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零五章 军心涣散的广宁城
    ps  继续求订阅,求月票!

    “马大人,我大清对两国罢兵议和之事的诚意和作为,你也都看到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大军撤围,允许贵国兵马出城打柴放马,不知洪督师何时能够与贵使一道联名向朝廷上书?”

    在青岩寺内,黄太吉的临时行宫内,灯火辉煌。范文程作为黄太吉的代表,朝着宝座上的黄太吉施礼之后,转过身来,朗声对坐在黄太吉下首的明朝议和代表马绍愉问道。

    “本官日间已经命人将议和条款送入城中请洪督师审看用印。待洪督师用印之后,便可发往京师,请皇帝圣裁!”

    马绍愉此刻的心情怕是比任何一个人都希望辽东议和之事可以成功,这样他便可以名留青史。

    “方才,洪督师派人给本官送来了他用过印的议和条款,洪督师已经对议和之事再无疑义。不过,督师大人请老憨给军中下令,让开道路,这样城内官军便可以回宁远侯旨。”

    马绍愉说这个话的时候,眼睛的余光一直偷眼看着黄太吉的黑脸,希望洪承畴洪督师的这个要求不会引起黄太吉的翻脸。洪承畴的这个要求,在马绍愉看来都有些强人所难。眼下虽然在议和,但是毕竟这几万人在黄太吉的包围圈里,算是他的猎物或者是人质。如果此时便要黄太吉让开道路,你洪承畴撤兵到了宁远,养精蓄锐之后再来打黄太吉,这个黑胖子能够答应吗?欺负黄太吉傻是怎么着?他再是蛮夷头子,智商也绝对在六十以上,不会干那种傻事!

    但是,黄太吉果然翻脸了!

    他霍的一下从宝座上站起来,口中咿里哇啦的说了一大通满洲话,看来,马绍愉转述洪承畴的这个要求,当真是把他气着了。否则,他也是懂得汉语的。不会放弃汉语来讲自己最熟悉的母语。人只有在最下意识的时候才会说出自己最熟悉的语言来。

    殿内的噶布什贤兵和在殿内侯旨的辽东反贼们,听了黄太吉的这番话,也是齐齐的横眉立目,个别情绪较为激动的。甚至捶胸顿足。从锦州赶回来的多铎,更是将腰间佩刀紧紧的握在手中,似乎只要黄太吉一声令下,便要将马绍愉拉出去砍了!

    “范先生,你告诉他!”说完了一大通满洲话。黄太吉这才气鼓鼓的将一头雾水的马绍愉丢给了范文程。

    “马大人,实不相瞒。我大清皇帝的宠妃宸妃娘娘海兰珠,当日返回盛京途中被贵军马科、吴标所部伏击。战场上彼此截杀原本无可厚非。我家主子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十分赞赏吴马二位将军的手段。但是马科那厮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拒绝我主子命人送去的赎回宸妃娘娘的主意,反而令部下凌迫宸妃娘娘,宸妃娘娘原本就身子虚弱,如此一来,便不幸香消玉殒。此乃我皇帝的一大憾事,亦是我大清上下的一桩恨事!”

    “原本打算攻破广宁。活捉马科那厮,在宸妃娘娘灵前将其剖腹剜心祭奠娘娘。但是皇帝为了两国议和之大计,忍痛不再提起此事。只打算让洪督师将当日凌虐宸妃娘娘的几个马科部下交出来即可。但是,如今我们还不曾提出,洪督师却要我大清兵让开道路,这让皇帝如何能够接受得了?”

    范文程的一番转述,说的马绍愉额头汗水涔涔而下。马科的英雄业绩,他在京师、在辽东也曾听人说起过,当时被作为一桩笑谈。这几日在辽东反贼当中,更是不会提起此事。如今黄太吉因此事而大怒。倒是让马绍愉心中如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黄太吉在宝座上又是一阵叫嚷,吼声比刚才稍稍的平和了一些,但是语气却是十分的坚定,不容置疑。

    “皇上旨意。若是想要我大清兵让开道路,也不是不可以商量。先让洪督师做到这两件事,我大清兵自然可以让开道路,送洪大人往宁远去!”

    “一,速速的将议和条款送往京师,尽快达成两国罢兵议和。另外。条款之中说好的岁币赏赐,要随着条款一道送到辽东来。二,把当日凌虐我宸妃娘娘的马科部下亲兵送来,我大清要用这些人来祭奠宸妃娘娘。这两件事做不到,恕难从命!”

    久闻黄太吉是个心胸狭隘,睚眦必报之人,但是,马绍愉却也没有料到,两国议和这种军国大事,居然也能够和一个女人的生死荣辱牵扯起来?!这,也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但是,黄太吉的又一句话,让他不得不重视。

    “如果明天天明之前,洪督师不将马科那几个部下送来,马大人不将议和条款送往京师,那么,贵我两国之前所说之事,便另当别论了!”

    范文程转述的黄太吉这些话,顿时让马绍愉如同屁股底下着了火一样,急匆匆的离开了这座眼下充当辽东反贼们的最高权力核心的建筑,他要为了自己能够名垂千古而抓紧这一个晚上的时间来运作。

    “主子,马绍愉的随从连夜出营,往锦州方向去了!”

    “很好!让他去,沿途派人护送,各处军马不得阻拦为难!”

    “主子,马绍愉命人前往广宁城中送信,前哨的奴才们请示,是不是放他过去?”

    “放!不但要放,而且要派人带路,要让他平平安安的到广宁城,见到洪承畴!”

    不断的有各式各样的请示和消息流水价般送到黄太吉面前,黄太吉眼睛眨也不眨的一一做出决断。

    很快,天边出现了一抹鱼肚白。紧接着,一轮红日从东海之中跃升出来。

    随着这一轮红日,广宁城南门打开,一行人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为首的正是马绍愉派往广宁城中的随从,队伍当中,十数个明军家丁打扮的人被绑缚的和粽子一般,用长绳拴在马鞍上,监押的数十名明军则是不停的驱赶着这十几个家丁,让他们行走的快些。

    明军之中护送的一名千总对着领着百十名兵丁在第一道长壕边上等候的牛录章京冷冷的言道“这是你们要的马总兵部下的家丁。我家督师大人说了,尔等必须言而有信。速速让开往宁远去的道路!”

    “这个自然!皇上办完了祭奠宸妃娘娘的仪式,自然会让尔等去宁远!”

    那千总低声骂了一句。示意手下人将马科的十几个家丁交给那牛录章京,马科部下的家丁们个个自然知道自己此去凶多吉少,基本上就是整个身子都进了棺材了。一个个索性将心一横,这群老兵痞子破口大骂。骂马科,骂洪承畴,骂明军各部各镇的总兵,骂他们贪生怕死,胆小怯懦。出卖自己兄弟。骂黄太吉,头上的绿帽子不知道有多少顶了。

    一群正黄旗的兵丁如狼似虎般冲上来,枪杆刀鞘马鞭脚尖齐上,打得这群家丁一起在地上翻滚不止,又有人将碎布塞进他们嘴里,这群家伙倒也硬气,身上被人狂殴不止,满头满脸都是鲜血,口中犹自呜呜不已,想来还是在咒骂。

    那千总也不敢多看。留在这里听那些家丁骂街他也没有这个爱好。

    虽然是急于回城去交差,但是肩上负担的另一个使命还是令他极目远望,从第一道长壕到第二道长壕,都有数以千计的包衣阿哈等辈,将长壕用土木填平,夯实,便于大军行进。

    不断的有此起彼伏的号子声远远传到千总的耳朵里,倒是让他如同听得到西天佛祖驾前三十万只迦龄鸟鸣叫一样悦耳动听。

    隐约望去,已经有三四道通道成型,可以令大队人马和辎重通过。看来黄太吉虽然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但是说出话来倒是还算一言九鼎。已经命手下人为明军南撤让开道路做准备了。

    那千总点点头,掉转马头。狠狠的朝着马屁股上抽了一鞭子,数十骑绝尘而去。

    广宁城中,此时已经吵成了一锅粥。

    数月来一直并肩作战,虽然说不上团结无间,但是算得上兄弟齐心的明军部队,因为黄太吉的这个小小要求。几乎到了内部火并的地步。

    找出这些人来很容易,当日有报功的奏稿留底,可以按图索骥。而且,那些当日上过海兰珠的家丁个个都是大嘴巴,恨不得让全军上下都知道自己和黄太吉是同靴兄弟,而且是自己给黄太吉这个大清国皇帝头上戴了绿色环保标志。

    但是,让马科交出这些人来,却是万万分的不可以。

    且不说这些家丁都是马科数年来纠合的四方精锐,这些兵油子都是个人技艺超群,不论是马术还是弓箭刀枪,都几乎可以和清军的白甲兵相媲美。但就是一样,照着马科对前来相劝的前屯卫总兵王廷臣交心的说法,“倘若是老子把这些人交出去,老子在军中说话就没了分量!家丁都保不住,以后我还怎么带兵?!”

    明军的大帅们都是对家丁如奉骄子一般。“一万额兵,止有六千,以四千为交际、自给、养家丁之用。沿袭既久,惟仗家丁以护遁、冒功,而视彼六千为弃物。弃物多而家丁少,终不能以御敌。” 将领即便革职离任,家丁也依旧由他们带回原籍供养。

    天启年间,辽东经略熊廷弼在一封信里写道“操练之檄,何月不行;操练之事,何日不说?乃诸镇将自一二蓄养内丁外,皆视营兵为无用,而不屑操。不惟不操也,且使为内丁厮役,且夺其马与内丁骑,而代为喂养。……幸语诸镇将,以视内丁之心视营兵,则无不强也;以收拾内丁之心操练营兵,则无不可战也。一将官以百十内丁战,何如以一二千营兵战;一大帅以一二千内丁战,何如以一二万营兵战?是大有益于自家者。”(引自《明经世文编》卷四八二,《熊经略集》。)

    《万历野获编》补遗卷三,《家丁》条说“今西北将帅所蓄家丁,其廪饩衣械过额兵十倍。每当大敌,用以陷阵,其善战者多以首功自奋。”

    带兵将帅们便是用优厚的生活待遇、物质刺激和政治前途的引诱,来豢养家丁这个部队的核心力量,用家丁来弹压各部。如今让马科把手下家丁之中的骨干交出去,这如何让他能够干?

    今天交出去了这些家丁,明天他在军中说话便没有人听了!原因无他,家丁们认为他已经罩不住大家了。从此便离心离德。而各部将领们更是欺他手中没有家丁这支武装力量,从此便可以不听他的了!

    马科也是个老兵油子,老牌的军棍,这军营之中的各种鬼蜮伎俩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是他不熟悉的?家丁对于统兵将领来说。便如同主席在《评战犯求和》的那篇文字里所描述的一样,就是荣国府里贾宝玉脖子上的那块玉,属于命根子级别的!(哦,似乎眼下红楼梦作者的祖宗正在到处炫耀他腰间的那条红带子呢!)你要动我的命根子?对于洪督师的这道军令,马科自然是把他当成了擦屁股纸。

    但是。他的山海镇正兵营可以把洪承畴洪督师的这道军令当成擦屁股纸,广宁城中的各部各镇各营可没有丝毫不遵守洪督师军令的意思!那些急于回宁远去好好休息几天的军头们,从来没有如此积极主动的执行过洪督师的军令。

    不要说曹变蛟的援剿总兵部下,便是前屯卫总兵王廷臣部下,以及马科他自己山海镇属下的奇兵营、游兵营、还有蓟镇总兵白广恩,密云总兵唐通等人的部下,纷纷将矛头对准了他山海镇的正兵营。

    开玩笑,如今议和到了这步田地了,洪大人已经将与马绍愉联名的议和文本都发往京师了,而且奴酋黄太吉已经放出话来。要你马科把当初一道轮流上了他宠妃的那些家丁交出来,他就可以让开道路让咱们回宁远!如今就看你马科的了!你要是不交出这些人来,咱们就到你营中去抓这些家伙!只要你说出一个不字来,立刻广宁城中便要上演一场火并、内讧的好戏来!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事实上黄太吉已经是赢定了!不再团结、丧失了指挥的明军,不过是一群拿着刀枪披着盔甲的乌合之众而已。不出城还好些,一旦出了城,立刻就是辽西荒野里一群等候着被狼群撕咬的羔羊和肥猪!)

    好汉不吃眼前亏,马科虽然这段时间意气风发的,但是也深知众怒难犯的道理。以他一营人马是无论如何不能和广宁城中各部起了争执的。

    “你们给老子记着!日后就算是开了边市。也是老子的山海镇是大头!到时候老子就是一年一个跑马崇祯不到手,也要练出一支好兵马来,堪比吴标小子的军队!到时候,看哪个人敢在老子头上指手画脚!”

    忍痛割爱。将当日与马科一道在大海上轮番为黄太吉头上加持、开光绿色环保标志的十几个亲兵、家丁交出去。心中不甘,但是又不能当着洪承畴的中军面前发作,马科只得是咬着牙心中暗自发狠,“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对于部下们的各自小心思,做了十二年督师。也是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半生的洪督师,如何能够不知道?但是,眼下最要紧的,是将皇上和大明朝的这几万人马带回宁远,切勿有失。至于说部下将领们的那点小牢骚,小动作,也只有到了宁远之后,依托宁远伯大军,才好慢慢的收拾!

    坐在帅堂上,看着彼此之间泾渭分明想,彼此间和乌眼鸡一样的部下几个总兵,洪督师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如果换了往常,他巴不得部下武将们彼此之间如此,有的时候他还扮演拨弄是非的角色,也好从中驾驭这群武夫。但是今日,他却悲哀的发现,军队内部离心离德如此,只怕想不打败仗都难!

    但是几位总兵却不这么想。相比较前些日子杨国柱等人突围而走的时候,情况已经好了许多。两条长壕都填出了通道,方便大军行动,足见奴酋洪太议和之心甚切!

    如今,通道或者是生路就在眼前,几位总兵大人丝毫没有了胆怯之意,个个奋勇,人人争先。摩拳擦掌的愿为前部先锋,要为大军打开一条往宁远的道路出来。

    看着唐通、白广恩等人的表现,身为辽东巡抚的邱民仰却是深知这群家伙内心的想法,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督师大人,我们数万大军,粮草辎重车辆火炮甚多,要想往宁远去,也是要有数日的准备才是,免得到时候慌乱。”

    邱民仰的提醒,算得上是中规中矩,洪承畴虽然人称洪疯子,有着重前权而轻后守的特点,但是这又不是作战,乃是军队撤退。更是要将准备工作做足。最起码,各种军器辎重粮草要捆扎装车吧?那几门摆放在广宁城头上,为广宁守御立下了赫赫战功的定辽大将军们也要从城上撤下来,准备撤走。

    当下,洪督师传下军令,各部各营,拴束甲胄,喂养战马,整顿辎重,收拾行李,同时派出哨骑,往锦州方向哨探。大军准备往宁远去!

    众将齐声唱喏,回营各自收拾。

    第一天无事,但是到了第二天的黎明时分,大变惊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