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当流寇不再流(三)
    眼下李自成看张献忠的眼神,可是远远不是当初去谷城时的样子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完全是换了一个角度,从土豪暴发户的高度来看一个破落户。

    曾经拥兵数万,纵横江淮河汉之间,出没四川湖广陕西如入无人之境的八大王,此时身上的威风虽然不减,但是背后的实力却是折损了不少。

    四个养子,张可旺中了一箭,张定国战马被乱箭射死,从马上掉下来差点被乱马踩死。张能奇和张文秀稍好一些,却也是惊魂未定。

    原本的精兵良马,损失殆尽。老营之中,伤兵满营,甲杖马匹辎重损失严重。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

    张献忠带到李自成这里来的,除了几千伤痕累累的老营之外,背后更是左良玉的十几万人马,和保定总督杨文岳,总督丁启睿所部虎大威等总兵的几万人。

    被军中称为老神仙的郎中尚炯用碘酒处理了伤口,又敷上刀伤药,之后用纱布棉花将伤口包扎好之后,老神仙站起身来,“八大王,不妨活动一下,看看伤口如何?”

    “我的个乖乖!老神仙,你果然有一手!不像之前那么疼了!”

    “一来是这伤药最是适合外伤,二来也是八大王你福气大,只是中了两箭,倘若是中了两铳,莫说学生被军中称为老神仙,就是真的神仙下界也怕是难救你!”

    命手下学徒收拾好一应器具,尚炯很有礼貌的朝着李自成、罗汝才点头行礼,知道他们到了定然是有军情大事要商议,也不多说话,只管起身离去。

    “诶!玉儿,赶快,告诉咱们老营司务,把你老子收藏的那对黑犀牛角和几根人参给老神仙送去!老尚,别的你也觉得是俗物,这可都是咱老张费尽心思收集的,都是治病救命的好东西!也只有你配收下!”

    “多谢八大王!”尚炯的声音已经在岳王庙的院里了。

    院子里,张可旺、张定国、白文选等人,包头吊臂的站在院里,听着屋子里三位大帅议事。在他们身旁,闯曹两家的大将们,也是平息静气的听着,唯恐发出什么声响惊扰了三位。

    也有例外,闯营大将刘宗敏快步带着爽朗的笑声从岳王庙门口走了进来。

    “茂堂,宁宇,你们都在,那就好!八大王的本钱都在,那就没问题!西营的旗号就倒不了!”走到近前,刘宗敏用他那双打铁汉子的手用力握住张可旺、张定国的手,拼命的摇晃着。

    “小吴,闯王吩咐的,给西营兄弟的粮草、烧酒、猪羊,肉瓷罐,还有郎中药物都送过去了没?”

    “回总哨刘爷,已经都送过去了。”

    刘宗敏的高门大嗓,显然是惊动了室内的三位,曹操站在大门口,“捷轩,既然来了,就进来看看敬轩。兄弟们在一起,哪有个舌头和牙齿不打架的?闯王都不说什么了,咱们还是好好合计一下如何干掉左良玉、虎大威这群狗杂种吧!”

    曹操的话不多,但是信息量很大。

    当初李自成势末途穷之时,去投奔张献忠,却不料想张献忠部下打算黑吃黑,火并了李自成。幸好被李自成部下警醒,发觉苗头不对之后,立刻拔营而走。虽然侥幸逃脱,但是两家的疙瘩却就此结下了。就在得知张献忠兵败来投的消息时,闯营上下一片呼声,“你张献忠也有今天?!”老八队旧人,凡是经历过几乎被火并那一幕的,纷纷要求就地解决张献忠!

    但是,从曹操的话里,刘宗敏却发现,李自成已经将这一段旧事和张献忠说开了。

    “捷轩,既然来了,就来和敬轩见面聊聊,咱们一起商量一下如何对付官军。”曹操身后,李自成冷静的声音传来,让刘宗敏心中一动,看来,闯王也是要打定主意了。

    “也好!我刘铁匠也是有些日子没有见到八大王了,正要和他好好叙谈叙谈。小吴,这群西营的猴崽子们就交给你了,你和罗虎务必要招呼好这群小崽子们。”笑骂声之中,吴汝义引领着张定国等人到岳王庙的大殿内纳凉喝茶吃点心休息。只管等着李自成等人议定出一个结果来。

    还没有就着热茶,听张可旺口沫横飞的吹嘘完他们转战四川、湖广等地的丰功伟绩,张献忠临时下榻的那间庙祝居住的房子便传来了动静。

    “闯王!”

    “八大王!”

    几个亲兵急匆匆的跑过来,“列位将爷,大元帅、大将军、八大王、总哨刘爷出来了!”

    时近正午,阳光正好,强烈的光线从人们头顶上投射下来,将每个人的脸庞都照射的十分清楚。

    李自成打量了一下从大殿内涌出的这几十个闯曹西三家的将领们,从他们脸上的神情,李自成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军心可用,没有被老左的十几万人吓破了胆。”

    示意众人坐下之后,李自成用平静的声音说“现在的军情大家都清楚,左良玉、丁启睿、杨文岳,踩着西营兄弟的脚跟来了。既然来了,就不要让他们空着手回去。咱们闯曹两家的义军已经在开封休整了这么久,又添购了不少精利器械,如今敬轩又来了。眼下正是晚春季节,虽然春暖花开了,可是天气也是一天天的热起来了,官军长途跋涉而来,咱们可是占了天时又占了地利和人和。可以断定官军总数有十七万左右;打宽一点,算作十八万吧。在关内,朝廷一次调集这么多人马到一个战场上,这可是头一遭啊!”

    他分明对眼前的一切事胸有成竹,微微一笑,向大家扫了一眼。看见大家都同意他对官军人数的估计,接着说道

    “左良玉算得上是官军里能打的、会带兵的大将,否则,也不会把敬轩打得如此之狼狈。”(人群之中爆发出了一阵善意的轻笑声,张献忠却也不以为忤,从李自成的话音里,他听出了给他铺设下台阶的意思。本来嘛!把敌人说得越是牛,咱老子败了也就不算是什么丢人的事。后来这样的招数,被一拨在好莱坞混的人学去了,每每拍摄美式主旋律影片的时候,都把对手吹得天上少地上无的。然后自己一方的主人公千辛万苦的,在兹油闵猪的光环照耀下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如今他是平贼将军,手下实际带兵打仗的总兵和副将有好几个,人马有十二万。丁启睿和杨文岳合起来有五六万人。杨文岳、丁启睿虽然是我们的手下败将,可是杨文岳手下的总兵官老虎……”

    张献忠插言“狗熊!”

    李自成笑一笑,接着说“且不说是狗熊还是老虎,就是这位虎大威吧,也是有打仗经验的总兵官。从敬轩带来的消息,和咱们的哨骑同官军交手的情形来看,官军的士气也比往日高。大敌当前,我们可不能吃了‘轻敌’二字的亏。一定不能轻敌!我们说起来有几十万人马,可是咱们自家心中明白,战兵精锐毕竟不多,大多数是春荒时节到咱们这里混饭吃的。如今这一仗究竟如何打,大家听听大将军和八大王的高见。”

    人称曹操的罗汝才,是个极为会做人的角色。虽然眼下张献忠手下人马不多,而且又是大多带伤,本身更是身受多处伤,但是,却依旧让张献忠先讲。两个人客套了几句之后,罗汝才开口讲述了自己的作战方案。

    他露出很有把握的微笑,说道 “据我看来,要战败官军不难,只要我们善于用计,可以不费多少力气,就叫它全军溃败。”

    张献忠捻着自己的一把大胡子朗声笑道“汝才,你是有名的曹操,足智多谋。既然有妙计在心,就请你赶快说出。你说我们如何能不损失兵将获得全胜?”

    “完全不损失兵将,那也很难,打仗总得有死伤。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死伤甚少,获得全胜。这是上策。下策是死拼硬打,将敌战败。”

    “如今官军人马虽多,也比往日能战,可是它有必败之点,容易被我利用。丁启睿、杨文岳、左良玉这三支人马,实是勉强合在一起,当年左良玉仅仅是总兵官的时候,尚且骄横跋扈,不听调遣;如今已是平贼将军,地位崇高,岂肯把丁、杨之辈放在眼里?尽管丁是督师,杨是总督,其实不能拿他怎样。这三股人马是三股搓不拢的绳,不是一股绳。他娘的,我们就抓住他们的这个弱点,使他们败在我们手里。我们可以暂且不向敌人猛攻,只须稍用挑拨之计,再加军力威压,几天之内,敌人必有内变,那时我们再全力猛攻,就可以不经多少恶战,把敌人全部收拾。”

    历史上,便有李自成善于攻,罗汝才长于战的说法。也就是李自成善于攻城,罗汝才长于野战。对于这一点,李自成自己也不否认。当下依照着罗汝才的计划,开始给三家的将士分派任务。

    先打弱敌,或是吃柿子捡软的捏,是古今中外的军事原则,先打杨文岳和丁启睿,左良玉是绝对不会发一兵一卒增援的。所以,曹操的计划便是调集闯曹两家的所有精兵,猛攻丁启睿和杨文岳,别遣一部监视左良玉。

    “咱们这边只管声势造的大些,让丁启睿和杨文岳害怕,之后逃走,在野地里一举击溃他们!回过头来再收拾左良玉便是!“

    “也许不等咱们收拾完了这两位督师、总督的军队,他老左就已经跑了!“张献忠吊着胳膊,嘴里得意的骂了一句,对于左良玉这个老对手,他可是比李自成有发言权。

    议定了大致方略,接下来便是要三家分派任务了。

    闯曹两家如今有将近二十万战兵,其中马兵有五六万之多,另外各自还有一支新军,闯营的震山营,曹营的搅海营。两个营头都是各自统帅眼中的宝贝疙瘩,数量更是在二三万人左右,马兵、步兵、火器更是一应俱全,且大部精锐。合称便是在山东提起来妇孺皆知,或是拍手称赞或是恨得咬牙切齿的龙虎营。

    “敬轩,你的西营如今兵力疲惫,且又大多数带着伤,照我老曹看,就跟随着大元帅行动,一起对付丁启睿杨文岳这两坨兵马。本来,应该让你去找老左报这一箭之仇的,不急!咱们打完了两位总督、督师,就去对付左良玉!我打算先让我那个外甥王龙的搅海营,还有闯王麾下罗虎的震山营,两部人马去看住了老左,也不要打他,只要盯住了他,别让他来坏咱们的事就好!”

    罗汝才的话说的很是中肯,又给心高气傲的张献忠留足了面子。不由得让八大王捋着自己的一把大胡子咧着嘴大笑。“也好!咱自家事情自家知!如今我西营人马确实需要几天的休养生息,让兄弟们缓缓,养养伤口。不过,大元帅,大将军,咱们自己兄弟也不要客气,真的要是到了打左良玉的时候,咱老张这点人马,就交给你们调度,让咱打哪里,咱就打哪里!”

    “敬轩,”坐在正中的李自成也是含笑面对张献忠,“你留下来的这几千老营,便是你再度发家的本钱,可是不能随便折损了。这样,你让宁宇贤侄带上几百人到小虎子营中去,帮着小虎子点。这小家伙打仗勇猛有余,但是我担心他上了老左的圈套。”略略的低头沉思了一会,李自成又继续说道“等咱们打完了这一仗,你在缴获里挑一万兵马,那些马匹器械辎重也是由你先挑,算是我和老曹帮衬你的。”

    李自成这一番话,听得不但张献忠激动不已,便是张定国、张可旺、马元利、白文选等人,也是表情兴奋之极。能够在三股官军被击溃之后挑一万兵马器械,这对于西营的东山再起无疑是一大助力!有了这些兵马器械,老营兵马再恢复了元气,西营八大王,又是一条响当当的好汉了!

    “然后,我再把河南义军当中归我节制的一斗谷、瓦罐子两个大营头都拨归你指挥。你带着他们南下江淮,到南直隶、到凤阳、到淮阳去逛逛!”

    不但给张献忠加强本部人马,更将河南地方义军当中的两部人马拨给张献忠辖制,这无疑也是加强了张献忠部下的力量。对于像李自成、罗汝才、张献忠这样,从天启年间就开始在刀枪从中摸爬滚打的人来说,什么兼并,黑吃黑,火并等等手段没经历过,没用过?把一斗谷和瓦罐子交给张献忠,无疑是将两头肥羊送到了八大王的利刃之下,任凭他处置了。

    有了一万精兵的补充,再有一斗谷和瓦罐子两部至少几万人的加入,顿时让张献忠心中大为欢喜,他用力一拍大腿,“大元帅,大将军,有了你们这话,别说让咱老张去凤阳、去淮阳逛逛,就是去南京逛逛,一把火把他老朱家的孝陵也烧了,咱也敢和你们拍胸脯说没问题了!”

    李自成很是给张献忠撒了一圈糖果之后,跟着,大棒子就在张献忠含着糖果傻笑的时候登场了。

    坐在一旁半晌不曾开口说话的闯营首席谋士牛金星,略略整理了一下仪容,站起身来,“大元帅,大将军,如今敬轩将军来归,我军剿灭丁启睿、左良玉等部之后,敬轩将军便要南下分明军之兵力,是否该给敬轩将军一个恰当的名义?”

    戏肉终于出现了!

    张可旺如果不是手脚不利落,恨不得立刻拔出剑来一剑将眼前这个道貌岸然装腔作势的家伙给刺个前后通透!什么给张献忠一个名义?!给了这个名义,那西营八大王,岂不就成了他李自成的部下?从天启年间起,陕西民军十三家七十二营就是一个兄弟合伙式的松散联盟,大家不相统属,合则来不合则去。这也就是为啥那些所谓降贼都是明军之中对付农民军的主力了。

    可是,你让张献忠以李自成颁发给他的名义行事,南下讨明贼安良民,这不是等于给他李自成壮声势打江山嘛?!不行,这绝对不行!

    张可旺正要开口发作,却见父帅眼睛快活的眨巴了两下,“好啊!这是应当的!还得请牛先生和李公子好好的给咱老张斟酌一个好名号!绝对不能比老曹的代天抚民威德大将军差,必须得听着响亮、顺耳,大气!”

    牛金星正好开口自谦几句,却被李自成打断了话头。

    “敬轩,只怕林泉兄弟不能帮你拟定称号了。他的部下大都是豫东子弟,眼下已经到各处去通知乡民,躲避兵灾。有那愿意相助我们剿杀官兵的义民,也是要等官军溃败之后再行出来截杀、俘虏。”

    看来李自成对如何对付左良玉丁启睿等部早已有了安排,不由得让张献忠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点手唤过张定国,“宁宇,你是咱老子的儿子,咱西营就派你去和王龙、罗虎两个小兄弟一道去看好了左良玉!等咱老子和你李叔、曹叔打完了丁启睿、杨文岳两坨狗屎,咱们就来一道和你们几个小家伙对付左良玉那条老狗!”

    “敬轩,只怕王龙也去不得了。”一个曹营将领急匆匆的跑到曹操身边,递给他一封书信,又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之后,曹操也是脸色为之一变。急忙转过头来对李自成和张献忠将最新的军情通报给他们知晓。

    曹操手中的书信,正是王龙在山东结交的好朋友,三千营、神机营的两位将军写来的。信里面很是隐晦的告诉王龙,我们接到了皇帝老儿的圣旨,要我们十日之内打一个胜仗给他提振士气。不但是我们,就连你们对面的左良玉、丁启睿等人也接到了同样的旨意。

    但是咱们是好朋友,不打算和你们兵戎相见。这样,你和你们的家中长辈商量一下,暂时退出开封,交给我们用几天。我替你们看守好开封城,你们便全力对付南面的左良玉那个兔儿爷相公。等你们打完了左良玉,回师开封的时候,我们再顺水推舟的退走,把这座中原古都还给你们便是!

    原来是这样!说到底,不过是兵来贼走的老把戏,只不过玩的大一点罢了!

    “反正开封城中的财货大多都是他南粤军李家的。咱们义军用从开封缴获的两千万银子订购了他南粤军三年的军器火药粮食。咱们就是将一座空城还给他们也无所谓!就怕,咱们在前面对付左良玉,李家大公子从后面猛扑上来狠狠的捅咱们一刀!”刘宗敏有些焦躁的抚摸着腰间宝刀的刀柄。“我可听小罗虎说过,这个李大公子,也是能够带兵顶着郑芝龙的炮火冲锋,硬是用刺刀攻克了几座炮台的狠角色!”

    “捷轩叔!放心!”院门外罗虎清脆的声音传来,“让咱们撤出开封,就是李大公子的主意。而且京营的来人说,他们打算和咱们继续做生意。”

    京营如今有有了一条生财之道,那就是通过晋商,将蒙古人的骡马走私到内地,大肆贩卖。谁都知道,如今天下大乱,像骡马这种既贵重、又需要长期精细饲养的东西,一般老百姓根本养不起,也只有兵家才买得起。

    “京营来使说,他们有一千多匹骡马,眼下就在曹州地面,如果咱们把开封让给他们,他们就和咱们做这个生意!”

    所有在场三家将领的目光都投向了李自成,等候着他就是否撤出开封,将这座血战得来的城池拱手相让,做出最后的决定。

    沉思了好一会,李自成终于拿定了主意。他并不分派任务给手下将领,而是四处寻找自己的中军总管吴汝义。

    “小吴,便着落在你身上。你和山东来人一道去曹州,将那一千多骡马弄回来,精细草料好生喂养。过几日一并移交给敬轩的西营。”

    “王龙,你就替咱们义军辛苦一趟,驻扎开封,同你的好朋友们好好的商议一番,如何移交城池!”

    “李大公子要想坑我们,办法多得是,不必玩这些,所以,暂且把开封交给他们几日无妨!”

    李自成给这个行动最后下了一个定义,“正好,咱们可以心无旁骛的南下对付左良玉了!”(。)