里处察看到了一处适合的所在。照着罗虎的话来说,不论是炮队放列还是射程,都可以满足需求。

    于是乎,两家人马各自回去准备,要在第二天将龙虎二人缴获的火炮悄悄的在这里集中,并且构筑炮队的阵地。

    当晚,李自成将罗虎唤到自己的帐中问话。

    参与这次问话的,除了李自成外,便是刘宗敏、高一功、李过三人。便是此时在闯营之中位高望重的牛金星与宋献策二人,也是不得其门而入。

    “原本打算让李公子也来的,但是他去了杞县帮助你的震山营安顿,算是错过了。”李过率先开了口。

    “小虎子,这几个月确实辛苦了,也是干的不错。闯王已经有了计较,你的震山营,留下五千骑兵,三千步兵。其余的上交老营统一调度,炮队拨出来给你张鼐哥指挥。”刘宗敏摸摸脸上的短而硬的胡子,有些不太情愿的向罗虎传达着闯营高层的决定。

    “是!谨遵闯王军令。”罗虎也从李双喜那里听到了些风声,原本刘宗敏打算将震山营的一万多人马至少拨出一半来调整给各营,但是却被李自成阻止了,理由是这些人所适应的战术,若是分散到各营,只怕便糟蹋了。

    “小虎子,你给咱们闯营带来了十多万人马,又吓走了左良玉,算是解了咱们背后的忧患。但是,倘若是山东的那位要奉旨南下的话,你觉得咱们闯营该如何?”

    说完这番话,李自成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罗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