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零六章 大溃败(一)
    ps  月票在哪里?订阅在哪里?收藏的兄弟到了一万多,怎么这订阅就是上不去呢!?

    广宁城内,街道上拥塞不堪,都是各部的骑兵、步兵、车辆、火炮辎重粮草等物,可谓是水泄不通风雨不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洪承畴苦笑着看了一眼,原本命令各部轻装而走,只带上几天的干粮就可以,但是各镇兵马被饿怕了,唯恐路上饿肚子。

    “唐将军,你部为先锋,率先出城,为大军打开往锦州、宁远方向的道路。切记,遇到清军阻拦挑衅,切切不可与之纠缠!快速通过,我大军往宁远去才是紧要的!”

    密云总兵唐通,在几个总兵就谁家当先锋先行出城的争吵之中拔得头筹,抢到了先出城的地位。此刻,衣甲鲜明的唐总兵威风凛凛的一甩鲜红的斗篷,任凭着盔缨在晨风之中飘扬。

    “请督师大人放心!我密云军将士定然为大军开辟道路!”

    在他的身后,密云军的一万多人在南门的街道上列队已毕,所有营帐己是收好,各种辎重放于大车骡马之上,所有不能走动的伤员,也全部安放于车辆之内。数十门大小火炮更是被唐通命人珍而重之的用数百匹骡马毛驴轮番牵引。

    辽东之战,火炮之利给各军将士好好的上了一课。如何用好火炮,各镇总兵、副将们脑子里都有了一本帐。但是,这点家当却是各军的本钱,万万不敢丢失损坏。阵亡将士的遗体遗物,同样用专门大车载运。那些攻防战中斩杀的辽贼首级,更是用石灰好生加工之后装在大车上,准备到了宁远之后用来报捷。

    唐通的正兵营数千人个个顶盔披甲,穿戴整齐,只等一声令下,就率先出发。

    在全军面前,唐通站在队列前面,高声向众军鼓动。这位唐将将声色俱厉“出了广宁城,我们的身旁,便是辽贼的数十万大军!虽然眼下议和已成,但是大家要想活着回乡。就要保持行军肃整,务必要小心戒备,不可恐慌,不可大意!只要过了锦州,我等就可活命。行军途中,众军不得喧哗,不得擅自脱离,若有违者,立时斩首!”

    众人咆哮如雷“谨遵军门将令。”

    唐通的密云军作为全军前锋先行一步,从广宁城中一鼓而出,沿着几日来出去打柴放马的道路往第一道长壕而去。看看唐通的一万余人大队已经过了第一道长壕,洪承畴手捻胡须,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接着是王廷臣率领的前屯卫军马,大批的骑兵在前。步兵护卫着密密麻麻的车辆辎重火炮,同样从广宁南门冲出城外。

    按照商定的行军序列,唐通的密云军在前,王廷臣的前屯卫人马随后,跟着便是白广恩的蓟镇兵马,随后便是曹变蛟的援剿总兵和马科的山海镇护卫着洪承畴的督师标营。

    前军,中军,后军,出城之后,曹变蛟和马科的人马便会在督师中军的左右两翼护卫。大军整齐开进,用不了几日,这几万人马便会经过锦州抵达松山堡地界,之后在吴三桂所部宁远军的掩护之下。大队人马转进到锦州。这场进行了两年有余的辽东之战,便以双方议和而告结束。

    看着远远的消失在望远镜镜头里唐通的帅旗,不由得令站立在城楼上观望的洪承畴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回到朝中会面临什么样的争吵和责难。但是不管怎样,这几万人马在手上,便是回去的本钱!

    “老爷。邱大人已经随着白总兵的大队出城了,咱们是不是也要下去准备一下了?”一直跟随洪承畴在辽东的俊仆兼娈童锦儿,低声的询问洪承畴。

    邱民仰跟随白广恩的蓟镇兵行动,大队人马已经到了第一道长壕与第二道长壕之间。被围困的久了,所有的兵士将领都有着一种鸟出牢笼的感觉,不由得步下加快了脚步,急匆匆的向前行走。

    “唉!好吧!千秋功罪,留与后人评说吧!”

    洪承畴从城楼沿着马道下城,上马,在曹变蛟与马科二人部队的护卫之下,督标中军从广宁城中鱼贯而出。

    刚刚出得了城门,前锋到了长壕边,耳中却听得前面阵阵喧哗,如同海浪一般由远而近,声音越来越大!

    “何事如此惊慌?!”洪承畴的心猛地向下一沉,他本能的意识到,出事了!自己可能犯了从军以来最大的一个错误!

    督标中军的几个得力军官策马领着亲兵们往几镇兵马的行军队伍中去了,试图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喧哗声和惊呼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从清军大营的方向,传来了阵阵的马蹄声,从唐通的前锋方向,也有大队的哨骑狂奔而来。从医巫闾山方向,广宁城的东面,往锦州方向,明军撤军的三个方向,都有发现大股的清军骑兵在快速运动。

    接着大地隐隐颤动,最后更是剧烈抖动起来,似乎同一时间的,四面的天边尽头,都探出了如洋一般的旗号。数不尽的清军骑士狂奔而来,黑压压无边无沿,他们放马狂跑,铁蹄的声音震得人们内心狂跳不止。

    看那飘舞的旗海,无边无际的战马,洪承畴强自镇定,不断的命令曹变蛟与马科督率部队向自己靠拢,准备回广宁城!

    但是,晚了!

    一个哨骑身上中了一箭,满身是血的被人架到了洪承畴面前。

    “督师大人!我们刚刚行军到医巫闾山,迎头便撞见了奴贼正蓝旗的兵马,他们说,南朝皇帝不同意议和,将主张议和的陈新甲陈大人斩首示众!两国议和之事,再无可能!说完便开始开弓放箭,道路两边便有大队伏兵杀将出来!”

    “南朝皇帝拒绝议和!将陈新甲杀了!”

    “议和无望,大家接着打便是!”

    从各个方向,传来了辽东反贼们的吼声,参差不齐的声音,都说明了一个问题,战争还在继续,和平压根就是骗人的!

    辽贼们的大队人马杀出来,登时就已经让毫无思想准备,一心只想着尽快脱离险境的明军上下慌乱不止。如今又有和谈被皇帝崇祯拒绝的消息传来。更是让明军行军大队乱作一团。

    撤退这种战术动作,原本比进攻和防御更加考验将领对军队的控制能力,和一支军队的组织结构、纪律水平,可是偏偏这些。都是眼下明军的短板。

    见有大队人马冲杀出来,为首的唐通先是乱了阵脚。

    望着从大营之中冲杀出来的正蓝旗满洲兵马,唐通先是被惊吓的全身发抖,跟着便是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大吼一声“走!快走!快走!”

    在他的带领之下,密云军马。齐齐的向前狂奔而去,试图在东西两翼的清军尚未合围之前冲出包围圈。

    他领着密云军率先向前狂奔,立刻带动了王廷臣的前屯卫人马。正在穿过第二道长壕的王廷臣所部后卫,见到前面密云军骑兵骤然加速狂奔,丢下大批的步兵和辎重火炮火炮等物,还在茫然不知所措之际,耳边清军的喊杀声便传了过来,夹杂着密云军步兵的咒骂声和哭嚎声,兵器的碰撞,马蹄践踏在人身体上发出的沉闷响声。

    明军登时大溃!

    从青岩寺方向望过去。东面的原野上,到处烟尘滚滚,数不清的关宁骑兵到处而逃,他们慌不择路。使劲抽打马匹,只想让自己逃得快些。在他们身后,身着各色盔甲的清军骑兵追奔逐北,更造成那些关宁军的恐慌。

    “我军大捷,未想到洪承畴这个蓟辽督师部下人马如此众多,却是如此不堪一击!”

    青岩寺外,罗列着众多辽东反贼们的旗号。在几杆织金龙纛下,豪格、济尔哈朗等人鼓掌大笑。

    利用从京师到辽东的时间窗口,有效的实行了战场情报遮蔽之后,通过种种假象和烟雾弹。辽贼们成功的瓦解了明军的战斗意志,令他们丧失了警惕性。又利用马科的家丁事件,更是进一步的瓦解了明军的指挥系统,制造了明军内部的分裂。让明军各部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往黄太吉布置好的口袋里去跳!

    如果让明军知道,黄太吉宠爱的妃子海兰珠,是他从科尔沁草原上弄来的一个寡妇。想必明军各部不会威胁马科交出那些家丁来。

    如今,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洪承畴部下这几万人马从坚固设防的广宁城中引诱出来,在平原野战当中,清军会轻松自如的将他们击溃,尽得他们粮草辎重,用俘虏和资财来扩充实力。

    原野上呼啸声不断,狼奔豕突的尽是明、清两边的骑兵。你追我赶,双方己经不知道在辽西的平原上奔跑了多少里。

    不时有落伍的明军各镇骑兵被追上,哭叫中一个个被杀死,长期被围困,再加上行军,以及骤然而来的变故,让明军上下都是身心极度疲惫,完全靠着一股逃生的**在苦苦支撑着。但是,人可以靠**和精神来支持,胯下的战马却是不能。长期被围困,这些战马没有变成将士们的腹内食物都是万分幸运的了,又上哪里去找寻那么多的豆料食盐来喂养?这些骨瘦嶙峋的战马,如何是饲养的膘满肉肥的清军战马对手?

    “尔等以为如何?”

    人群背后,突然传来了黄太吉的声音,众人回头望去,却见一杆高高的黄龙大伞下,黄太吉策马而立。

    那些清兵静默了不一会,紧接着军阵中便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吼声。

    “吾皇万岁!”

    在众清兵山呼海啸的欢呼声中,那柄黄龙大伞高高举起,缓缓越众前行。黄太吉身穿飞龙鎏金铠甲,在密集的巴牙喇兵及更精锐的葛布什贤超哈兵护拥下,来到军阵前面。

    黄太吉因为高血压引发的内分泌失调导致的肥胖,加上披着沉重的双层甲胄,压得身下的大宛骏马都有些喘不过气来。在他的身后,还伴随着诸多的满蒙八旗王公大臣,以及吴克善等科尔沁蒙古贵族和外藩蒙古兵。

    朔风吹得黄龙大伞猎猎声响,伞上悬挂的银质小铃响成一片,他挥起手,身旁尽是向他欢呼的将士臣民。

    “万岁!万岁!万岁!”

    所有的清军将士,都挥起他们的兵器,声嘶力竭地向黄太吉吼叫着。他们排山倒海的“万岁”声一浪高过一浪。这种军心威势,更是震慑的在荒原上军心大乱,狂奔不止的明军不自觉地浑身寒战起来。

    “豪格,济尔哈朗。鳌拜,尔等觉得今日之事,如何?可曾明白了朕前几日的苦心孤诣?”

    豪格、济尔哈朗领着两蓝旗与鳌拜等两黄旗将领齐齐倒身下拜“皇上圣明!奴才等愚钝,不及皇上万一!”

    “哼!早就让尔等多读些汉人的书!朕今日之计,便是从这里来的!”说到这里。黄太吉摆摆手,一旁有噶布什贤兵捧着一卷书小跑到各位王爷贝勒统兵将领面前。

    折好的书页上,正是用铜活字印刷的十分精美的三国演义。恰好是“马孟起兴兵雪恨,曹阿瞒割须弃袍”那一段落。

    “长安乃西汉建都之处,城郭坚固。壕堑险深,急切攻打不下。一连围了十日,不能攻破。庞德进计曰‘长安城中土硬水碱,甚不堪食,更兼无柴。今围十日,军民饥荒。不如暂且收军。只须如此如此,长安唾手可得。’马超曰‘此计大妙!’即时差“令”字旗传与各部,尽教退军,马超亲自断后。各部军马渐渐退去。钟繇次日登城看时,军皆退了,只恐有计;令人哨探,果然远去,方才放心。纵令军民出城打柴取水,大开城门,放人出入。至第五日。人报马超兵又到,军民竞奔入城,钟繇仍复闭城坚守。

    却说钟繇弟钟进,守把西门。约近三更,城门里一把火起。钟进急来救时,城边转过一人,举刀纵马大喝曰“庞德在此!”钟进措手不及,被庞德一刀斩于马下,杀散军校。斩关断锁,放马超、韩遂军马入城。钟繇从东门弃城而走。马超、韩遂得了城池,赏劳三军。”

    众人听了鲍承先高声诵读了马超如何拿下长安城这一段落,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黄太吉借口议和将成,允许明军士卒出城打柴牧马,却原来也是麻痹对手的一招计策而已!

    “圣上天威,兵锋所至,明虏望风而散!”

    如云的谀辞马屁不要钱的拍了过去,饶是黄太吉算是个头脑清醒的皇帝,此时也有些醺醺然如中醇酒。

    人群之中,几个红衣光头带着黄色高冠的僧人口中高声赞颂着佛号,也是在不断的称颂着大清皇帝的丰功伟绩雄才大略。

    这些僧人,便是被蒙古王公们快马送到军前的乌斯藏大海上师和大博学珍宝智者的使团成员。得知了这个使团来了的消息,黄太吉便令沿途蒙古王爷们,轮流奉上马匹,要用最快的速度送佛爷的使者们到军前来,他要用一场宏伟的胜利来让这些远方的西天佛子们看看,谁才是人世间的主宰!

    几个噶布什贤兵将一个面如土色形容枯槁的明朝官员带到了黄太吉的马前,此公正是不几日前还在广宁城下意气风发,在黄太吉面前指点江山的明朝议和使团密使,兵部职方司郎中马绍愉。

    “马大人,实话告诉你,当日京师之中得到了宁远方向传去的议和之事后,朕便知晓,尔明国朝中定然不会赞同议和之事。于是朕便将计就计。一面在宁远方向严密封锁消息,不令一人一马到广宁军前。一面与汝虚与委蛇、委曲求全的周旋,老天保佑!你这厮自以为议和将成,在朕面前以上国天使自居,颐指气使。也好!朕便用你来麻痹洪督师,麻痹明国官兵各部!如今你看!你的功劳可谓不小!”

    黄太吉鞭梢一指,有噶布什贤兵将马绍愉推到空旷之处,令他观看巨大战场上的景象。

    战场上,密云总兵唐通的骑兵还在向南狂奔,隐约已经有了冲出两蓝旗与两黄旗包围圈的迹象。沿途不断的有骑兵因为战马口吐白沫累死,一头从倒卧的战马上滚落,瞬间被后面疾驰而来的马队踩踏为肉泥。更多的步兵和辎重被唐通毫不犹豫的丢弃在身后,任凭他们被辽贼屠戮、俘获。

    密云军后面,王廷臣的军马正在试图在原野上结阵,与暴风骤雨般冲来的正蓝旗兵马作战。但是,军心已乱,任凭着军官将领们如何呼喊鞭打,军阵就是无法列成。见势不妙,有那些参将游击之类的将领,便领着自己的游兵营四处狂奔,试图寻找一个空隙逃出这巨大的天罗地网。

    围绕着王廷臣的正兵营,数千蒙古骑兵和八旗满洲骑兵如同风车般团团旋转厮杀。善于骑射的蒙古人不断向阵中射去箭雨,每一波箭雨落下,便是一阵惨呼声响起,一片血肉横飞。

    阵中虽然竖起不少盾牌,也有不少的弓箭手和火铳手依托这些盾牌作为掩护,拼命向外发射还击,但是却也是杯水车薪。

    那些满洲八旗骑兵,除了射箭,便是一阵阵抛去标枪,甩刀,飞斧,铁骨朵等物。特别他们的标枪飞斧,都缠有绳索,射中目标的同时猛力拉动,就可以毁去明军的盾牌。

    明军盾牌不断被毁坏,失去盾牌遮掩,那些弓箭手和火铳手,就暴露在清军的利箭之下。不时有战士惨叫倒下,他们或是中箭,或是中了标枪,或是被铁骨朵等物投中,巨大的伤亡接连出现。

    看看明军的远程兵器渐渐失去了效果,清军开始三五成群,不断下马步战,那些重甲,巴牙喇等兵,身披双层重甲的清兵开始在阵外不远处汇合,他们挺着密密层层的长枪大戟,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他们呐喊着开始结阵冲杀。

    在他们前面。是手持刀盾利斧。各旗中最精锐的巴牙喇兵,专门对付长枪马槊,破阵之用。

    又有层层叠叠的重骑。手持丈余骑枪,铁蹄翻滚,往王廷臣正兵营的军阵中急冲而来。

    恶战只在片刻间。清军重骑冲来时,圆阵中的明军长矛手,刀棍手,大棒手,钯手们嚎叫着冲上。

    清军战马哀鸣,不断被明军戳翻在地,而重骑之下,明军的长矛长枪也不断折断。他们被马蹄撞飞,被骑枪挑在枪上。被滚滚过来的铁骑踏成肉泥。

    **重铠清骑,在前屯卫的圆阵中,生生冲开几个缺口。铁骑杀入阵中,随后那些手执长枪大戟的重甲兵冲入,开始快速分割。转眼间,王廷臣的军阵,己经被分割成无数个小阵型,冲得嘈杂不堪,侥幸未死的明军们,都发出绝望的呼嚎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