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 被明清反动势力联合扼杀的议和
    以兵部郎中马绍愉为首的明朝秘密议和使团,于三月初三日到达塔山,住了四天,由多尔衮派了一名甲喇章京带着五百兵丁护卫,同时命人快马往广宁飞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初五,黄太吉派遣官员往塔山迎接;初七日离塔山北来,十日恰好到达广宁。

    当时被明朝官方称为“老憨”的黄太吉却并不急于召见马绍愉使团成员。他保持着游牧民族的习惯,不像明朝皇帝那样将自己整年、整辈子关闭在紫禁城中,不见社会。他在主持了祖大寿等一群人的投降仪式之后,又处理了几项军政大事,便于十一日午刻,带着皇后哲哲和永福宫庄妃姑侄等人,领着一群噶布什贤兵,令祖大寿等降人陪同,一道骑马出了医巫闾山大营,以巡视皇家草场的名义,看了几处放牧的牛、马,还随时射猎。以彰显大清的尚武之风。

    除了向祖大寿、王朴等新投降之人显示皇帝的恩典之外,另一个目的就是,他要打磨一下马绍愉这个谈判使团的性子。

    不过,人虽然离开大营,但是在他离开大营期间,一应军国大事,内三院的大学士们都随时派人飞马禀奏。关于款待明朝议和使臣的事,都遵照他的指示而行。三月十一日上午,范文程、鲍承先等几位汉人大臣出迎使臣马绍愉于二十里外,设宴款待。按照双方议定的礼节开宴时,明使臣向北行一跪三叩礼,宴毕,又照样儿行礼一次。这礼节,使臣马绍愉认为是对清国皇帝致谢,而鲍承先等人却得意的称做“谢恩”。

    十二日夜晚,黄太吉又命礼部承政满达尔汉、参政阿哈尼堪、内院大学士范文程、刚林、学士罗硕同至马绍愉等人下榻之处,宴请明国议和使臣。双方仍旧遵照初宴时的规定行礼。宴毕,满达尔汉等向明使臣索取议和国书。马绍愉等说他们携来崇祯皇帝给兵部尚书陈新甲敕谕一道,兵部尚书是钦遵敕谕派他们前来议和。满达尔汉等接过崇祯给陈新甲的敕谕,看了一下,说他们需要进宫去奏明皇上知道,然后决定如何开议。

    第二天上午,辽河岸边一块冰雪消融草木开始返青的高坡上,扎着一顶黄色毡帐,帐内黄太吉席地而坐,满达尔汉、范文程和刚林坐在左右,研究明使臣马绍愉所携来的崇祯敕书。皇太极不识汉文,满达尔汉也只是略识一点。他们听范文程读了敕书,又跟着用满语逐句译出。那汉文敕书写道“谕兵部尚书陈新甲昨据卿部奏称,前日所谕休兵息民事情,至今未有确报。因未遣官至沈,未得的音。今准该部便宜行事,遣官前往确探实惰具奏。特谕! ”

    黄太吉听完这份密谕后,心中琢磨片刻,说“本是派使臣前来求和,这个明国皇帝却故意不用国书,只叫使臣们带来他给兵部尚书的一道密谕,做事太不干脆!这手谕可是真的?”

    范文程用满语回答“奴才方才拿给祖大寿等人看过,他们说确系南朝皇帝的亲笔,上边盖的‘皇帝之宝’也是真的。”

    黄太吉满意的点点头,给祖大寿等人看这份诏书,既让他们负责辨识真伪,又可以令他们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走下去。看看,你们的皇帝都要议和了,你们还有什么可纠结内疚的?

    他得意的笑了笑,说“既是南朝皇帝亲笔,盖的印信也真,就由你和刚林同南朝使臣开议。刚林懂得汉语,议事方便。哼,他明国皇帝自以为是天朝,是上天之子,鄙视他人。上次派来使者也是携带他给兵部尚书的敕书一道,那口气就不像话,十分傲慢自大……”他望着范文程问“你记得今年三月间,他的那敕书上是怎么说的?还记得么?”

    范文程从护书中取出一张纸来,说道“奴才当时遵旨将原件退回驻守锦州、杏山的诸王、贝勒,掷还明使,却抄了一张底子留下。那次敕书上写道‘谕兵部尚书陈新甲据卿部奏,辽沈有休兵息民之意,中朝未轻信者,亦因从前督、抚各官未曾从实奏明。今卿部累次代陈,力保其出于真心。我国家开诚怀远,似亦不难听从,以仰体上天好生之仁,以复还我祖宗恩义联络之旧。今特通卿便宜行事,差官宣布,取有的确音信回奏!’”范文程随即将后边附的满文译稿念了一遍,引得黄太吉哈哈大笑。

    “上次经过朕的一番训斥,不许使者前来。南朝皇帝这一次的敕书,口气老实一点,可是也不完全老实。我们且不管南朝皇帝的敕书如何,同南朝议和对我国也有好处。朕的破南朝之策,你们心中明白。务必要以有利于我大清而展开议和。记住,能战方能言和。不知道这位马使臣带了什么议和条款前来?”

    “奴才试探过马绍愉几次,此人口风甚紧。不过,听他的意思,明国皇帝怕是要先解广宁之围,放洪承畴这几万人回宁远,然后再就双方议和之事展开谈判。”

    “崇祯小儿,打得好一手如意的算盘!他当真以为朕视年迈糊涂了?朕若是打开口子放洪承畴这几万人回了宁远,他只怕到了宁远稍稍休整几日便反过头杀回来!朕这数年之功,数万将士,花费了无数金钱粮草而开辟的局面,岂不就此成了镜花水月?一场泡影?!告诉马绍愉!要是想谈和,咱们就好好的谈,不想谈的话,朕也不介意请他看朕如何攻克广宁!”

    对于黄太吉和崇祯皇帝朱由检来说,洪督师的这几万人,无疑是在各自心目中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对于崇祯来说,这几万人不啻于最后一点家当,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将洪督师这几万人救出来。有了这点家当,他对内对外说话还稍稍有点底气。

    而黄台吉则是视洪承畴、马科、曹变蛟、王廷臣等人为自己的人质和筹码。有这几万人马在包围圈内,他就可以和崇祯讨价还价,从谈判桌上拿到在战场上拿不到的东西!

    同马绍愉几乎没有拿出谈判条件不同,范文程和鲍承先、满达尔汉、刚林等人可是胸有成竹。拿出了一整套的谈判条件。

    除了我们之前看到过的那些之外,更加具体到了黄太吉受封辽王,统领辽沈两卫,以为大明屏藩。同时,辽沈各地仍旧是大明领土,大明依然有辽沈的管辖权,可以向辽沈各地定期派出文官担任各地的官员。大清军队也是大明的军队,大明朝廷每年向清军拨付不少于二十万银元和三十万石粮食的粮饷。

    为了保证大明的安全,大明皇帝赐辽王黄太吉节钺,以征讨不臣服的蒙古、索伦人、朝鲜、日本等地区。

    在边境各处开放榷场,双方除朝贡贸易规定的贸易之外,其他一律贸易行为都采取自由的原则,允许各方自由买卖。大明朝廷可按照海关条例派遣人员进驻各地收取各项关税,一切制度与内地相同。

    这份议和条款,可是经过黄太吉与范文程等智囊们反复多次推敲而成。对于大明朝来说,可谓是获得了政治上的空前胜利。当然,只是名义上的。辽东反贼们接受了招安,辽沈各处重新回到大明版图之内,朝廷派遣官员治理。

    面子是大明朝获得了,可是里子全都是辽贼们的。从努尔哈赤起兵作乱时开始,他的目标就是效仿俺答汗成为又一个顺义王,获得朝廷封号确认后,开边市贸易。

    如果照着这份条件达成议和条款,从名义上,辽东反贼们便是大明朝廷的土司或是藩镇,效仿秦良玉和三娘子等辈。

    在议事闲暇,范文程也是意味深长的向马绍愉言道“辽事和缓,大明朝廷便可调九边之兵入中原荡平流寇,不数年,大明又是四海升平矣!”

    有这份功劳在,马绍愉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入阁拜相的那一刻。

    但是,眼前的事情却是难办。如此重大的事情,如何能够擅专?只能是命人飞马到宁远,搭乘快船出海往天津去,之后再行往京师面禀陈新甲。请陈大人代为转奏天子定夺。

    在奏疏的后尾,马绍愉特意的加上了一句,“此间昼夜但闻炮声不绝,皆是往广宁轰击。臣愚钝,恳请陛下早作圣裁。”

    慎而又慎的将密奏包裹好,用火漆密封,个别地方还按照与陈新甲的约定做了暗记。完成了这些工作,马绍愉这才放心的将文书交给心腹命他往宁远去。

    为了路上安全,范文程还特意派了十个骑兵沿途护送。

    但是,他们千算万算,却忘记了,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利益。有一个团体或是势力叫既得利益集团。

    皇帝命人与明国使臣议和之事,在辽贼高层之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更有许多人连详细条款都一清二楚。

    这样的事情,如何能够瞒得过势力膨胀,扩张到了其余各地的多尔衮兄弟?

    这份对于黄太吉这一派势力有着天大好处的议和条款,在信使出发之前,便已经摆在了锦州城中多尔衮兄弟的面前。

    “果真要是议和成了,估计最多十年,我们兄弟就完蛋了!”

    听得了心腹奴才给自己念完了议和条款,多尔衮放下烟袋,冷冰冰的给一兄一弟兜头泼了一瓢冷水。

    “二弟,怎么这么说?”

    “这个议和之事成了,那个黑胖子的声望就是如日中天,我八旗内部再无一个可以与之比肩之人。有了议和这个大功劳,我们血战塔山的功劳就显得微不足道。此人可是刻薄寡恩,属于那种典型的可以共患难但不可以共富贵的东西。有了这些边市,他便垄断了我大清对外贸易的通道,垄断对外部的贸易,那个黑胖子那一家子,就是实实在在的至高无上了!我等都要仰其鼻息而过活。稍稍假以时日,他便会借助手中的优势将我两白旗给拆碎了!你我三人,没了兵马奴才,便是莽古尔泰与阿敏的下场!”

    他的话,给阿济格和多铎兄弟两个描绘出了一幅可怕但是绝对真实的前景。听得这兄弟两个毛骨悚然,几乎要踢开门逃走。

    “二哥,你说我们该如何自救?”

    “简单的很!将这份议和条款让对面的那个家伙知道。在这一点上,他是我们最好的盟友。他知道该如何!”

    果然,在得到了多尔衮命人悄悄送来的议和始末原由和详细条款之后,以吴三桂为首的关宁军,发起了比李华梅在身后督战时还要疯狂的进攻!

    三日之间,连续攻克白台山、虹螺山两处要点。

    关宁军可以说从上到下各级军官都红了眼。

    议和如果成了,辽东战事就停止了。那么,不打仗了,要辽东军镇做什么用?只怕咱们的地位从此便和秦军一样了!朝廷也不会再拨付下来海一样的银钱粮米了,咱们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当真靠着土里扒食吗?!

    为了银子,冲啊!无数宁远军和山海军的军官们从心底发出声声怒吼。

    “为了大明!为了江山社稷,为了广宁的袍泽,杀!”吴三桂自然不能和这群丘八大爷们一样的粗鄙,他挥动着宝剑,眼神凌厉的看着远处阿济格的织金龙纛。

    距离塔山战场稍远一些,两面织金龙纛下,多尔衮与多铎策马并辔而立,兄弟两个遥遥望着自己的哥哥也领会一些关宁军的拼命打法。

    在吴三桂指挥宁远镇和山海镇的轮番疯狂攻击之下,阿济格渐渐有难以支撑之象,两白旗部队开始缓缓向后退去。

    “直娘贼的,要不要这么拼啊!”多铎虽然经历过与李华梅的连番苦战,但是作为旁观者看到这一幕血肉横飞的场景,仍旧是心有余悸。

    多尔衮挥动手中皮鞭道“你知道个屁,这可是每年几百万银子!”

    多铎却是不以为然“我看干脆就放吴三桂这条疯狗过去好了,二哥,你说咱们刀山箭林的打的这么惨,后面那死黑胖子非但不领情,还成天想着怎么干掉咱们。我可是听说了,现在有不少人说要是他们守塔山会如之何。娘的,就该让他们也上塔山来试试看,他们能在李华梅那头疯老虎的炮火下顶个三天不尿裤子,老子就给他们磕头认错。”

    “主子,要不要奴才带着人上去增援一下英王爷?!”已经是觉罗身份的曹振彦,腰间系着那条标识着身份的红带子,挥动着手中长刀请战。

    “不,去告诉英王爷,撤下来。我们撤!撤回锦州!”多尔衮眯缝起眼睛,看着视线的尽头之处吴三桂的帅旗。

    “二哥,撤回锦州?那这里怎么办?”多铎有些懵了,在李华梅连天炮火下都不曾退让一步的二哥,如何在吴三桂微不足道的攻势面前便颓唐如此?

    “你不懂我的意思,但是,对面的那个家伙一定会明白的!”对于对面帅旗下的吴三桂,此时多尔衮已经对他大起知己之感。

    他为了继续占据在八旗之中与内地商贾,主要是隆盛行的贸易控制地位,而不惜放弃塔山阻击阵地,来阻止黄太吉的议和行为。因为这些在商贸活动之中所获得的利益,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每年达到了数百万银元之多!靠着这些银子,他才能巩固两白旗内部,豢养包衣兵,对其余各旗进行渗透拉拢。如果没有了这个地位,那他和他的两个兄弟,虽然不会立刻被黄太吉除掉,也是人家刀口下的牛羊,随时可能被屠杀。对面的主帅吴三桂,更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整个辽东军镇的利益而战!两个字,辽饷!

    吴三桂在连续攻克白台山、虹螺山之后,更是一鼓作气去,将战旗插到了塔山堡的城头。成为辽西大战爆发之后,洪督师被困广宁以来,明军所取得的最好战绩!

    随着这捷报传到京城的,还有吴三桂的公然上书。

    “臣于辽东与东虏连番血战之时,从奴贼头目口中得知,朝廷有官员名唤马绍愉者,自称奉有皇帝密旨,出关与辽贼议和。臣亦有读书,然未闻有朝廷军马与贼虏血战之时,朝廷却遣使与之议和。若如此,将置洪督师麾下数万坚韧于冰天雪地之中与奴贼铁骑周旋之忠勇将士于何地?将置万里不避风波前来辽东之宁远伯父女及麾下将士于何地?臣麾下将士,葬身于塔山山麓者成百论千,粉身碎骨于虹螺山者亦不在此数。若朝中有奸臣意图卖国求荣,臣当挥泪上马,先斩辽贼,而后率领我辽东子弟奔赴京师,与朝中衮衮诸公雪涕陈情。”

    吴三桂这份露布报捷的题奏后面,附录着议和官员的身份、履历,以及那份崇祯写给陈新甲的密谕,同时,还有双方的议和条款。

    这样一来,京师上下,朝野之间立刻掀起一场轩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