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 城难下,自欺且欺人
    ps  不好意思,感冒了,夏季感冒是最难受的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而且,这个月的全勤奖还泡汤了。那啥,大家不拿点月票啥的安慰咱一下吗?

    不过,任何一种制度执行起来,都有可能为熟悉它们的执行者从中发现漏洞,进而制造出来财路。

    这些年来,各种外面来的调味品、香料,油盐酱醋品种极多,早已将各位王公大臣的胃口吊的极高,这种粗糙的饮食早已无法入得了代善等人的口,更不要说是朝鲜王世子和金自点等人了,这些人可是能够将一份腌白菜都弄得和八大菜系一样。不过,作为执行者的吴拜,早已在多次举行这种吃肉活动之中为王爷贝勒们找到了破解之法。

    看对方的身份和身家,他和他手下的噶布什贤兵们会悄悄地采取不同的措施。原本只是在每位大人面前放一小纸包的细盐末,让他们撒在肉上,这样吃起了不会那么油腻,自然他们事后得花费不少赏银。

    然而这是头些年的做法了,这几年又有了新的手段。

    用桑皮纸,在酱油、辣椒、花椒、盐、肉桂等物煮沸的汤当中浸泡,让汤汁彻底将这些汁水吃透。然后将纸捞出,晒干。等候日后派上用场。这种东西,都是给代善、多尔衮、济尔哈郎、罗洛洪、金自点、阿达礼这样的头面人物,身家给得起赏钱的人物预备的。用的时候将纸放入肉汤之中,待桑皮纸充分被肉汤泡发了,原本油腻无味的白水猪肉便成了一份可以入得了口的食物。再配上精盐末和辣椒粉、花椒等物,有的时候还会有草原上采集来的韭花酱佐食。这些东西,可不是区区的一些赏银便能够换来的了。亲王贝勒们少不得要给这些噶布什贤兵们大大的一些好处。

    有了这些辅助之物,自然吃肉的时候大家都能欢呼大食。

    虽然菜肴简单粗糙,但是今日的气氛却是着实不错,久久不曾在黄太吉等人脸上出现的笑容,也是毫不吝啬的堆满了他的黑脸。

    眼下的局势,当真是佛库伦女神和关玛法保佑。南面的锦州,因为大雪天气,宁远伯不得不引军暂时退去,让多尔衮这七八万人可以稍稍的喘一口气。将主要目标对准锦州城里的祖大寿与吴标等部军马。东面,同样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天气,冻得本来已经攻克了辽阳的那吴三桂与施郎二人也是含恨退去,虽然撤退前将辽阳城内外付之一炬,但是重新进驻辽阳的陈板大已经飞马传来文书。虽然房舍高炉被毁,但是工匠都在,只要稍加时日,当足以恢复旧观。

    除了这些,更有朝鲜王派了金自点押运粮米,带着人马到前线效力,如此多的利好消息,怎么能够不令众人心花怒放?

    等众人普遍就着各自的作料吃了一小半肉的时候,黄太吉这个黑胖子突然问众人“诸位,朕赏赐的肉可美味否?”一时众人语塞。有人在心中骂道,你这他娘的不是废话,白水煮白肉,连盐都没得放,能好吃就怪了。不过大家又不敢扫了黄太吉的兴致,就都违心的说“好吃,真是难得的美味啊。着实是我满洲风范!”

    结果黄太吉突然猛的一拍桌子“放屁,这白水煮白肉,连点盐都没有,岂能好吃。你们这帮奴才合伙欺骗朕。该当何罪?”

    众人被黄太吉的举动吓坏了,赶忙下跪请罪。皇太极却突然微笑着让大家归座,然后说“朕不过开个玩笑,你们怕什么?今天让大家来吃这白肉。其实另有目的。

    黄太吉此举的目的不过是想告诉手下的这些王爷贝勒们,眼前虽然有了转机,但是切切不可掉以轻心,倘若不抓紧时间利用这场大雪带给我大清的好机会,只怕大家以后便是想吃这白水煮白肉都没得吃了!

    众人当即反应过来,纷纷起身跪倒在黄太吉座椅前。大声的表示着忠心,愿意为了大清的千秋大业而赴汤蹈火不避刀剑。

    “诸位,尔等可曾想过,如果我等不在天气转暖之前解决掉锦州的祖大寿与广宁的洪承畴,待得春暖花开之时,明军大队人马再次兵临城下,我等前有坚城,后有敌兵,右面,可能宁远伯的那个好外孙和好女婿再给朕来上一手,朕还能指望天降大雪吗?!”

    一番申斥之后,这些被赏赐吃肉的王公贵族们怀着各式各样的心情谢恩退出,室内,只留下了多尔衮和代善两位。

    “二哥,老十四,现在这里没有外人,只有我们兄弟三个,不妨大家可以好好的议一议前方的军情。”

    黄太吉的脸上,方才吃肉时的那份轻松和鼓励众位王爷贝勒时的慷慨激昂转眼便不知去向,代之的是一份凝重。

    如今的多尔衮,经历了塔山苦战,部下早已被李华梅的炮火打造成了一块精钢,可谓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不要说他麾下的两白旗,和他兄弟私有的包衣兵,便是那些各旗派去塔山的少年亲贵们,也大多倒向了多尔衮兄弟。如今他更是携塔山战胜之余威,与多铎一道,指挥着原本围困锦州的济尔哈郎所部,对城内的祖大寿、吴标、王朴等人的军队继续进行围攻。

    相比之下,老而不死的代善,除了一副老资格之外,便是所剩无几了。麾下的两红旗兵马,原本就牛录人口不多,几次入关损失颇重,更加上岳拓、硕托兄弟对他的提防,他如今在两红旗内说话的分量越来越低,甚至还不如他的孙子阿达礼好使。

    但是,如今的盛京防务却是在此人掌握之中,而且,辽阳之战,代善也是出力不少,少不得黄太吉要好好的敷衍一番。

    “皇上,奴才久在盛京,对于前线之事一无所知,不知眼下两处进展如何?”老奸巨猾的代善,喝了一口热茶,捋捋已经花白的胡子,故作对眼前军情不了解的样子开口发问。

    对于代善,黄太吉也是心知肚明。虽然兵马人口被几个儿孙瓜分,但是在两红旗中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各种细作探子,为他通风报信的人数量之多。只怕他这个皇帝也是望尘莫及。

    “虽然蒙祖宗神灵庇佑,列祖列宗显灵降下这场大雪,但是,如朕方才所说,我等已经没有了退路。必须在天气彻底好转之前。干掉洪承畴和祖大寿,我大清才有一线生机!否则,便等着那位宁远伯恶狠狠的打上门来,将我等一个个撕成碎片,丢进大海里喂鱼虾去!”

    “皇上所言极是!奴才也认为,不可掉以轻心,眼下大敌宁远伯虽然稍稍退去,奈何这头老虎的爪子却依旧随时可能扑过来!”多尔衮也是神色凝重,为了防范万一,驻守锦州方向的清军。只有他和济尔哈郎两个王爷前来,而豫亲王多铎则是留在锦州方向统一指挥那里的各部清军。借以防备锦州城内的明军突然发起的突围行动,当然,也是提防眼前这位八哥有点别的什么小手段。

    “大敌,宁远伯!宁远伯,大敌!”代善口中喃喃自语,渐渐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难道,竟然便是他不成?”

    话音未落,顿时黄太吉脸上也是颜色更变,往常的那种人君气度。顿时被一层死灰色所代替,满脸都是恐惧和绝望。一旁的多尔衮看着有些新奇,这两位往常可都是号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怎么突然一瞬间变成了这般模样?

    “十四弟。你有所不知。”代善看了一眼黄太吉,见他脸上微微呈现出来了许可的神色,这才将埋藏在心目中多年来那个可怕的秘密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向多尔衮倾诉出来。

    “却是如此!”听得二哥说完了往事,不由得多尔衮也是面色一变,不过,相对于代善和黄太吉。他却是另有一番说法。

    “当年萨满说我等的大敌乃是来自西南,却也是上天警示我等。这位宁远伯,的确配得上是我大清的大敌。但是,我大清有上天庇佑,佛库伦女神保佑,又有佛祖保佑,故而才有此逢凶化吉之事!皇上,您请想,当日奴才的塔山阵地,已经堪堪被李华梅突破,奴才自己和豫亲王的护卫都已经上阵拼杀,便是奴才自己都已经做好了以身殉国的准备,为何战局急转而下?更说说眼前,若没有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礼亲王,您觉得盛京城会如何?一旦盛京有失,这锦州广宁的数十万军马,岂不是一夜崩溃?”

    多尔衮的理论,让黄太吉顿时眼前一亮,“十四弟,你继续说!”

    “皇上,奴才以为,宁远伯虽然可堪称我大清的大敌,奈何天命在我!故而虽然有小挫于我大清兵马,无奈,我大清有诸天神佛和天命气数在,故而无济于事!”

    说这番话时,多尔衮却也是色厉内荏。天命?谁能够说得清这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十五弟这番话,让朕有云开日出之感!”

    “皇上,奴才也以为,睿亲王这话讲得极为有理。”

    “日前朕接到蒙古几位王爷的奏报,说乌斯藏的两位佛爷,大海上师,和大博学珍宝智者已经派遣使者来盛京朝见朕。这二位佛爷可都是佛祖在这人世间的后身,以他们的无上法力和修行,焉能看不出这场战事的结局?”

    “皇上圣明!想必是我等要历经一番苦战之后才能夺取这场大战的胜利!”

    清军阵营之中的三个巨头,代善,作为硕果仅存的四大贝勒之一,代表着传统势力,黄太吉,自然是代表着皇权力量,而多尔衮本人,则是那些新兴军事贵族的领头人。这三个人互相打气,互相鼓励,算是将新中的疑虑、困惑、恐惧打消。

    不过,这位宁远伯和这场大风雪带给辽东战事的影响可谓是巨大的。

    广宁城中的洪承畴洪督师,在得知了宁远总兵吴三桂轻兵奇袭辽南,火烧辽阳的战事之后,其激动程度不亚于当日他听说了李华梅李大郡主受伤的消息。当日李华梅为了突破塔山敌军阵地,亲自上阵督师受伤的消息传到了洪督师耳中,当即便让他连说了三个好字!

    作为比较早与李守汉结识的朝中高官,他对这位宁远伯的性情可谓是了解甚深。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而且,对于身旁人和子女的宠溺远胜于其他人。(当然,宠溺不等于溺爱。)

    在他看来。以宁远伯所部兵马钱粮之强,只要宁远伯本人愿意,辽贼的好日子便要来了。李华梅消耗在塔山的弹药,比起宁远伯要丢在辽贼头上的。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其态度和对友军利弊的分析,大家可以参考一下校长在1941年12月8日以后的情绪和表现。)

    当听到施琅吴三桂等人火烧辽阳的消息后更是激动万分,结果一场暴雪就把大好形势全毁了。虽然不曾克尽全功,但是辽阳战事,对于洪督师和广宁守军的士气鼓励还是巨大的。虽然城内眼下一样是粮食燃料缺乏。但是洪督师自负坚持一个冬天问题还不大,另外城里还有一个死不投降的硬汉。。。

    马科。

    这位马总兵可是知道自己是绝对不能投降的,所以,历次作战,他都是拼死向前,所部山海军也是战力非凡。在几门三十二磅炮的掩护下,马科所部动辄便在阵前叫嚣辱骂,“老子日死了你们的西宫娘娘,不服气的只管来战!别都在壕沟里装死狗!”

    “不是装死狗,是活王八在世!不能从沟里爬出来!”

    广宁守军之中。马科的部队人数较多,战斗力也是比较强悍,有他在里面充当顶梁柱的作用,自然别的部队也是能够冲的是去。除了有宁远伯带来的鼓励、有马科等人的坚持之外,众人的信心便是来自于不远的锦州城。只要坚守到天气转暖,甚至是风雪停止,想必宁远方向的友军便会大举出动袭击锦州方向的清军,更不用说宁远伯会卷土重来,到那个时候,一处活处处皆活!

    听得了黄太吉讲说了广宁战事。多尔衮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皇上,广宁明国兵马如此,锦州的何尝不是?”

    今日的气氛。难得的兄友弟恭,君臣和睦,黄太吉又一次拿过铜茶壶,为多尔衮满上滚烫的奶茶,“十四弟,锦州又如何?”

    “奴才原本以为。奴才所部兵马算是经历过战火锤炼的,打李华梅都不怕,还怕个祖大寿贼厮鸟?没想到祖大寿这家伙还真有点骨头,这些天大炮猛轰,挖掘放迸,云梯蚁附,关宁军居然斗志不减,一一把奴才们的攻城行动化解。奴才是真搞不懂,祖大寿哪来的骨头。”

    “哈哈哈!十四弟,枉自你叫了什么墨尔根王,睿亲王!怎地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黄太吉今晚上终于是好好的笑了一场。连带着一旁的老代善也是脸色笑得和一朵盛开的菊花相仿。

    “皇上,睿亲王上阵杀敌,佐理政务自然是好的,但是这人心叵测,世道人情,却非睿亲王所长,其中的关窍,还得是由皇上来为睿亲王开解一番才是。”

    代善的这一通马屁,拍得黄太吉恰到好处的舒服,既给多尔衮一个极宽阔的台阶,又让黄太吉得到了心理上的极大满足。

    “十四弟,你当祖大寿是什么好东西?他若是当真忠于他的大明朝廷,就不会在大凌河投降我大清了!这投降的事情,便如女子**,做了一次婊子,以后就不会在乎那许多了!这些日子,围城以来,朕命人射进城内的劝降书,都有上百封了,他的回信也有如此之数。他若是当真要做大明朝的忠烈之人,为何一直跟投降我们的汉军将领书信往来,两头下注的意思很明显。不过,他现在有内外双怕,所以不得不困兽犹斗。”

    祖氏家族亲眷当中在清军当中做官带兵的人不少,而且黄太吉也是大为加以重用。他于崇祯九年登基为帝的时候,便有张存仁被封为都察院承政,韩大勋封为户部承政,姜新封为礼部承政,李云封为刑部承政,裴国珍封为工部承政。甚至祖家的两位少爷,祖泽洪封为吏部承政,祖泽润封为兵部承政,组建汉军旗之后,大少爷祖泽润更被封为汉军正蓝旗的固山额真。

    “祖大寿如今拼力死战,不过是向朕与明廷之中的那位崇祯皇帝表示实力。要让朕知晓,他的实力不容小觑,希望朕拿出点与他身份实力相当的价钱来。这等招数,便和诸葛亮要刘皇叔三顾茅庐才肯出山一样!”

    黄太吉这几年让八旗贵族将领们研读《三国演义》虽然还不能起到改变八旗兵马当中只知有旗主不知有皇帝的局面,但是,三国里面的情节故事却也是人人皆知,当下一说,多尔衮便撇了撇嘴。

    “他祖大寿以为自己是诸葛亮?咱们却不是兵不满千,将不过关张的刘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