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 当流寇不再流(上)
    ps  继续求月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开封,黄河南岸岸边的马家口大堤上,人头攒动,车水马龙。

    黄河的河面上,几乎被大小船只覆盖了一个严严实实的。有那看热闹的孩童,指点着船上巨大的白帆,发出清脆的笑声。

    稍稍大一些的孩童,则是在浅水岸边的芦苇丛中捡拾着蚌壳,捕捉着青蛙,偶尔有那运气好的,抓到了一两尾黄河里的鱼,或是从芦苇丛中捡到了水鸟的蛋,便兴奋的欢呼着拿给他们的爹娘看。

    但是,他们的父母却顾不得看,只管将孩儿们呵斥到一边,手脚不停的跟着头目们忙着自己的活计。

    沿着河堤,用粗大的木料搭建起了简易的栈桥,形成了长达数里的临时码头。码头上,分段的插着不同颜色的旗帜,让运载着不同货物的船只在相应的泊位上停靠。一点一条漕船停稳,落帆、抛锚,便会有人上船来点验货物,清点完毕双方认可之后,成百上千的前流民,现在被官绅士大夫们称为流寇的壮年男女,便会在各自头目的带领之下,井然有序的冲到临时码头上,将船上的货物一一卸下、运走,入库之后,反身回来再运下一次。

    闯曹两家,为了搬运这些物资,动员了近七八万人,几千辆大车,近万匹骡马、毛驴。

    李自成和罗汝才合营打下开封之后,声势更是浩大无比,人马日盛。人数有五六十万,哄传在百万以上。实际精兵大约只有十三四万,其中步兵十万,骑兵三万。其他四五十万人,包括各种工匠、马夫、辎重队……种种属于后勤方面的非战斗人员,还有所谓慕义而来的缁衣、黄冠、三教九流等看风色对农民军有利,过来混饭吃的墙头草们、攀龙附凤之辈。

    单是随营的男女老弱眷属就有十几万人。另外还有大批新兵,未得训练,也在这五六十万数内。所好的是骑兵确实都是精兵。每兵有两三匹战马。

    不过,好在打下开封,缴获巨大,李自成和罗汝才两个团体的统帅。从来也不曾见过这么多的钱粮,既然咱们现在手中有钱了,那索性就狠狠的当一回土豪!

    闯曹二营的各级将领们,早在豫西的时候就眼馋那些精良坚固的南中器械,不久前在开封。又亲眼目睹了小字辈的王龙和罗虎二人部下的精良装备,还有那可怕的战斗力,更是纷纷要求更换手中的武器。

    更有一点,开封居民百万,周围的重要城镇甚多,如果没有贸易往来,只怕再繁华的地方也会变成一片沙漠。

    于是,王龙又跑了一趟济南,粮食,军器。布匹,医药,都是他要大采购的对象,用来支付货价的,则是在开封城中收获的金银、珠宝首饰、古董字画、善本书籍。

    “只要你们愿意收,咱们把铁塔给你们拆了运来都没有问题!”

    你有钱买,我有货卖,这种事情对于南粤军和李自成、罗汝才的农民军来说自然是一拍即合。

    不过,看着王龙提出的巨大采购清单,饶是李华宇胆大包天。却也只能是阵阵的倒吸冷气。

    数目实在是太大了!

    粗粗的看了一遍王龙拿来的清单,光是粮米油盐一项,就要将登莱等处的仓库搬空了,粮米至少要四百万石。油盐,则是要供应百万人规模至少三个月食用的。眼下闯曹二营之中虽然人口还没有那么多,但是,王龙却是讪笑着揭开了谜底“咱们一来要多备些货色,二来嘛,咱们虽然没有那么多人。但是,骡马头口却是不少的!”

    在山东几个月,王龙罗虎二人也学会了要每天给马匹一些食盐,令它们保持充分的体力。如今这个做法,已经被李自成、罗汝才营中将领们纷纷认可,并且得到了两位统帅的首肯,正式作为一项规矩在军中推广。

    所以,盐,不光要满足人的需要,更有骡马头口的需要。

    但是,更加让李华宇纠结的,便是军器的数目。

    比起足够百万人食用数月的粮米油盐,够这些人缝制几套四季衣物的布匹来,“十二磅火炮四十门,八磅炮六十门,六磅炮一百门,大佛郎机四百门,配齐弹药,火铳一万杆,配齐弹药附件、铳刺等物,上等精细南中胸甲一万件,铁盔五万顶,上等蛟龙皮甲二万领,镶铁棉甲二万领,椰壳甲五万领。铜背铁胎弓一万张,各色刀枪二十万件。”即使是李华宇这样从小便看惯了大数目的官二代,也面对这份清单有些慌乱,有些措手不及。至于说像火药、箭矢、肉瓷罐,各种腌腊肉食,咸蛋,烈酒,救命包等物,干脆就没有写明需要多少,只是在物品名称后面用小小的字体注明,一律清仓!只要有,咱们闯曹两家就包圆!

    “娘的!王龙,你这厮打算做什么?”

    “大公子,谁让您的家伙那么犀利呢?”王龙嬉皮笑脸的朝着李华宇打了个哈哈,“咱回去之后,小小的展示了一把,各营各哨的将爷们都去咱舅舅那里要这些家伙,您让咱舅舅怎么办?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老弟兄?眼下正好破了开封,大当家的手里有银钱硬货,便让咱来求您不是?”

    “可是你要的火炮也好,刀枪火铳甲胄,也未免太多了些?!”

    李华宇压低了声音,同王龙交谈着,“眼下不要说我这里,便是整个大明,也未必有这么多的南中铸造的重炮和大佛郎机!就是想卖给你,我也得从南中一点一点的铸造出了之后,再行海运北上才是!”

    “没关系!我出门的时候,咱舅舅和大当家的都说了,只要大公子肯帮忙,咱们一起把所有的货款都一次付清了,然后,您到了多少,便交给咱们多少便是!”

    见李华宇口风松动,人情世故熟透的王龙便打蛇随棍上,也是投桃报李的开出了自己的条件,一次付清全款。那些火炮刀枪什么的,可以分期交付!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李华宇还能说什么?唤来了管军需和商务的管事,也是王龙的熟人。“你们去商量,拿出个章程出来,回来报我便是。”

    打发走了千恩万谢的王龙等人,努力压抑着心中的狂喜,李华宇从柜子里存放的皮护书当中取出与父亲联络的密语本子。亲自动笔,将农民军派人到济南大采购的事情密报父帅。

    几日之后,快马从天津带回了李守汉的回复。“此事可行。但是要绝对保密。除了粮食布匹等民生物资外,其余军用物资必须分批给付。”另外,守汉在书信当中,告知李华宇,眼下农民军的死对头是左良玉、孙传庭等部,与南粤军冲突,却是尚且有些时日。此时,倒不妨借助农民军的手。将朝中反对新政、对南粤军明里暗里下绊子的那些家伙所仰仗的军事力量痛打一番,最好是能够一网打尽!

    新政被朝中大佬们变相否决,着实让李守汉很生气,宁远伯一生气,后果自然是很严重。除了在朝廷有议和风声传出时,和朝野上下一起逼宫之外,咱们的宁远伯更有一招狠辣的后招应对。

    在接到崇祯要求他出兵的圣旨时,他就给朝廷明白回奏,只要执行本伯提出的新政,本伯便可以保证。辽贼也好,流寇也罢,都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旦夕之间可以消灭!

    但是,李守汉也清楚。眼下朝中反对新政的那些士大夫们,大多来自江南。各种税收、一体当差纳粮对他们来说不啻于杀父夺妻的大仇人。如何能够在自己的根本之地推行?所以,他们明里暗里的用各种形式支持左良玉,相助他立功、扩军,提供军饷、军械和各种物资。为的便是借助左良玉的这股军事力量,来同南粤军对抗!

    这一点。在不久前的一个人事任免上,李守汉就看出了一些端倪。崇祯皇帝特旨把因事下狱的侯恂放了出来,重新任命为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总督保定、山东、河北军务,并辖“平贼”(指挂‘平贼将军印”的左良玉)等镇援剿官兵,让他组织官军南北合击以求迅速收复开封。

    崇祯大概是在连续遭受挫折之后有些混了头,下了这个让李守汉和南粤军系统都暴跳如雷的人事任命。别的倒也算了,什么保定、河北督师,都是狗屁,但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山东也列入这位新鲜出炉的督师管辖之内。要知道,此时的山东,可是咱们的李华宇李大公子在替宁远伯爷经营着。这个时候将山东拨给侯恂这个家伙指挥节制,什么意思?之前皇帝下旨,将山东、登莱、天津、蓟门作为李守汉的辖区,言犹在耳,如今却又不作数了?

    咱们这位侯大才子的父亲侯恂比起他的儿子来,更是一个拉仇恨的好手!他是河南归德府人,倒也对此时中原家乡情况比较了解,接任以后就上疏朝廷,对用兵方略提出了一个全盘计划,疏中说 “寇患积十五年而始大,非可一朝图也。由秦入豫,一败汪乔年,再败傅宗龙,而天下之强兵劲马皆为贼有矣。贼骑数万为一队,飘忽若风雨,过无坚城,因资于兵。官军但尾其后问所向而已,卒或及之,马隤士饥。甚且以赐剑之灵,不能使闭城之县令出门一见,运一束刍,馈一斛米。此其所以往往挫衄也。今贼氛告迫,全豫已陷其七八,藩王告救,望若云霓。然自他日言之,中原为天下腹心;自今日言之,乃糜破之区耳。自藩王言之,维城固重;自天下安危大计言之,则维城当不急于社稷。臣为诸道统帅,身任平贼,岂可言舍汴不援?但臣所统七镇,合之不过数万之卒,而四镇尚未到也。冯河而前,无论轻身非长子之义,亦使群贼望之测其虚实,玩易朝廷矣。……故为今计,苟有确见,莫若以河南委之。令保定抚臣杨进、山东抚臣王永吉北护河;凤阳抚臣马士英、淮徐抚臣史可法南遏贼冲;而以秦督孙传庭塞潼关;臣率左良玉固荆襄。凡此所以断其奔逸之路也。臣乡自贼中来者皆言百万,今且以人五十万、马十万计,人日食一升,马日食三升,则是所至之处日得八千钟粟也。中原赤地千里,望绝人烟,自兹以往,安所致此哉。目今兵强无过良玉。良玉为臣旧部,每对臣使涕泣。有报效之心。三过臣里,皆向臣父叩头,不敢扰及草木。私恩如此,岂肯负国?但从前督、抚驾驭乖方。兼之兵多食寡,调遣为难。诚使臣得驰赴其军,宣谕将士,鼓以忠义,以南中上供之粮养全镇之兵。臣不就度支关饷,陛下亦不必下军令状责取战期。机有可乘,即东出与孙传庭合,群贼腹背受攻,饥扰驰突无所,不相屠戮,必自降散。舍此不图,而欲急已溃之中原,失可阨之险要,蛇豕肆衅。恐其祸有不止于藩王者。此社稷之忧,而非小小成败之计也。”

    不能说侯恂的脑子不够清楚,他的帐算得很明白。从开封被农民军攻克之后,明军同农民军的力量已经发生了悄悄的,但是不可逆转的变化,朝廷已经不能像前几年那样,主动地寻求农民军主力作战。就双方部队的战斗力而言,那种千余官兵就能追杀数万农民军数十里的情景更是一去而不复返了。眼下朝廷只能扼险据守,等待时机。因此,侯恂反对廷议以收复开封作为当务之急。主张责成陕西、保定、山东、凤阳、淮徐各督、抚固守本境,他自己不是按朝廷的意旨调左良玉部北上收复开封,而是前往湖北坐镇于左良玉军中相机行事。

    他的奏疏之中说得很清楚,眼下的河南已是赤地千里。粮食窘绝,义军近百万之众集中在这里,过不了多久就会出现粮食危机。到那时他再督率左良玉部由湖广北上,会同陕西总督孙传庭夹攻农民军于河南。

    平心而论,侯恂比他那个只会在秦淮河上吟风弄月做些无病呻吟的诗词的才子儿子利害多了。他这可算是有点战略眼光的主张。而且,也是包藏祸心!因为以李自成、罗汝才为首的数达百万的农民军眼下守着黄河。仰仗水运通道,手中又有开封缴获的大量物资财货,自然不会挨饿。就算是碰到给养困难,别忘了,他们可是被朝廷称为流寇的!走,是他们的强项,以走致敌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决不会像侯恂一厢情愿地设想的那样蹲在河南挨饿。而侯恂提出的责成与河南接境的各省督抚保境自守,“断其奔逸之路”,不过是杨嗣昌“十面张网”的翻版。这里的关键在于,当农民军决策所向时,担负防堵的督、抚能否顶得住。一旦防堵失败,首当其冲的方面大员势必成为侯恂的替罪羊,这正是侯恂歹毒之处。

    而更令南粤军上下同仇敌忾的一片怒吼的,则是这位新鲜出炉的侯督师,居然公然以上峰自居,给此时在济南主持山东、登莱等处军马钱粮事务的李华宇下了一道命令,令李华宇速速筹备三十万人马的半年之粮饷,以供应即将北上归侯恂侯大人指挥的左良玉所部使用。“军情紧急,不得有误,违令者,本督师当以军法及御赐尚方剑行事!”这算是侯恂这个当爹的,拿着李守汉的儿子给自己的儿子报当日秦淮河折辱之仇吗?

    可是,你就算是要给儿子出口气,给自己立威,拜托你也找个好欺负些的动主意才好啊!比如说保定总督杨文岳之类的松包,宁远伯这对父子,也是你一个刚刚出狱的空头督师所能够撼动的?真的以为你那个老部下、老相好手里有三十万人马,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折辱李家父子了?

    其实,这所谓的三十万人马完全左良玉在吓唬这位老长官。他自忖眼下平贼镇的实力远不如农民军,双方已经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全军北上就有可能被眼下气势正盛的李自成、罗汝才一口吞下去。

    为了敷衍侯恂的面子,他派部将金声桓带五千士卒先行报到,充作护卫侯恂的亲军,同时附上一信说自己将亲统大军三十万随后来会。其实,左良玉所部额定兵员只有两万五千名,其余的部队大都是他通过招降纳叛拼凑起来的大批军队,粮饷供应都是用就地打粮(也就是纵兵劫掠、勒索州县,抢掠民财等手段的总称)等法子自行筹饷的。这次他满口答应倾巢出动听从侯恂调遣,弦外之音是以三十万人马的粮饷数字,示意使侯恂知难而退。

    但是,侯恂却曲解了左良玉的用意,一面拍着胸脯连说可以筹措解决三十万人的粮饷,一面下札子勒逼李华宇速速筹措三十万人半年的粮饷上解督师行辕听用,将李大公子当成了一头可以任意宰割的肥羊。

    这样的人,如何能够留着跟自己作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